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你们二次元真会玩 大笨淡

474 汤日天魔王说

    在不为人知的世界背后,存在着一群横行无忌的食人者,那是来自于从现世无法到达的邻界的异次元住民红世使徒。

    他们通过啃食人类的存在之力来显现自身,随心所欲的引发出各种不可思议的现象,而这一切的理由,仅仅是他们的一己私欲。

    这些使徒的强大,是现世的人类无法反抗的存在,但,正是在这些使徒之中,出现了察觉到了异常的同胞。他们察觉到,由于啃食人类而产生的缺落,会令世界产生扭曲,也察觉到,扭曲的不断积蓄,会给现世和红世都带来巨大的灾难。

    于是,这部分使徒,也就是红世魔王们决定对那些入侵现世啃食人类的同胞们进行讨伐。

    但由于红世魔王是极其强大的存在,他们想要让自己于现世显现,就必须获得大量的存在之力,若是通过啃食人类的做法,就与目的相违了。于是,在经过无数次的尝试之后,他们从现世挑选了一些被夺走了亲人、恋人、好友的人类,让他们把自己的整个存在作为器皿奉献出来,以此来容纳红世魔王。

    于是,魔王们能在不显现自身的状态下,获得讨伐同胞的能力,而人类也拥有了复仇的武器,在这种契约形式下所诞生的讨伐者们,就被称为火雾战士。

    《灼眼的夏娜》,它的主旋律就是火雾战士与红世使徒的对抗。

    “……总之,基本情况就是这样了。”

    汤昊用了近半个小时向有珠和美琴说明了一下事件的经过,以及这个世界的世界观,说完后便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

    咚咚咚

    伴随着敲门声,一位姿色尚可的少妇走了进来,手里端着茶水,然后走到三人面前,将茶水放在茶几上,柔声笑道:“小叔,我给你们准备了红茶。”

    说了那么久,汤昊正好有点渴了,但拿起喝了一口,说道:“多谢嫂子。”

    “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不用了,嫂子你自个忙去吧,不用在意我们。”

    “好的,那你们慢慢聊,有事随时喊我。”少妇亲切的笑着,离开的同时还顺便关上了房门。

    美琴眨了眨眼睛,有些惊讶的说道:“真是一点都没有发现呢。”

    “毕竟是魔术嘛。”汤昊笑道。

    之前在夏娜离开后,汤昊并没有选择跟随任何一个人,毕竟这一次没有明确的任务,相比起去做什么,首先更应该搞明白的是能做什么。而且不管是夏娜还是坂井悠二,都不是可以直接切入的人选,尤其是前者……因为她是女主角就直接跟着她,可能引起她的怀疑和敌意。

    反正按照《灼眼的夏娜》的故事,前中期的大部分事件都发生了御崎市,只要他们不去特意做一些巨大的改变,比如……把坂井悠二给杀了,那么,只要呆在御崎市里,总还是有机会的。

    因此,三人便在御崎市找了一间屋子,暂时住下。

    这间屋子的主人是一对年轻的夫妻,家境还算富裕,丈夫去外地出差了,要半个多月后才能回来,家里只留下年轻的妻子和一个五岁大的孩子。

    在FZ的故事里,韦伯抵达冬木后,曾借住在一对老夫妻的家里,并成了那家的孙子,那是因为他通过魔术影响了那对老夫妻的认知,以至于无中生有出他这么一个孙子来。

    连韦伯这种半吊子都能学会的魔术,作为现代顶尖的魔术师,有珠自然不可能不会,于是如法炮制,这家里就多出了一个弟弟和两个妹妹。

    说起来,这种魔术还真是方便,虽然对于魔术师或者本身就具有异能之力的人不起作用,但对普通人使用,却是一用一个准,如果用来做坏事的话……比如,在被魔术影响的认知中,汤昊不是这家男主人的弟弟,而是变成男主人本身,那么……简直就是NTR神器啊!

    不过,虽然魔术师的价值观非常人可以理解,甚至可以说是扭曲的,但绝大多数魔术师都不会有汤昊这种龌龊的想法,有珠这么做,也仅仅只是为了方便而已。

    她并不知道汤昊的脑中此刻正徘徊着那种邪恶的想法,认真分析着眼下的情报,然后抬起脑袋,“按照你的说法,被吞食了存在之力的人会直接从世上消失,周围的人也不会意识到他们的存在,那么,为什么我还能记得?”

    汤昊立刻回过神来,在之前的封绝中,有三个作为人类代替品的火炬,因为夏娜要修复场地,被消耗掉了,按理来说,这三个人的概念会直接从人们的认知中消失,谁也无法察觉到,但有珠却通过细心的观察,意识到他们曾经存在过这件事。

    “可能因为我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吧。”

    汤昊想了想,解释道。

    “我们对于这个世界的认知本就来源于外部,尚未完全融入这个世界的我们,就像是游戏里的玩家,而当地的人们则是NPC,如果把被吞食了存在的人们比作删除掉的NPC,其他NPC是不会察觉到的吧,可玩家就不一样了。”

    “这个比喻倒是有点另类……”有珠皱眉,“我不太能理解,但又好像能听懂。”

    “等等。”美琴则是眼睛一亮,“如果这个世界的人类是NPC,我们是玩家,那红世之徒和火雾战士岂不就是病毒和杀毒软件的关系?”

    “应该可以这么理解吧……你倒是挺会举一反三的。”

    “举一反三有什么用?”对于汤昊的夸奖,美琴非但没有丝毫喜悦,反而有些泄气,“我们这些玩家又没有杀毒的功能,除了你可以利用第二灵魂来免疫封绝之外,我们两个根本一点办法都没有,如果这个世界的战斗都是在封绝内进行,那我们的存在不是毫无意义了吗?”

    听到这话,有珠也不禁陷入了沉思。

    虽然她的魔术也能在这个世界施展,但无法免疫封绝,这就相当于失去了战斗的前提,无论她的力量有多强,只要敌人施展出封绝,她和御坂美琴就只能任人宰割,如果这个问题不能得到解决的话,她们两个将派不上一点用场,还不如趁现在返回,留汤昊独自单刷,至少不用担心拖他的后腿。

    “不,并不是这样的。”汤昊摇了摇头,笑道,“首先,我们要明白封绝到底是什么。”

    “是什么?”

    “它是一种能力,在这个世界被称为自在法,虽然它能影响到世界,干涉的层次比较高,但归根究底,它和魔术超能力之类的并没有本质区别,都需要足够的能源来启动,而这种能源就是存在之力……换言之,只要找对方法且拥有足够的存在之力,即便是磷子这样的杂鱼也能开启封绝,但如果没有了存在之力,再强大的火雾战斗也照样用不了封绝。”

    “所以,封绝的关键是存在之力?”有珠眼睛一亮。

    “没错,红世使徒的显现需要存在之力,自在法的施展需要存在之力,制作火炬需要存在之力,战斗需要存在之力,就连修复环境也需要存在之力,它就像是阳光、像水、像空气、像火、像**,是人类生存必不可缺的能源。”

    美琴眉头一皱,“人类生存的能源里,是不是多了个奇怪的东西?”

    “小细节不要在意,总之,我的意思就是这样:只要我们能掌握存在之力的使用方法,我们就能免疫封绝,以我们本身的战斗力,足够与红世使徒对抗。”

    “那么问题来了,我们该怎么掌握存在之力的使用方法?”

    “这个嘛……”汤昊忽然神秘的一笑,然后掏出右手,随着拳头缓缓的张开,一缕蓝色的火焰在他掌心不断的飘动。

    “这是?”两人定睛看着。

    “这就是存在之力,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存在之力哦。”汤昊得意的说道。

    “怎么?”

    “它是坂井悠二的存在之力。”

    “那有什么特殊的吗?”

    “有什么特殊……虽然我暂时也不知道,但坂井悠二是主角,换言之,这就是附魔了主角光环的存在之力,肯定比普通的存在之力要高级得多,SSR金色品质……”

    “可它是蓝色的啊。”

    “哎呀,你怎么那么多毛病,抬扛呢?”汤昊听不下去了,用力一掐,把掌心的蓝火扳成两份,分别交与美琴和有珠,“我早就知道会面临这样的问题,所以才特地帮你们从坂井悠二的体内取得这份存在之力,拿去好好研究吧。”

    “……”美琴和久远互相看了一眼,目瞪口呆。

    虽然道理她们都懂,但是……这该怎么研究啊?

    “这火会烧没吗?”

    “应该会的吧,毕竟坂井悠二只是火炬,这被剥离下来的存在之力没有了零时迷子,多半留不久的,所以你们必须想办法在它烧尽之前掌握存在之力的使用方法。”

    “你这也太强人所难了!”美琴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我现在甚至连存在之力的具体概念都不理解,哪知道掌握它的方法啊?”

    “你不是超能力者吗,智商二百多的那种,这还不理解?”汤昊反问。

    “超能力者只是强在计算能力,跟智商有什么关系,一方通行拥有学园都市最强的计算能力,甚至凌驾于电脑,难道你觉得他的智商就可以和福尔摩斯这样的名侦探相提并论了吗?”美琴朝他翻了个白眼,随后又补充了一句,“……虽然我的智商的确不低。”

    “不愧是侦探漫画迷,一上来就拿福尔摩斯欺负一方通行的智商,不过你说的也没错,金闪闪号称全知全能,他的智商也不见得有多高,可见实力的强弱和智商未必就是成正比的……”汤昊要么不黑,一黑就黑俩。

    “当然,你们也不需要过于焦虑,在这段时间,我会想办法介入到主线当中去,只要能骗到夏……和夏娜打好关系,就能和阿斯托尔福……呃,是叫阿斯托尔福吗?”汤昊说到一半,便露出疑惑的表情。

    “是阿拉斯托尔啦!天壤的劫火阿拉斯托尔!你个愚蠢的弟弟!”

    耳边突然响起辉夜的谴责声,汤昊顿时恍然,“哦没错,阿拉斯托尔,他是非常牛逼的红世魔王,或许会是条不错的捷径。”

    “小叔,晚餐已经准备好了,你们可以出来吃了哦。”

    隔着门,外面传来这家女主人的声音。

    “好的,马上就来。”汤昊应了一声,随后望向有珠,“话说,你们也是这个家的妹妹,为什么她只叫我,不叫你们?”

    “对哦,我们好像都只是顺带的。”美琴也发现了这个问题。

    “因为我不善于交际。”有珠琢磨着手里的蓝火,平静的说道,“在使用认知魔术的时候,唯独提高了你的存在感,所以,在她的认知中,我们就是那种没什么存在感的孩子……嗯?”

    忽然,有珠眼睛一亮,“存在感……存在之力……我好像有点办法了。”

    “什么什么?跟我也说说啊!”美琴立刻凑了上去。

    随后,两人便自顾自的谈论了起来。

    汤昊看了看,发现自己也插不上话题,便起身向外走去,“好吧,那我就去吃饭了,顺便和嫂子交流一下感情,免得引起她的怀疑。”

    “汤日天,还在直播中哦!”辉夜的声音提醒道。

    “直播又怎么了,我又没做什么不可告人的事……”

    ……

    同一个晚上,同一片夜空下,汤昊和便宜嫂子吃着饭,互相交流着感情,而夏娜则站在一处天台上,看着下方灯火阑珊的城市,隐隐的似乎在搜寻着什么。

    “驱使磷子的徒,好像还在这个城市里呢。”

    “根据那个磷子的说法,似乎是个很大的存在,并不会害怕我们,而且还有另一个理由……”

    “刚才的密斯提斯。”

    “嗯。”

    “那这么说来,我们想要找出那个徒,只要监视着密斯提斯就可以了呢。”

    “没错,不过……比起密斯提斯,我更在意的却是那位替身使者。”

    “那家伙?”

    “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与他接触之时,一瞬间似乎感觉到了与我类似的气息。”

    “与你类似的气息?”少女一愣,脱口而出道,“难道他是红世魔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