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绝代名师 相思洗红豆

第1302章 升职加薪,圣人胸襟!

    人生在世,何必那么辛苦呢,一旦放弃了,认命了,不去想那些高不可攀的梦想,也是可以感受到快乐的。

    孙默最近做咸鱼,感觉超级爽。

    以他的教学实力,连备课这个工作都不需要,每天固定三节课上完,剩下的时间就是吃喝玩乐。

    成为圣人开不开心,孙默不知道,但是他知道,每天睡妹子很开心,尤其是顾秀珣有点抖m倾向,甚至不用孙默主动,她就开始解锁新的姿势了。

    “找个机会,我和子鱼一起服侍你。”

    顾秀珣很黏孙默,完全像个小女人似的,把他侍候的舒舒服服。

    只是孙默的快乐没有持续几天,麻烦便来了。

    月初的校大会上,纪世公开宣布,孙默将加入擎天学府,并且担任副校长一职。

    学生们乍听到这个消息,先是愣了一下,跟着便是欢呼四起,高呼校长圣明。

    孙默这一个多月,已经用讲学证明他的能力,他的九州第一名师头衔,绝对名不虚传。

    如果这种名师加入学校,那自己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向他请教会更方便了。

    “用一个副校长职位把孙宗师挖过来,太值了!”

    学生们议论纷纷,觉得校长太给力,我大擎天学府必将继续站在九州之巅,无人可以企及。

    大多数名师在鼓掌,很赞同这个决定,这样大家以后多了向孙默请教切磋的机会。

    而且说句自私一些的话,同事之间,求人办事,总比陌生人之间要更容易成功一些。

    孙默的御空灵纹,神之手,各种神奇药包,还有灵纹枪械和电器,随便拿出一样,都让人趋之如骛。

    以这些名师的身价,自然买得起,可关键是,因为供不应求,买不到呀!现在孙默成了自己的同事,那就好说了。

    学校的高层们,则是面色凝重,有了不好的预感。

    纪世此人,是以把霸绝高超的实力坐上校长之位的,他的领导风格是铁血和规则,不怎么讲人情,现在突然把孙默抬上副校长的位子,不会是为了让他接任校长之位做准备?

    三位副校长交换了一下视线,都看出了彼此眼神中的担忧。

    奉孙默为座上宾,给他顶级秘宝,极功法,甚至是把女儿嫁给他都行,但是校长宝座,他绝对不能染指,这是大家的底线。

    擎天学府这块大蛋糕,不允许外人来分享。

    “就算是一块臭肉,也得烂在自家锅里!”

    罗月满冷哼了一声,站了起来:“校长,在孙名师成为副校长之前,我有一件事,想要请教一下!”

    “等散会后再请教!”

    纪世也不是省油的灯,知道罗月满这种时候出声,肯定是要添堵,所以拒绝。

    “这件事事关本校的镇校神功,非同小可,如果不尽快公开解决,那么对孙名师的名誉也是一个巨大的影响。”

    罗月满今年五百岁,是一位亚圣,一路走来,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暴风骤雨,经验十足,轻描淡写的就把孙默逼到进死胡同。

    果然,听到与孙默有关,还涉及到名誉,大家立刻开始窃窃私语,八卦心大起。

    纪世看向了孙默,大概猜到了是什么事情,也明白压不住了。

    “罗亚圣有何赐教?”

    对方称呼他孙名师,摆明了拒人千里之外,孙默自然也不会热脸贴冷屁股,喊他圣人。

    “我想请问孙名师,你的大乾坤无相神功,是从何处学来的?”

    罗月满拱了拱手。

    哗!

    全场哗然,无数视线盯向了孙默,一片惊愕。

    大乾坤无相神功是擎天学府的镇校神功,最早的时候,只有校长备选才有资格学,后来纪世力排众议,改了规矩,认为只要本校的学生才华出众、道德上没有大缺点,便可以学。

    后来几位副校长,又加上了一条忠诚。

    但不管怎么说,本校学生想学这部功法,非常难,那么孙默一个外人,自然就更没机会。

    除非是偷学。

    可偷学这种事情,放在任何行业都是大忌,一点实锤,人生就完了。

    名师们比这些学生,见识更多,他们一听罗月满的提问方式,就知道这家伙掌握了证据,不然他会问你有没有学,而不是问你从哪儿学的?

    “我是从一柄木刀上学到的!”

    孙默神情坦荡。

    但是在场的师生们却倒抽了一口凉气,觉得孙默要完,你知道我们的镇校神功有多么珍贵吗?

    怎么可能出现在一把木刀上?

    “那么请问,那把木刀在哪里?”

    罗月满追问。

    众人的视线,下意识的落在了孙默的腰间,那里别着一把木刀。

    孙默抽出木刀,递给了纪世。

    他没敢给罗月满,万一这家伙用功震碎了木刀,自己可有理说不清了:“大家可以来鉴定下!”

    不用孙默说,那些高层已经聚集了过来。

    “钱老,你是炼器宗师,你来鉴定下这把木刀的来历!”

    纪世把木刀递给了一位老者。

    他是校长,又力挺孙默,自然要避嫌,而且虽然把木刀交了出去,但是他有信心在任何人想破坏木刀的时候,把它抢回来。

    “嗯!”

    钱老取出一块手帕,来接触木刀。

    他没有怀疑孙默的人,所以如果木刀上刻有大乾坤无相神功,那么它必然是一件大有来历的珍,不能污损掉。

    木刀两指宽,刃呈弧线,造型非常优美。

    “这把木刀,用料为黑檀木,此木料,质地坚硬,堪比钢铁,想要在它上面刻字,可不容易!”

    钱老鉴定:“这种木头,会散发一股微弱的檀香,持续数十年之久而不散,有驱散噩梦,安神定心的神效。”

    “钱老,说重点!”

    罗月满提醒。

    “看木刀的样式风格,应该是出自凉州巨匠邹无野邹大师之手,这做工,至少花费了三年以上。”

    孙默瞅了这位钱老一眼,暗暗赞叹,眼力不错。

    唰!唰!

    钱捞握着刀柄,感受着良好的手感,忍不住挥舞了几下,然后手指一转,一夹刀刃,把刀柄露了出来。

    在这里,有一些蝇头小楷,字形龙凤飞舞,飘逸潇洒。

    “漂亮!”

    钱老大赞。

    “这些字,必然是出自一位书法大家。”

    众人点头,这些字体,的确漂亮的没话说,极其的赏心悦目,有人忍不住,念了出来。

    “是夜,乌云低垂,与好友对弈三月有余,未尝一败,心情畅快之下,遂刻无相神功与木刀之上,赠予有缘人。”

    众人面面相觑。

    看样子,真不是孙默偷学的,毕竟这种书法,一般人可写不出来。

    罗月满一看大家的表情,就有些不爽,孙默的名气太大了,而且大家都想和他搞好关系,所以这些人本能的都在为孙默寻求开脱的理由。

    果然,钱老帮腔。

    “这字迹,一般人可写不出来,而且这把木刀,也有些年份了。”

    “哼!”

    罗月满提醒:“诸位,你们别忘了,孙默还有一个书画双绝的名声呢,而且他本人,也精通考古学,做旧一把木刀,不是难事。”

    众人悚然一惊。

    的确有这个可能。

    旋即,他们又开始惊叹和佩服。

    这个孙默,真的是才华横溢。

    “罗亚圣,你这是什么意思?”

    孙默皱眉:“在没有结果之前,公然污蔑一位八星名师,你不觉得很没吗?”

    名师们没有插话,但是心中一凛,感觉到了孙默的霸气和强硬。

    “八星对亚圣,其实差不了多少!”

    “论名气,孙默比罗亚圣大多了。”

    “何必呢!”

    众人嘀嘀咕咕,觉得没必要在这种事情上争执,反正功法,孙默已经学了,与其指责他,不如以此为要挟,索要一些好处。

    比如御空灵纹,比如大梦心经什么的。

    罗亚圣看着孙默那张年轻到过分的脸庞,一时间有点哑然。

    作为亚圣,地位尊贵,他不知道喷过多少人,从来没有人敢反驳,尤其是年轻人,哪怕不服,也得憋着,可是今天,孙默呛了回来。

    “诸位,贵校镇校神功,想必会的人不多?”

    孙默朗声:“还有这种书法,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写出来的,再加上棋力,一个因为赢了棋,开心到把这么珍贵的功法刻在木刀上的人,想必他的对手,肯定是一个棋艺卓绝之人,因为只有这样,赢了以后才会觉得自豪与骄傲。”

    以此推断,刻字之人,棋力也非常强劲。

    “不错!”

    众人点头,通过这三个条件,大家其实已经锁定了目标。

    那就是纪世的亲传老师,上一任的擎天学府校长,他最大的一个爱好,就是收集棋谱。

    “罗师,其实这件事,我早就知道了!”

    纪世解释:“我当年让白爽去中州学府,就是调查这件事的,后来发现,木刀是我老师的,于是作罢。”

    这算是为孙默背书了。

    “你为什么不收回木刀?”

    罗月满不爽,知道无法再用这件事指责孙默了。

    “老师说了,赠予有缘人,我怎敢违背他老人家的话?而且以当时孙默表现出的才华与潜力,我何必为难与他?”

    纪世反问。

    众人有些后怕,要是当时纪世兴师问罪,那么就得罪死孙默了,哪还有现在的交流讲学,其乐融融的氛围?

    罗月满无言以对。

    “其实有关镇校神功,我早就不满了,功法不管多么极,都是死的,只有落在了人手中,才能发挥最大的价值,可你们总是敝帚自珍。”

    纪世指责:“想让大乾坤无相神功名震九州,那就要让更多的人学到它,去用它征服黑暗大陆,去击败强敌,这才是它最完美的归宿。”

    “我希望大家明白,我擎天学府的强悍与伟大,不是建立在一部功法上的,即便被所有人学去了又如何?”

    “我希望将来,我们学校的师生创造出的功法,有资格成为其他名校的镇校神功,成为别人的家传之宝!”

    “诸位,功法是利刃,只有握在手中,才能擒敌杀将,你们将它当圣物供起来,才是对它最大的亵渎。”

    “我在此,代表全校师生,恳请诸位,开放镇校神功?”

    纪世说着话,给罗月满九十度鞠躬,弯下了腰。

    罗月满的脸色,当即就变得难看了。

    他知道,自己被耍了。

    纪世是故意让自己找孙默的麻烦,然后借此机会,光明正大的废除大乾坤无相神功的镇校属性,让所有人皆可学。

    毕竟这家伙为了这件事,惦记了好多年。

    在场的三位副校长,不敢开腔了。

    这个时候大家如果拒绝,会被全校师生恨死的,那么将来,也绝对没有机会坐上校长宝座了。

    孙默对纪世刮目相看了。

    这胸襟气度,是不是太宽广了?

    扪心自问,孙默最多,也就是把圣级绝功法教给与自己亲近的学生,他是绝对不舍得把它们开放给中州学府所有师生的。

    不然这和败家子有什么区别?

    老祖宗能气得从坟墓里跳出来拿着棺材板拍烂他的脑袋。

    ……

    孙默尽管成为了副校长,可是作为一个新人,他还没资格参与高层的权利角逐。

    哪怕是纪世,也知道让全校师生都去学大乾坤无相神功不现实,所以最后争取到的是,每个年级期末,考到了前十的优等生,有资格学习这部镇校神功。

    这个消息一传出去,全校都轰动了,立刻掀起了学习大热潮,谁都渴望着在年末大考中,拔得头筹。

    孙默的热度更高了,因为身怀神之手,可以让人晋阶,所以学生们每天围追堵截,想得到他的指点。

    “我怎么感觉自己更忙了?”

    孙默从顾秀珣身上下来后,叹了一口气,纪世是真拿他不当外人,开始给他安排工作了。

    完全是当校长培养的样子。

    “这可是别人求都求不来的机会!”

    顾秀珣翻了一个白眼,只觉得命运好奇幻,老校长放弃了孙默,但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擎天学府送来了橄榄枝,不,是橄榄树。

    “孙默,你老实和我说,你是不是纪圣人的私生子?”

    孙默直接比了一个中指。

    接下来的日子,孙默忙得要死,这让他很不爽,就在他琢磨着找什么借口避一避的时候,出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