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重生商纣王 星辰雨

第三十五章 各方行动

    很显然,有人在跟他们做对。

    还不是简单的人,韩擒虎三人深深感觉到这片大地上的恶意。

    所以就向帝子受传递消息、询问办法。

    同时,江南世家大族的人开始找上门来了。

    表示愿意劝说宋缺归降,但是要保留岭南的安定,同时保留那十万大军,镇守岭南。

    帝子受冷眼旁观,没有同意,他也没有权利同意,只是跟高颎联名将此事上报给杨坚。

    同时给韩擒虎等人传信,该怎么打就怎么打。

    高颎有些担心,显然看出了什么,但这件事他也没办法,江南之地发展了上千年,早就不同于北方。

    这里的复杂程度不言而喻,看似在大军的压制下都臣服了,但这都是表面上的而已。

    一切就看杨坚的心态了,看他肯不肯冒险?

    ····

    岭南之地。

    “轰!”

    一声巨响,震天动地,天空之上,灵气翻滚沸腾,无数云朵被震散。

    “杀!!”

    下一刻,两阵让人热血沸腾的嘶喊声奋起,两柄长达数百丈的刀在天空上狠狠碰撞在了一起。

    一双手长刀、一单手短刀。

    刀锋锋利无比,空间呼呼作响,似乎下一刻就要被割破。

    持刀的两人,一看上去三十来岁,一看上去二十来岁。

    此时,两人身躯皆是一震,目光如刀,狠狠瞪向对方,下一刻、手中兵器各自带着身后近十万大军的士气力量,狠狠斩向对方。

    风云变色,天色暗淡。

    一位普通的仙境强者在此,绝对会被立刻粉碎。

    “嘭!!”

    连续不断的碰撞声,大地震动、山林翻滚,热血的厮杀声直冲云霄、声震数百里。

    “宋缺小儿,还不快快投降?念你本事,本将可以为你求情。”一声大喝从那看上去三十来岁的将军口中发出,说着、手中动作毫不停顿,又是一刀斩去。

    “哼,先打败我再说。”那看上去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咬牙喝道,奋力反击。

    碰撞声炸响,两人身后一些士卒面色被震的苍白,却皆是咬牙支撑。

    鱼俱罗心中赞赏,好一个人杰!

    不过手中毫不留情,长刀直斩而下,同时喝道:“我们三路大军分而出击,你如何抵抗?

    就算你拦得住本将,又能如何?”

    宋缺冷笑、毫不示弱道:“你以后就知道了。”

    “冥顽不宁,你带着这些人去找死,真是枉费你宋家的数百年名声。”鱼俱罗继续打击着对方的士气。

    连续吃了几个小亏之后,鱼俱罗、韩擒虎、贺若弼三人凝重起来,大势在握之下,选择了步步为营。

    三路大军分三个方向出击,步步推进,看宋缺能怎么办?

    “我岭南一向安定,你隋国如今要抢夺我们,休想。”宋缺反驳道。

    听闻,麾下近十万大军大部分顿时更加坚定了。

    鱼俱罗冷笑,也没有再说什么,宋家在岭南数百年,早就根深蒂固,不是那么容易被动摇的。

    当下,出手更加凌厉,不一会,双方士卒就各有数千受伤,数百被活活震死。

    鱼俱罗并不多在意,他身后站着大隋,损失的起。

    宋缺却损失不起,又交战了一会,快速撤离。

    鱼俱罗没有追击,三路大军步步推进,胜券在握,没必要增添不必要的风险。

    古往今来,用兵大致分为两步。

    一是勇,就如刚才两人集结大军之力,就是勇的一面,但勇却不是最重要的。

    更重要的是指挥。

    指挥包含了很多,阴谋诡计、兵法等等都包含在内。

    而指挥中最重要的,不是奇谋之类的,而是不出错。

    两军对战,比的就是谁出错的少。

    ····

    另一边,宋缺带着大军停了下来。

    “大兄,鱼俱罗没有追上来。”旁边一年轻人有些皱眉道。

    宋缺神色不变,似乎不出乎意料道:“鱼俱罗身经百战,一旦重视起来我们,想使他中计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宋智点点头,叹息一声,“可惜,陈辅没能抓住那杨广,否则就好了。”

    “不用担心。”宋缺面色慎重而平静,胸有成竹道:“如今隋军三路出击,我们是很难抵抗,不过我们只要拖延时间就可以了,这天下、多的是不想我们覆灭的人。”

    宋智有些不懂,但却是很信任自家大哥的话,点头道:“我们已经在通岭关准备好了一切,有大哥你和洗太夫人在,一定能抵抗住隋军。”

    宋缺点了下头,随后便率军向另一个方向而去,他现在的目的就是拖延三路隋军的步伐,能拖多久是多久。

    ····

    在江南、北方、山东等等各地,一双双目光皆是看着岭南。

    心思各异。

    但相同的,大部分都不想岭南也倒在隋国的大军下。

    “岭南定不能倒,否则我们就要真的被山东、还有关陇那些武夫死死压住了。”江南一隐秘的地方,几个江南大世家聚在一起,一人沉声道。

    “不错,如今杨广不下令同意,我们已经跟杨坚在谈了,不止我们,还有很多人都不想看到岭南倒下,他一定承受不住这份压力。”又一人沉声道。

    “尽全力吧,一边施压杨坚,一边支持洗太夫人和宋缺,一定要顶住隋军。”

    ····

    山东大地上。

    “不行,岭南不能倒!”

    “不错,杨坚已达到一个巅峰,神州要是被他顺势完全一统,定能突破,到时我等必定更加被动。”

    “必须要给他一个挫折,不能让他顺利突破。”

    “联系佛门吧,杨坚最信任佛门,那群秃驴也不会想看到他顺利突破的。”

    “同意。”

    ····

    “阿弥陀佛,神州已经一统,再造杀孽,实属不妥,岭南有宋家和洗太夫人,足以镇守,我等应当劝说陛下一二。”

    “善哉善哉,让清惠去走一趟吧!”

    ····

    大兴城。

    此时的大兴,已经不是原来的大兴,乃是一座容纳四百万人口的巨城,此时神州大地的中心。

    大兴城最中央的皇宫大兴宫中。

    即将统一神州,创造千年来无数人杰梦寐以求壮举的雄主杨坚,却是从大兴殿中面色略有阴沉的回到两仪殿。

    不一会,一位盛装的中年美妇走了进来。

    杨坚神色稍缓,那位中年美妇直接走到他身边,轻叹道;“陛下也不必太过生气了。”

    “阿罗、你都知道了。”杨坚开口道,神色亲密自然。

    能让杨坚对此对待的,也能如此随意对待杨坚的,整个大隋也只有独孤皇后一人了。

    独孤皇后点了点头,什么后宫不得干政之类的,对她没用,一直以来,她都对前朝有着莫大影响力。

    刚才前朝发生的事,她立刻就知道了。

    见独孤皇后点头,杨坚仿佛找到了安心的港湾,忍不住生气道:“放肆、他们真是放肆,居然敢让岭南割据一方!其心可诛!”

    “好了,生气有什么用?”独孤皇后像是哄小孩似的,温柔说道:“日后再收拾他们也就是了。”

    杨坚沉默一下,点了下头,夫妻俩一路走来,相互扶持,相互鼓励,深知忍之一字。

    “这次山东那边、江南那边一起发力,想让岭南割据一方,朕清楚,一个是为了让朕多些烦恼,少去打压他们。

    一个是为了想保存一些实力,一个个其心依旧不在我大隋啊!”杨坚沉声叹道。

    “那些个世家数千年来不皆是如此?”独孤皇后露出一丝冷笑,顿了顿略有些皱眉道:“如果岭南割据一方,会不会对大势有所影响?影响你突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