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全球影帝 黑心火柴

第九十七章 世界会善待你我吗?(前方高能,不喜可略,二合一。)

    一年后

    “收破烂!回收冰箱彩电、洗衣机、家用电器、书本报纸、破烂换钱!”

    “收破烂!回收~噗噗噗乌拉乌拉,哈哈哈哈哈哈。”

    陆泽蹬着倒骑驴,她坐在车上,陆泽喊一句她就跟着学一句,可是学了一年了,只会过几次,然后睡一觉起来,第二天早上就又忘了了。

    两人在一起生活了一年了,共同度过了三百多个日日夜夜,从刚开始的一无所有,到现在还是一无所依,他们仍然在一起。

    也并非全无收获,起码他们活了下来,从一个能冻死人的冬季,活到了第二个冬季。

    两人没有从那个平房中搬离,选择继续在哪里租住,刚开始搜刮附近的所有垃圾堆,慢慢的攒下了钱,换了一辆二手的倒骑驴,自己开了一个小的废品回收站,等到攒够了废品,就卖到大回收站赚个差价。

    她也有了一个新的名字,窦颖。

    现在,附近的人都知道了一个年轻的男人,养活着一个傻子老婆,所以也发了善心,家里有废品的都会主动叫陆泽过去收。

    “大爷你这瓶子一毛五一个,总共一百零二个,总共是十五块三,给你十五块五,行吗?”

    也不知道老头是不是低血糖,卖的清一色的可乐瓶子,陆泽给放气踩扁了之后,扔进编织袋里,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布,舔了口手指,里面包着一些零钱。

    “可以,我老伴蒸了点豆沙馅的包子,给小窦吃。”

    老头心肠很好,大家虽然都是穷苦百姓,但老头活的总比陆泽容易,进屋拿了塑料袋包着两个包子,塞进窦颖的怀里。

    “不用,家里有吃的,真不用了大爷”

    “没给你,给小窦的,趁热乎吃。”

    她拿到豆沙包后立马翻开塑料袋咬了一口,馅儿很足,一口就咬到了甜甜的豆沙,她高兴的眼睛都眯起来了,坐在车上,看着老头傻乎乎的乐。

    “快谢谢大爷,快点。”

    “谢谢大爷陆陆你也吃”

    她依旧很护食,哪怕改善伙食时买了几块排骨,她啃的精光后,也不舍得把骨头扔给狗,唯一能跟她分享食物的,只有陆泽一个人。

    陆泽知道如果自己不吃,她也会不吃,而且会不高兴,就照着下面没有馅儿的地方咬了一口,这样她才会接着往下吃。

    对老头点了点头,陆泽咀嚼着包子,收来的小钵轻轻敲打着车把手的横梁,发出锵锵的声音。

    “收破烂哩!”

    她今天会抢答了,大声呼喊着,这让陆泽很高兴,使劲搓了搓她的脑袋,她拿着捧着带着热气的豆沙包转过头,很喜欢陆泽这样摸她

    夜市,是陆泽经常给她买零嘴的地方,就算是冬天,晚上十一点之前人数也是不少,陆泽给她买了一根糖葫芦,顺路走到了一家摆摊卖鞋的地摊。

    她的鞋坏了,也不知道怎么刮的,侧面刮了个口子,陆泽都没训她,她自己就在屋子里哭了半天,她也是知道心疼的,她真的特别喜欢Hello kitty,而那双坏鞋上就缝了一个Hello kitty。

    陆泽怕她冻脚,昨天脱鞋时,他摸了摸她的脚,确实挺凉的,她可还是想穿这双鞋,冻脚也穿。

    所以今天陆泽想再给她买一双,问了问摆摊的大姐,可惜同款鞋三十七码的已经卖断码了,陆泽只能翻找着其他可爱的鞋子,希望她能喜欢。

    一双粉色带毛毛的面包鞋被陆泽拿在手里,走到她身边脱了她脚上穿的鞋,她的脚还是冰凉,顺手挠了挠她的脚心,让她立刻缩回脚,抱着自己的脚丫发笑。

    怕把人家的鞋弄脏了,陆泽轻轻的把鞋穿在她的脚上,摁了摁她的大脚趾:“挤脚吗?穿着正好吗?”

    “嗯差不多。”

    “你确定了吗?不然小了可不能退了,知道吗?”

    “差不多”

    “那就这双了,把另一只脚也穿上吧,回家咯。”

    交给摊主大姐四十五块钱,原价一百二再砍也砍不下去了,看她确实喜欢上了新鞋,陆泽选择了妥协。

    回到院子里,陆泽把车推进院子里锁好,她穿上新鞋就爱跑,嗖的一下就跑进了屋子,陆泽在后面跟着走了进去。

    刚一进门,陆泽就看到她在点炉子,这活儿她喜欢干,还能顺便烤一烤手,她已经点了很久的炉子了,陆泽还是很放心的。

    回到屋子把被子铺好,坐在屋里抽了根烟,拿起暖壶给她和自己倒了杯热水,躺在褥子上,翻看着收来的小说。

    她已经可以做到自己洗脚洗脸了,等到她洗完,就像一个真正的小媳妇一样,还给陆泽端了盆热水,给陆泽洗脚。

    而她自己,则脱了衣服,钻进被窝,穿着衬衣衬裤仍冻的打哆嗦,侧身看着陆泽,伸手拍了拍旁边的枕头,眯眼笑着。

    她似乎有些时候不是太傻,有时候也帮着做一些家务活儿,还很喜欢给陆泽暖被窝,等到陆泽躺下时,被窝已经带着一些温度了。

    她习惯性的钻到陆泽的怀里,有时候还会钻到陆泽的衬衣里,用脸贴着陆泽的皮肤,就是会把陆泽的衬衣撑的变形。

    这次也是一样,像蚯蚓一样钻进陆泽的背心里,不停的往上拱,直到快从衬衣的领口钻出来,陆泽才打一下她的屁股,让她老实点。

    “哼”

    她就像平时挨了打一样,从衣服里退出来,背对着陆泽,表示自己生气了。

    这时就需要陆泽搂住她,仅仅是搂住,都不用其他的动作,她的小脾气就没了,然后把陆泽的手放在她的胸口,让陆泽占点她的小便宜,她虽然傻,但却懵懂的知道了些,陆泽好像很喜欢这么做

    两人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虽然陆泽并不把她当成小孩子,是真正的把她当做自己的老婆,但那么做是会生小孩的,而他这辈子都没有要小孩的打算。

    关灯睡觉,别想别的

    “肚子痛”

    一大早,天还没亮,看了一眼时钟,现在才五点多,陆泽揉了揉眼睛,半睡半醒间把温暖的大手放在她的肚皮上,左三圈~右三圈~的反复搓揉。

    “好像要流血了。”

    陆泽听了这话,赶紧爬起来,从小柜子里掏出卫生巾,直接扒了她的裤子给她贴上,她自己不会弄这个东西,最开始让她自己贴,贴了一裤子血,顺着裤管就往下淌

    之后就是陆泽一直帮她贴,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了,毕竟夏天的时候他买了个大盆,盛满水晒到温暖后给她洗澡,哪都看过了,哪都摸过了,还不好意思什么?

    她的月事不准时,所以陆泽只是告诉她,肚子痛的时候一定要叫自己,她也完美的完成了这个任务,只是今天,她好像疼的特别厉害。

    想想也是,前两天脚冻成那样,今天不疼才怪呢,陆泽一时间也麻了爪,他还真没有收过女性健康的杂志,小黄叔倒是收了几本

    “喝水,喝光,那我今天自己出去,你在家躺着等我回来好不好?”

    满满一大茶缸的热水喝进肚子,这是陆泽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直到她喝完,打了个水嗝,趴在床上一动不动后,陆泽才起床把炉子赶紧烧热,他才能放心的出去。

    煮了一碗面条,还加了两个鸡蛋,放在一旁,她刚才有点喝饱了,等会饿了再吃。

    她病恹恹的躺着,可怜巴巴的看着陆泽,她之前经痛的厉害的时候也是在家休息的,第一次很慌,但每次陆泽都准时回来,让她宽心了不少,有些不舍,但也让陆泽离开了。

    解开车锁,陆泽蹬上车,开始挨家挨户的收废品,路过垃圾堆的时候也会翻一翻,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卖点钱的东西。

    直到上午,天上飘起了雪花,今天的收入很不好,一上午才收了八块多的废品,他蹬着车,大声的吆喝,希望能有收获。

    只是他没注意到一辆即将右转向的SUV。

    这台车也没更换雪地胎和防滑链,见到陆泽后想刹车已经晚了,车速虽然减下来了不少,可还是和陆泽蹬的倒骑驴正面相撞,巨大的阻力直接将陆泽掀飞,摔在了车的前脸上。

    车主急忙的下车,他只是个普通人,不是龙哥,当然害怕自己把陆泽撞出事情,毕竟交通法明确规定,即便行人和非机动车违反交通法,机动车车主也是需要负一定责任的。

    更何况这条路是一条单向单排车道,根本没有人行横道,倒骑驴只能在机动车道上走,所以这事要是真计较起来,他是有很大责任的。

    胆战心惊的走过去,发现陆泽已经昏迷了,他又不是医生,不敢轻易乱动,只好拨打报警电话,通知了这里肇事,他撞了人,随后开启双闪、示廓灯和后位等,在前方做好标识后回到车边焦急的等待。

    十五分钟后,交警和救护车赶到了现场,当他们到了之后,陆泽也幽幽转醒,车盖上有积雪,被陆泽捂化了之后很滑,陆泽一动弹,直接摔在了地上。

    “同志你没事吧?你先别动,救护车上有医护人员,给你检查一下。”

    “不行不用,我得回家,我得回家”

    他被撞迷糊了,双腿直打颤,四处张望着,走了两步,扑腾又摔在地上,奋力的爬起来,家里还有人在等他,再不回家,她该害怕了。

    “你这样我不能让你走啊,这大雪天,万一出点什么事,太危险了,而且你还肇事了,得配合一下我们的工作。”

    “我得回家!家里有人等我呢!别碰我!我得走”

    交警的做法没有什么问题,可陆泽确实太心急了,甩开交警的胳膊,接着朝离家反方向的地方走去。

    “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也为了你自身的安全,我作为人民警察有义务和权利对你进行强制管理,等你到医院检查一下,如果没问题了我会让你离开!至于家里有人等你,我会帮你联系,上车吧。”

    “不用!我身体好着呢!我没钱看病!别管我!我没有钱!”

    这话让人听起来心很酸,交警看陆泽有些可怜,心生怜悯也不想强行带他去医院,而且看陆泽这样子,除了有些撞迷糊了之外,确实没什么大问题,最重要的他反复强调有人在等他,万一是个孩子

    “那我先送你回家,去见家里人,等你安顿好了你要配合我的工作,可以吗?”

    “啊?!!!”

    脑袋有些嗡嗡的,陆泽没听交警说的什么,一扭头,却看到了陆卫国瞪着他,血液流淌下来,滴在雪地中融化。

    “大泽,我死了你会想我吗?”

    “别过来!别过来!放过我吧!求你了!放过我吧!爸!我现在活的很好!放过我吧我求求你了!”

    在场所有人都瞠目结舌的事情发生了,陆泽精神有点崩溃,跪在地上不停的给“交警”磕头,祈求陆卫国能够放过他,这让人很快意识到了一件事。

    这人精神有问题。

    “你先起来!你怎么了你?护士过来帮忙啊!”

    救护车上的医护人员都跑了过来,而在陆泽的眼里,陆卫国变成了很多个,要过来抓他,他怕了,立刻起身逃跑。

    可依旧被这些个“陆卫国”摁在了地上,血液流淌在他身上,他开始抽搐,四肢疯狂抖动,最后脑袋一歪,再次晕死了过去。

    司机也觉得点背,大雪天视线不好开的是有点快撞到了人,心差点从嗓子眼蹦出来,但看人没事心就落了地了,然后发现他撞了个精神病!这特么一波三折的谁受得了?

    “那大哥我该怎么办啊?”

    车主跟在交警的屁股后面无奈的问了一句。

    “我叫人把车拖走,然后你跟我回局里一趟,这人的医药费就得你支付了,没装防滑装置,自己怎么回事还不知道吗?还有罚款呢,你肯定也是超速了,不然你能看不到这么大个人?你是不是驾驶证不想要了?还是觉得日子过得太松宽了?”

    没好气的上了警车,拉着车主开了回去,而陆泽则被送到了医院进行进一步的检查。

    万幸的是,陆泽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就是情绪波动大有点心率不起,连院都不用住,因为陆泽没有案底,身上也没找到身份证,最后也是按照了法律规定,患有精神疾病的为核实人口送往救助站进行援助

    八点了以往陆泽在六点多就会回家了,可他现在还没回来。

    她趴在被窝里,没开灯,就一直看着夜光的时钟,她不知道指针的走向意味着什么,但明白,距离陆泽正常回家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

    炕已经冰凉,她的肚子疼的厉害,而她的支柱呢?现在还没有回来,在指针指向八点半的时候,她开始用核桃大的脑子去胡思乱想,陆泽是不是不要她了?

    终于按耐不住内心的恐惧,她起身穿上了衣服,一瘸一拐的推开了门,风向正好朝着房门吹,飘着雪花的冷风吹了进来,她才发现,下雪了。

    这场雪已经持续了十个半小时,院子里的积雪已经没过了她的小腿肚,积雪灌进面包鞋里,又是刺骨的冰凉。

    她从出了院子的门就开始呼唤起来,希望陆泽可以给她一个回应,可惜在风雪中,声音传递的并不远。

    “陆陆饿了”

    “啊”

    郊区的路面并不平,她从小声的呼唤,变成了凄厉的哭嚎,眼泪流下来,在脸上就冻成了冰,肚子越来越疼,每走一步,都要咬紧牙关,可她害怕。

    走到了两人经常去翻找废品的垃圾堆,她疼的没办法走路了,只能休息一会,休息一会

    当陆泽清醒时,他就已经感觉到了绝望,真真切切的绝望,哪怕他躺在救助站的床上,很温暖。

    浑身上下的口袋里已经没有了任何东西,他也不要了,他要走,必须得走。

    顺着地上的安全箭头,他即将要出救助站的时候,却被人按在了地上。

    “干什么去?你干什么去!回去呆着!”

    两个保安有些凶神恶煞的,直接把陆泽撂倒,摁着他的脑袋。

    “我要走!松开我!我要走!”

    “那你得签放弃救助单!谁他吗让你直接走的?”

    “我签!我签!”

    当一个单子递过来时,他看都没看,签了名,直接跑出了外面,可这是哪?

    路面的积雪很深,一脚深一脚浅的到了公路上,街上没有一个行人,只有铲雪车和环卫工在清扫着路面。

    他不知道这是哪,只好走到马路中间,站在了一辆铲雪车的面前,跪在地上。

    “你他吗想死啊!滚”

    “大哥你救救我吧!我女人我女人是个傻子,她智力只有四五岁,我已经回家晚了,她会害怕的,大哥你帮帮我行吗?”

    “那他吗还等什么呢!上车啊!”

    陆泽告诉了这个叼着烟头的男人地址,其实并不算太远,铲雪车一路飞奔,仅仅十几分钟就到了地方,陆泽对男人一再感谢,他也只是摇了摇头,告诉陆泽。

    “对陪陪媳妇,不管你之前干啥去了,这也就是事儿急,不然我先往死打你一顿。”

    陆泽点头,朝着家的方向飞奔,直到他看着敞开的房门这回呼唤的人,变成了陆泽。

    “窦颖!窦颖!你在哪呢!”

    就像她呼唤陆泽一样,陆泽也没有得到她的回应,直到在那个垃圾堆前。

    “呵呵”

    他摔倒在雪面上,站起来,朝着她走过去,坐在了她的身边,轻轻挽了一下,已经结了冰霜的发丝,她就躺在这儿,侧着身,背对着陆泽,就像往常跟陆泽发小脾气时一样。

    其实人最怕的,不是忽然之间的天崩地裂,而是被世界轻轻的杀死你所有的念想。

    “不活了,不活咯~没意思。”

    把外套脱下来盖在她的身上,陆泽侧身躺下,就像往常一样搂住她的腰,哄她开心一下。

    “来晚了,你慢点走,等等我。”

    陆泽一直盯着她,直到她变成了陆卫国,转过头来,对陆泽说:“大泽别睡了,会冻死的。”

    “死就死吧,活着累,没意思。”

    “你不想活了吗?”

    “嗯,我要睡了。”

    渐渐的,陆卫国开始“变的年轻”起来,突然,变成了陆泽自己,盯着本尊看了一会,默默的转过头去,“两个”陆泽,同时闭上了眼睛

    “第一类人群模拟已完成,评分0,极差,课程已结束。”

    陆泽在系统空间中睁开眼睛,把带进系统的睡衣、睡裤脱掉,睡衣铺在地上,陆泽躺下,睡裤拧成一股绳咬在嘴里。

    “来来来!今天老子要是吭一声,我他妈是你养的!”

    “啪!!”

    “哎呦我草你大爷!!!!” 一个提醒,陆卫国不是鬼,也不是陆泽心中对于陆卫国的阴影,而是缺失父爱后,转化为父亲形象的自己,一个希望自己活下去,并活的有尊严的自己。三个短篇了,在这里也给大家讲一下这三篇中,我想表达的意思吧。大学:《青春该是由你把握的》,社会:《你被社会造就的,不过是上一个人的轮回》,精神障碍:《别让另外一个“你”提醒你,要好好活下去》。这篇是最压抑的,全程不曾得到过宣泄,我希望提供一个反面教材,而不是这篇的陆泽天生可悲,而是命该如此,因为他只会逃避和顺势而为,从逃离家乡开始,他不曾努力过,他不曾争取过自己的命运,最后沦为一个收废品的,只能被动的去接受,这是不可取的,如果他真的争取了,陆卫国也就不会出现了,希望大家看的开心!我是火柴,我们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