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纵横诸天的武者 我叫排云掌

第九百二十六章 追赶的决心

    擂台上的武者打得精彩纷呈气劲横飞,,擂台下的观众呼喊之声震耳欲聋气氛火热之极,叫身在其中的人恨不得冲上擂台成为对战的武者之一。

    关平也不例外,而且他的见识不是同学能比得上的,能够清晰看出擂台上对战两位武者的实力和手段,甚至能够勉强看出其中的不妥和错漏。

    “关平关平,你说怎么什么时候能有实力,上擂比试啊!”

    受到了周围热闹喧嚣的气氛感染,同行的学堂同学小脸涨得通红,扯起嗓子朝关平的上叫嚷:“真的很希望我也能够上擂啊!”

    “好好学习,只要你平时练功不偷懒,想来这个愿意用不了几年就能实现!”

    关平撇了撇嘴,没好气道::“可你小子太懒了,怕是毕业了也别想拥有上擂的实力!”

    “关平,那你觉得自己什么时候,能有上擂的实力?”

    里一位同学大声问道:“是不是毕业就可以了?”

    “这我哪知?”

    关平有些烦躁的摇了摇头,不确定道:“得看我家里是什么想法?”

    这话说得莫名其妙,把同行的一干同学弄糊涂了,不等他们询问又是一场激烈血腥的擂台战开始,顿时将一干少年的目光吸引过去,叫关平暗暗松了口气。

    按照黄巾领里的风气,他的话确实叫人难以理解。

    黄巾领内部可以说武风鼎盛,几乎所有少年都渴望加入黄巾军,或者成为实力强大叫人羡慕的武者。

    关平就知晓,他身边的同学家人,对于同学的尚武之心十分支持,就是他们有实力进入颇有风险的擂台赛,大多都抱着支持鼓励的态度。

    这一点,与徐州那边的风气完全就是两回事,也难怪他刚才的话叫身边同学感觉疑惑,不符合黄巾领的‘三观’想法么。

    关平在黄巾领待了两年多,受到这里的风气影响极深,自然也希望通过随处可见的擂台赛,成为人人瞩目的强力武者,受到万千同龄人的崇拜。

    他年纪还小,虚荣心旺盛得很,不然也不会在学堂表现得那么拔尖。

    再说,以其家传武艺的级别,只要他努力修炼,到学堂毕业的时候,实力怕不是都有四流甚至三流武者水准,想要在大多是不入流武将称雄的平民擂台赛中脱颖而出,相当的简单容易。

    只是可惜,他的这个愿望怕是难以实现了。

    最近和父亲的书信交流中,他敏锐察觉父亲想接他回徐州的想法,而且还是在他于学堂毕业之前就得离开,这叫关平心中很是怅然。

    父亲的意思很好猜,等他的实力达到入流武将层次,就带在身边磨练培养,他不止一次在和父亲的书信交流中,看到父亲感叹大伯手下人才不足的遗憾之语。

    按照真实想法,关平不想这么早就离开黄巾领,如果有可能的话要是能够假如黄巾军中,接受更加苛刻严酷的训练,说不定在成年之时便能达到二流甚至一流武将层次。

    他可是听闻,黄巾军内部有军校存在,不仅传授军中精干将士行军打仗的深层次本事,还会传授更加高手的武将练气之法,由黄巾军中的二流以上武将直接指点。

    关平倒不是羡慕这个,若他返回徐州的话,时刻都能聆听父亲关羽的指点,实力提升将会非常迅速,这是可以肯定的事情。

    主要还是黄巾领的气氛相当不错,他很愿意在这里久居,同时也想获得黄巾军中传授的顶级武将练气之法。

    没错,通过自身所在学堂的武艺学习,关平知晓黄巾领有成体系的修炼之法,从入门级别到最高深的顶级层次,一脉相承据说不比父亲的《春秋刀法》差,他很想见识见识。

    学堂传授的武艺修炼之法,不过就是入门级和初级的武艺修炼之法罢了,想要获得更高层次的修炼之法,除了参与高级别的擂台联赛获得修炼之法的奖励之外,最好的途径就是加入黄巾军。

    话说黄巾领对于这套成体系的武将锻炼之法隐藏得并不严实,却也不是外人能够轻易获得的,进入黄巾军中只要表现良好修炼刻苦,基本就能得到一流武将水准的修炼之法,至于最高级别可达绝世猛将层次的练气之法,关平没有奢望能够得到。

    在这一点上,不得不佩服黄巾领的胸怀气度。

    象他这样,明显不可能透彻投奔黄巾领的将二代,黄巾领并没有刻意的防备什么,只要他愿意进入黄巾军效力,不管效力的时间多长,起码在军中都会和其它将士一视同仁,该有的待遇都不会少上一星半点。

    这样是换了其它诸侯领地,根本就不要想会有这样的好事。

    只是可惜,关平的想法虽好,却不可能成行。

    很显然,父亲关羽更信任自己的教导方式,不会让关平一直都在黄巾领的学堂接受培养,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时间很快到了炎热夏天,学堂也放了暑假。

    关平婉拒了要好同学去家里玩的邀请,简单收拾了下行李,便和暗中保护的护卫坐上最新符文列车,很快就抵达了青徐交界处的边防哨所。

    黄巾领的交通相当便捷,已经从早期的符车提升到了眼下的符文列车,速度提升了不止十倍,十来万里路程不过短短数日便抵达目的地,这样的速度在其他诸侯那根本是不敢想象的。

    关平年纪还小,根本就想不到这么深层次的问题,他成做符文列车也不是一次两次了,甚至学堂还经常组织学生们成做符文列车在整个黄巾领观光旅游,他只是觉得黄巾领实在太繁华,也太方便了点,所见所闻几乎叫他移不开目光。

    旁的不说,类似于电视机的符文声图器就是他的最爱,经过多年发展黄巾领的‘电视台’能够制作各种各样的节目,不仅在宣传方面作用惊人,也满足了黄巾领军民的娱乐需求,关平就是忠实的‘电视党’。

    出了青徐边界的哨所,关平一下子象是从繁华的现代化都市,回到了落后的农村一般,整个人都不好了。

    早早等候的迎接车辆,还是黄巾领基本已经淘汰的第一代符车。

    晃悠悠折腾了足有半个来月,关平这才来到徐州治所家里。

    此时关羽正好回到徐州治所,见到关平回来自然很高兴,尽管脸上丝毫都未显露,待关平梳洗一番清去身上长途奔波的劳累后,这才关心起了他的血液,还有黄巾领的详细情况。

    “父亲,孩儿感觉徐州这里,和黄巾领差距好大!”

    面对自家亲爹,关平也没啥好隐瞒的,直接将心中想法道出,又一一点出两地的差距,这些都是他的直观感受。

    关羽满脸严肃听完了儿子的讲述,脸上露出一抹无奈,苦笑道:“平儿你心中有数就成,在城里与其它同龄同伴交流的时候,就不要说出好了!”

    “父亲,这是为何?”

    关平很是不解,疑惑道:“按照黄巾领的说法,明知不足就要好好改进,掩耳盗铃是没什么好处的,也只能糊弄得了自己而已!”

    “是啊,这是很正确的观点!”

    关羽语气淡漠道:“可惜有些人明知如此,却异地想要改变的心思都无,根本就不知差距拉得太大,以后就连追赶的机会都不会有!”

    “父亲,您的意思是,徐州的世家大族?”

    关平稚嫩的脸上,露出一抹不以为然,道:“根本就用不着太过将他们放在心上,就算大伯心存顾忌不愿下狠手,那就西把能够控制的领地,按照黄巾领的模式发展起来再说!”

    “谈何容易!”

    关羽摇头,苦笑道:“你大伯根本就没有足够的人手,按照黄巾领的发展模式建设能够彻底控制的领地!”

    关平不以为然道:“没有人才,那就自己培养好,就和黄巾领众多的学堂一样,总能培养出足够的人才吧?”

    关羽眼神一凝,警告道:“此言出得你口入得为父之耳,就不要对其他人说了,徐州不必黄巾领,世家大族的势力渗透得十分厉害,根本就没有黄巾领那样可能完全放开手脚施为的净土啊!”

    “父亲哪需顾忌这些?”

    关平不以为然道:“黄巾领的发展一日千里,尽管其没有对外扩张的野心,徐州方面却也不能拉开太多,不然总有一天会因为跟不上出大乱子!”

    “此言休得再提!”

    关羽眼中闪过一丝不满,厉声道:“你年纪小小,还是好好学习得好,以后就跟在为父身边学习吧,也不用返回黄巾领了!”

    说完起身就走,根本就没理会关平哭丧的神色。

    ……

    “二弟,你对平儿是否有些严苛了?”

    刘备听了关羽一通述说后,脸色变得有些微妙,苦笑道:“平儿的话虽然听起来不中提,可却是不争的事实!”

    “大哥!”

    关羽无奈道:“平儿所言确实有理,却不该从他口中传出!”

    刘备默然点头,过了良久这才开口道:“二弟,你说咱们在军中开设学堂如何?”

    “在军中开设学堂?”

    关羽先是一愣,而后立即反应过来,沉吟道:“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只是很难长久瞒得了外人吧?”

    “瞒什么?”

    刘备轻笑道:“只需要对外说,咱们这是在学习黄巾军的做法,目的是提升咱们手下人马的战斗力,有什么好担心的?”

    “再说了,这事只在咱们能够控制的军队内部实行,至于属于世家大族的人马,咱们兄弟没能力管,也用不着花费心思在他们身上!”

    “早就该如此了!”

    张飞大步流星从外头进来,嗓门大得惊人:“黄巾领虽说没了声息很久,可谁敢不将他们放在眼里?”

    “只是可惜,咱们兄弟能够接触的术法势力太少,无法彻底取代太平道师的作用啊!”

    刘备叹息出声,无奈道:“咱们也研究了那么久的黄巾领,太平道师在其中的作用可是不小啊!”

    “大哥,咱们手里也不是没收罗太平道师,让他们依照黄巾领的模式干不就成了么,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张飞不以为然道:“真要觉得人手不够,就让他们多带几个徒弟就是!”

    “话虽如此,可事情却不可能如此顺利啊!”

    刘备苦笑道:“咱们三兄弟的一举一动都被盯得太死,根本就无法在暗中行事!”

    “大哥,我倒是有个主意!”

    关羽突然开口道:“咱们这些时日跟江东的孙策闹得很不愉快,以咱们的实力自然不用担心江东的反应,可某听闻江东有一位老仙长却是相当有名,其门下弟子数量也是不少,不如请他来帮忙如何?”

    有了黄巾领的符合器具帮助,徐州军也是野心勃勃想外扩张。

    北方诸侯的实力太过强横,根本就不是理想的扩张方向,而南方的江东势力在刘备眼中算不得什么,地盘又十分广阔,自然就成了被针对的目标。

    最近几年两家的关系相当不好,还发生了好几场规模不大的战争,结果却是徐州军全面占优,把江东军整得狼狈不堪。

    又有并州狼骑虎视耽耽,可以说江东孙策的日子很不好过,面对刘备军和并州狼骑的夹击,支撑得相当勉强。

    特别是缺少符文战具帮助,江东军的战里还是传统水准,比起经过大量符文器具支持的刘备军和并州狼骑有不少差距。

    若非长江天险阻拦,怕是孙策的江东地盘已经被抢去不少了。

    不论是军队对抗还是个人武力比拼,孙策在面临刘备军和并州狼骑联手之时,都不占什么优势甚至可以说被压着打,小霸王的傲气再足也顶不住连串的失败,日子自然好过不到哪去。

    也正是因为局势相当不错,刘备三兄弟才能在这时候全部返回徐州治所商讨大事。

    同样的,通过和江东军的战斗,刘备三兄弟看出了某些端倪,有了符文战具支持的徐州军,竟然能够轻松击败传统模式的江东军,那么青州黄巾军呢,是不是能够轻松灭掉徐州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