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剑徒之路 惰堕

第205章 时间的奥妙

    第二天一早,练过黄庭内景经和紫金瞳术的李绩,再次传进九宫界。

    “阿九?阿九?”李绩尽量让自己的心情柔和一些,虽然时间明显与承诺的不附,但他应该给阿九解释的机会;很多的矛盾,冲突都是肆意发泄自己的愤怒而引起的,李绩不会这样。

    “在。”

    “阿九,你曾经说过,在九宫界的时间会是外界的十倍,对么?可我昨天回去后发现,只有三倍时间,这是为何?”

    “是的,不过我说的十倍,是指平均是十倍比例,而不是现在就是十倍。”阿九很平静。

    “怎么说?”李绩发现这个家伙其实很不好对付,有点象面对转生盘一样,这些生命以万年计的家伙真不白活。

    “你应该知道,九宫界并不在青空大世界之内,而是遵循某种轨迹一直虚空中在运动,当九宫界运动到和青空世界重合时,九宫界便会开启一个月,然后九宫界会离开,离开后的第一个月是二倍时间,第二个月是三倍时间,就是现在,依次递增,一直到一年半后达到最远,时间也变成十八倍;接下来九宫界将往回运动,时间倍数开始递减,当三年后时间倍数不存在时,再次与青空世界重合,九宫界开启,我这么说,你能明白么?”

    “如果我问这是为什么,你一定不会说?”在前世勉强具备一些基本天文知识的李绩似乎有了一点理解,但疑问更多。

    “是的,因为我也不知道;如果你一定要问为什么,有机会你可以问问蛰。”阿九回答的理所当然。

    李绩无言以对,这样计算的话,他一天可以在九宫界中最多待十八个时辰,下个月就可以待二十四个时辰,比想象中低不少,但总好过没有。

    而且有一点阿九说的也没错,如果他能在这里修练三年,那么说十倍的时间也不算夸大其辞。

    术法已经分割清楚,在青空世界自己的洞府,半夜那四个时辰可以修练六识之术,以及领悟木遁,剩下术法的都可以在九宫界修练。

    结束停当,李绩一头扎入陨石群中。

    ………………

    轩辕剑派每年剑辉广场择剑,都在七月收徒之后,今年也不例外。

    李绩入门那年有四十一名新进弟子,是个丰收的大年;今年就比较正常,总共二十九名新人在剑辉广场依次盘坐。

    没人注意到现场有三十人,李绩一声不响的混迹其中,只从年纪来看,没人会把他和那些新人区别开来,只有主持的大音真人知道他的底细,拥有金,火剑丸首选权的内剑精英。

    武西行没来,这事说起来有些好笑,因为两人都拥有金,火剑丸的首选权,所以有个问题就摆在了两人跟前,如果今年只有一枚金行剑丸,或者一枚火行剑丸,那该给谁?

    本来李绩是无所谓的,他已经拥有了金,水剑丸,并不急于拥有第三枚剑丸;但着急的武西行通过家族的关系找到了他,一百枚灵玉的代价,条件是今年若有金行剑丸,便归武西行,其他随意。

    大家族就是这点好,财大气粗,拿钱砸人,李绩没躲,笑纳了。

    就在方才,大音真人明确告知,今年取出的数十枚剑丸中,没有金行剑丸,只有两枚火行剑丸,所以武西行直接退走,李绩则留在广场,摸着那百枚灵玉的纳戒,心中发笑。

    李绩在心中发笑,退走的武西行更是快乐,百枚灵玉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他笑的是李绩竟不懂金行剑丸的珍贵稀少,把宝贵的首选权用在火行剑丸上,何其愚蠢。

    这真是个欢乐的大结局。

    在给新人们示演炼化剑丸之术后,大音真人打开墨鼎,呼啸生风,雷鸣电闪的飞剑充斥于剑辉广场。

    新人们看的头晕目眩,早已有过一次经验的李绩则死死盯住那两枚火红色的火行剑丸,一枚红中透金,一枚红中明黄。

    李绩没有自己选择,实际上,他也不知道哪种更适合自己;他把选择权交给了无锋,很快便开始了行动。

    有了十余年运使飞剑的经历,李绩早非当日那般稚嫩,无锋也是今非昔比;他们两个一人负责引诱,一丸负责威胁,还有青豚这个帮凶,燥动的漫天剑丸还未彻底安静下来,李绩已把那枚红中明黄的火行剑丸纳入窍中。

    向凌空悬立的大音真人深深一楫,便御剑而去,前后还不过一刻时间。

    大音真人微微点头,这个寒鸦对剑丸的运用,神魂的操控确实远非一般内剑弟子可比,也难怪他能在九宫界大展雄风,内剑一脉中有出色弟子崛起,总是一件让人愉快的事。

    ………………

    “寒鸦上真收了剑丸,便回转洞府,并未去雷霆殿。”一名力士低垂着头,轻声禀告道。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安然摆摆手。

    在轩辕剑派,力士虽是最低等的阶层,但他们人数众多,无处不在,就打探,传递消息而言,也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安然眉目如画,气质出尘,更加上出手大方,常有在轩辕都不多见的丹药赐下,所以很多有所接触的力士都成了她的耳目。

    安然叹了口气,望着窗外壮丽的雪山美景,却愁上心头。

    她其实是不爱飞剑之术的。

    轩辕剑修中,女子并不算少,但相对男子来说,也是相差悬殊的;就天性而言,喜欢斗战的女子本来就是异类,她们会更多的出现在炼丹,制符等更纯粹的长生之道上,走的大部分也是法修的路子。

    剑修,不打架斗殴,绝争生死,又如何有本质的提高?

    安然一年前便入了融合境,有各种名贵大药支撑的她并不担心小境界的提升;但境界并不等于实力,真拉出去动手,她甚至未必是那些筑基优秀师弟的对手,她的心也不在这里。

    她很怀念东海临洲,怀念在崇黄真观无忧无虑的日子,熟悉的姐妹们,还有温暖四季如春的千机谷。

    但她只能来这里,没的选择,她是大族子弟,在享受大族海量资源的同时,也需承担一份责任。

    没错,她出自嫡脉,但一个脉字便能道尽一切,象她这样的嫡女,在安氏还有数十之多,她们大都和她一样,被送往青空大世界各大门派;而她,只是其中之一罢了,只是因为足够优秀,才会来到在青空世界举足轻重的轩辕。

    她并没有带着颠覆轩辕的目的,这不是小说传记,想靠一,二个女子去搞垮一个传承万年的古老门派,这根本就是个天大的笑话。

    每个门派都有自己的生存之道,轩辕靠杀伐,崇黄真观靠联姻;否则单单依靠观里以修身养性为主的功法,又掌握这个世界最顶级的炼丹之术,崇黄又凭什么能一直生存到现在?

    匹夫无罪,怀壁其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