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纵横诸天的武者 我叫排云掌

第七百零三章 突如其来的叛逃

    所谓‘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这也是修行界的规矩!

    田不易毫不客气的厉斥,算是句句诛心连番打脸,几乎要将苍松那张老脸直接打成猪头,简直一点都不留情面。

    什么叫做‘雷虎在时不敢冒头’,什么又叫做‘等人一离开就急吼吼跑来占便宜’,生生把一个龙首峰首座,讽成了一个欺软怕硬毫无底线的小人。

    “田不易,你找死!”

    苍松满脸怒容,大袖一挥一道璀璨剑光电射而出,带着凌厉霸道的威势纵横呼啸,瞬间杀至田不易跟前,好象要将其碎尸万断。

    “师父不可!”同行的齐昊惊呼。

    “苍松尔敢!”苏茹又惊又怒又急,身后一到闪耀剑光冲霄而起。

    啪!

    田不易冷笑,挥手周遭天地灵气疯狂凝聚,,一道清晰可辨的灵气手掌陡然出现,轻轻一拍就将气势汹汹的凌厉剑光拍飞。

    “苍松,你的实力没多少进步么?”

    轻飘飘一句,好似点燃火星的炸药包,苍松顿时爆了。

    “田不易别得意,再看本座这招!”

    苍松脸色铁青,眼中杀气凛然,一掐法诀身前飞剑陡然光芒大盛,周遭玄光缭绕带着一股飘渺之意横跨虚空,剑光之中龙首峰的虚影越来越清晰,隐含丝丝镇压之意朝田不易当头罩下。

    与此同时,凌厉的剑光分化万千,犹如鲜花绽放美艳不可方物,其中却是蕴含无边杀机。

    呛!

    一道剑虹横贯虚空,好似天外飞仙忽悠而至,剑虹所向虚空扭曲光线暗淡,好似匹练席卷将苍松的犀利一剑拦下。

    再看出剑之人,正是与田不易并肩而立的苏茹!

    此时她英姿飒爽气势冲霄,头顶风云激荡狂风呼号,好似在为她的出手而欢呼雀跃。

    田不易满脸微笑,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可惜,对面的苍松却是一点好心情都无,眼睛通红心中杀意沸腾,他早就看田不易不爽了,更别说最近几年田不易的修炼速度陡然加快,已经将他远远甩在身后,这是他最难以接受的地方。

    “九天玄刹,化为神雷,煌煌天威,以剑引之!”

    可就在这时,一声高似一声的念咒之音响起,天空风起云涌乌云会聚,不过一会苍松持剑指天威风凛凛,天上乌云翻滚电闪雷鸣之音不绝。

    “神剑御雷真诀!”

    苏茹惊呼:“苍松你疯了?”

    至于苍松身边的齐昊,已是脸色煞白毫无血色,被自家师父的疯狂举动惊得差点魂飞魄散,脑子一片空白只知这次彻底完了。

    苍松满脸狰狞,看向田不易的目光全是杀意,今日他就要借机灭掉田不易这个可恶又碍眼的家伙。

    他却没有察觉,眉宇之间多了一丝黑气缭绕。

    而被针对的田不易,先是被苍松疯狂的举动惊了一跳,而是却是放松下来,脸上并没有多少惊慌之色。

    “风起!”

    大袖一挥,一股狂风席卷而起,瞬间变成接天连地的龙卷大风,带着横扫一切的狂霸气势呼啸纵横,瞬间冲至苍松招来的乌云区域。

    下一刻,雷鸣电闪轰鸣不休的乌云,竟是在龙卷狂风的拉扯下,不过眨眼功夫便被扯得支离破碎。

    等雷霆电闪不休的乌云消散,那道威势恐怖的惊人龙卷狂风,也跟着消散无踪。

    阳光普照,天青气爽,轻风拂面好不舒畅。

    空桑山别院广场上,除了一脸洋洋得意的田不易,包括依旧还维持拘剑样子的苍松老道,全都目光呆滞一脸不可思议。

    作为青云门四大奇术之一,在整个修行界都赫赫有名,叫敌人心惊胆战的《神剑御雷真诀》,就这么被破了?

    这怎么可能?

    不要说在场一干人等,就是急匆匆从青云山赶来,想要劝阻的掌教真人道玄,以及其余各脉首座,全都踏在悬浮半空的飞剑之上,于数里之外的虚空默然无语,脸上的神色全是震惊和复杂。

    支……

    这时,声声猴子发出的尖响想起,从别院大门闪出一道灰色猴影,速度开若闪电,瞬间冲至发愣的苍松身前,飞窜而起一只指甲锋利的猴爪呼啸如风,猛的将苍松老道的一只长袖扯断。

    撕啦一声十分刺耳,这时候众人回神,当他们看到灰色猴影速度飞快返回别院之时,所有人心中同时涌起一个念头:坏了!

    果然,苍松老道的脸色瞬间由白转红,又有红转黑,双目喷火发出一声怒吼:“畜生该死!”

    可下一刻,他的脸色却是狂变,飞剑横空将身一裹,瞬间化作一道流光冲天而起,方向不是别院也不是青云山,眨眼功夫便消失在天边。

    怎么回事?

    这一下变起突兀,身在别院门前大广场上的一干人等,再次陷入呆滞状态,不明白苍松这是弄的什么花样?

    不过很快,他们又有了惊奇的发现。

    “小灰小灰,你不要胡闹!”

    张小凡气急败坏的声音传田不易身后传出,他刚才也被自家宠物小灰的举动吓了一跳,反应过来自是气得跳脚。

    别院本就已经跟苍松老道起了冲突,小灰的举动简直就是火上浇油,心中恼怒的同时不由惶恐,要是苍松老道借此发飚的话可不是说着玩的。

    心中急切,却是没有察觉苍松的突然举动,他身形恍惚如电,一把抓住往身边溜达的小灰,就要大声怒斥,可当他看到小灰爪子抓着的东西时,顿时变了脸色惊呼出声:“七尾毒蜈!”

    他的这声惊呼,再次将陷入迷惑不解中的众人惊醒,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看向猴子小灰的爪子,一条足有尺长的蜈蚣身子笔直垂下也不知是死是活,最奇特的是这条蜈蚣有七条尾巴。

    看到这条奇特的七尾蜈蚣,其他人还没什么反应,田不易已是脸色大变,身形一晃出现在小灰身前,伸手将那只已经被小灰弄死的七尾蜈蚣拿到手里,仔细观察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苍松……”

    咬牙切齿面目狰狞,他已经察觉到了什么,心中的那点子自得和高兴全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全是愤怒以及不解。

    “怎么了?”

    苏茹走了过来,看了眼已经死透的七尾蜈蚣,脸上露出疑惑之色,好奇问道:“不就是一条七尾蜈蚣么?”

    “这哪是什么简单的七尾蜈蚣,这是一条介于活物与法器之间的毒宝!”

    田不易冷然道:“放眼修行界,这样的东西可是万毒门的宝贝,又怎么可能藏于苍松身上,之前小灰抓住这条蜈蚣时还是活的!”

    “你是说……”

    象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苏茹猛然捂住嘴唇,脸色一片苍白连声道:“不不不,不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

    田不易翻手将已经死去的七尾蜈蚣收入袖中,冷然道:“刚才苍松的举动你又不是没看见,这是什么意思?”

    说着,摆了摆手大吼道:“散了散了都散了,没我的吩咐谁也不能进大堂,小凡还有杜必书你们守在门口,没有吩咐不许入内!”

    吩咐完了,没理会一头雾水的弟子还有其他各脉门人,直接以千里传音之法,请身在数里外半空中的掌教一行快快过来,有要事相商。

    ……

    “也就是说,苍松学有魔功!”

    道玄一脸沉痛,怀疑道:“这怎么可能?”

    此时的空桑山别院正堂气氛凝重,青云门七脉除了苍松之外的其余首座全部到齐,一个个脸色难看气氛压抑之极。

    “那这条七尾蜈蚣怎么解释?”

    田不易一脸冷历,怒道:“他苍松现在已经不知跑到何处,难道就不是做贼心虚的表现么?”

    这话题实在太过沉重,正堂一时寂静无声,谁也没心思开口说话。

    谁也没料到,因为别院之事的关系,本以为会出现一场青云门的内斗,岂料最后却闹出苍松乃是叛徒的震撼局面。

    “说起来,还得感谢小凡收养的那只猴子小灰!”

    过了许久,田不易平息了心中愤怒,缓声道:“若不是它突然出手,从苍松的袖子里抓出七尾蜈蚣,咱们根本就不会知晓,这厮竟然暗地里跟万毒门有染,还得到了万毒门的毒物祭炼之法!”

    可不是么,以苍松的身份和地位,只要他不主动暴露,谁又能知晓这位青云门的执法长老,早已经跟魔门四大派致意的万毒门有染?

    在座青云门高层全都默然点头,只要一想到苍松跟魔教万毒门关系密切,不知什么时候就会突然出手,就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现在看来,就连苍松自己,也被小灰那只猴子弄了个措手不及,不然也不会没有丝毫准备,发现自身可能暴露立即转身就走,没有对青云门造成多大伤害。

    当然,明面上就是如此,可苍松老道的叛逃,作为青云门高层中的二号权势人物,他的叛逃对青云门的声誉打击极大。

    怕是焚香谷和天音寺,还有魔教四大派都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狠狠打击青云门的势头,起码也要叫青云门不好过吧。

    这样的情况,却是最叫在场青云门高层郁闷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