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全球影帝 黑心火柴

第六十章 家中 (一更)

    “哥我帮你拎东西,我都饿了,赶紧回家,妈都把饭做好了。”

    陆泽没有推辞,直接把行李交给了陆楠,不让自家妹妹干活那当哥就没了意义,甚至背着的书包都扔给了陆楠。

    “爸,天这么冷,你出来干嘛,走吧,我扶你,回家吧。”

    伸手揽住陆卫国的胳膊,陆泽看着父亲手上缺失的两根手指心里一疼,扶着陆卫国慢慢往家里走去。

    “出门胖了点,挺好。”

    陆卫国没有拒绝陆泽的搀扶,因为他两条腿都有关节炎,一到下雪天腿就疼的迈不动步子,平时没人扶着就得拄拐。

    陆卫国今年四十八,样貌看起来却像是五十八,只有拿过他年轻时的照片,才能到他当时的风华正茂,比现在的陆泽还要帅气一些。

    只不过他的命运要比长相坎坷的多,年少十四岁辍学,就开始去沙场给大卡车装沙子,就拿铁锹那么一锹一锹的装大挂车。

    二十岁结了婚,装沙子已经填补不了家用,就去了伐木场从山上抗树,直径三十往上的木头两人前后脚的抗,三十往下的就陆卫国自己一个人扛下山装车拉走。

    陆泽至今还记得自己的父亲干活时带着套头风帽,一个人扛着一大截木头累的满是汗水的样子,直到现在,陆卫国的肩膀上也有比正常人脚后跟还厚的老茧。

    三十八岁时他辞去了扛木的工作,因为那时候他的两个膝盖已经出了很多的毛病,没办法只能带着李玉梅背井离乡去城里做民工,在建筑工地找了一份力工的工作,而陆泽和陆楠就成了留守儿童。

    虽然做民工整天灰头土脸的,但收入确实不错,只是好景不长,两年陆卫国打钢筋的时候操作失误,右手的无名指和小拇指被割掉了,这还不是最要命的,要命的是钢筋弹起来戳到了陆卫国的左眼。

    病危通知书下了四次,甚至刚送到医院的时候都差点没抢救过来,那时候真是老陆家最黑暗的时刻,工地的赔偿虽然解决了大部分的治疗费用,可边边角角的花销也是这个家庭承受不起的。

    掏空了家底,家里的十亩地上交给大队七亩换回的钱还没捂热乎,直接就给了医院,还欠了十几万外债。

    万幸的是这个家庭即将走上绝路时,陆卫国终于挺过来了,只是被割掉的两根手指中间因为被锯齿割的丢失了部分组织,已经缝合不上了,左眼也失明了。

    也是因为这场变故,陆泽不得不辍学来打工填补家用,用了四年的时间总算是连本带利的把外债的窟窿给堵上了。

    不过现在算是缓过气来了,家里的闲钱买了两台机器,一台打稻子,一台磨面,收粮的时候一个月也能赚个千八百的手工钱,加上陆泽寄回来的钱,勉强能维持。

    “我箱子里买了膏药,你回去贴上,看看好不好使,管用的话我按月给你邮回来。”

    搀扶着陆卫国,聊着家常,三人回了家,家里的大院子积雪已经扫的很干净了,房顶上的烟囱正往外冒着炊烟。

    “妈,我哥回来了!”

    推开院子的铁门,陆楠没个老实的时候,进了院子就开始大喊。

    “你能不能有个女孩的样?你是不是欠收拾了你?”

    训了陆楠一句,这丫头瘪瘪嘴,故意把脚使劲往地上跺,陆泽也没惯着她这毛病,上去就往屁股上闷一脚。

    推开房门,屋里要比室外暖和多了,东西屋两个炉子都在烧着火,气温应该有二十五六度,穿着半截袖都不会冷。

    “妈,我回来了。”

    拿扫帚把鞋上的雪扫干净,陆泽看到李玉梅在厨房里忙活,打了声招呼。

    “正好做完菜了,直接上桌吧,小楠你赶紧端饭碗,大泽啊,吃地瓜吗?妈给你烤两个?地里新下的,黄瓤的地瓜,可甜了。”

    “行啊,热俩吧。”

    回家时没有那股腻咕劲,全家人都是不怎么会在嘴上表达感情的人,陆泽也没多说什么,只是觉得在家自在了很多。

    把外套和里面的长袖脱下来,打开衣柜翻找两件之前的旧衣服换上,说来也奇怪,陆泽初三的时候就一米八三了,老人都猜陆泽能长到两米去,可高中三年,陆泽只长了一厘米,高中毕业后更是一厘米都没长过。

    每到回家的时候,陆泽什么都不想要,就是馋李玉梅做的饭,比外面炒的香多了,洗了个手,坐在凳子上,陆楠给陆卫国和陆泽烫了白酒,等筷子拿上来,直接开吃。

    “考试怎么样?挂科了吗?”

    夹了口菜,陆泽照例询问起了陆楠的成绩,这个话题一直是陆泽问的,根本不用老两口子张嘴,要是考的不好,也不用爸妈动手,陆泽就薅着陆楠的头发拽出去打一顿。

    “考的好着呢!今年奖学金都能到手了,六千块钱呢!”

    “家里现在不差六千块钱,你自己考的就自己拿着,别乱花就行,来,爸。”

    既然陆楠学习成绩还过得去,其他的陆泽也就没再多问,毕竟是大姑娘了,有点自己的隐私是应该的。

    跟父亲碰了个杯,陆泽想了想,还是把下个话题说了出来。

    “等明年开春了,把房子推了再盖一个吧,我年后能赚点钱,够盖新房了。”

    这话让三人都挺意外的,李玉梅有些心疼钱,也确实觉得家里的房子还挺好的,用不着修,就提出了反对意见。

    “盖房子干嘛,家里就我和你爸俩人住,你俩现在都在外面,这房够住,不用盖。”

    陆卫国没有说话,自从出了事之后他就变的沉默寡言了,只是陆泽看样子,陆卫国也是这个态度。

    又抿了口白酒,家里自己出粮食和手工费,找村里酿酒老师傅酿的纯粮食酒,劲大,五十六七度的样子,还好喝。

    “我这么想的,要么就盖个新房子,不然就去市里给你买套楼房,村里有能耐的都搬走了,我其实也想让你们去城里住,但估计你们也不能干。”

    陆泽仔细想过这个问题,去城市里就真的好吗?虽然已经有不少亲戚搬到城市里了,但相隔太远,老两口身边没什么亲近的人,确实会孤单。

    而且农村的房子盖的好了,住着不比城市差,甚至比城市还舒服,毕竟以现在陆泽的财力,还买不起什么太好的房子,等着《帝都青年》的片酬下来,按照吕华一平米五千多的房价,其实也就够买一套百十来平的房子。

    最重要的是村子里父母还有不少的熟人,左右两边的邻居都住了好几十年了,关系好的不能再好,万一有点什么事,还能有个照应,去了城里都是陌生人,没几个好邻居会管你的。

    “反正我觉得这房子挺好。”

    “妈,信我话,这房子还是我爷盖的呢,早就该盖了,听我的,我拿钱。”

    这下李玉梅也不再言语了,自从陆卫国失去了劳动能力后,全家的顶梁柱就是陆泽,就算是陆卫国有点什么事都得给儿子打电话问问他的意见,现在陆泽真的下定了决心说要修房子,那就修吧,怎么说也是孩子想尽孝心。

    一顿饭快吃完,父子俩也喝了不少,陆楠给两人倒了茶水,然后捡桌子洗碗。

    “小楠出来玩啊!出来啊!”

    “哥我没跟他们出去玩,你也知道我烦他们。”

    陆楠一听外面有人喊,马上就慌了,怕她哥揍她,赶紧撇清了关系。

    听到陆楠的解释,陆泽脸色不太好看,叼着烟头,批着一件外套出了门,推开门地上有块砖头,捡起来,也不管能不能真砸到人,使劲朝着院外头扔出去。

    “来来来,我看看谁这么爱玩,你妈的,再他吗过来我上你家找你玩去!老子不卸你一条腿,王八犊子。”

    “我艹,大泽回来了,赶紧跑!”

    一帮十八九岁的半大小子辍学了也不出去打工,就赖在家里做二流子,知道陆家老二长的漂亮,经常口头花花,陆泽之前拎着棒子挨家挨户的进屋就打,他们爹妈都是熟人,在村里都能攀上亲戚,只要别打坏了,就坐在炕头嗑瓜子,由着陆泽收拾自己家不争气的小子。

    但就这样,这帮孙子还是没皮没脸,总是趁着陆泽不在家就来撩撩陆楠。

    这回见到陆泽回来,心理阴影又发作了,上了电动车,赶紧把低音炮关了,骑着玩命开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