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怪物聊天群 泛舟填词

第667章 这不是坑人吗?

    直到斯坦大公看到了其中一条信息,才笑着对苏墨说道:“哈哈,这个还真是挺有意思的,你看看你们家的组织也在上面。”

    让大大盘鸡惊恐的是,斯坦大公并没有把这份名单保密起来的意思,甚至直接就交给了旁边的苏墨。

    苏墨接过名单,不动声色的扫了一遍,果然看到了自家的公会血色战旗。

    至于他接触的NPC势力,上面竟然标记着桑托斯男爵。

    苏墨心里就是一惊,自己和桑托斯男爵之间的关系竟然被查了出来,兄弟会确实不简单啊。

    不过他没有丝毫的表现出来,还是抖了抖手上的这张纸,轻笑道:“说到桑托斯男爵,哈哈,这还真是一个很让人怀念的名字,也不知道男爵大人在做什么。”

    “估计躲在阴暗的角落。暗搓搓的算计谁。”斯坦大公当着苏墨的面讽刺他的前雇主,显然是已经把苏墨当成自己人的节奏。

    大盘鸡心中大呼不妙,却始终想不明白苏墨究竟凭什么得到斯坦大公的信任。

    这特么的难倒是宫斗剧不成,就算是宫斗剧,也该让自己知道为什么失宠吧。

    “唉,非我族类。”

    苏墨小声的嘀咕了一句,没有让大盘鸡听到,但是斯坦大公却能够听到他发出的这句感慨。

    双方很有默契的哈哈大笑起来,现场的氛围瞬间达到了一种可以描述为热烈的程度,然而这种热烈却和大盘鸡显得有点格格不入,他似乎感觉到自己辛辛苦苦调查来的东西,已经成为这些人的笑料。

    按照他的脾气,本来应该拂袖而去。

    可惜这是主线任务。是关乎到游戏中个人以及工会发展的重要资本,他还不能如此的意气用事。

    好在斯坦大公并没有让他尴尬太久,很快就把话题扯到了别的地方。

    这不是大盘鸡要的效果。

    他要的效果是重新得到斯坦大公的信任,顺便把血色战旗也一起踢出去,这样就可以继续独享主线任务的福利。

    可惜,此时的斯坦大公眼里只有苏墨,还有他带来的斯坦城。

    大盘鸡就像一个看到隔壁老王和他老婆在一起的男人,头上绿色环绕,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他偷听了一会,终于明白这几个人在说什么。

    在游戏里设计一个城市?

    帮斯坦大公建造城池宫殿,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

    这不是骗人吗?

    这不是坑人吗?

    这个铁马冰河怎么敢!

    “大公阁下,其实设计城池这种事,对冒险者来说并不难,差不多只要是个人都会。”大盘鸡决定撕破脸了。

    这是一个特别好的机会。

    只要揭露出这个铁马冰河的欺瞒坑骗,斯坦大公必然就会远离奸佞。

    到时候就算不能把铁马冰河踢出局,自己最起码也是一个正宫都怪霸占着遥控器的女朋友,整天看特么的宫斗剧,都被带坏了。

    “你确定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斯坦大公是绝对不相信的。

    “大公,这是真的啊,你别被某些人给骗了!”大盘鸡只能硬着头皮上,不过他也没有瞎说,游戏的世界背景相当于中世纪欧洲,那个世界的建筑风格随便在网上搜搜都能搜到一大堆。

    他嘴里所谓的某些人,自然就是苏墨。

    苏墨的内心是无语的,哄骗NPC这种事,不都是看破不说破的吗。

    你哄他哄大家哄,这样咱们才能游戏玩的开心。你啥都跟NPC说了,还怎么玩,新世界的NPC一个个都精明的吓人,到时候谁玩谁还说不定呢。

    斯坦大公脸色阴沉的看着苏墨,他需要一个解释。

    “这个,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不如咱们现场让这位大盘鸡兄弟试试吧。”苏墨从斯坦大公的桌子上拿过来一支笔,还有一大张纸,很热心的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好!”说好的当然不可能是大盘鸡,他此时还懵着呢。

    斯坦大公点点头,很赞成的说道:“大盘鸡,你来画画看,我一直都不太重视你们冒险者,没想到你们在建筑方面如此的有天分。”

    大盘鸡知道自己死定了。

    他浑浑噩噩的走到桌子前,也看到了苏墨的那一份效果图,心里就更加绝望了。

    以他非专业的见识,也能看出苏墨提供的这份效果图非常棒,非常的专业,一定是找了高手进行操刀。

    现在的问题是,他不会画啊。

    我特么的一个学工商管理这种垃圾专业出身的,你居然让我画建筑设计图,这和逼我给你生孩子的难度有什么差别。

    万万不该如此急功近利的!

    如果他也找高手,等做完了拿过来,只要不比苏墨给的这一份差,就算不能取而代之,也至少能够大大拉低苏墨在斯坦大公心目中分数。

    现在让他现场画,一切都玩了。

    这种感觉,让他重温初中的时候,英语老师把他叫到黑板前默写单词,而他该死的一个都记不住。

    记不住哇!

    “滚,你给我滚!”斯坦大公大怒,被愚弄的感觉非常不好受,他已经气得头顶冒烟了。

    他其实已经算是非常好脾气的NPC,换做是那种特别残暴的,这会儿一定呼唤出一群刀斧手,把大盘鸡给拖出去剁成鸡杂。

    “大公!”大盘鸡慌了。

    “先回去吧,等有机会再来,建筑图纸这事就别再提了。”管家拉住还想说什么的大盘鸡,赶紧把他给赶了出去。

    “气死我了,这人跟人之间,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斯坦大公的怒吼声,大盘鸡离开老远都听得见。

    搞砸了,怎么就搞砸了呢?

    明明是一手好棋,好不容易抓到这个铁马冰河的把柄,让斯坦大公认清对方的真面目,结果轻飘飘的一句,你行你来,就把他逼近了死胡同。

    苏墨面带不忍,做出一副想要喊住大盘鸡,却又不太好越俎代庖的表情。

    “别理他,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要不是看他没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早就把他给拒之门外了。”斯坦大公重重的哼了一声。

    又开始兴致勃勃的让苏墨继续讲解图纸。

    如果大盘鸡还在这里的话,他就不会继续认为自己是三寸不烂之舌了,实际上苏墨的口才超出他十倍以上。

    不仅是口才好,对人心的把我,他也远远比不上苏墨。

    这就是差距,一个从小顺顺当当,家财万贯,看似天之骄子,其实根本还没来得及体验什么叫人心险恶,而另一个虽然出身也不错,但是因为选择了一条别人无法理解的道路,经历了生死的考验,然后又遭遇家道中落,经历到物质的差异洗礼。

    两人根本就不是一个层面上的对手。

    苏墨没把大盘鸡当一回事,他真正的对手,只有斯坦大公,还有旁边深沉睿智的老管家。

    “其实这个地方也可以不这么做,如果不用这种材料,不用这种建筑风格,也可以弄成一个广场,中间树立一座巨型雕塑,这样就非常省钱了。”苏墨观察到老管家皱了一下眉头,立刻就对刚刚讲解的这一处进行了修订。

    老管家的神色立刻就和蔼起来了。

    苏墨这话让他觉得这个冒险者不是在坑他们的钱,很为斯坦大公考虑。

    然而斯坦大公并不领情,他摇摇头将手按在图纸上,像是一只护食的老狗,亢奋的说道:“不,不能那么改,这不是改省钱的地方,我觉得盖一座英灵殿的主意非常棒,我们要让人记住这些死去的英雄,他们应该被人们铭记千万年。”

    苏墨的举动明显骚到斯坦大公的痒处。

    甚至就连老管家都觉得这钱花的值了,接下来的很多地方同样如此。

    于是就形成一种很奇怪的局面,苏墨这个来坑钱的一个劲的劝说斯坦大公,这个地方别乱花钱,那个地方其实可以省一省,但是斯坦大公这个出钱的人反倒是一条条的怼回去。

    “你不能简单的把它看成一座城市,我的朋友,它应该代表更伟大的意义。”用这个理念,斯坦大公在和苏墨的交锋中屡屡获胜。

    以至于苏墨都有些恼怒了。

    他义愤填膺的说道:“我为大公设计斯坦城,可不是为了让您不思进取贪图奢华!”

    “这样说就有点过分了,”一直保留谨慎态度的老管家竟然也选择站在了苏墨的对立面:“大公只是对这个以自己姓氏命名的城市非常看重,还没到贪图享乐的地步,我每天陪着他,比谁都更了解他的抱负和进取心。”

    “但是这样要花太多的钱了,这些钱,我们可以做更多的事情。”苏墨很委屈的说道。

    “别担心钱的事情,可能你根本不知道,南方六大行省,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工厂都在为我创造财富,而其他地方也到处都是工厂,这样一座城市,根本不足以让我伤筋动骨。”

    这种情况,就好像苏墨在拿这刀子,一刀刀的捅着斯坦大公,一边关心的问疼不疼。

    疼不疼?

    而斯坦大公则大声的回应,不疼,一点都不疼,你再捅的狠一点。

    讲解用了大约一两个小时,苏墨还很专业的帮忙核算了一下工程造价,他在和老师同学的交流中,狠狠地恶补了一番这方面的知识。

    设计团队中有一位怪才,对工程造价这个圈子里的各种套路都知之甚详,和苏墨几乎是一拍即合。

    于是别人负责设计城市,而这位哥们就专门教会苏墨怎么专业的忽悠。

    几千年传承下来的忽悠文化,还不把斯塔大公这边的人忽悠瘸啊,大盘鸡其实说的没错,其实苏墨确实就是在坑人。

    假如大盘鸡是主角,斯坦大公是好人,而苏墨是个反派的话,这种场景妥妥的就是一处悲剧在上演。

    可惜,大盘鸡不是主角,大公也不是好人,而苏墨更不是什么反派。

    他本来打算按照马拉松给的数据,只坑斯坦大公八千万金币的,现在他改变主意了,必须得狠狠地捅一刀。

    最后算出来的金币数量是两亿四千万金币。

    一个金币就可以让一个普通人吃饱喝足的活一个星期,而斯坦大公却能够拿出两亿四千万出来建造一座奢靡的巨型城池。

    当初坑税务大臣摩力克伯爵两百万,苏墨都不太敢开口,现在想想自己真的是太小家子气了。

    “这也太多了,大公,咱们这样不行!”没等老管家出言反对,苏墨就跳起来了。

    “大公,少一点的话也影响不了太多效果,城还是能造出来。”老管家也说道,他对苏墨的态度非常满意,这孩子真老实啊。

    而且很会替大公着想,是个会过日子的。

    “有什么不行的!我在我年纪还小的时候就告诉过自己,这辈子做事,一定什么都要做到最好,建造斯坦城也一样。”斯坦大公原本也觉得有点多,他的心里预算是一个亿的金币,对他的大业几乎造不成太多影响,但是他一听到苏墨这么说,心里就不舒服了。

    “阁下,等你成了大业,也可以慢慢地建造斯坦城,没必要在这种关键的时候浪费金币。”苏墨苦口婆心的劝说。

    老管家张张嘴,却发现自己的台词被抢了。

    “我口袋里有多少钱,我比你们清楚,大业什么的当然重要,但那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的,你们放心,我有分寸。”斯坦大公这会儿几乎是在指着自己的心脏位置让苏墨用力捅刀了。

    “这……管家大人,你劝劝大公吧。”苏墨很焦急的向管家大人求助。

    管家也很头疼,这会儿的大公怎么可能劝的回来。

    如果苏墨刚才说的这话从老管家嘴里说出来,斯坦大公可能还要慎重一下,你一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竟然以教训的口吻劝说一个公爵,不逆反才怪呢。

    现在就算他劝说也没用了。

    也幸好正如斯坦大公所说的那样,这个钱他出得起。

    “就这么决定了,就按照你描述的城市样子来建,但是我要求你把成本控制在两亿金币内,人力你不用担心,我会调集大量的青壮来干活,不需要给他们工钱,给口饭别让他们饿死就行了。”斯坦大公倒也没有真的降智到白痴的程度,至少还知道压缩成本。

    “两个亿金币没问题,但是……”苏墨一脸的为难,看向管家说道:“不如管家大人您来主持这项工程吧,我怕自己能力不足,掌控不好大局,两亿金币实在太多了。”

    得嘞,刚想着说派个监工,人家就主动开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