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重生商纣王 星辰雨

第二百四十六章 天下无双(1)

    姬川的迟疑立刻抛到了九霄云外,一张有些粗犷的胖脸,笑的非常开心。 小 说    .

    王杰说的很对,涉及始皇帝陛下,谁敢多言?

    最关键的是,这还不算打着始皇帝陛下的名,这只是他这个臣子,他这个以前的燕人、现在的秦人,向伟大的始皇帝陛下表达他的赤血忠心。

    毕竟那个人,可是独一无二的。

    就像有天下奇宝,那是必须要进献给陛下的。

    那个人,就绝对是天下奇宝,任谁也说不出什么来。

    这等宝物,自然就该是始皇帝陛下的。

    “好好好,走、我们现在就去办。”姬川大笑,抬步就往外走,梦长夜多,那强大的危机感下,他恨不得立刻就将事情办好。

    王杰连忙跟上,心中也是大喜,只要此事办好了,这件天下奇宝能得始皇帝陛下喜爱,他定能水涨船高。

    姬川出门,排场自然是少不了的,他如今的地位,虽然远远不如燕国在时,但城也远远不能与那时相比。

    在这诺大的一个城池之中,身份地位超过他的,屈指可数,哪怕现在他的官位下降了一品。

    四人抬轿,十来个护卫,很是引人注目的向一个方向而去,所过之处,引起一阵又一阵鄙视、畏惧的目光。

    “那姬狗又出来了!”

    “看到没,那就是六犬之一,以前燕国的雁春君!”

    “哼,这等无耻之徒有什么好看的?”

    “这种人,迟早遭报应。”

    “这次不知又要去陷害谁了?”

    “以前就不是个东西,为非作歹,如今更不是个东西,不知出卖了多少故国人?”

    …………

    …………

    近些的,还只是用那种异样带着些惧怕的目光看着,远些的,就顾忌小的多了。

    议论声很多,有的甚至连姬川都听到了。

    但他早已经习惯,数年前刚开始听到这些议论,他会勃然大怒,恨不得将那些贱民通通杀死。

    只是秦法在约束着他,不敢乱来。

    而到了现在,听到那些声音,他更多的反而是一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

    一群羡慕嫉妒恨的贱民罢了,他们懂什么?

    他那些死去或被囚禁的兄弟,还有很多贵族大家,哪个不羡慕与他?在死死盯着他的位子。

    居然还敢看不起他,真是无知,活该被人蒙骗驱使、心念旧国之类的,真不愧是贱民。

    顶着一路的优越感,姬川来到了一座装饰华美、大气又秀丽的地方,名为妃雪阁。

    此时已到黄昏,天渐渐暗了下来。

    妃雪阁已经挂上了灯笼,灯火通明,将这阁楼映成了金红色。

    一位又一位身着华丽、一看就知道来历不凡的人,走进了这不平凡的妃雪阁。

    姬川到来,自然引起了不少的目光,但也不在意。

    来这里的、个个不平凡,都是这城的上层人物,即使不愿意招惹姬川,也不会太惧怕。

    姬川带人熟悉地走进这妃雪阁中,只见原本热闹的妃雪阁,忽然间,变得安静无比。

    所有的灯光都暗了下来,只有最中央、那莲花池被从上而下的银白光芒照亮,眨眼、荷花绽放,有莲叶捻露,美不胜收的同时、还透着一股神秘。

    下一刻,荷花池中央,那玉色的一方台子、在周围一圈圈烛火下,露出了全貌,当真是美丽绝伦。

    尤其是那一身浅蓝色舞衣、配着银饰的绝美身影出现时,世界都好像安静了。

    所有的目光,有了停滞。

    美轮美奂,美得让人心醉。

    下一刻,那绝美的身影动了,整个世界也仿佛随之而动。

    一抬手、一动臂,无不绝美,一颦一动,牵引着所有人的目光和心,无限绽放着女子的柔美。

    那似乎就是一切的中心,演绎着万物的美好,那已经是一种道。

    姬川哪怕已经看过好几次,但仍是沉醉了进去。

    来的正好,又有幸观看一遍。

    也只有如此天下第一的舞姿,方才能献给陛下!

    很快,一支舞结束了,全场仍是一片安静,似乎仍然沉浸在那绝美的世界之中。

    “啪啪啪!”

    突然,一阵掌声响起,这本是赞美的举动,在这一刻却显得无比的刺耳,让在场几乎所有人都不禁皱起了眉头,纷纷看去。

    只见那大名鼎鼎的六犬之一姬川,带着数人一边拍掌、一边向荷花池走进。

    不少人心中大怒,但一时之间,也没人出声,因为没人愿意去为了小事招惹这只饿犬。

    但不善的目光,却都没有停止。

    姬川好像没看到四周那众多不善的目光,一边向荷花池靠近,一边看着那飞雪玉花台上、超凡脱俗的绝美身影大笑道:“天下乐舞何其之多?但唯有雪女姑娘的舞姿,独傲群芳,举世无双。

    世人有幸能够亲眼得见,真是此生无憾啊!”

    听着这奉承的话,还有那尽力做出一副和蔼可亲、笑眯眯的胖脸,许多人目光有些惊奇。

    姬川要做什么?

    飞雪玉花台上,那静立、绝美出尘的女子心中也是有些奇怪,姬川早已经见过数次,这般还是第一次。

    如清雪般清冷、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声音响起:“姬大人过奖了。”

    “哪里是过奖?”姬川脸上那股和蔼的样子,越发浓郁,似乎人畜无害一般,笑眯眯的奉承道:“分明是不足,易水两岸、能登上这飞雪玉花台的,也只有雪女姑娘你了。

    雪女姑娘的舞姿冠绝天下,誉满神州,又哪里是过奖?”

    真诚无比的话,诚挚的表情,让许多人更是惊奇,还有些无语。

    这是示爱吗?

    不像。

    连雪女都感觉不像,那语气、那表情,好像、就是单纯的奉承,甚至有些讨好的意味。

    但这又怎么可能?

    对方虽然没有以前的权势,但仍是这北地十一郡中,没人想招惹的大人物,怎会讨好她这个舞姬?

    即使她这个舞姬,并不寻常。

    已经踏入了求道之路,更可以说是这一行业的顶尖。

    却也没有必要啊!

    而且前几次,可从来没有过。

    压下心里的疑惑,雪女点了下头,平静道:“多谢夸奖,雪女告退。”

    姬川的情况明显不对,虽然妃雪阁的靠山,不惧对方,她也不惧对方,但雪女却不想招惹麻烦。

    说着,轻轻向四周一礼,就要退台。

    “雪女姑娘不要着急。”姬川连忙伸手,和蔼笑道:“每座城、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传说,而在这城、甚至在这易水两岸、北地三十多个郡中。

    雪女姑娘名闻天下的凌波飞燕,便是最大的传说之一了!

    更是天下无双的奇宝!”

    雪女不易察觉地皱了下玉眉,这话虽是赞美,但将她比喻为物品,却让她不喜。

    当然,更重要的是,说这话的人,让她更不喜。

    四周一直看着的人,也感觉到了不对。

    但也是暗暗点头,这话并没有错。

    见没有人接话,姬川也不在意,一昂首挺胸、一副赤胆忠心的样子继续道:“始皇帝陛下身为我神州主人,这等天下无双的奇宝,自然是要献给陛下的。

    我姬川身为陛下臣子,愿意为雪女姑娘搭桥铺路,让姑娘舞姿这天下奇宝、呈现在陛下面前,姑娘以为如何?”

    话还没说完,全场所有人的面色,便都已经变了!

    靠!

    虽然不懂这个字,但四周几乎所有人,都有这种心理。

    一双双目光变得愤怒,狠狠瞪向姬川。

    混蛋!

    居然是为了讨好陛下(嬴政)!

    要是成了,他们岂不是再也欣赏不到这等舞姿了!

    王八蛋,拿所有人珍惜的宝物,去讨好陛下,你个不得好死的混蛋。

    到了此时,他们哪里还不明白姬川的心思。

    这分明就是要把雪女进献给始皇帝陛下,讨好陛下。

    混蛋!

    可偏偏就算再愤怒,所有人也是不敢表现出来。

    涉及始皇帝陛下,谁敢多言?

    一直清冷出尘的雪女,玉容也变了,她不惧姬川,不管是妃雪阁的背景、还是她本身都不惧。

    就算是更大的人物,她也不惧。

    但涉及到那个让天下臣服的人,她没信心保护自己。

    浑身陡然升起了一股冷意,冰雪般的眸子,有些冷意的看向姬川,心中杀意升起。

    不引人注意的一个地方,同样有一双冰冷的目光、跟四周愤怒冷意的目光一起看向了姬川。

    姬川似是没感觉到雪女眸中的冷意,和四周许多目光,仍是和蔼的样子,等着其回应。

    他就是故意如此的,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说出,一举让没人敢阻止他。

    同样也逼迫了雪女。

    “雪女粗陋之艺,怎敢在始皇帝陛下面前献丑?万一污了圣目,谁又担当得起?”安静数息,雪女开口了。

    一番话中,有软有硬,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同时也暗暗警告了姬川,污了圣目、谁又担当得起?

    这其中,可是大有学问。

    四周人松了口气,虽不敢多说,但他们都不希望雪女进宫。

    姬川心里暗骂一声,不知好歹,还真不愿意!

    对于那威胁,他毫不在意,只要陛下满意,他就是有功的。

    以后,知道进宫的好处,雪女定会感谢他的。

    当下立刻笑眯眯道:“雪女姑娘何必这么自谦?

    姑娘舞姿,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你的舞如果都不能在陛下面前呈现,天下还有谁能?”

    雪女神色更冷了,但却又有了一种不知该如何应对的感觉。

    涉及那个人,面对这个名义,似乎什么借口都没用。

    遗世独立的绝美身影沉默,异常让人心疼,终于,还是有人忍不住开口了:“姬大人,此事事关重大,还是从长计议的好。”

    姬川目光望去,那是一位身着黑袍,气度不凡的中年人,姬川立刻笑道:“吴大人,没想到你也来了,刚才没看到,失礼了。”

    “姬大人客气。”那人笑了下。

    姬川面容笑意更浓,好似老友随意聊天般道:“吴大人说从长计议,是觉得雪女姑娘的舞姿不是冠绝天下?

    还是说、吴大人你认为这等珍贵奇宝,不应该献给始皇帝陛下?”

    吴大人面色猛地僵硬,混蛋,诛心之言。

    这混蛋不说献美女,只说献宝。

    偏偏雪女不是普通的绝世佳人,她的舞姿,的确是天下一绝,盛名很大,是货真价实的宝物,谁也不能否认。

    献宝与始皇帝陛下,谁敢阻止?

    天下地方官员发现了什么奇珍异宝,献给始皇帝陛下,那是正确的、正常的。

    这是无人敢阻止的名义。

    这该死的混蛋抓着这一点,让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王八蛋!

    那可是雪女,天下无双的舞姿。

    你为了一己之私,就破坏我们的‘幸福’,该死。

    在城中地位挺高的吴大人闭嘴了,更没有人敢开口。

    但望向姬川的那一双双目光,更加愤怒。

    姬川毫不在意,得意、嘲讽的目光扫了一圈四周,心中兴奋。

    他怕得罪这些人吗?

    根本不怕,他的存在本就是得罪这些人的。

    这些年来,他早就很清楚自己的身份,他就是一条狗,咬六国和诸子百家余孽反贼的狗,监视燕地这些豪门大家的狗。

    他怕什么?

    要是跟这些人搞好了关系,那才是取死之道。

    别看这些人看不起他、鄙视他、敌视他,但他明白,这些人其实都是在羡慕。

    他是狗,但那是始皇帝陛下亲自摆在门前的狗。

    能一样吗?

    别人还得不到呢。

    哼,姬川眼中闪过一丝鄙夷,也不对那吴大人逼迫,气势激昂、铿锵有力道:“始皇帝陛下乃是天下之主,天下奇珍异宝,自然都应该是陛下的。

    雪女姑娘的舞技,天下无双,如此之宝,当然必须是陛下的。

    为此,我姬川万死不辞。”

    慷慨激昂、坚定无比、一片赤胆忠心的话,让四周几乎所有人低下了目光,只敢在心里暗骂不已。

    只有雪女,气的秀拳紧握,呼吸都重了几分,狠狠瞪着姬川。

    无耻!

    以往都是平静淡漠的心中,也第一次想要开口骂人,更想杀人。

    (昨天我痛定思痛,决定好好码字,大早上一起来,就开始写,第一章四千字呈上,我要雄起。说实话,了解我的老读者都知道,我不玩游戏不追剧,也没有女朋友,看小说是我唯一的兴趣爱好,还真不是借口,我这些天看的都是飞路上的小说,有些还是挺有意思的,最后用苹果的朋友真别打赏了,不是客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