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重生商纣王 星辰雨

第一百零三章 张角遗言(1)

    霎时间,那袁、杨两家宿老,双眼深处、一丝精芒闪过。

    暗中不知多少人,皆是双眼瞪大了些。

    张角则是神色一沉,浓浓的凝重,顷刻间不自觉的布满脸上。

    那汉室宿老极为恭敬地打开盒子,一方古朴大气、又透着无比精美、以及至尊至贵气息的玉玺自己升了起来。

    赤色的光芒像是一轮大日,缓缓升起。

    光芒所照之处,那股浩瀚、威严的气息,笼罩了每一个人!

    “和氏璧!”

    “传国玉玺!”

    “果然,刘宏真用出来了!”

    ·····

    不管是战场、还是遥远处,无数人惊呼。

    大汉第一至宝,传国玉玺。

    无论在什么时候?在什么地点?

    都绝对是当之无愧的焦点,张角神色更为凝重了,忌惮的看着那传国玉玺。

    “好好好,今日就看看、谁胜谁败?”

    张角一声沉喝,一招打退王越几人,身体亮起一阵刺眼的光芒,一道无形的黄龙陡然冲入他体内。

    “轰!”

    无尽的轰鸣声炸响,张角的气势再度增强,那便是太平道掀起诺大声势取得的气运之力,也是张角最后的手段。

    “昂~!”

    同时,传国玉玺和氏璧上,一声愤怒的龙吟响起,赤色的光芒大盛,隐隐间成龙形,身躯数百丈长、瞪着张角。

    传国玉玺不需要旁人催动,它的力量来源便是大汉气运之力。

    只要大汉皇帝允许即可。

    “昂~!”

    又是一声几乎震动大汉天下的龙吟,传国玉玺轰然冲向了张角。

    张角一声怒喝,同样迎了上去。

    “轰!”

    毁灭一切的轰鸣声,所有人快速向远处退离,数百丈的虚空直接破灭,一个漆黑的空间出现。

    隐隐间,方圆千里的虚空中,一条赤色巨龙和一条黄色巨龙彼此仰天怒吼。

    其中,似乎又有着丝丝的痛苦悲鸣。

    半晌,一切安静下来,两色法力光芒散去,传国玉玺回到了那盒子中,气息却是弱了很多。

    张角面色苍白无比,气息虽然还是那般强大,但却是给人一种外强中干的感觉。

    远处、以及战场上,无数人惊骇过后,很多人神色中一丝丝惊喜升起,看向洛.阳城的方向。

    成功了!

    只有那几位汉室宿老、王越等少数人,面露无比的担忧,和一抹悲戚。

    就连张角、双眼深处都有着一股悲哀、不甘。

    密林中,帝子受也看向了洛.阳城。

    那里他能明显感觉到,大汉的气运之力减少了一半左右,对他的压制之力、也降到了最低。

    又看了一眼战场,转身离去。

    接下来已经没有必要再看了。

    那些世家的目的达到了,他的目的也达到了。

    本就日益减弱的大汉气运之力,已经被张角重创,消耗了近乎一半。

    剩下的,都是旁枝末节。

    至于张角,重创了大汉气运,他的日子也不多了。

    ····

    帝子受径直返回九原,而在他走后,这一战同样归于了平静。

    卢植、王越等人没有再出手,如今的张角就是将死的野兽,最为危险。

    没人愿意在这个时候去惹他。

    邺城的主战场忽然间,就平静了下来。

    而一道道消息,则是在暗地里、疯狂的席卷大汉天下。

    邺城中。

    距离那一战,已经过去了四天时间。

    邺城中的数千万黄巾军士气有些低沉,整座城池中、都几乎没有什么笑声。

    望着最中心的地方,目光中带着丝丝迷茫。

    最中心一处建筑中,一些黄巾核心高层有些悲伤的看着张角。

    此时的张角、发须皆白、满脸的虚弱,气息犹如风中烛火,随时可能熄灭。

    “好了,我死以后,汉室顶多残喘几年,你们可以在各地潜伏下来,挺过这几年,之后可以跟随心怀百姓之人,都下去吧。”张角摆摆手,声音虽虚弱,但却自有一股威信,让人不敢放肆。

    “是。”二十多人心中悲伤以及迷茫,但还是行礼退下。

    最后,只剩下了一位气质宁静、圣洁的绝美女子。

    “宁儿。”张角眼神慈爱的看着自己这个独生女。

    “爹。”张宁美眸早就红了,见再没外人、晶莹剔透的泪珠忍不住哗哗直下。

    “不要伤心,这是爹的命。”张角笑笑,平静道:“爹这一生、幸得恩师教诲,以推翻汉室、拯救天下为己任。

    如今虽然失败,但汉室绝对撑不过几年的。

    汉室也算是亡在爹手中,爹一去,太平道其他人可活,你二叔、三叔还有你,却是必然活不了的。”

    “女儿不怕。”张宁摇摇螓首,梨花带雨的小脸尽是坚定和丝丝恨意。

    张角摇了摇头,脸上闪过一抹悲痛道:“你二叔、三叔,爹无能为力,你去九原,那是唯一可以庇护你的地方。”

    张宁一怔,九原···战神!

    “那吕布野心极大,城府也极深,更是天下第一傲气之人,连一时对汉室的低头臣服都做不到,所以现在只有他能护住你。”张角说着双眼中有些奇异光彩、和丝丝的羡慕。

    羡慕对方一直都将自己的路、掌握在自己手中。

    “不过可惜,他虽强,而且可以在九原坐看天下风云、攻守自如,但底蕴终究太浅太浅,为父会给他一份他不会拒绝的筹码。”

    张角从怀里取出一块玉简,递给张宁:“这是我太平道真正的核心、可信者名单,和一份爹花了众多心血组建的谍者组织,遍布天下。

    爹死后,我太平道即使会败、被打压,但绝对不会灭亡,那些人不会让我们灭亡的。

    这么多的教众散布天下,记住、只有这些人是可信的,其他人皆不可信。

    谍者组织你可以交给吕布,作为保护你的酬劳。

    那些核心、可信者的名单,就看你自己的想法了。”

    张宁没说什么,神识探入玉简中,顿时玉容一惊,“爹、这····”

    她知道太平道高层中,可能有一些心怀异心的。

    但绝没有想到,在张角眼中,竟有这么多是不可信的。

    其他不说,太平道三十六方渠帅中,加上战死的,居然才有十三人值得可信。

    简直、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张角看着女儿的震惊,嘴角又露出了些许不甘和冷意道:“其余的人、爹虽也不知到底出自哪里,但绝大部分都定是世家出身,记住、万不可信任他们。”

    “这···”张宁心中震撼,世家出身,有的入教可是十几年了,而且既然知道,为什么父亲还用他们?

    似乎一眼就看出了女儿在想什么,张角有些无奈道:宁儿,我们生来就比那些世家子弟低,只能借用一切资源。

    他们在利用爹,爹同样也是在利用他们,说不上好坏。

    也许等爹成功之后,他们就真是爹的好臣子,明白吗?”

    顿了顿,慈爱道:“为父希望你永远都不明白,记住,去到九原后,平凡的活下去,平凡才是真。

    爹这一生,没有平凡的资格,但你有。”

    张宁刚刚因震惊而止住的泪水,立刻又开始落了。

    随后,张角又叮嘱了张宁一些话,就没有再说什么。

    目光望向洛.阳城的方向,一丝丝不甘闪过。

    随后,又望向了一个方向,有些压抑、和叹息,师父、你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