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退后让为师来 隐语者

第一百二十六章 听“爷爷”讲那过去的故事

    “你不出手?”

    黎青看了旁边的云霄欢一眼问道。

    唐洛和黑色蜈蚣之间的战斗,他们根本就无法近身。

    赵盖伦倒是怒吼一声冲了上去,被黑色蜈蚣一尾巴击中甩飞,若不是以勇气技能抵挡了一下,怕是要受不轻的伤。

    而且,随着黑色蜈蚣地上地下钻进钻出,周围的地面已经变得无比脆弱。

    他们靠近一些,用力一些,都有可能坠入到地下。

    秦梦蓝几箭未中,果断施展出了龙拳出击,只可惜效果不佳,追击了一段距离,最后只是崩断了几只蜈蚣脚而已,稍微阻了一阻蜈蚣的攻势。

    黎青虽然是聂风命格,但她其实现在也就会几招风神腿。

    其它更强的武功一概不会,无法帮上什么忙。

    金刚的情况,跟赵盖伦明显是半斤八两,升龙拳也还在冷却,无法出手。

    现在唯一可以帮到唐洛的,就只剩下云霄欢了。

    云霄欢拿着小石子,手指连弹,部分石子落在黑色蜈蚣身上,却无法真正击穿黑色蜈蚣的铠甲,造成有效伤害。

    云霄欢的小李飞刀,威力自然不仅仅只是如此。

    黎青的问话,其实是在问云霄欢出不出小李飞刀。

    黑色武功外壳坚硬,但不意味着其它地方同样坚硬,至少脑袋上的那张面孔,嘴巴,还有外壳之间的空隙,都是脆弱的。

    有唐洛在那边牵制争取时间,例不虚发的小李飞刀,足以命中。

    就算杀不死,也能够重创黑色蜈蚣,以解唐洛目前狼狈的危险处境。

    那从天而降的如来神掌,还有千手不能防,显然也不是可以随意使用的招式。

    云霄欢皱着眉头,他在犹豫。

    小李飞刀不是技能,并无冷却限制,可一旦出手,身份多半暴露,非云霄欢所愿。

    而且,他总觉得对方就算暂时没有了那两招强大无比的招式(技能),面对这蜈蚣,也不会有性命之忧。

    不管如何,玄奘的任务跟他们可不一样,他的任务是镇压蛇精!

    若是被蛇精麾下的蜈蚣精给搞定,那也太对不起神魔给的任务了。

    云霄欢越想越觉得有道理,他说道:“他没事,你们是关心则乱。”

    “没事?”黎青一愣。

    “当然,情况虽然看似凶险,但实际上都是擦身而过,玄奘游刃有余……”刚说到这里,就看见唐洛黑色蜈蚣的一对黑色的巨大口器夹住,带着冲入了地下。

    原本就千疮百孔的地面,随着这次冲击,连成一片破碎,形成了一个深入地底的坑洞。

    “……”云霄欢瞪大眼睛,他猜错了?!

    “跟上,别跟丢了。”好在唐洛的声音从地下传来,毫无受伤的感觉,及时缓解了云霄欢的尴尬。

    “你看,我就说他没事吧。”云霄欢说道。

    “呵呵。”黎青笑了一声,先把错愕的表情彻底收起来再说这话啊。

    “就算是大师,这也太托大了吧。”金刚忍不住说了一句,走到坑洞面,隐约可见黑色蜈蚣的一部分狂舞着。

    “走了。”秦梦蓝走过来,看了看,没有犹豫,直接跳了下去。

    身为神魔行走,这点勇气还是有的,大家也纷纷跳下。

    顺着黑色蜈蚣开辟出的道路,众人快速前进,没一会就来到唐洛所说的地下世界。

    果然是各种通道交错纵横,极易迷路。

    不过有唐洛出声引导,黑色蜈蚣带路,倒也不用担心迷路的问题。

    快速前行,忽上忽下,忽左忽右,足足一个小时。

    一个转弯,大家就看见白衣玄奘站在通道中,身边是扭曲着,大半身子陷入到旁边的“墙壁”中,却一动不动,毫无生机的黑色蜈蚣。

    再远一些的地方,有一道光线照进,显然别有洞天。

    “到了?”秦梦蓝看过来,借着光看了一下唐洛,果然没有受伤。

    不仅没有受伤,身上连个痕迹都看不到,纤尘不染。

    对比追上来的众人,一个个倒是灰头土脸。

    很容易让人误会刚刚经历了一场战斗的人是他们。

    “到了。”唐洛看向光线照进来的出口,迈开步子走了过去。

    开始是让蜈蚣带一带,后来就变成了他打这个黑色蜈蚣,让它本能地逃离逃向什么地方,自然是能够救命的地方。

    从出口处照射进来的光线,红彤彤的一片。

    证明时间已经是傍晚时分,颇有点残阳如血的味道。

    众人走出通道,出现眼前的,赫然是一片美景。

    绿草如茵,鲜花盛开,绿树成荫,还有清澈的溪水潺潺流过。

    不仅如此,还可以听到一些虫鸣鸟叫之声。

    好像整片山脉的精华,都被汇聚到了此处。

    “山谷啊……”黎青低语一句,放眼四周,是高耸的峭壁,这里是一处谷底。

    中心的位置,有着一处隆起的小山包,给人一种坟包的感觉。

    在坟包的前面,还有一块由藤蔓纠缠组成的凸起,像是一块墓碑。

    “有人!”

    赵盖伦靠近,惊呼出声,他看到像是墓碑的藤蔓中,坐着一个人。

    几乎整个人都被藤蔓覆盖,只能勉强看到一张枯槁老脸,以及双手合十的上半身。

    这些藤蔓,就是缠绕在这个老者身上形成了墓碑似的形状。

    “不会是那个老和尚吧!”赵盖伦退后两步,想到了一个可能。

    唐洛走上前去,直接伸手向老者枯树一般的面孔。

    其他人站在唐洛背后,没有过于靠近,这种艺高人胆大的试探,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去做的。

    很容易直接把人给试探死了。

    就在唐洛即将碰到老者的时候,紧闭着双目的老者,突然睁开了眼睛。

    眼中两道精芒射出,夺人心魄。

    “何人来此!”

    他开口喝问,声音宏亮,只不过仔细去听,就会听出竭力隐藏的虚弱。

    惊醒了老者,唐洛收手,双手合十微微一礼道:“贫僧玄奘,途经此处,不知道法师为何在此?”

    老者身上的衣服极为破烂,但还是勉强可以看出,是一身灰色的僧袍至少现在是灰色的。

    以前是什么颜色就不知道了。

    “原来是玄奘法师。”老和尚说道,“此处绝非善地,速速离去吧。”

    “贫僧看出来了,否则也不会在这里了。”唐洛说道。

    老和尚叹息一声,正要说什么,突然注意到唐洛背后的秦梦蓝等人,顿时变了脸色,做怒佛金刚:“又是你们这群孽障!”

    没说出更多的话,唐洛就伸手点在了老和尚的额头:“法师还是不要动怒为好。”

    这老和尚距离油尽灯枯也只有一步之遥,唐洛怕他一激动直接咽气了。

    老和尚感受着功德玉莲的温和力量,有些惊讶,随即神色平静下来:“贫僧法号法山……”

    “你咋不叫法海呢?”大家脸部一阵抽搐,这个法号,确定不是在玩我们吗?

    “法山法师,可以跟贫僧说说,这片地域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唐洛干脆地盘膝坐下,看着法山和尚说道。

    法山看了唐洛背后的秦梦蓝等人一眼。

    “无妨,他们都是好人。”唐洛愉快地发着好人卡。

    玄奘大师面前,没有坏人,就算有,很快也就没有了。

    法山看了秦梦蓝等人一眼,又看着自信满满的唐洛,微微叹息了一声说道:“不知法师可否愿意听一个故事?”

    “好啊。”唐洛属于听派,自然不会拒绝。

    而且基本上,这个老和尚应该可以解开这次任务中所有的谜团。

    不光是唐洛兴致勃勃,其他人也竖起了耳朵,恨不得凑过来一起听,但因为这法山和尚莫名其妙的敌意,只能站在原地不动。

    好在这个位置也能听到法山在说什么。

    故事发生在十多年前,这个村庄,来了一对外来的男女,女子美丽,气质温婉,男子清秀,文质彬彬。

    两人的气质和画风跟村庄格格不入,自称是逃难而来。

    村长村民们倒也没有“穷山恶水出刁民”,直接赶走两人,答应让两人暂时落脚。

    一开始,逃难而来的许宣许大夫和“白姐姐”两人虽然一起,并不是夫妻,顶多算是相互有意,还不到眉来眼去,相互勾搭的地步。

    不过在村子住下后,两人感情迅速升温,在村民的见证下正式成亲。

    许宣偶尔教村子里面的野孩子断文识字,村民有个头疼脑热,打猎砍柴的时候受伤,也被许宣一一治好。

    许大夫和白姐姐(夫人),逐渐也成为了村子中最受欢迎的人。

    总之,感觉上越听越像白蛇传,但地点从西湖边上换到了这个也算得上远离尘嚣的村庄中。

    “然后法山法师你出现了,发现那位白夫人其实是妖精,于是出手降妖?”唐洛问道。

    法山枯槁的面容流露出一丝悲伤,一丝愤怒,一丝悲悯,极为复杂:“不。”

    悲剧的开始,在法山到来之前。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村子里面的村民开始得起了奇怪的病症,时不时有剧痛席卷全身,有时四肢无力,有时暴力伤人,力大无穷,几个人都压不住。

    一开始,许宣也是束手无策,还请来了其它地方的名医前来医治,却毫无效果。

    在死了七八个村民后,许宣夫妇终于弄出了汤药,可以暂且压制、延缓怪病。

    可随着得病的村民越来越多,汤药远远不够,甚至还越来越少。

    没有多少村民察觉到,那个时候怀孕的白夫人,脸色越来越苍白,身子也一天比一天虚弱。

    “那药……”

    “那药,最主要的药材便是白蛇的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