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师救命 辰机唐红豆

第二四六章 大吉大利,二线城市级风水大师!

    萧帅正用山河之眼观察四周,他看到,河中的黑色气团已经消失,天空中也没有任何黑暗的东西停留。就连旁边这些人幻化的黑白气流,包含的黑色元素也淡化了一丢丢。

    果然,冤魂被驱除之后,这里变得不一样了。

    本大师,太优秀了!

    在自我陶醉中的萧帅被老刘打扰,还是被这么一句很欠揍的话打扰,他没有立刻动手,真的是好脾气了。

    “刘哥啊!我可以揍你吗?”萧帅涵养太好了,打人之前没忘记寻求一下对方的意见。

    想打人都这么好脾气,还提前问一下?大师啊,您咋这么讲礼貌呢!

    萧帅无奈地说道:“刘哥,你有话就说,有屁站远点放。不要耽误我的时间好不?我正在推算东津区的未来,正进行到关键时刻。你知不知道,你的一句话可能会影响我的判断,而我的判断会直接决定到东津开发项目的具体事宜。换句话说,你打扰我,会影响东津区的未来的!”

    刘得柱:“?”

    怪我目光短浅,一不小心犯了大错!

    我这是差一点又要上新闻联播的节奏,成为传说中的刘某?

    “大师,那我说还是不说啊?”老刘纠结了,您看反正都打扰了,就让我说呗!

    “说!”萧帅眯着眼睛回答。

    老刘点下头,好奇地问道:“大师,我想问问您,唐白河现在有多好的水质?处理后能达到饮用标准么?”

    萧帅多看了老刘几眼,从那略显浑浊的晶状体里看到了知识储备不够的本质。

    大哥,我只是一个优秀的风水大师而已,不是环境工程学院给排水科学与工程专业的,不会测量水质,更不懂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的想关知识,你问我这个,我哪知道?

    “这我知道。喝是肯定能喝的,但不是现在!冤魂被净化之后,河流的风水已经开始逐渐好转,再需要几年水体自净过程后,河水水质就会变得更好!”萧帅说完,指了指河岸,又道:“我准备在这里建造一座大型水厂,日后东津区的饮用水源就不用从远处运输了!”

    “大师,您真是太高瞻远瞩了!我替未来的东津区住户感谢您了!”老刘忍住了磕头的欲望,又鞠了一躬。

    两次了,你再鞠躬一次,就可以走夫妻对拜,送入洞房的流程了!老哥,我劝你善良!

    “错了。记住,这里叫东津世纪城!”萧帅慢吞吞地说到。

    东津世纪城?

    听起来确实不一样,不过,风水变好真能创造出这样的盛况?老刘不像别的船员,他对这个项目是有一些了解的。知道这是京城众多房地产商破釜沉舟的一战。

    所有的宝都压在面前这个年轻的风水大师身上。

    风水变好就一定能彻底扭转东津区的未来吗?

    “大师,我看您是个实诚人,不希望您被利用。斗胆说一句,要是这个项目失败了,那些大老板说不定会把责任全推到您身上。到时候您就倒霉啦!让您这么优秀的风水大师来主导土地开发项目,本来就有些儿戏了。单纯靠风水改变这里的未来,不太现实!”老刘也是个实在人,愿意跟萧帅掏心掏肺。言辞诚恳地说了很多。

    “怎么不现实?相信我,过不了多久,东津区就会在本大师的主导下,拥有光辉灿烂的明天。就拿这唐白河来说,风水已经变好了很多倍。再捞出点什么东西也不奇怪。东津区不一样了,该火的时候,什么都挡不住!”萧帅对东津区的未来充满信心。

    “大师,别为难这条河了。还能捞出来个啥?再捞个棒槌?捞个缸?还是捞个砧板儿呀!”老刘替萧帅大师可惜。多么优秀、多么无私的人才,为什么要接手这个一看就会亏钱的项目?全靠捞,能捞出个光辉灿烂的明天?

    刚说完,打捞物运起来一大堆。满满的泥沙上斜插着一块一米多宽的光滑石板,泛着幽幽光泽。

    “老大!老大快来看啊!有个碑!捞出来一块碑!”

    “好神奇的碑!上面还有字,快看看写的啥?”

    “一定是大师的功劳!这肯定是从天而降的神碑啊!

    “……”

    议论声越来越大,想不听到都难。

    萧帅愕然了一瞬,笑着扭头看向老刘。咋样?你要的砧板儿上来了,服了不?

    萧帅拍拍老刘的肩膀,笑着说道:“走,看看你要的砧板儿!”

    萧帅看着斜立在泥沙堆上的大石碑,抬腿就往那走,把张伟、叶芳华、老刘甩在后面。

    他只是随口一说能捞出奇怪东西,真没想到果然捞出东西来了。还是辣么大一块碑,也不知道上面写的啥。

    不止是萧帅好奇,张伟和叶芳华也很好奇。本以为刚才的场面就够震撼了,这又捞出来一块碑。

    好家伙,大师你也太厉害了!

    张伟和叶芳华连忙跟上萧帅,同时一左一右护住他,避免他被一船人的热情攻陷。只怪萧帅的表现太抢眼,船员们想不通这块碑到底是怎么回事。扭头看到一脸淡定走来的萧帅,眼神无比震撼。

    创造了这一切的大师表现好淡定,脸上连个微笑都没有。好厉害!

    老刘傻愣在后面,看着不远处泥沙堆上的大石碑,好几秒都没缓过来。

    真有个砧板啊!

    不对,谁家的砧板这么大,这么黑!

    这哪是什么砧板,这是碑,还是块一看就不同凡响的碑!

    老刘看着前面那道洒脱背影,小跑几步追了上去,冲着两边起哄看热闹的船员们不满地说道:“都让让,都让让,让大师先看!让大师先看!”

    “让一让,大师来了!”张伟也在一边说着。

    这一嗓子过去,船员们可能是怕被扣工钱吧!纷纷让路,萧帅面前多了一条笔直的通道,直通淤泥堆。

    萧帅不紧不慢地往前走,时不时与那些船员们微笑致意,短短一截路,走出了红地毯的感觉。

    来到石碑前,萧帅接过老刘递过来的铁锹,把碑面上的污泥刮掉,整块碑的轮廓完完全全从污泥砂石中暴露出来。

    整个石碑一米多宽,两米高,厚度接近二十公分。通体黝黑,表面光滑,泛着微弱的黑光。看起来有棱有角,没有丝毫破损,给人一种稚嫩崭新的感觉。但只要多看几眼,又会觉得石碑很厚重古老,强烈的感官反差让人们难以从石碑上移开视线。

    除此之外,石碑上还萦绕着一种神秘感。神秘感的源头是石碑正面的几个奇怪字符。

    这碑上刻的啥啊?百脸懵逼.jpg!

    能认出是字的人不多,能认出有四个字的就更少了。大多数都觉得碑上是一种比较抽象的画。

    石碑正中其实是四个深陷碑面的古韵大字,龙飞凤舞,遒劲有力。

    看稀奇的船员们见大师在凝视石碑,纷纷问起来。

    “大师!大师您给解释解释,这碑上写的是什么啊?”

    “大师肯定知道啊!大师,给我们说说吧!碑上到底写的什么?”

    “大师,快告诉我们吧!”

    “……”

    “都安静,吵什么吵,听大师说!”眼看场面又要混乱了,老刘冷冷地说道。

    “这碑……”萧帅靠近之后,反复看了看,山河之眼都动用了,就是看不出个所以然,只能看到石碑行升腾起大量的白雾,别的啥也看不到。

    白色气流那么多,说明石碑代表着好的气运,可看不出别的东西,连上面的四个大字都认不出来。这让他连自由发挥的基础都没有。这不是让我在这么多人面前出糗么?

    “大师,给我们说说吧!到底写的啥啊?”

    “急死人了,大师,您说说吧!”

    “……”

    “安静,安静点!”老刘左看看,右瞅瞅,琢磨着我这位船老大的话都不顶用了?你们这群小兔崽了就不能别吵了。老子堂堂一船之长,同样想知道碑上写的啥,还不是乖乖的等着大师给解惑!

    张伟见大师一动不动,于是忠实地成为萧帅的保镖,不让任何人靠近思考中的大师。他看着已经压不住场面的老刘,低声地说道:“老刘啊!先把吵闹的那些人记下来,回去算工钱的时候……嘿嘿!你懂得!”

    这话一说,全场鸦雀无声。

    一双双敢怒不敢言的眼睛瞪过来,恨不得把张伟生吞活剥了。

    你这家伙也忒狠了!怎么什么都能扯到扣工钱上面,我们只是好奇心比较重而已,要不要那么狠?

    小人!人面兽心的小人!

    奈何,无数双杀人似的眼神对张伟来说屁都不是,他混工程这么多年,这张脸皮锻炼的非常之厚,眼神杀对他无法产生一丁点威胁。更别说他现在有一个崇高的使命,那就是保护自己的信仰萧帅大师!

    为了信仰,让我和你们拼命都行!

    张伟看着蠢蠢欲动的人们,近乎威胁地说道:“朋友们,这块碑上写的啥,咱们凡人肯定不知道,但大师不是凡人,他自然是知道的。你们稍安勿躁,一会儿就能得到答案。要是再吵吵闹闹,以干扰项目进程进行处罚!”

    张伟说完,见一旁的大师眯起了眼睛,低声问道:“大师,您放心,我绝对好好维持现场秩序。”

    “嗯!”萧帅点点头,感觉不来真的不行了。

    “伟哥,你辛苦了。我要和神仙元神沟通一番,保护好我的躯体!”萧帅沉重的语气让一圈人听得一愣一愣的。

    哇靠!

    牛逼啊!

    这是要元神出窍么?

    张伟连连点头,道:“大师您放心,谁敢碰你一下,我把他手咬掉!”

    “不用那么血腥,扣工钱就行了!”萧帅说完,在大家的注视下闭上眼睛。

    萧帅动也不动,完全和一根木桩子一样。看热闹的人们更是不敢发出动静,紧张兮兮地看着萧帅。

    萧帅闭着眼睛呼喊系统:“系统,碑上写的啥玩意儿啊?优秀如我都看不懂,咋办?”

    系统:“经过系统确认,这第一个字念‘大’!”???

    你认出来了?

    闹半天,你不会就认出来第一个字吧?

    你也太优秀了!

    萧帅想哭的心都有了,系统你没骗我?第一个字真念大?我咋觉得你是认不出来,胡乱说的呢!

    “哇!大师睁眼了!”

    “大师要说话了!”

    “大师,大师元神回来了!”

    “大师……”

    这第一个字,念‘大’!”萧帅的声音穿透众人的说话声,掷地有声地道。

    萧帅说完‘大’字的瞬间,天空猛然一声低沉的闷响,仿佛九天之外的雷鸣。为萧帅平添了一分气势。

    哦!念大啊!老天爷都鼓掌了。果然大师就是大师,了不起!那第二个字呢?

    “第二个呢?大师,这第二个字念什么?”

    “大师,这个‘大’字作何解呢?”

    “第二个字呢?”

    “……”

    人们在问萧帅大师,萧帅却在问系统。

    萧帅:“对啊!第二个字念啥?系统,你直接全部说完不就行了!非要一个字接一个字地憋么?赶紧的啊!宿主需要你!”

    系统:“第二个字念……吉!吉祥的吉!”

    “第二个字念‘吉’!”萧帅说完,天上十分配合地响起轰鸣声。

    大吉……???

    萧帅有种不好的预感!

    萧帅:“系统啊!你如果是唬我的,我希望你稍微用点心。你可不能闭着眼睛瞎说啊!第三个字和第一个字一看就不一样,你要是还说是‘大’,那可就说不过去了!”

    萧帅的忠告不知道有没有被系统接收到,总之,人们是热闹了。

    不管写的啥,只要系统的特效到位,说写的啥,那就是啥!两声天雷,彻底把大家的气氛点燃了。

    “吉?吉利的吉吗?好像有点意思啊!那第三个字呢?”

    “第三个字念啥?不会也念大吧?”

    “大师,快说快说,第三个字念什么啊?”

    “……”

    这回萧帅还没问系统,系统直接回答了:“没错,第三个字也念‘大’!宿主,这回我给你放两响天雷!”

    好嘛!您这是怕人家不信,特地砸钱搞特效呗?可这不是一响两响的事儿,两个字长得一点都不像,连说它们是同父异母的‘大’都说不过去。

    萧帅简直欲哭无泪,他可算明白了,系统也在胡扯,还是丝毫不动脑筋的那种胡扯!

    “系统,我感觉你在骗我!这根本就不是一响两响的事儿,大家都不傻,两个字长得不一样,都是‘大’。你觉得说得过去吗?”

    系统:“宿主,我相信你的语言技巧。”

    合着就是让我骗人呗!相信你姥姥哟!

    “咳咳!这第三个字,还是念‘大’!”萧帅话音刚落,天空雷声滚滚,一口气来了七发。

    不是一响两响,而是足足七响,系统想问问萧帅大师,这样够了不?

    一连串的轰鸣把人们给整蒙了。

    好大气的‘大’!同样是大,这第三个字引来七声雷鸣,显然更可怕呀!怪不得看起来和第一个字一点也不像,这是境界的不同,所以字形看起来才会不一样。

    “第四个字是‘利’!”萧帅不用系统提醒,已经知道该怎么去说了。

    系统很配合地补充特效,天上雷声阵阵,持续了十多秒钟。

    “这四个字连起来叫做:大吉大利!”萧帅慷慨激昂地念了一遍。

    话音未落,系统:“恭喜宿主触发晋级条件,获得晋级资格,成为二线城市级风水大师!”

    萧帅:“啥?这就二线了?”

    嗡!

    天上,似有一声缥缈的仙音响起,这一瞬间,所有人都发觉自身的灵魂被洗涤了一样,有种浑身轻松,如获新生的感觉。

    大吉大利!好一个大吉大利!

    不愧是大吉大利,经由大师之口说出,简直醍醐灌顶,振聋发聩有木有?

    一船的人愣了愣,随后纷纷边鼓掌边向大师表示自己的敬佩敬仰之情!

    “大师,您真棒!”

    “大师……”

    “……”

    赞美声如春风拂面,萧大师淡然接受,受之无愧,这是身为优秀人士的自我修养。

    同时,萧帅在心里又与系统交流起来。

    萧帅:“这个二线城市级风水大师有啥用啊?”

    系统:“可以给一块区域整体开光!让一块区域变得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六畜兴旺、祥瑞满满……”

    萧帅大师的脸上带着平静的微笑,没人知道,他听着系统念词语,心情非常之鸡冻,炒鸡之高兴,要不是这张帅脸下的沉稳大脑对情绪控制非常到位,早都要笑出声来了!

    萧帅:“那还等啥啊?先给这条河开个光,练练手!”

    系统没念了,回答:“暂时……开不了!”

    “好了好了,大家继续打捞拥堵的泥沙吧!等淤泥堆成山之后,这大吉大利碑就立在山顶,用来镇守东津区的气运!”萧帅说完,抿嘴笑了笑。对着一船的人摆摆手,独自来到船的护栏边,盘膝坐下去,然后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系统啊系统,我这是被你糊弄了呗!听起来二线城市级风水大师好牛逼的样子,能给一块区域整体开光,可到头来你跟我说暂时开不了光!

    你这……很过分诶!

    我萧帅大师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居然被一个系统给忽悠了!

    真真是欺人太甚!

    萧帅:“嗯哼?你再说一遍?开不了?那你还念那么多词儿,把我的欲.望都调动起来了,却又说开不了光。你良心上过得去吗?你这是欺骗我的感情啊!系统大哥!”

    系统:“宿主请不要生气,本系统没有心,所以没有良心上过不过得去的说法。而且,我说的不是开不了,是暂时开不了!以目前的情况看,给唐白河整体开光还不太现实。只有宿主达到一些要求,才可以给唐白河开光!”

    你这反驳的理由都一套套的,是不是跟我偷师学艺了?很得真传的样子喔!

    萧帅:“那你说说,我要达到什么要求才能给这条河开光?”

    系统:“宿主身为二线城市级风水大师,目前开光的档次与以往不可同日而语,以前的开光是浅层的、低效的,现在的开光是深层次的、彻底而全面的、画龙点睛的……所以,已经无法通过扣除眼红点数这种简单的方式进行开光了。”

    萧帅愕然。说了半天意思就是我变更厉害了,所以眼红点数就上不了台面了,给河流开光已经用不上眼红点数了,那我这堂堂二线城市级风水大师还不如三线啊!

    升级了反而不如不升级!

    是不是这个理儿?

    你玩儿我呢!

    “然后呢?”萧帅欲哭无泪地问道。

    系统:“宿主想要给唐白河开光。首先要达到一定的条件才可以。鉴于这次是宿主初次以二线城市级风水大师进行开光任务,只需要完成三个条件就可以给唐白河开光!”

    只需要……三个?

    “系统啊!你语文学得不太好啊!只需要完成三个条件?你是怎么平平淡淡说出这句话的?三个条件?你也太坑了!”萧帅愤怒了。本大师贵为宿主,可不是系统你玩弄的对象。

    三个条件,估计都不会简单,搞到猴年马月才能完成。这还只是给唐白河开光,他还打算给东津区彻底开一次光呢!这又得花费大量的时间完成开光条件。

    想要完成让毛家成为万亿家族的任务,这些开光过程又是必不可少的。

    算下来,萧帅只要努力多活个几十上百年,就一定可以完成万亿的任务,给小弟弟开光,享受真正的性福……

    啊哈哈哈哈!系统,你看我的未来多么灿烂美好,充满希望!高兴到想流眼泪!

    系统:“本系统的语文成绩与语言能力完全复制于宿主大人。是好是坏希望宿主重新组织一下语言!”

    妈卖批!系统你最近真是越来越调皮了!

    萧帅努力保持淡定,心平气和地问道:“还是说说我需要完成哪三个条件吧?”

    系统:“条件一:用卓越的设计才能折服至少十家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规划设计人员!”

    萧帅:“???”

    萧帅反复捉摸了几遍这句话,脑袋都大了。这不就是传说中的班门弄斧吗?在专业搞设计的人们面前玩设计,还得让他们心悦诚服。

    以己之短攻彼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