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战国大司马 贱宗首席弟子

第387章:相互算计【二合一】

    “善意?”

    田触有点狐疑地看着白起,仿佛试图从对方的神色中看出什么端倪来。

    不得不说,他对白起的印象并不是很好,原因就在于白起当年杀了魏国的名将犀武。

    当然了,并不是说田触与公孙喜有什么交情,只因为白起破坏了这么年来不成文的规矩,即杀害了被俘的敌国将领。

    带兵打仗的将领战死沙场,这无可厚非,但倘若不幸遭到俘虏,各国一般情况下都会给予应有的待遇,然后设法劝说用这名被俘虏的将领投降本国,倘若俘虏的将领拒绝,则考虑将其作为与别国交易的筹码。

    比如让别国答应什么条件,或者索要某座城池,一般情况下,别国都会选择妥协,答应对方提出的条件以换回被俘虏的将领。

    然而,白起当年却选择杀害了公孙喜,这让他在名声在中原各国这边变得极差无比,其中数魏国对秦国的恨意更浓,要知道公孙喜可是魏国的名将,倘若有办法使秦国将其释放,那么需要割让几座城池,魏国这边也是会同意的。

    毕竟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嘛。

    但白起这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偏偏就破坏了原本那不成文的规矩。

    破坏规则的人,当然不可能有什么好名声。

    但尽管心中并不相信白起的说辞,但田触倒也不至于故意给白起拆穿,只见他不作褒贬地哼哼连声,直接了当地询问道:“眼下贵国与我联军正在交兵,然而阁下却邀请我等私下会面,还说有要事相商,不知是什么要事?”

    听闻此言,白起摇摇头纠正道:“触子此言差矣,此次战争,并非我大秦主动挑起事端,而是魏、赵、韩三晋欲讨伐我大秦?我大秦何罪哉?而齐燕两国,我大秦更是从未招惹过……”

    听到这里,田触心中冷哼。

    毕竟去年的郯城之战,他齐燕两军被秦魏宋三国联军击败,他当时可是当事人。

    仔细想想,秦国唯一没有招惹过的国家恐怕就只有燕国了,大概是秦燕两国实在相距太远,哪怕秦国有心亦鞭长莫及。

    见田触的神色充斥着不信任,白起心中难免有些焦躁。

    说实话,耍嘴皮子并非是他的强项,且他的性格也不擅长耐着性子说服人,但没有办法,毕竟现如今他秦军当中,就数他的爵位最高,这件事还真的由他出面还别说,这会儿的白起,忽然有些怀念曾经在司马错麾下担任副将之职的日子,那时候的他可不需要负责这方面的事,甚至于哪怕捅出篓子也有司马错替他擦屁股,不比眼下,军中大小事务都需要他来解决。

    按捺焦躁的心情,白起忍着耐心继续劝说道:“触子似乎并不相信在下的话?但事实上,我大秦一向对齐国报以尊敬,触子可听说,去年入秋时,我国大王曾派遣穰侯前往出使贵国,与贵国缔结互帝之盟,尊齐王为东帝,难道这还不足以表明我大秦的心意么?”

    田触皱着眉头沉吟了一番,旋即忍不住问道:“阁下到底想说什么?”

    见此,白起摊了摊手,微笑着说道:“在下只是想证明,我大秦与贵国,其实并非敌人,为何为了三晋的挑唆,而使我秦齐两国交恶呢?”

    田触愣了愣,逐渐也意识到了白起的意图,表情古怪地说道:“你的意思是……”

    白起点点头,笑着说道:“倘若此次交战,齐燕两国可以作为我大秦的内应,我大秦也会有相应的回报。”

    『果然……』

    暗自嘀咕了一句,田触对白起的警惕消散了几分,取而代之的则是沉思。

    也是,既然白起都表明了希望他齐燕两军作为内应的意图,这边自然不至于再有什么伏兵。

    问题是……倒戈秦军?

    这对他齐国有什么好处?

    想了想,他皱眉问道:“阁下所说的‘回报’,在下不是很明白。”

    可能这会儿白起的耐心也在逐渐消退,闻言直接了当地说道:“宋国!……我大秦可以保证,只要贵国能协助我大秦重创三晋联军,日后贵国再次讨伐宋国,我大秦绝不干涉。甚至,我大秦还会帮齐国牵制魏韩两国的军队,削弱魏韩两国,使魏国无力再支援宋国。”

    听到这话,田触哈哈大笑,带着几分嘲讽说道:“明明是你秦国欲吞并魏韩两国的国土,却假称是帮我大齐牵制魏韩两国,阁下倒也真的是能说会道。”

    但嘲讽归嘲讽,田触倒是也仔细地权衡了这件事的利弊。

    吞并宋国,这是齐国君主制定的战略,基本上是不会更改了,因为那位齐国的君主垂涎宋国的殷富,希望在吞并宋国之后从宋国境内收刮一笔财富,去填补其为了孝名而为先王建造宫殿所花费的开支漏洞。

    然而,宋国如今却由魏国庇护着,若不能使魏国变得衰弱,齐国也不敢再对宋国动手。

    从这一点上来看,似乎秦国与齐国的利害是一致的,毕竟两国都想重创魏国、削弱魏国。

    问题是,他不敢背弃三晋联军啊。

    此时倒戈秦国,与秦军勾结陷害魏、赵、韩三晋联军,这件事若是能成,能顺利铲除三晋的主力军倒是还好,万一没能铲除三晋的主力军,那可完了。

    以三晋联军的强大力量,再加上郾城君蒙仲为帅,这支联军怕是眨眼之间就能将他齐国锤死倘若到时候宋国再出面挑唆一下,搞不好魏、赵、韩、宋四国瓜分了他齐国也不无可能。

    想到这里,田触断然拒绝道:“阁下不必费力挑拨离间了,一来,我大齐已与宋国停战,二来,秦国大逆不道,自封帝号,天下人人得以诛之……”

    听到这话,看着田触的白起脸上浮现几许嘲讽,毕竟自封帝号的可不止他秦国,齐国也是,只不过,齐国抵不住压力,称帝不到两个月就自行废除了帝号罢了。

    不管天下人如何看待这件事,反正在白起看来,齐国的君臣纯粹就是一群有贼心没贼胆的鼠辈,要不是为了大局考虑,白起根本懒得跟田触这个齐人废话。

    可能是注意到了白起脸上的嘲讽之色,田触亦是尴尬不已,毕竟天底下谁都能指责秦国大逆不道的称帝行为,但唯独他齐国没有这个资格谁让他齐国此前是秦国在这件事上的“共犯”呢?

    深深吸了口气,田触镇定情绪,正色说道:“事实上,无论是我大齐,还是在下,都无意与贵国交兵,但此次三晋征讨贵国,名正言顺,在下又岂能弃明投暗,倒戈贵方而背弃三晋?”

    见田触断然拒绝,白起也不在意,毕竟这么大的事,他也不指望田触立刻就答应相反,倘若说田触立刻就答应倒戈,他也不会相信。

    想了想,白起微笑说道:“这件事,触子可以慢慢考虑。触子言贵国不希望与我大秦交兵,而我大秦,事实上也不希望与贵国交恶,秦齐两国,本可缔结盟约,共进共退……”说到这里,他微微一顿,旋即又说道:“这样吧,今日便到此为止,希望触子回去后好好考虑一下,倘若改变了心意,随时可以派人通知在下。……在下相信,触子最终还是会改变主意的。”

    见白起不欲将这件事说死,田触犹豫了一下,也没有纠正白起的说辞,点点头顺势抱拳说道:“那……我二人便就此告辞了。”

    白起点点头,忽然目光注意到从始至终一言不发的乐毅,下意识说道:“等等。”

    田触与乐毅以及他们的身边的士卒本欲离开,忽然听到白起这话,纷纷下意识地伸手按住了腰间的兵器,神色警惕地看着白起。

    此时,却见白起摊摊手笑着说道:“别误会别误会,在下没有别的意思,在下只是听说,这位乐毅乐大司马,据说曾经是郾城君的副将?”

    “是,有何指教?”乐毅不动声色地问道。

    只见白起深深看了几眼乐毅,忽然笑道:“不,没有,只是出于好奇而已。”

    说罢,他朝着田触与乐毅抱了抱拳,笑着说道:“两位,告辞。”

    “告辞!”田触与乐毅亦抱了抱拳,目视着白起一行人掉头离去。

    当战车驶出大概十几丈远后,白起脸上的笑容逐渐收起,取而代之的则是凝重之色。

    『那个乐毅……看上去很不简单。』

    他心中暗暗想道。

    记得方才在彼此交谈的时候,白起始终关注着田触、乐毅二人的面色。

    当时,随着他逐渐透露出想示好于齐国、并且希望说服对方倒戈的时候,田触前前后后的神色起伏很大,有狐疑,有困惑,有震惊,有沉思,但那个乐毅,从始至终面无表情,就仿佛他白起想要说些什么,对方早已心知肚明。

    倘若是其他人,白起倒也不至于这般在意,但这个乐毅却是他的宿敌、郾城君蒙仲过去的副将,这就让白起忍不住沉思:这个乐毅,是否也是一个深藏不露的人物。

    怎么说呢,就田触与乐毅二人来说,虽然看上去似乎是田触做主,但白起总觉得乐毅更像是那个拿主意的人。

    没有什么论据,这只是白起的直觉。

    “白帅,你说齐燕两军真的有可能倒戈么?”

    此时,为白起驾驭战车的近卫司马靳忍不住开口问道。

    白起想了想,摇头说道:“据我个人猜测,田触也好,那乐毅也罢,应该没有这个胆子,倘若齐燕联军胆敢倒戈,我猜三晋联军绝对会率先铲除这两国军队……蒙仲那个家伙,可不会放任这么大的隐患。”

    “那……”司马靳不明白了。

    仿佛是猜到了司马靳的心思,白起笑着说道:“其实无论是司马老,还是我,都不曾奢望齐燕两军倒戈,只要他们两军正在我秦军与三晋联军的交锋中做壁上观,这就足以。”说罢,他见司马靳还是满脸困惑的样子,便抬手揉了揉他的脑袋,笑着说道:“想不明白,回去后就慢慢想,好好想想这其中究竟有什么玄机。走,回营!”

    “喏!……驾!”

    司马靳点了点头,双手一抖,驾驭着战车飞快向前。

    而与此同时,田触与乐毅在返回其营寨的途中,亦在商量这件事。

    “真没想到,那白起主动邀见你我,竟是希望说服你我倒戈……”

    “这不奇怪。”乐毅淡淡说道:“此刻在函谷关前,就只有魏、赵、韩三军精锐,却不见你我两军的士卒,相信白起必然是从中看出我联军内部并非齐心,故而尝试劝说触子。”

    “有道理。”

    田触摸着下颌处的胡渣,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旋即,他看向乐毅,欲言又止地问道:“那你说……”

    虽然田触的话只说了半截,但乐毅还是能够明白他的意思,且因此陷入了沉思。

    平心而论,从对燕国有利的角度来说,乐毅当然是倾向于田触率齐燕两军倒戈秦军的,毕竟这样一来,齐国就很狠狠得罪三晋。

    至于他燕国,还是那句话,他燕国国小势弱,只有唯齐国马首是瞻,哪敢忤逆齐国的意见呢?只要时机成熟时及时与齐国撇清关系,相信魏、赵、韩三国都不会为难燕国。

    至于三晋联军会不会因为他齐燕两军的倒戈而深受重创,且蒙仲麾下的军队会不会也因此遭到牵连,乐毅倒是不担心,毕竟关键时候他,只需派人给蒙仲送个消息,提醒一下蒙仲即可。

    更重要的因素,还是在于田触,毕竟田触作为齐国名将匡章栽培的骁将,其本身也是文武兼备,若他乐毅过于急功利近,未必不会被田触看出什么端倪来。

    总而言之,乐毅必须时刻假装事事为齐国的利益考虑,只能做些微不足道的小动作,这样才能瞒过田触,不至于田触起疑。

    想到这里,乐毅放弃了教唆田触倒戈的想法,摇摇头说道:“我劝触子打消这个念头。触子要知道,此刻触子若倒戈,甚至暗通秦军重创三晋军队,三晋必然因此仇视触子,仇视齐国……倘若秦国这次能重创三晋,这倒也无妨,可万一三晋军队最终能全身而退,到时候贵国可就麻烦了。……考虑到联军当中有郾城君在,我认为纵使你我倒戈,充其量也只不过是让三晋放弃讨伐秦国而已,不足以令三晋军队被秦军重创。”

    听闻此言,田触表情古怪地说道:“郾城君……我亦敬重他,但也不至于厉害到这种地步吧?”

    乐毅淡淡一笑,说道:“触子方才见到的白起,与蒙仲交兵两回,一次在伊阙,一次在宛方,每次都是秦军占尽优势,可最终呢?那白起从未赢过。……近段日子军中传闻,正是因为郾城君坐镇关前,才使秦军一步也不敢出,这话虽然夸张,但未必就没有道理。至少在我看来,那个白起对蒙仲就相当忌惮……”

    在说这番话时,乐毅心中也有着莫名的骄傲,为好兄弟蒙仲被秦人如此重视、如此忌惮而感到欣慰与骄傲,只因为田触在旁,这些感情都不能流露出来,他必须装得跟蒙仲已逐渐疏远的样子。

    “唔……”

    田触微微点了点头。

    别说白起忌惮蒙仲,他也忌惮蒙仲啊,要知道近些年,蒙仲先后率领赵、宋、魏三国军队,三次在战场上击败他田触,这让田触在心中留下了阴影,这也正是他选择私下与蒙仲交善的原因实在是被打怕了。

    因此,只要蒙仲还在联军,其实不用乐毅劝说田触都不敢背弃三晋联军。

    倒戈秦军?怕不是一夜之间就被蒙仲率领魏、赵、韩联军覆灭了!

    想到这里,他退而求其次般问道:“那……两不相帮呢?”

    他转头看向乐毅,说道:“方才,那白起在我拒绝他之后,并未把话说死,而是希望我回营仔细考虑,可见他确实不希望与你我交兵,既然如此的话,我等不妨私底下与其约定,彼此互不进犯……”

    『他果然看出来了。』

    乐毅不动声色地想道。

    也是,毕竟当时白起的意图实在是太明显了,田触又不傻,哪里会把握不住那白起的意思?白起只不过不提,只不过还存着一丝希望齐燕倒戈帮助他秦军的想法罢了。

    想到这里,乐毅顺着田触的意思点头说道:“这个……倒是可行,两不相帮,尽量将三晋的主力牵制在这边,倒也有利于贵国再次攻伐宋国,只是,要如何骗过李兑、暴鸢、蒙仲三人呢?他们三人叫我等率军来攻打门水秦营,倘若我等与秦军一战都不打,他们肯定会派人质问,甚至加深他们的怀疑。”

    田触想了想,说道:“可以这样……咱们可以与秦军私下约定,时隔几日就假意打上一场,这样一来,联军那边就不至于会怀疑你我。”

    “这倒是可行。”乐毅点了点头。

    次日,田触便写了一封信,派心腹人送到门水秦营,送到秦军主帅白起手中。

    信中的内容很简单,即秦军与齐燕两军平日里互不进犯,另外相约时隔几日便假意厮杀一场,做做样子给三晋联军那边看。

    在得知这个消息后,司马靳大为惊诧,惊呼道:“那田触……果然不出白帅所料!”

    白起哈哈大笑,心中很是得意,自认为一切尽在掌握。

    而齐燕联军这边,乐毅亦颇为得意,自认为一切尽在掌握。

    那么问题就来了,谁能笑到最后?

    白起?

    乐毅?

    还是另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