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剑徒之路 惰堕

第1354章 奇怪的虫魂

    阳神虫妖的第四次近身,李绩没有再躲!

    敢近他乌鸦的身?哪怕是虫子也是找死无疑!

    手中无锋幻化成剑,逆撩而上,无坚不摧的剑锋,纯粹的力量极致,双信仰的加持下,阳神虫妖坚逾金石,历经数千年锻炼的身体,被竖撩两片!

    虫妖最大的近身坚体优势被破,等待它的便只有悲剧!

    知道不好,重生时虫妖刻意向后方退了万里,这是它的极限,以求获得同伴的支持,

    万里,也许能避开法修,但想避开剑修,就有些天真;仅仅一次重生,经验丰富的老炮儿李乌鸦已判定其过去未来,紧跟着就是全力速杀,只是为了某种顾忌,没有使用大道意境,而是纯粹的力量本质。

    修士之间有相生相克,道统之间,种族之间也有,这其中虫族和人类剑修之间就是天生的互相生克!

    他们都是注重现世攻防理念的流派,讲究的就是拼现世;虫族限于智力,经历,知识积累等原因,你让它们把过去未来藏出花来也不现实;剑修也好不到哪去,一个现世常常被斩的剑修,还有什么气势自信可言?对飞剑的信仰已经刻进他们的骨髓之中,如果这样还频繁被斩,藏过去未来对他们的崇剑之道也没有任何好处。

    虫妖和剑修对上,比的就是攻坚能力,胜的干脆,败的利落,没有第三条路,

    遗憾的是,虫妖运气不好,它碰上了也许在附近几个宇宙攻击力都首屈一指的李乌鸦,攻击比不过,短板自然被无限放大,二息之后,虫灭道消!

    在虫子道消的瞬间,李绩从戒中取出一物,那是浮游宫下小行星中那个虫族老爷爷灵魂消亡后留下的一快死魂晶,李绩秘术一激,魂晶就发出一股深沉的灵魂波印,

    “我,胡里罕-跋里黑-粘没曷-兀颜畏可-蒲卢浑-忽秃儿……”

    戛然而止……

    李绩挥手把虫妖巨大的身体轰成尘埃,回头向另一只压阵的阳神虫妖冲去……那只虫妖,反应有些奇怪,它第一时间感觉到了战场可能出现的变化不对劲,但还未容它仔细思考辨别,一道陌生的,只有它们最纯粹的虫族大能才能拥有的意识传来,

    胡里罕……忽秃儿……这是哪个虫脉的?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还和同伴起了冲突?在这一瞬间,它下意识的把那个不知死的人类体修抛在了脑后,一个元神,哪有资格参与阳神之间的事?

    道消天象清晰可察,唯一不明确的是,死的是哪个?是自己的同伴?还是那个忽秃儿?肯定不是人类体修,这一点,虫族互相之间的感觉很敏锐,

    它向虫群方向发出一道神识,说明了发现陌生虫族大能的消息,然后便迎身而上,对虫族来说,不存在退缩一词,尤其是还背靠虫群的前提下,它必须先搞清楚发生了什么?

    然后,就是当头一剑!

    这一剑,几乎让可怜的虫族大妖当场宕机!虽然境至阳神,已经让它有了很高的智力,但和人类比,脑容量仍然明显不够,它不能明白这一切发生的根由,为什么去追一个不知死的阴神体修,却又引来一个同族阳神?现在居然出现了一个元神剑修?

    乱七八糟!

    再乱,也不影响它的战斗,这是虫族最优秀的素质,一人一虫从数十万里之遥开始接战,一直打到面面相对,李绩寸步不让,虫妖半步不退,李绩是必须速战,虫妖是本能强项,纯粹的力量抗衡荡起澎湃的冲击震荡,这一次战斗,瞒不了人,

    白化,祖神入体,残血,魂变,大天魔……这只虫妖的神通不少,李绩便只以手中一把无锋应对,在这样的环境局势下,他的剑修能力大打折扣,因为不能纵剑,不能剑光分化,不能变化道境,因为他还有杀完虫后回到人类修士浮筏的机会,一旦打开远程火力,他这个剑修的存在就再也瞒不了虫。

    这是在刀尖上跳舞,但他有必须这样做的理由!

    七息之后,在轻伤的付出后,他成功斩得虫妖,但是,这比他预想的时间要长;原计划中,他会拿回那片他刻意做过手脚的法阵刻板,但现在,没时间了。

    冒险超长距离空间挪移,在进入浮筏的同时,数名虫族阳神的神识已经漫卷而来,剩下的五只大虫妖,全部赶到!

    “你这是怎么了?法阵刻板呢?怎么又和虫子打架?死的是谁?你可别和我说把虫妖杀了,会害死我们的!”

    钱道人一迭声的问道。

    李绩大怒,“老子命都快没了,你竟然还想着那片法阵刻板?没见虫子们自家杀起来了么,要不是老子反应快,腿脚灵活,怕是回不来也!”

    ……虚空之中,虫群在指挥下慢慢减速,五只大虫子逡巡在事发地,仔细辨识一切可能的疑点。在这一刻,虫族和人类的区别完全显现出来,如果是人类队伍,他根本就不会做此无用功,人类有无数高深道术来回溯当时发生的一切,根本瞒不了,但虫子就不成,天道给了它们一扇门,自然就会关上所有窗,在遗迹甄别上,它们差的太远。

    “獠牙君最后传出神识,说有我圣族大能出现,此言属实,那道灵魂冲击,我也接到了……”一名虫妖说道。

    “现场很奇怪!是纯粹力量碰撞没错,可是似乎与我圣族的路数又有所不同,难道,是别支的变异圣族?可是为什么它会对同出圣族的我们下手?”

    “不是血食,而是彻底毁灭!这有些不合我圣族规矩!”

    虫族相残,不是怪事,事实上其内部的争斗比人类还要频繁,还要血腥,不过它们之中的战胜者会吃掉失败者以获得最大的战利品,并有可能几率得到对手的能力,这也是虫族自相残杀的一个很大的诱因,但这样的情况在现场并没看到,那个陌生虫族没有吃掉它的同类,而是彻底灭成渣渣。

    “胡里罕-跋里黑-粘没曷-兀颜畏可-蒲卢浑-忽秃儿,这个名字我是听过的,应该是其他宇宙的圣族,如果活到现在,寿数当超过万年,看它能如此轻易杀死我等,莫不是,已经到了另一个境界,所以不屑于我等的血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