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重生商纣王 星辰雨

第四百二十五章 人王殿中

    “谢陛下!”数千人起身,在那威仪下,皆感受到了一种束缚。

    天生、本能、甚至心甘情愿的束缚。

    没有多说其它,帝辛一个目光,梅伯走了出来,庄重的沉声喝道:“大典、开始。”

    “呜~!!”

    人王殿外,一声声号角声直冲九霄,也彻底惊醒了朝歌这座庞然巨兽。

    因为是家天下后,第一次称帝。

    所以这次的大典与三皇五帝时期,并不相同。

    更加的庄重、肃穆和盛大。

    包括帝辛在内,就在那些固定好的流程下,一一行动起来。

    祭告人族先祖与大商历代先祖。

    用九鼎、昭告九州。

    祭拜大商历代先王。

    祭拜忠烈陵墓。

    巡游朝歌。

    在帝辛的干涉下,总体便是这五项流程。

    并不多,但动静却是极大盛大。

    整个朝歌,都是热热闹闹。

    其中参拜帝辛的声音,如同山洪海啸,一波跟着一波连绵不绝。

    帝辛一丝不苟、认认真真地做完所有他该做的事情。

    第五项完成后,已是天黑之时,他在人王殿设宴,众臣参加。

    没有多慷慨激扬、振奋人心的话语,帝辛坐在最上方,直接宣布道:“开宴。”

    “开宴~!”

    郑和连忙大声跟着喝道,声音远远荡漾开来。

    群臣落座,众多宫娥从大殿外走进,如同一位位仙女一般,呈上宴食。

    见帝辛并不多严肃,大殿中也逐渐热闹了起来,众臣渐渐的小声聊了起来,各自都带着笑容。

    政事、民生、军事等等等等,到处都是。

    但毫无例外,都只是表面上的浅聊,没有一丁点的深入。

    尤其是诸侯之间,很少有与旁边诸侯刻意交好的,绝大部分都是表面上的客套两句,一副并不熟悉的样子。

    举止言谈中,带着毫不掩饰的拘束、尊敬。

    比之当年帝乙时期,态度可谓是天差地别。

    就连姜恒楚、鄂崇禹这两位,以及八州侯这些诸侯,也透着从头到脚的那种恭敬。

    “北伯侯、好久不见,修为又是大进啊!真是恭喜恭喜。”诸侯席位的最前方,南伯侯鄂崇禹看向崇侯虎亲切地笑道。

    崇侯虎看上去与往常一般无二,他的拘束明显要比其他诸侯少了许多,豪气笑道:“南伯侯客气,都是承蒙陛下的福气。”

    “能承蒙陛下的福气,可真是让我等好生羡慕啊!”鄂崇禹面色不改、一脸温和自然地笑道。

    “哈哈哈!”崇侯虎笑了起来,似乎颇为自得和赞同。

    一旁,姜恒楚看了两人一眼,很快、就一脸笑容加入了进去。

    三人不时轻笑,好像谈的很是高兴,引了不少人侧目。

    除了诸侯,文官和武将这两大团体,也是各自聊着各自的,颇有种井水不犯河水的感觉。

    两大团体内,好像各自隐隐有着很多的小团体,彼此小声谈笑。

    乍一看,一片和睦融融的景象。

    不过御阶上,位置可以说是独一档、还是更偏向自己姓杨的帝戬,却是感觉不舒服。

    这个地方虽然代表了这强横大商的权势中心。

    可他并不喜欢,就如此时。

    即使他并不怎么清楚这满殿大臣的关系、派系,但天生的,也能感觉到一阵阵虚情假意、尔虞我诈,在这大殿四处升起。

    几乎每个人都带着一张面具,让他感到不舒服,完全不想待在这里。

    尤其是那一道道隐晦投向他的打量目光,更是让他不舒服。

    好像这座大殿里,隐藏着无数个深不可测的泥潭,随时有可能拉他下去。

    只不过因为有着上面那人的存在,这些泥潭,都暂时自动避开了他。

    压下心中的那些复杂,一边默默喝着对天仙都有大好处的清酒,无事以及警惕中,不禁一边暗暗打量这满朝大臣。

    诸侯那边一扫而过,没怎么放在心上,自从昨天看过那道奏章后,他就明白,诸侯这存在了无数年的二字。

    不用多久,就会被上面那位雄才伟略的男人,扔进历史之中。

    没错,就是雄才伟略。

    哪怕他心中再怎么有情绪,也不得不承认这点。

    当然,只是心中承认,至于嘴上……

    那个无情的男人,不配。

    打死都不可能。

    余光一一扫向位列前方的文武官员。

    短短十几天,其中就有不少人,让他颇感佩服。

    那种才华、惊艳,让他不禁大生好感。

    也不禁一次两次暗暗惊叹,如今的大商之强。

    他有准圣第三层次的实力,但就算这大殿中,他自认不如的,最起码也有数十位,更何况还有不少没能出现在这里的。

    这份实力、底蕴,实在惊人。

    以前他也经常听到大商之强横,但也只有亲眼看见,才知道这份强横,有多么恐怖。

    而这份强横所构成的无数泥潭,恐怕也只有在上方那人的手中,才能汇聚成一块坚不可摧的石头,摧毁一切。

    想着,心中陡然莫名的升起一丝自豪骄傲。

    连忙有些慌乱的压下,去分析一些官员的性格、关系。

    既然已经入了大商,那总得做一些准备。

    这是他的警惕,也是他的性格、本能。

    不知帝戬想法的帝辛,也没有去理会他的心思,见在他的存在下,根本放不开、真正热闹不起来的现场,习以为常。

    他本身就有这样的能力。

    往常他都是提前离宴,这次、却是不一样。

    目光微垂,默默喝着清酒,迎着那不时投来的目光,波澜不惊。

    下方,不少官员也都有些讶意了。

    陛下、为何还没走?

    帝辛这数百年来举办宴会极少,但总也是有那么几次的,每次都会很快离去,气氛才能放松下来。

    而现在这般,不说话、好像没什么事,却不离去的举动,让许多人都越发感到压抑。

    好像要有什么事发生一般。

    等了没多久,一道身影站起,不少人心中一颤,难不成真的有事?

    目光纷纷望去那人,各种隐藏的目光都有,恨意、敬佩、敌视等等。

    “陛下,今日正好诸位侯爷皆在,臣有一言,恳求陛下允许臣讲。”

    (真的有些卡住了,写了详细的大典进行,又删了,发现我就不是写那些东西的料,麻烦、啰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