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剑徒之路 惰堕

第1264章 想法

    时间,在修士们沉闷的修炼中缓缓流过,

    李绩领悟剑冢剑意的速度极快,这有赖于他自身极其强大的剑术底蕴和层次境界,这毕竟只是主世界的传承,真君已经是顶级存在,对他来说,已经很少再有那种需要潜心琢磨才能领悟的东西,

    即使这样,九十九座剑冢看遍,也花了他不少的时间,直觉中,他知道剑府存在这方世界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再去和其他人一样的观想竖眼么?时间短暂,意义不大,

    他不后悔,相对于他个人可能失去的对自身判断过去未来的能力,他得到了数十种可能对轩辕影响极其深远的剑术传承,如果以体系论,只要他在之后对今次所获做个详细的归纳,他便是轩辕未来四世祖,六世祖般的人物。

    他打算把剑府的传承归为道剑术,一种基于各种大道基础,并在其中大道有序转换轮变过程中觅得一丝出剑良机的剑术。这其实也是他在元婴期间自己深度研究过的剑术,希望能和轩辕现在的纵剑术,杀剑术,奕剑术,星剑术齐名的剑术体系。

    所以如果细论,他在剑府所得,对一个门派的未来发展,恐怕要远远高于那十名只能强化自身,出去后连剑府虚实都说不出来的所谓精英。

    个人和群体,他这次选择了群体。

    那些人,加深了对他人过去未来的看破又怎样?对上他乌鸦,十个人中得有七,八个就得死无葬身之地!剩下那二,三个阳神也不过是现世不断被斩的下场!这就是他来星漠这一侧的最大收获,他的剑已磨利,正差对手呢!

    如果你走的路是正确的,那么,最大的机缘就是你自己!

    既然不想和那些法修挤在一起凑热闹,李绩环视这片空间,忽然发现自己,也包括进来的这一群人似乎都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建筑——那座方尖塔!

    数百丈之高,残破剑身上透出无尽杀意的剑塔!

    以李绩看来,这支类似凡人长剑之塔,形态上不如九十九座剑冢,神秘上更不如中心处的竖眼,但这股铁血之气,却是独一无二的。

    这让他产生了一丝疑问,为什么一只凡剑形制的方尖塔,有资格摆在这里独守门户,久经岁月而不倒?

    竖眼,剑冢,方尖塔,到底哪个才是这片剑府的真正核心?

    有了这样的想法,他开始接近方尖塔,凌厉的杀意如罡风刮骨,不过对他这样的杀胚来说,却是适得其所,

    他放松心情,融入到这股杀意中,仿佛鱼儿回到大海,没有任何排斥之感,就像是两个战场中身经百战的老兵,

    伸手抚摸方尖塔上粗糙冷硬的纹理,李绩神识透入笑道:“你也杀过人?”

    一股伟力把他瞬间拉入塔中,同时一个暴噪的声音在他耳边回响,“杀过人?你应该问我杀过多少人!”

    李绩的头一个反应是自己不小心出了剑府空间,随即明白过来,自己这是进入了方尖塔自有的空间,进来时他们十一个人都对这座高塔有过探测,却无一人发现任何异常,看来,操控方尖塔的意识境界层次极高!

    这是一处军营的校场,方圆数十里,却没有一兵一卒一马,远方有群山隐约,地下是坝上草原,

    草原白毛风刮来血的气息,军旗猎猎,天色苍茫,就是一副大军出塞的真实景象,真实的他发现自己在这里飞不起来,剑不出脑,只余下一身澎湃的生命力量,却不知道在这地方能做什么?

    “我告诉你,我杀了多少人!再杀你一个,凑成百万兵!”

    一个凡间将军模样,虬髯环眼的大汉,盔甲重装,手持巨剑,跨步冲来,不管不顾,便是兜头一剑,

    这是纯粹的力量,李绩闻所未闻的力量,仿佛能劈山填海,威不可挡!

    他不敢以肉身硬抗,谁知道在这鬼地方他的混沌雷体效果怎样?不过以他猜测,既不能飞,他那些防御上的本事恐怕也不会管用。

    一翻身,转身就跑,背后将军大汉迈步急追,别看他满身顶盔带甲,跑起来却丝毫不比轻装的李绩慢,再加上手中的巨剑,眼看再追几步就能挺刺而入……

    李绩可不是乱跑,习惯了在任何情况下先观察环境的他,一初入这个校场,就注意到了校场周围无数的兵器架子,他自己的纳戒在这里不堪用,毛都掏不出来一根,所以,只能就地取材。

    在大汉还未及身之前,纵身一越,从一副兵器架上跃过,顺手抽出其中一把形制合适的铁剑,以他现在的生命潜在力量,剑器的重量对他来说没有负担。

    剑既在手,整个人便不一般,这种凡间剑斗对其他修士来说可能很陌生,可对他而言,却是无比的熟悉,挥了数百年的剑,还真没怕过谁!

    “你杀了多少人我不知道,不过这一嘴胡吹大气的本事着实不弱!

    知道老子是谁么?老子杀人时,你-特-娘还穿开-裆-裤玩泥巴呢!”

    两把剑器这一对上,立刻如星体相撞,电掣流光;大汉别看身体胖大,手中巨剑却绝不笨拙,精巧处如女子绣花,豪放处又如山崩海啸,更具军中杀伐之凶厉,挥舞之间,荡气回肠,一种百战雄军的威势油然而生!

    但这一切,在李绩面前毫无作用!

    挥剑数百年,未曾尽兴间。

    李绩修剑,可是从来没有放弃过他最喜欢的凡间殴斗模式,境界低时,还有机会和人近身挥剑,后来境界高了,就连机会都没得,偶尔一次,不过挥手之间,又哪有畅快之感?

    这个大汉却是个好对手,可以让他毫无顾忌的一展所长,尝数百年未与人地面斗剑的遗憾!

    和大汉的风格不同,李绩的剑术在不失硬朗的同时,更准更快更毒辣,仿佛一条盘起的毒蛇,一有机会,就是面对弱点的致命攻击,让大汉不得不有所收敛。

    这一场斗剑,翻翻滚滚,直从军营中,打到草原上,数日后,又纠缠到群山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