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重生商纣王 星辰雨

第二百二十章 白起攻邯郸(万更求订阅)

    显然,秦国众人打定了主意,要把所有人都留下来。

    张仪与李悝等人说了这么多话,最大的目的,就是打击对方的士气、信心。

    瓦解他们现在一同对抗秦国的心。

    好花最小的代价,得到将所有人都一网打尽的最大可能,

    而效果很不错。

    起码韩国众人士气已经低到了一个程度,苏秦走了,田因齐、李悝等人要走。

    韩国还怎么抵抗?

    无数人心中都升起了绝望。

    李悝、廉颇等人也没心思在这继续抵抗大秦,而是一心要逃脱这里,赶回大梁和邯郸。

    屈原也是如此。

    至于苏秦,秦国不希望燕国被齐国所灭。

    所以这是他们愿意放过苏秦的主要原因。

    “轰!!”

    大战再起,本就受伤不轻的廉颇,即使加上一个李悝,面对王翦,也根本连逃都逃不掉。

    同样快到极限的韩武,双眼中已是无比的悲痛欲绝,和丝丝麻木、疯狂,拼尽全力攻向商鞅。

    商鞅知道困兽犹斗的道理,韩武已到死地,他也不逼迫,只是不让对方逃走。

    张仪、赢荡共同攻向田因齐,将其死死压在下风,不让他逃走。

    东侯太一、北冥子两人联手对付屈原,更是如此。

    王龁以一对二受伤不轻的暴鸢、白亦非,还是占据着上风。

    蒙骜则是压制住养由基、西门豹、公孙龙三人。

    至于韩国的人,商鞅等人除了一个韩武之外,都已经根本不在乎。

    韩国必灭,此时更重要的,是李悝几人。

    而韩国的申不害、张开地等人,原本就是他们最为拼命,受伤最重。

    此时心灰意冷、知道韩国必灭的情况下,几乎没有了什么战斗的心思。

    申不害咬咬牙,看了一眼韩武,见没人理会他,带着张开地等人回到了新郑城之中。

    至于帮助李悝他们?

    申不害等人根本没有想过,起码现在不会,这就是国。

    哪怕之前李悝是帮他们的。

    当然,这也是因为他们现在有事要做。

    没时间理会那一双双绝望、不甘等等情绪的目光,申不害等人立刻分散开来。

    如果韩国要灭,那怎么办?

    韩武和韩国最核心的高层,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反而还深深研究、计划了这个问题。

    韩国要灭,那就留下复国的种子。

    这是任何一个国家在灭亡之前都会做的准备。

    韩国自然不例外。

    申不害等人此时就是要去做这些事,他们要让韩国复国的种子,安全离开韩国。

    其实这一战之前,就已经有不少韩国人才、王室出色子弟、以及一笔财富离开了新郑。

    现在更主要的,是让剩下的人才离去,尤其是那更多的财富,一定要离开新郑,交到韩国种子的手里。

    “子房,你之出色,远超祖父,新郑城破后,你一定要藏起来,或趁乱逃出城去,等待时机助王室复国,明白吗?”张开地压着伤势,将张良拉到了一隐秘处,郑重说道。

    张良双眼红了,但他没有说些什么矫情的话,而是重重点头。

    张开地欣慰的一笑,将一个袋子交给了张良,正色道:“这是大王交给我的一笔韩国复国财富,你收好,去吧。”

    ……

    另一边,申不害等人在做着差不多的事,速度很快。

    也不得不快,他们根本没有多少时间。

    “韩国子民听着”

    没有多久,忽然,韩武一声大喝,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

    商鞅眉头一皱,顿时加快了出手。

    原本就落于下风的韩武,更是好像马上就要败亡一般。

    但他坚定的声音依旧响起,响遍这方天地,“今日孤王无能,不能保住韩国数万年基业,被暴秦所趁。

    但凡我韩国子民,都必须记得,我们是韩人。

    誓死不屈的韩人,哪怕秦国灭了我韩国,但韩国二字、韩人二字,你们依旧永远存在心中。”

    “找死。”商鞅怒了,韩武这是死到临头,也要给他们大秦设置阻碍。

    顾不得什么困兽犹斗了,立刻倾尽全力出手。

    张仪等人同样愤怒,出手也快了几分。

    而新郑城中无数的韩国人,绝望中,那股热血快速涌起,只是还被压抑着,但也即将就要爆发出来。

    不少人都充满了决然,看向秦军的目光,透着无比的敌意。

    韩武声音被商鞅压了下去,但下一刻,突然之间,韩武身上燃起了一层红色的火焰,似乎在燃烧着他的一切。

    同时他的气势也在疯狂增长,竟是一剑将商鞅震退,大笑一声,冲向了张仪几人。

    长剑挥动,将压制住田因齐、屈原的张仪四人逼退,厉声喝道:“快走,孤拦住他们,我韩人从来不是无情无义。”

    田因齐、屈原两人心里轻哼一声,却也不得不领这个情,点了下头,就疯狂向两个方向飞去。

    商鞅几人早已面色变了,杀意凛然。

    想要追去,就被韩武死死拦住。

    他身上的那层红焰越发旺盛,气势也越来越强,竟是将五人都给拦了下来。

    “韩武、你该死。”

    “混账!”

    ……

    商鞅几人又忍不住怒喝出口。

    “哈哈哈,新郑城所有韩国子民都听着,一定要将孤王的话传给所有韩人,只要你们在心里牢牢记住你们是韩人,韩国就永远不会亡。

    终有一天,我韩国一定会复国。”

    大笑声中,韩武一剑逼退张仪几人,硬生生受了商鞅一掌,化作了一团红色光芒,分散为三团,绝大部分冲向了王翦,还有两道冲向了王龁、蒙骜。

    “轰!!!”

    三道碰撞声响起,王翦三人抵抗红光。

    李悝、廉颇、还有暴鸢、白亦非等人连忙趁机向远处逃去。

    商鞅等人大怒,对视一眼,立刻分散开来去追。

    王翦驱散那红光,韩王韩武已经丝毫不剩,看了一眼逃跑的人,就将目光望向了新郑城。

    是时候攻破这座韩国国都,灭亡韩国了!

    忽然

    “大王!”

    “啊!大王!”

    …………

    新郑城中,阵阵悲哭声响起,彼此起伏,悲伤的气氛笼罩整座新郑。

    “秦国休想亡我韩国,我韩人誓死不屈。”

    陡然,一声充满悲愤的声音响起,马上引来了无数的附和声。

    “对,秦国休想亡我韩国,誓死不屈。”

    “休想,誓死不屈!”

    “誓死不屈!”

    “誓死不屈!”

    ………

    ………

    无数的大喝声,汇成一条洪流,仿佛有不可抵挡之势。

    王翦心中沉重起来,他知道,更难的事来了。

    如何收韩人之心?

    当然,那不是他该考虑的,现在他该考虑的,是强势攻破新郑城,强势镇压所有的反对声。

    否则一旦镇压不下,后果不堪设想,韩地的反抗声绝对会蜂拥而起。

    只能杀了!

    心里叹了口气,长剑举起,毅然斩出。

    …………

    赵国。

    赵雍等赵国君臣,还有很多人,甚至是整座邯郸城的人,随着赵雍口中那两个字吐出,皆是惊恐又夹杂着仇恨、不解。

    白起!

    怎么可能?

    他不是早就死了?

    只有那些实力强者,看着那道带领着十万大军越来越靠近邯郸的身影,呼吸越来越沉重。

    真的是他!

    绝对是他!

    就是他!

    但怎么可能?

    他怎么可能还活着?为什么还活着?

    许多人心中恐惧越来越浓。

    当年那一幕,似乎又出现在了眼前。

    秦赵五千万大军对抗。

    结果,却是赵国两千五百万最精锐的大军,全军覆没。

    这个屠夫,居然活生生屠杀了投降的两千万赵军。

    从此赵国底蕴,被打去了大半。

    争霸天下的希望破灭。

    赵国人无比的仇恨这个人。

    同时,也畏惧着这个人

    当年他死的消息传来,赵国还曾举国欢庆。

    可现在……

    赵雍、蔺相如、赵胜等等的人,无不心神不稳。

    “你居然没死?”

    赵雍稍稍压下心中剧烈波动的情绪,冰冷喝道。

    白起带着身后十万杀神军停下了脚步,淡漠的目光一扫邯郸城,却是流过些许怀念。

    又来到了这里!

    他带领十万杀神军,遮掩气息赶到邯郸附近,已经等待了一天。

    看向赵雍,淡漠道:“六十多年不见,赵雍、你还是没变。”

    听到这声音,即使绝大部分的人仍是看不到白起,但也相信了,白起没死。

    顿时,那股哗然更加剧烈数倍。

    各种各样的情绪皆有。

    “哼!”赵雍冷哼一声,勉强压下了那哗然,沉声道:“白起,你为何没死?你来我邯郸何意?秦国究竟有什么意图?”

    赵国众臣,蔺相如、赵胜等等的人,神色已经凝重到了极点,心中仍是不能平静,同时越想越惊骇。

    白起不慌不急,淡漠道:“六十多年,白起再次来到邯郸,自然是要将其灭掉。”

    赵雍等人神色一变,果然,秦国好大的野心!

    “狂妄。”赵雍一声沉喝,冷冷道:“秦国此次的目的,恐怕不止是攻打一个韩国吧?”

    “不错。”白起没有隐瞒,仍是淡漠道:“魏韩加上你赵国,此次必灭,赵雍、如果你投降,本将会求我王、饶你赵王室一命。”

    “哈哈,笑话,就凭你秦国也想灭我三国?

    更何况你当年就没能灭我赵国,今日你只有十万杀神军在手,能耐我何?”赵雍大笑,充满嘲讽、自信地喝道。

    压下了邯郸城中不断涌起的各种议论声和各种情绪。

    “当年没做到,今日正好了结。”白起摇了下头,仍是充满了淡漠。

    但双眼中,却有些亮的摄人,那淡漠的语气,也让人本能的感到身体冰冷。

    “噌!”

    一声利剑出鞘声,白起拔出了手中长剑,长剑样式古朴,充满了一种平凡。

    但见此剑出鞘,身后十万杀神军,原本也淡漠、充满无情冷漠的脸色,开始狂热起来。

    “杀!”

    一声厉喝,同时从十万人嘴里喝出,异常的默契。

    而这一喝之下,天地变色,滚滚乌云开始向整个邯郸城笼罩而去。

    十万杀神军,个人实力最低者,都在地仙初境接近中境,加上他们每一个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凶悍之士,乃是这个世界中,最精锐的军队之一。

    有此威势,不足为奇。

    同时,赵雍等人见到那把剑出鞘,心神本能的一颤。

    剑是好剑,但也只是如此罢了。

    真正恐怖的,是握剑的人。

    这代表着他又要出手了。

    赵雍不敢犹豫,连忙调用赵国气运之力,浑身气势快速增长。

    同时,邯郸城护城大阵,也完全启动,做好了准备,还有一位将军,集结了大军之力,拥有了诸子境界的实力,严阵以待。

    没人能小看白起。

    包括调动了赵国气运之力的赵雍。

    当年就不敢小看,更何况是消失了数十年再次出现,更加深不可测的白起。

    而且还是秦国要灭他赵国的情况下。

    “来,让孤看看,六十多年不见,你有什么涨进?”赵雍一声沉喝,站在护城大阵的光罩内,一拳攻向白起。

    恐怖的力量爆发,前方所过之处、空间全部坍塌。

    本身就是诸子境界的赵雍,调动赵国气运之力,实力暴涨。

    几乎已经到达了亚圣后面的一个层次,比之李牧集结大军之力,更胜一线。

    白起淡漠的看着,身上一股灰白色气息,慢慢的升腾而起,淡淡道:“正好。”

    “吟!”

    剑鸣声直冲云霄,那平凡的长剑斩出了,刚刚还平凡的气息,此时突然间,一股无边的杀意瞬息遮天蔽日,如九天银河直泻而下,冲击着方圆数万里所有人的灵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