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剑徒之路 惰堕

第451章 追杀

    现在的她,准备带这对父子离开新晋国,去一处没有人知道的地方重新开始新的生活,但,能如意么?

    良久,果果甜美的声音响起,

    “牧大哥,我们不能在这里停留太久,该走了。”

    近五十的果果叫三十岁才出头的人为大哥,这听起来很滑稽,但作为一个女人,即使坚强如果果,也不想把自己的真实年龄暴露在喜欢的人面前;其实这在修真界就不是个事,年纪相差超过百岁而成为道侣的比比皆是,比如黑羊和他那两个奇葩的妻子,难不成让她们叫他黑爷爷?

    牧雅风没有动,他心如死灰,早已有了一死明志的想法,却是这唯一的孩子,让他割舍不下。

    果果很清楚他的想法,“牧大哥,你死都不怕,还怕继续坚持下去么?小南才七岁,不能没有父亲,他需要你的关爱和教导,这一点,我也帮不上你,你总不至于让牧氏的家传学说就到此为止吧?”

    果果的劝告很有效,牧雅风楞怔片刻,长叹一声,抱起孩子,“我们走!”

    三人四匹快马,牧雅风抱着孩子,一人双骑,向边境方向奔去,果果的想法,牧大哥留在北域很是危险,你不知道哪方势力去找后账,她也不可能永远留在父子俩身边,所以,双峰岛其实是个很好的去处,那里修真势力有限,最重要的是,也许有牧大哥一席用武之地?

    她没有使用飞行法器,初入融合的她功力很有限,可没李绩那份能长久护持的能力;在修真界,飞行对低阶修士来说一直便是种很需要谨慎考虑的事,

    要飞行,当然是为了速度,要想速度快就必须至少保持在中空甚至高空,这里已有些许罡风,如刀割肤,修士身体强韧还能忍受,凡人就万万不能,所以,对果果来说,与其提心吊胆,耗费法力的飞在空中,就还不如骑马来的实在,李绩在她这个阶段其实也是以马匹为主要代步工具的。

    走过数十里,来到一处关卡,北域承平日久,所谓关卡早已没了军事用途,大部分时间都被当作商卡来用,偶尔也用来缉捕犯人,象他们这样的旅者,一般甚至都不会受到盘查,但这一次,几个当地的衙丁拦住了他们。

    衙丁们要验看他们的路引,这是个借口,牧氏犯事遭难也不是一天二天,就连很多小地方的官府衙门都基本了解了他们的形貌特征,况且,牧雅风打死也不肯隐名造假,坚持以本来面目露于人前,这是大儒的坚持,所以,双方都是心知肚明的。

    一个衙役不怀好意的审视着三人,眼中有一丝兴奋,那对父子上头早有口头命令下来,生死不拘,死了最好,不过这随行的女子作为添头让衙丁们大呼运气,也不知是谁,牧氏这眼看便要族灭了,还有人死心塌地的跟着?

    “缉盗查勘,来者止步!“一名衙丁挺胸叠肚的拦在驰道正中央,这是官府的力量,在和平的年代,这样的力量便代表了权威。

    果果提马纵前,骏马奔驰中,手中马鞭已闪电般的抽出,那衙丁被抽的凌空跌出,半张脸已是血肉模糊,不能看了。

    不是她残忍,不讲道理,牧氏遭难,近些时日这样的刁难她已见过太多太多;新晋朝堂也知这样对待一个官员有辱国体,故从未在正式场合通过牒文细数其罪,也没处数,牧雅风做官清廉,为人本份自守,从个人品德上无可挑剔,故此只能用一些上不得台面的小手段,比如胥吏,比如江湖人……

    失去官方支持的官员在这些不入流的下三滥手段下其实是很脆弱的,但哪知道出来了个果果?

    跟这些人,你就没法讲道理,只要进了衙门,这辈子也出不来;对这样的凡人,无大罪只小恶,终不能就这么杀了他,便只有鞭子最合适,法力之下,非得在床上躺几天不可,即解气又不害人命。

    一路上,一行人这样的关卡也不知闯过了多少,衙丁公人们很少下死力,但逐渐开始出现的江湖人却多是拿钱卖命的狠角色,这样的骚扰中,果果手中也开始沾染上了人命,但这一切,还只是开始而已。

    新晋国土广阔,虽然骏马神骏,但两个男人一个大儒不好武,另加个孩子,那速度也快不到哪里去;跑出三日,进入枯叶原,这里地势平坦,雨少多旱,不良于农,倒是马贼,强盗的天堂,也不知是谁在背后驱使,果果三人进得枯叶原后,遇袭遭伏的频率骤然加大,就仿佛他们携带有巨财异宝似的。

    到了这里,马贼都比人烟密集地区要来的凶悍的多,而且一拥而上不惜命,果果是有一定的近身能力的,这源自于在双峰蝴蝶谷李绩的血腥表演,但她在这方面的天份和实力比起她的先生来可说是云泥之别,所以,她不得不动用飞剑,这种不应该在凡人面前轻易动用的手段。

    修士的手段,这很是震摄了不少有见识的凶徒,但枯叶原马贼众多,也总有不知情的跑来送死,这浪费不了半点果果的法力,但死在她手上的凡人却是越来越多了。

    这不是个好现象,在她未来的道途中,极有可能产生心境上的影响,但果果现在已是欲罢不能;她唯一的希望是,尽快走出新晋,走出北域……

    在这场修士和凡人武者之间的争锋中,她从战果上来看,是毫无疑问的胜利者,但不知怎的,在她心里,却感到一种越来越深重的无力感,同样是杀戮,她发现自己完全达不到先生那种程度,那种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唯我独尊的气势。

    那种屠尽一切,仍然心安理得的气质……

    在快走出枯叶原时,她终于等到了一直不露面的背后人,那是她的三位师兄,轩辕外剑一脉数千弟子,她不可能认识每一个人,但这三人中,她见过二位,不是同一个峰头,但她应该叫声师兄。

    一个心动,两名融合,就算是融合,也是进入融合境数十年,剑技了得的老手,任何一个,都不是她能对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