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退后让为师来 隐语者

第一百一十章 葫芦娃,葫芦娃,一根藤上六个瓜?

    秦梦蓝作为“其他神魔行走”,对元气之类的毫无感觉。只是冷静地打量着其他人。

    按照以往,她通常会第一时间站出来,尽量把人联合到一起完成任务,然后邀请人加入到走近科学中。

    但现在,老娘休假,不干活了。正常表现就好,不用刻意去拉近彼此间的关系。

    要去完成同一个任务,不意味着就是同伴。

    一个成熟的神魔行走,必须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并且在一次任务找到合适的合作者。

    秦梦蓝就很成熟,所以她现在在观察。

    六个人中,秦梦蓝认识三个人。

    她身边站着,跟她一样,黑色长发扎成很低的马尾,塞进衣服中的女人,叫做黎青,是走近科学的成员,但不做任务,只参加过一次聚会,秦梦蓝跟她有一面之缘,稍微有些印象。

    第二个,是一个年轻男子,面容平平,气质温和。

    这位秦梦蓝就比较熟悉,也是走近科学的成员,成分类似唐洛,不常驻,愿意完成任务,也愿意参加聚会。

    此人代号画师,画师顾风。

    第三位,则是让秦梦蓝双目微微一凝,这是一个画风跟众人截然不同者。

    人高马大,足有两米的身高,肤色黝黑,光头。明明是来完成任务的,却只穿了一件白色的背心,一条迷彩裤和黑色圆头皮靴。暴露在外的肌肉一块块垒起来,看上去很有冲击力。

    秦梦蓝知晓此人,金刚,是跟走近科学割裂关系,井水不犯河水的神魔行走。

    这样的神魔行走,通常都有着不俗的实力,不容小觑。

    另外三个男子,秦梦蓝就不认识了。

    按照惯例,大家都进行了自我介绍,有些人短一些,比如金刚,就说了这两个字。

    有些人则是比较长。

    陌生人中一个笑容爽朗,自称“盖伦”的年轻人,就连自己的技能都介绍了,暴露出自己是命格持有者的事实。

    如果大家猜得没错,他的命格碎片就是盖伦。

    德玛西亚之力·盖伦,出自某个无法连接到远程服务器的游戏,有诗云:一代版本一代神,代代版本玩盖伦,是游戏中比较知名的角色。

    “如果要炫耀的话,可以大方一点,要保密就不要说。”秦梦蓝忍不住提醒了一句,职业病。

    这位盖伦,想要炫耀又想要保密的样子,让人很无语。

    “啊,你知道我是?”盖伦差点脱口而出。

    “他们也知道。”秦梦蓝说道。

    画师顾风另外一个陌生人,还有黎青都点点头。

    “好了,关于任务,大家有什么看法吗?”没有去管盖伦兄,顾风说道。

    “我不会跟你们一起,大家各自吧。”金刚率先说了一句,转身就走。

    “喂”顾风喊了一句,没能阻止,也就任由他离开了。

    只能希望这位肌肉猛男不要练到脑子里面也全是肌肉,然后横冲直撞,把给任务搞砸了。

    这次是营救任务。

    任务是一贯的简洁却不明了:救出爷爷,带他脱离险境。

    爷爷是谁,爷爷在哪,谁都不知道。

    他们所在的位置是一处水潭旁边,四周连个鬼影子都看不到,往外也没有人为走出来的路径痕迹。

    如果唐洛跟他们在一起的话,倒是可以通过两个不同的任务,得出一个结论来。

    这个时候,唐洛在干什么?

    唐洛在看哮天犬打老虎。

    哮天犬为什么要打老虎?当然是因为这老虎自己撞上来的。

    唐洛带着哮天犬,正在“闲逛”,还没找到任何相关的线索发现什么,就有吊睛白额大虫从树丛中扑了出来。

    随着一阵腥风,真正的扑面而来。

    接着,哮天犬一爪子拍了过去,硕大的爪子虚影一闪而过。

    那只老虎就被拍飞。

    一爪子后,哮天犬跳到地上,对着老虎,发出了低吼之声。

    脑袋都歪在一边的老虎,摇摇晃晃地站起来,竟然还有再战之力。

    “这算什么,妖不像妖的。”唐洛看着那只老虎。

    它的脑袋一部分凹陷下去,扭转成一个很奇怪的角度,偏偏没死,这份生命力,一般小妖都未必赶得上。

    偏偏唐洛没有从它身上感觉到多少妖气。

    “喵!”

    威严受到挑衅的哮天犬猫叫一声,冲到老虎面前,又是一爪。

    这一次就不是单纯的拍击,而是弹出了锋利的“指甲”。

    面对生气的哮天犬,老虎压根就没有躲闪和反抗的余地,直接被撕裂成为了好几段。

    暗色的鲜血染红地面。

    哮天犬歪了一下脑袋,这下子还能不死?

    就在这时,随着下半身倒下,歪在地上的老虎尾巴扬起,炸裂开来。

    毛发如同钢针一样,朝着四面八方溅射。

    哮天犬身子化作残影,躲开那些毛发。

    细细密密的毛发落在地面、旁边的树木上,留下了一个个一指大小的坑洞,威力不比枪械子弹来的要小。

    唐洛左手伸出,使用了招架,无形的力量形成一面弧形的“盾牌”,毛发撞到盾牌上,化作一缕缕充满了诡异黑烟。

    不仅仅是这些,其余的毛发也是如此。

    一时间,这一小块区域,都被黑色的烟雾笼罩,阻碍了人的视线。

    突如其来的黑雾中,一道黑色的残影扑向跳起来闪避的哮天犬,快若闪电。

    “吼”

    黑雾中传来压着的咆哮。

    片刻,哮天犬走回到唐洛脚边,把嘴上叼着的“东西”放下。

    唐洛挥挥手,带起一阵劲风,加速了黑雾散去的速度,低头看向被哮天犬叼过来东西。

    这是一条蛇。

    一条很诡异的蛇,身体上覆盖着的不是鳞片,是一层血肉,但又不像是被扒皮的蛇,而是本身就长成这个鬼样子。

    并且只有靠近头部的一半是血肉,“下半身”则是一根骨头,看上去像是脊柱,脊柱从中间断裂,断口平滑。

    “寄生在老虎脊柱上的蛇?”唐洛皱起眉头。

    尾巴是条蛇的玩意,唐洛见过。但眼前这种东西,他是真的没有见过,也没有听过。

    食谱·山海经中也没有记载过什么虎身,血肉蛇为尾巴的食材。

    “喵。”哮天犬又叫了一声。

    “你也这么觉得?”唐洛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喵。”

    “那就试试吧……等等,没有火。”唐洛想到一个严肃的问题,“狗子,会钻木取火吗?”

    “喵?”

    “你看你,已经是一只成熟的狗子了,连钻木取火都不会,这怎么行?”唐洛痛心疾首,“算了,这次就由我来教你,以后要学会自己在野外通过有限的条件,烹饪出无限的美食。我跟你说,当年西行的时候,很多时候都是化不到缘的。”

    “一些地方,人很少,难得有几个,悟空一出现,就把人吓个半死。”

    “以为师的颜值都救不过来。我就说,悟空啊,你为什么不能真正化作人形呢,又不是不会?矮一点没关系……”

    “你这样半人不猴的,是不是故意不化缘,想要饿死为师?”

    “所以说,为师能有今天的成就,都是因为那几个不争气的徒弟活活逼出来的。”

    唐洛一边开始处理食材,一边回忆往昔峥嵘岁月,那是他逝去的青春。

    “那个什么,去找个水源。”

    “喵。”哮天犬应了一声,一下子就跑得没影了。

    两个小时后。

    河边,唐洛对哮天犬说道:“怎么样,我的手艺还是不错的吗?”

    “喵。”哮天犬点点头,就算不好吃,也要说好吃啊。况且,味道的确不错。

    “这还不是我的真实水平,毕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以后食材好,辅料多,那才是真的好吃。”唐洛洗干净手,站起来,向着河流上流走去。

    如果这深山老林有什么人烟的话,多半也会在水源附近。

    沿着河流前进了约莫半个小时左右。

    唐洛发现了一间孤零零的小屋,距离河流不远,用石头和木头搭建而成。

    外面还有一圈感觉象征意义大国实际用途的围栏。

    “原来是这个蛇精啊!”

    唐洛右手握拳,捶了一下左手掌心。

    看到这孤零零小屋的时候,他就知道,这次任务是怎么回事了。

    葫芦娃!

    没错,这种任务需要镇压的蛇精多半就是葫芦娃里面的蛇精。

    小屋外面,围栏围起来的小院中,搭着一个葫芦架子。枝繁叶茂,就好像是小小的绿色棚子,几个葫芦悬挂着,若隐若现。

    又是镇压蛇精,又在这样的小屋外面看见了葫芦,不是葫芦娃是什么?

    步子加快,走进小院中,唐洛没有急着去看那些葫芦,先是推开半遮掩的木门,进入到小屋里面。

    “果然,爷爷已经被妖精抓走了。”小屋内空荡荡的,没有人。

    看上去也有一段时间没有人居住了。

    “但是……”

    走出小屋,唐洛看着架子上的葫芦,“为什么这些葫芦都是青色的?”

    悬挂下的葫芦,并没有呈现出各种色彩,反而,都是青色的,给人一种还没有长好的感觉。

    不仅如此,唐洛数了一下,只有六个葫芦,并不是七个。

    “大娃呢,大娃已经跑路了?你们会说话吗?给个反应呗。”

    唐洛对着葫芦说道。

    挂着的葫芦毫无反应,让唐洛觉得自己像是个白痴。

    旁边的哮天犬则是在小院里面跑老跑去,不知道在搞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