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全球影帝 黑心火柴

第三百零三章 《找到你》4

    郑洲这个省会级城市,要比他的家乡繁华不少,川流不息的人群让王健有些茫然,身上挂着两块木板,在原地不断的转圈。

    根据拍摄者所说,孩子发现的位置就在火车站附近,他走过大街,认出了照片拍摄的地点,但那个孩子早就已经不见了踪影。

    朝周边的店家询问,他们清晰的记着孩子就躺在他们店门口,但现在去了哪儿,他们也不清楚。

    直到他问向了一个老人,这老人抬头打量了一眼王健,见到他身上挂着的牌子,叹了口气,扇了扇蒲扇,轻轻对他招手,带着王健走到胡同中。

    “孩子具体去哪儿了我也不知道,我就知道隔个三五天,那帮老渣就带孩子过来要饭,昨天孩子刚被带走,估计过两天他们就会再过来了。”

    王健不明白老渣是什么意思,但能听明白孩子过两天有可能会被那帮人带过来,一时间有点激动,对老人不停的道谢。

    “不用说谢谢了,我也不敢跟你多说,只能说这么多,你先走吧,明天再来找,小心点啊,那帮老渣手上都有人命的,杀了好几个人呢。”

    顾不上老人的劝告,王健的心里只有对即将找到儿子充满了激动,这四十多天以来,他没有一天睡好过,每天晚上都能梦见双喜让他来找自己,这种内心的焦虑已经快把王健逼疯了,或许找到孩子,他的心里也能有安宁一些。

    在车站附近的苍蝇馆子里吃了一碗宽面,今晚的住处他已经选好了,就在附近的一个地下通道里。

    先去附近的劳保超市买了一床黑心棉的棉被,下面铺了点纸壳,现在的天气这么睡觉也不算冷,起床时把床褥卷起来,占用的地方也不大,一个蛇皮袋子就能装走。

    晚上九点多钟,把自己的行李铺在地上,此时路过的行人还有不少,见到王健这幅样子,什么样的目光都有,但也没过多的停留,看了一眼便快速离去。

    躺在被窝中,他有点睡不着觉,现在他的心情很复杂,他很想找到儿子,但又怕找到的那个孩子真就是自己的儿子。

    他宁愿双喜被卖到别人家去,就算那家再穷,估计也穷不过王健,再不济也能吃上一口饱饭,也比现在很有可能发生的事情要好得多。

    想了很久,也不知道是几点了,王健渐渐有了睡意,但睡的不深,偶尔有人脚步声大些,都能把他惊醒,直到下半夜,他模糊的感觉有人在翻他抱在被窝里的包,瞬间,他睡意全无,睁大了眼睛盯着对方,和翻他包的乞丐对视。

    “松手!拿来给我!”

    “你干什么!抢劫啦!这是我的包!你松手!这是我找孩子的钱啊!”

    一个乞丐,和一个跟乞丐混的差不多的穷人就在这条地下通道中来回的撕扯,为的是里面两百多块的现金,以及一张储蓄五万块的银行卡,还有点别的破破烂烂的东西。

    乞丐早就盯了王健很久,如果王健是个健全的人,他还不敢动手,但就因为王健是个跛子,手好像也不利索,才让他起了歹念,因为他虽然是个乞丐,可他却是个健全的人。

    而王健呢?他很愤怒,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多人伤害了自己的孩子后,又有人来接着伤害他。

    小儿麻痹导致手脚残障他没怪过谁,从小的贫穷他也没绝对不公,但现在,他都这样了为什么还会有人明目张胆的来抢他找孩子的钱?所以他愤怒,在争执中,上嘴咬在了那名乞丐的手上。

    “我日你妈!松嘴!我让你松嘴!啊!”

    “啊!!”

    两人都嗓子眼里都发出了不似人的动静,就像两只为了争食的野兽,在疯狂的厮打,从小面积的撕扯变成了正式的斗殴。

    乞丐松开另外一只手,不断的捶打王健的眼眶,即便被打的两眼一抹黑,王健也没有松嘴,血液流进嘴里,还是像鳄鱼那样叼住皮肤和肌肉,左右摇摆着撕咬,并抡起拳头不断的还击。

    最终,也不知道他一拳打在哪儿了,反正乞丐还击的力度越来越弱,被王健骑在身上,不断被拳头砸向面部,直到一动不动,王健才从他身上下来,喘着粗气,吐出一口血,也没工夫卷铺盖卷了,拎着他所有的家底,赶紧离开了地下通道。

    “啊噗额,噗额,啊哈哈”

    跑出地下通道,路边有公共厕所,王健闯进去,拧开水龙头好好漱了漱口,接了几捧水浇在脸上,随后靠着墙壁,缓缓的滑坐在地上,大口的剧烈呼吸。

    眼眶淤青,带着剧烈的疼痛,王健的左眼有些看不见东西,闭眼休息一阵之后,才把自己的行李重新收拾完毕。

    疲惫的感觉涌了上来,一时间困的有些睁不开眼睛,但他怕刚才那个乞丐缓过来,再带人找他的麻烦,不敢坐在外面,只能进入厕所中的一个隔间,把纸壳铺在地上,席地而坐,靠着隔间的木板,抱着自己的行李缓缓闭上双眼

    你能想象一个人在公共厕所里睡了三天吗?直到第三天,他醒的有些晚,被厕所保洁发现,随后被警告不要再跑来公厕睡觉,这里是排泄物呆的地方,他是排泄物吗?

    王健没有和保洁起争执,点了点头,在保洁大妈鄙视的目光下抱着铺盖卷离开,他这才明白了双喜对他说的话。

    “爹,垃圾车就是装垃圾的吗?”

    “公厕就是装排泄物的吗?”

    说来有趣,这一切都先发生在了他儿子身上,王健认为,这或许就是当初没有理解儿子的心情,而遭受的报应吧。

    看着自己能用的钱所剩无几,他只能重新做起了自己的副业,拎着麻袋,游荡在各个垃圾桶旁边,收点废品来维持生计。

    只是拾荒的人也抱团,王健在此期间跟他们发生过冲突,万幸的是王健的认错态度比较好,没有被他们打过,只是等到他们走后,王健还是接着把手伸进恶臭的垃圾桶,毕竟他得活着。

    几天下来,他弄的跟乞丐没有什么区别,头发油腻,打缕,面色蜡黄,胡子拉碴,人也消瘦了不少,只是他仍然每天徘徊在火车站的街头,等待那个身影的出现。

    直到五天后,他看见了那几组照片中,另外的一个孩子,就在火车站对面,趴在滑轮车上,向路过的每个人乞讨。

    立刻,他扔下了手上的所有东西,绕着整座火车站开始不停的寻找,直到火车站西面的街角,他看到了那个孩子的背影。

    穿着灰色的棉袄,跪在地上不停的磕头,这副凄惨的模样让王健的心都揪在了一块,只是他仍然不确定这是否就是双喜。

    环视了一圈,没有发现有人盯着自己,他紧张的走到孩子不远处,试着轻轻喊了一嗓子。

    “双喜双喜”

    孩子没有回答,仍然像磕头虫一样不停对每一位路人行着大礼,见到孩子没有回答,王健慢慢的走到孩子身边,回头张望了一眼,轻轻蹲下,双手颤抖着掀开孩子的头发,随即长舒了一口气,又倍感痛心、失落与庆幸,总之思绪复杂。

    当头发掀开之后,王健可以确定了,这孩子不是双喜,就是身形和穿着十分相似,只是看着这孩子眼里的恐惧,还有空荡荡没了舌头的嘴巴,王健的双手颤抖的更加厉害了,这孩子是遭了多大的罪啊!

    “你干什么的,滚远点听见没有。”

    突然有人在背后踹了一脚王健,直接把他踢倒在地上,王健一回头,这人大概在三十岁左右,胳膊上纹着蝎子纹身,长相挺凶恶的,手上夹着烟头,表情不善的对王健发出警告。

    “我”

    “我他妈什么我,赶紧给我滚!再让我看见你,老子就弄死你,听见没有?”

    “哎”

    王健有什么办法?再说他也是真的害怕,胆颤心惊的站起来,不敢再直视这男人的面孔,掉头就走,一刻都不敢多待。

    只是他没看见,这男人见他离开时畸形的腿,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伸脚在孩子下巴上挑了一下,拿起电话转身离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