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全球影帝 黑心火柴

三百一十四章 解决方案

    “这件事必须赶紧得到解决了,现在事情闹的这么大,首先阿泽的生活规律已经被打破了,工作上自然影响很大,其次这样一来阿泽面临的精神压力很大,虽然他是一个能够承受高压的人,但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最重要的是,如果记者再继续深挖这件事,难保不会被他们发现证据,要是一旦被证实”

    乾世嘉的会议室内,沈靖寒把话说完,看着一帮抽着烟,低头冥思苦想的公司高层,和看着咖啡杯沉默不语的陆泽,身子靠着椅背,涂着红指甲的左手在把玩着手中的萝卜丁口红。

    突然房门被人推开,李善均面色严肃的走了进来,见到房间内烟雾缭绕,皱了一下眉头,但什么都没说,脱掉西装外套叠好挂在主位椅背上,走到墙边打开排风,似乎觉得排烟速度不快,又走到窗前推开了窗户,高层的强风瞬间吹了进来,带走大片烟雾的同时,冷风进屋,有振作了众人的精神。

    坐到主位上,右手伸出,调整了一下左手手腕上的皮带百达翡丽,松了松领带,把衬衫双手袖口向上挽了三下,接过冯长浩递过来的香烟,拿起桌上不知是谁的都彭火机,叮的一声脆响,火焰升起,点燃了烟卷,嘶的一声吸了一口,就放在烟灰缸里不再动它。

    小拇指伸出挠了一下后脑勺,活动活动肩膀,拧了拧脖子,长叹出一口气,把孟倪新递过来的文件立起,在桌子上敲了三下,最后不轻不重的砸在桌子上,看向众人,缓缓的开了口。

    “开会,李军,把媒体的诉讼结果说一下。”

    法务部部长李军把桌上散落的文件叠好,在里面翻找了不到三秒,单独拿出一张文件,拿起笔在上面画了一条直线,放下笔,吸了口烟,鼻子慢慢有烟雾飘出。

    “截止目前,此次事件共有三百七十四家媒体、两千一百多名自媒体进行报道,其中有一百三十三家中、小型媒体、一千七百一十四名自媒体有虚构成分,公司以诽谤罪、诬陷他人名誉等罪名,向一百三十三家媒体,九百五十一名自媒体提出法律诉讼,法院已受理,传票以及律师函已经到了他们手上,九月二十八日集体开庭,媒体、自媒体代表均会到场。”

    “你预计的结果是怎么样?”

    “预计结果是法院判决媒体删除虚假言论、公开道歉、并补偿三千到十万元不等的名誉、精神赔偿,除此之外,我并不报以太大期望,追究其刑事责任机会不大。”

    把烟灰缸里的香烟拿起吸了一口又重新放下,李善均左手摘下眼镜,大拇指、食指、中指,三根手指夹住眼镜腿,右手搓了搓眼睛,又重新带上,叹了口气。

    “那就这样吧,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网络部继续排查,还有发表不实言论的,接着往下告,不管是媒体公司也好,自媒体工作室也好,就算是具有一定影响力的个人,有一个算一个,都法庭上见,咱们有钱、有人、有时间,告到他们服软为止,策划部,解决方案准备的怎么样?我希望你这次给我个满意的方案。”

    唐文理额头有点汗水,紧张的轻轻咳嗽两声,他不是公司元老,也不是李善均带过来的亲信,他只是被猎头招聘过来的部长,本来地位就比较尴尬,位置很被动,之前那个错误的方案又导致李善均对他的能力产生了怀疑,他相信,这次的解决方案再不行,下午他就得卷铺盖卷滚蛋了。

    “方案已经定下来了,首先是网络上对于言论的控制,还是需要找关系对这件事的报到和评论做删除以及限流,这应该是公司最近一段时间之内最重要的一个环节。”

    “其次,陆泽应该正式出面,否认患病这一虚假消息,并且拿出专业机构的诊断书公布出来,在根本上堵住媒体的嘴,这点越快越好。”

    “最后”

    唐文理看了一眼李善均等人,搓了搓手,似乎在犹豫这件方案是否要说出来,担忧李善均会不会执行,虽然这个方案是很常用的手段,但未免太得罪人了些。

    “有什么就说,婆婆妈妈像什么话?”

    “最后一点,转移公众视线,挖其他公司艺人的大料,吸走陆泽这件事上的流量,让事情淡化,最终平稳度过,如果这个方案要做的话,我已经跟孟部长商量过了,抓了一些小辫子,现在就可以用。”

    李善均懂了,唐文理犹豫的原因是因为如果用这种方法转移公众视线,那么必须得选择大角儿让他翻车,可这样一来乾世嘉一定会跟某家公司撕破脸皮,就像那次“天方传媒”和“嘉兴传媒”的艺人大战一样,乾世嘉也得做好准备,跟人硬干一场。

    另外,乾世嘉成立近八年的时间里,从来没有跟别的公司发生过矛盾,如果要这么干,这就属头一例,李善均确实得想想,为了陆泽到底值不值得。

    房间内十分安静,只有窗外吹进来清爽的风,大家都没有说话,给李善均最舒服的思考环境,现在李善均思考的是,乾世嘉的工作体系和其他公司的运转体系并不太像,因为有荣创这个多行业覆盖的庞然大物存在,能够实现大部分的内部消化,而不像其他公司那样与其他公司合作特别广泛。

    最重要的一点,他确实想把台柱子换一换,但到现在为止,培养的那名新人还没那个能力,乾世嘉仍然需要陆泽这位如今名副其实的一哥镇场子。

    如果陆泽倒了,那么乾世嘉基本上也就失去了和国内顶尖传媒公司争夺好苗子的能力,那这样一来损失可就大了,所以这件事

    办得!

    “就这么做,不要考虑我,这么多年我得罪的人多了去了,我从来不打怵跟谁撕破脸皮,挑个个头大的,办他!动用所有关系,要弄就弄的响儿越大越好,直接给他扣死,替陆泽打掩护,让这件事越淡化也好,就照这次文案说的做,动作越快越好,最迟今晚我就要看到动静,OK吗?”

    “没问题李总,陆泽,那我现在就找记者参加发布会,预计今天下午三点之前召开,最晚一个小时之后我会给你演讲稿,还有现在我抓到了五个人的小辫子,你看看有没有和你关系好的,我排除在外,免得你伤朋友感情,这五个人你挑一个吧。”

    “谢谢唐部长了。”

    “都为了工作,客气什么。”

    说了声谢谢,陆泽伸手拿过一份名单,忽然间陆泽有种在玩扑克抽大小王的不切实际感,并且他选了谁,这个人这辈子的前途就算是走到头了。

    没有掌握别人生死的痛快和刺激,有的只是一种感同身受的悲哀,但他不能放弃自己的前途和荣誉,所以这件事就算再损,为了自己,他也得做。

    看了一眼名单,上面的五个人一个比一个腕儿大,没有一个是陆泽不认识的,没有一个是微博粉丝低于千万的,而且都和陆泽有过交集。

    点了一根烟,陆泽在这五个人中来回流转,大家也没催促,安静的等待陆泽挑选,直到一根烟燃到末尾,在烟灰缸里使劲摁了一下熄灭,他选好了。

    “就他吧。”

    “好了,李总,您还有什么安排吗?”

    “没什么安排了,你这次预案做的还不错,那就这样,散会,对了,何部长,你通知所有的艺人和练习生,这段时间都给我老实点,不然被雷了别来公司哭着求我救他,到时候下跪都没用,就这样,散会吧。”

    唐部长的工作效率确实是高,记者招待会定好了下午两点,在东方凯德隆酒店举办,并且在散会一个小时后就把演讲稿交到了陆泽的手上。

    而此刻,陆泽正在化妆,把明显的黑眼圈和那股子疲惫遮掩掉,他要告诉所有人,他没病,所以他必须要拿出个良好的状态出来。

    画好了妆,时间就差不多了,陆泽上了保姆车,朝着酒店的方向驶去,一路上陆泽一直很沉默,大家都觉得他是为了这件事本身而担忧,但陆泽在想什么,实际上只有他自己知道。

    到了酒店门口,因为这件事闹的沸沸扬扬,门口已经聚集了上百名没有邀请函的记者,以及接到乾世嘉发出来的消息,远道而来的上千名粉丝。

    陆泽坐在车里,看着眼前的一切,转头看向沈靖寒,他能感受到沈靖寒不加以隐藏的担忧,这种情感让陆泽心里发暖,最终伸手和沈靖寒拥抱了一下。

    “谢谢了,寒姨。”

    “放心吧,相信姨,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离开这个多年照顾他像母亲一样的女人,陆泽喘了口气,最终稳定了情绪,用力拉开车门,瞬间,欢呼骤起。

    别管他遇到了多大的难关,多大的危机,只要他站在灯光面前,所有人都得必须承认

    他是华夏中青年演员中无冕的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