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佳娱乐时代 白色十三号

第184章 欧洲电影艺术

    来到戛纳的时候,电影节已然开幕,罗南看到的是一座喧嚣的海边小城,来自全球各地的影迷和片商们,汇聚在了戛纳这座电影之都。

    罗南先去电影节组委会办理了电影节通行证件,有了证件,很多事情办理起来会方便许多

    使馆影业早已在电影节备案,罗南缴纳2000欧元费用之后,拿到了代表业内人士的粉色通行证。

    这种业内人士证件不是想要申请就能拿到的,组委会方面有专门的评估,而且证件也不免费,高昂的证件费也是电影节收入的来源之一,一般普通通行证的注册费为399欧元,而制片人交流会和制片人工作坊的证件则需要1000欧的基础注册费,每上升一级,费用也会随之增加。

    粉色下面有黄色和蓝色通行证,上面还有白色证件,那是多年参加戛纳电影节的老客户才能拿到的通行证,像罗南这种新丁,想要拿到需要付出巨大代价。

    戛纳电影节是全世界艺术氛围最浓的电影节之一,但依然是用金钱堆积起来的艺术游戏。

    金钱对成功举办电影节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根据罗南的了解,虽然法国国家影视中心、普罗旺斯-蓝色海岸大区政府和戛纳市政府的财政会负担部分电影节费用,而且私人和企业赞助也不少,但电影节每年要维持下去,还需要自身具备造血功能。

    这种体现地位高低的通行证就是造血环节之一。

    别小看这些证件的颜色,它们能让持有人在电影节期间享受完全不同的待遇。

    比如戛纳电影节的参赛影片,通常会在首映红毯的前一天,进行优先场放映,使持有粉色以及粉色以上证件的人能先睹为快。

    其他的正常放映场次,持黄色或者蓝色证件的人,必须要一大早甚至是清晨就在外面排队;当放映时间将至时,持粉证的人则会在戏院旁边单排出一条队伍,通常这条队伍相对较短;而当放映时间即将开始时,持白色证件的人就会直接进入会场,无需排队,然后再依次放行持粉证和蓝证的人,最后才是黄证持有者。

    所以,对于持有蓝色和黄色证件的人来说,很可能会白忙半天无法入场,落得一场空。

    罗南在戛纳转了一天,没感受到多少艺术气息,倒是觉得商业氛围浓厚。

    戛纳常住人口只有7万人,电影节期间会吸引至少6万名电影界专业人士和20万名游客,当地旅馆在半年前就会被预订一空,餐饮行业、旅游产品等也都能从中获益匪浅。

    在举办电影节的11天内,戛纳国际电影节可创造的直接经济价值高达数亿欧元,间接经济价值可能上10亿欧元;其间还会制造3000个就业机会,回报远超成本,短短10几天,就可以使一些商家赚够一年的钱。

    走在戛纳街头,罗南随处可见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哪里都能听到完全不懂的奇怪语言,到处是议论电影的声音,当听到哪里有一部出色影片上映的时候,会像浪潮一般蜂拥而去。

    不管组委会方面如何敛财造血,不管电影节背后隐藏的商业元素,现在的戛纳只属于电影。

    当然,罗南不会忘记自己的本职工作,短短两天的时间,他接连看了七部展映电影。

    这些基本都是欧洲电影,相比于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电影,欧洲电影在北美这个非常封闭和排斥的电影市场上,受众稍微多一点。

    但罗南看过之后最大的感受不是电影有多少商业价值,而是像印度电影一言不合就跳舞一样,欧洲电影一言不合就脱光光。

    有些尺度比北美的NC-17大多了,甚至镜头中还有赤果果的某些不可描述的器官的特写。

    欧洲的电影艺术,与男女之间那点事永远都纠葛在一起。

    也不怪乎很多人说欧洲电影的整体格局很小。

    罗南大致有印象,前世一部《爱恋3D》凭借其惊人的大尺度情色内容及3D的放映制式,成功的刷新了大众对戛纳电影节的三观;在戛纳首映当天,更是因入场人数太多而推迟30分钟放映,可谓一票难求,排队进场的队伍甚至比高峰时段的纽约地铁还要拥挤。

    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戛纳电影节的参展影片尺度也一年比一年大。

    同性恋、双性恋、乱伦、……这都不是事,有些戛纳电影节特供的“小黄片”内,直接全程无码直播女性生孩子的场景,简直是无人能敌上天飞的节奏。

    一部影片口味越重,往往越能在戛纳电影节上面引发关注,勾起媒体、观众以及国际看片商们的争论,而争论对一部电所能带来的商业性收益大多超过损害。

    罗南还去参加了墨镜王的《花样年华》和拉斯-冯-提尔的《黑暗中的舞者》的戛纳首映式。

    然后对这个艺术电影节的商业化有了更深的了解。

    在戛纳,不止通行证可以花钱买,走红毯的和看红地毯同样可以花钱买。

    钱能解决的问题,在戛纳都不叫问题,比如红毯两边容易被媒体和电视镜头拍到的观看席位,一般一等席位需要2万欧元,次一点的1.5万欧元,再差一些的5000欧元。”

    走红毯需要的价格就更高了,基本都在10万欧元以上,如果是戛纳官方赞助商的代言人的话,一般1万欧元就能够搞定。”

    还有戛纳的其他公开活动,比如某些品牌赞助的活动,只需要购买一定数额的该品牌商业,就可以拿到走红毯的机会。”

    其他的像肖邦之夜、闭幕式、或者热门影片的首映式,只要肯花钱,在戛纳都能拿到相应的红毯邀请函。

    这些不是搞地下交易,而是电影节近乎公开叫卖。

    不止是戛纳,威尼斯电影节和柏林电影节也类似。

    原因很简单,只靠艺术根本撑不起如此庞大的电影节,戛纳电影节举办一次需要2000万欧元以上的经费,主办方不想办法筹钱的话,这个电影节早就完蛋了。

    对于普通人来说,花费如此大的代价在戛纳电影节的红毯上面走一圈显然非常不值,但对于明星来说,却是难得机会。

    电影节推出的这些捞钱法门,主要针对的就是想蹭红毯的明星们。

    类似这种国际电影节上面,不止有电影销售经纪人,还有“红毯推手”这种特殊的存在。

    红毯推手们不仅仅为明星谋求走上电影节红毯的机会,对明星进行包装,花高价参加红毯秀。

    甚至戛纳还有一些公司或者机构也陆续推出类似服务,连普通民众都可以花钱买到走红毯的机会。

    看完《黑暗中的舞者》,罗南参加了剧组的答谢酒会,这个酒会的主要目的,就是向来自全球各地的行销商们推荐这部影片。

    “听说安德森先生有一家发行公司,在北美发行过《女巫布莱尔》?”

    长相看起来有几分凶恶的拉斯-冯-提尔之前接到了罗南的名片,应酬过后,专门找了过来,与一般谈生意的制片人不同,他非常直接:“安德森先生有兴趣在北美发行我这部影片吗?”

    罗南很有礼貌:“这是一部杰作,震撼人心。”对方直接干脆,他也不绕圈子,问道:“不知道贵方的北美授权费用……”

    这位敢自称是**的导演,其作品在北美有一小撮受众,只要价钱合适,拿下北美版权也不是不可以。

    拉斯-冯-提尔一向非常自信,说道:“只要五百万美元!”

    罗南微微皱眉,说道:“如果贵方肯一百万美元出让这部影片北美版权,我愿意与贵方合作。”

    “太低了。”拉斯-冯-提尔失去了谈下去的兴趣:“这与我的电影价值不符。”

    罗南也不强求,以他心中的计算,一百万美元拿到北美版权,制作拷贝加上适当的宣传费用,还有各种环节必须的支出,也就稍微能赚点而已。

    五百万美元的话,再加上宣发费用等开支,估计要赔本了。

    拉斯-冯-提尔刚离开后,忽然有熟人主动找了过来。

    “嗨,罗南。”索尼娱乐的看片专家克里斯跟他打招呼:“没想到在戛纳能遇到你。”

    罗南笑着说道:“我过来看看,长长见识。”

    克里斯当然不相信这种话,问道:“看中这部影片了?”

    罗南没有回答,反而问道:“你不会相中这部《黑暗中的舞者》了吧?”

    “是啊,这部片子很符合北美一部分艺术片爱好者的胃口。”克里斯似乎别有目的:“我准备拿下这部片子。”

    他略带警惕的看向罗南:“你不会与我竞争吧?”

    罗南笑了:“我们是老朋友了,你又帮了我那么大忙,既然你看中了,我退出。”

    他表现的非常够朋友。

    克里斯半开玩笑的说道:“如果下一部片子你和我都有意,下次我退出。”

    “一言为定?”罗南怎么会放过这种送上门来的机会。

    克里斯表现的豪爽大气:“说到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