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佳娱乐时代 白色十三号

第261章 情怀有限度

    这次来到戛纳,罗南没有去年那么好的运气,虽然也在电影节的交易会上记下了几部片子的名字,但其中没有真正的爆款。

    所以,他抽时间联系了莫妮卡-贝鲁奇,在她的介绍下,见到了《不可撤销》的导演加斯帕-诺。

    但事情不像想的那么顺利。

    “北美300万美元。”加斯帕-诺开出了一个有点夸张的价格:“我把影片所有北美版权一次性卖断给使馆影业。”

    罗南简直怀疑自己听错了,就这样一部片子,卖300万美元?

    “30万美元。”罗南直接砍了十分之九。

    加斯帕-诺很有欧洲导演的派头:“我们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

    听到这话,罗南也不强求,直接告辞离开。

    虽然不免有点失望,但电影交易讲究你情我愿,也勉强不来。

    或许《卧虎藏龙》的事情传开以后,让加斯帕-诺产生了错觉,以为《不可撤销》很有价值。

    这项目没有达成,罗南中午打了个电话,让人与港城的片商约好,吃过午饭之后,在入住酒店的咖啡厅里,见到了港城的同行们。

    之前,在电影节的交易会上,罗南见到了一部叫做《少林足球》的片子。

    “罗南,这位是史蒂芬-周,港城著名的影星、导演和制片人。”使馆影业法国办事处的主管加布里埃尔为双方做了介绍:“周先生,这位是罗南-安德森,使馆影业和所属的相对论娱乐集团的老板,《卧虎藏龙》在北美的运作就是出自安德森先生之手。”

    “你好,久仰大名。”史蒂芬-周主动伸出了右手。

    作为港城人,史蒂芬-周英语不算太好,但也能保证日常交流。

    罗南跟他握手,同时略作打量,这人身材消瘦,神情严肃,乍一看上去就像是个非常刻板的人,而不是前世无数次看过的喜剧明星。

    “认识你非常高兴,周先生。”罗南笑着说道。

    周星星的片子在前世是他少年时期最重要的娱乐活动之一,那时候的录像厅,除了港城某些不可描述的三级片外,周星星的片子应该是最受人欢迎的之一。

    当然,那时最受欢迎的港城男演员是锦江-雷神-海王-圣诞老人-徐。

    以罗南现在的心态,这些都是曾经少年时代的怀念,当然不会影响到谈生意。

    简单的寒暄两句,罗南直接说道:“周先生,我前天看了你拍摄的那部《少林足球》,很有意思的片子,我想问一下,北美版权还在你手里吗?”

    史蒂芬-周立即想到了李安和《卧虎藏龙》,但他与欧洲的导演不同,虽然演的是些荒诞不经的角色,却是个非常现实的人。

    “北美版权还在。”史蒂芬-周说道。

    罗南说道:“使馆影业想要买断你这部片子的北美版权。”

    这话不出史蒂芬-周的预料,来之前他就想到了。

    史蒂芬-周问道:“不知道安德森先生出价几何?”

    他要求的倒也不多,只要能有《卧虎藏龙》的三分之一甚至四分之一足够了。

    “20万美元。”罗南说道。

    史蒂芬-周立即皱眉:“价格太低了。”

    罗南简单的说了一句:“《少林足球》在北美影院中基本没有市场,北美本来就是足球荒漠,这片子最大的卖点是功夫加足球的元素,或许在东方非常受欢迎,但对美国观众并不友好,而且周先生的喜剧,台词英文翻译非常困难。”

    有太多无厘头的台词,用英文翻译之后味道就全变了。

    史蒂芬-周有些失望:“不能进北美影院?”

    罗南也不说虚的:“就算是进影院,也就是在洛杉矶和纽约等华人聚集的地方放映,顶多十几二十家影院。周先生,我想买你这部片子,主要是因为在录像带市场有一部分受众。”

    “20万美元太少了。”史蒂芬-周显然不满意:“安德森先生买的上一部华语电影可是花费了800万美元。”

    罗南笑了笑:“电影与电影之间没法比。”

    要论起各自电影在东方市场的营收能力,李安比史蒂芬-周差远了。

    但到了北美,两者的地位恰恰相反。

    罗南干脆了当的说道:“20万美元,《少林足球》北美地区的所有版权。”他拿出私人名片递给史蒂芬-周:“如果周先生愿意做这笔生意,随时可以联系我。”

    史蒂芬-周收好名片,随后告辞离开。

    罗南也没有强求,因为之前他说的都是实话,《少林足球》到了北美,也就是在线下租赁市场上面,还有一批受众。

    不可能因为对方是周星星,罗南就傻乎乎的给出几百万美元。

    那真的是脑袋进水。

    退一万步讲,前世确实因为录像厅和盗版等众多因素,欠过周星星的电影票,但从《少林足球》开始,罗南一直在买周星星电影的影票,像长江七号还买过价格高昂的正版公仔之类的,哪怕到了后来,周星星的片子质量下滑的厉害,他不但继续买票进场,也从来没有在任何地方诋毁过,连网络键盘侠都没有当。

    当年欠下的电影票,早就还清了。

    总不能还一辈子票吧?情怀也是有限度的。

    港城电影已经开始衰败了,唯一的出路就是北上,貌似应该是明年,会出现一部港城电影的救市之作,貌似也可以买下版权。

    当然,那种浪漫诗意的黑帮风格,在北美只有扑街一条路,最好的办法是重拍。

    老美的黑帮片子大多都是现实、阴暗和冷酷的,人物口中的话也是动不动就操过来操过去。

    第二天,罗南继续在电影节交易会上找片子,顺便去看了《不可撤销》的首映。

    这部试图从视觉和心理上令观众震撼的影片从头到尾洋溢着一种极端愤世嫉俗的情绪,和典型的无政府主义宣泄冲动。散漫的叙事,突兀生硬的切换,陡然快速的推移镜头,伴随着声带上不时响起的枪声,构成了一部情绪色彩浓烈的粗砺影片。

    好吧,这是罗南前边一位影评人的话。

    真实的情况是,《不可撤销》之前就做了很多大尺度的宣传,就像看其他禁片一样,大部分观众都是寻着色情和暴力过来的。

    各种无意义的晃动镜头,如同乏味的实验电影一样,罗南甚至被混乱的故事搞的有点晕头转向。

    实际上,罗南前世从来没有真正看过这部片子,因为看的永远都是中间以及最后的十分钟。

    然后,影片中间莫妮卡-贝鲁奇被侵犯的戏出现了。

    这段地下通道暴力性侵戏份令人震惊、恶心,乃至不知所措。

    罗南周围一片议论纷纷,侵犯戏份开始不到两分钟,大批女性观众愤而退席,过了五分钟之后,连一部分男性观众也开始离场。

    不得不说,欧洲的艺术导演们专注黑暗几十年,总能拍出人性最丑恶的东西。

    罗南之前看这段戏,都是在电脑上躲着用小液晶屏幕看,从来没有在大银幕上欣赏的机会,如今上千名观众同在一家影院,通过大银幕观看这段戏份,哪怕是他这种人,都有些受不了。

    “20年后,甚至只是5年后,你就会认为戏里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

    前面有人如此说道。

    但骂声越来越多,退场的人也越来越多。

    影厅里面陷入混乱,甚至出现观众惊吓过度导致晕厥的情况,而且还不止一个人。

    等这场戏结束的时候,影厅中空了接近四分之一的座位。

    罗南很清楚,类似《不可撤销》这种电影,恐怕也只能在戛纳的先锋意识里存活。

    这种片北美版权要价300万美元?真是疯了。

    电影首映结束当天,罗南就得到消息,这片子创下了250名观众中途离场,20名观众晕倒,并需要接受氧气治疗的纪录。

    只能说导演加斯帕-诺太厉害了。

    这片子引起的讨论可想而知,首映结束之后的电视采访中,莫妮卡-贝鲁奇的丈夫文森特-卡索据说因为巨大的压力当场哭了起来。

    这方面,文森特-卡索比起拍惯了大尺度戏份的莫妮卡-贝鲁奇简直弱爆了。

    莫妮卡-贝鲁奇接受采访时轻松写意:“《不可撤销》介于《发条桔子》和《索多玛120天》之间,这是暴力与狂喜、兽性与诗性的大胆混合。有的时候电影会引起人的不适,这种不适并非恶意,而是人性善论的伪装被狠狠戳破了。”

    只能说每个电影人,都有各自的见解。

    《不可撤销》有了热度,却没有好结果。

    仅仅一天之后,戛纳电影节官方就宣布,取消《不可撤销》在戛纳电影节期间的所有场次放映和相关宣传推广活动。

    这等于是把《不可撤销》驱逐出了本届戛纳电影节。

    随后,罗南得到消息,与加斯帕-诺谈发行的公司,纷纷中断谈判。

    这部片子确实很能制造话题,但也难以预料能不能在本国市场上发行。

    像稍微保守点的国家,别说影院了,线下市场都没有希望。

    狮门影业在罗南之后,与加斯帕-诺接触过,但考虑再三之后,也放弃了这部片子。

    也就是在这时,罗南接到了莫妮卡-贝鲁奇打来的电话,加斯帕-诺想要再跟他谈谈北美版权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