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退后让为师来 隐语者

第四百八十章 目无余子

    “应劫。”唐洛低语一句,“说了这么多,最重要的事情你没说。”

    “这个……”赤帝戴礼欲言又止,“小神知道圣僧想要知道什么,可是,真君和三公主事情,小神实在不好说,也不敢说。”

    口中的三公主,指的便是杨婵。

    “哦?”唐洛目光幽幽,盯着戴礼。

    戴礼干脆把脖子一横,闭上眼睛说道:“若圣僧真的要强逼,还不如干脆杀了小神。”

    “你这一缕意识降临香火化身,死就死了,装什么大义凛然。”唐洛说道。

    戴礼无奈地睁开眼睛:“圣僧,唯独真君和三公主一事,真的不能说。”

    “连他们在哪都不能说?”唐洛问道。

    “不能。”戴礼斩钉截铁,那叫一个忠心耿耿。

    唐洛看着戴礼:“其实你也知道,说与不说,最后的结果是没有差别的。贫僧要做什么事情,你们拦不住。”

    戴礼原本微微佝偻的身子逐渐站直,讨好之意也完全消失:“圣僧,恕小神直言,仅凭你们几个,我们五兄弟还真不一定怕了。”

    “哦?”唐洛也不生气。

    但淡然中带着一丝兴趣的姿态,让戴礼涌现出来的豪情壮志顿时打消大半。

    不过戴礼还是硬着头皮说道:“若是大圣在此,我们五兄弟就算拼尽全力也拦不住圣僧师徒二人联手。”

    “咳。”旁边猪八戒不悦地咳嗽了一声,会不会说话?

    什么叫做那猴子在,你们就拦不住?

    合着我和师父联手,你们就能够拦住了是吧?

    谁给你们的勇气和信心?

    戴礼看了猪八戒一眼说道:“如果小神没有看错,元帅此刻不在状态,对否?”

    猪八戒点点头,坦然承认,他伤得自然没有那么重,可要说状态的确不太好,无法发挥出全部的实力。

    需要时间慢慢恢复。

    “三太子虽无受伤,可刚才斗败我那螣蛇,都稍显吃力,恐怕……”戴礼又道。

    敖玉烈转过脸去,我一只坐骑不能打有错吗?

    你们这些人,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能打,是不是过分了?

    “至于圣僧。”戴礼眯起眼睛,看着唐洛,“小神始终看不透,但斗胆猜测,亦非全盛状态,所伤甚重!”

    “啪,啪,啪。”

    唐洛抬手,拍了三下,算是夸奖,每一下都拍得戴礼心惊肉跳。

    说实话,对于众人实力的分析判断,不是他戴礼看出来的。

    而是来自黑帝。

    黑帝才是亲自跟唐洛他们动过手的人。

    如今接触之下,戴礼也相信黑帝的判断没错,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眼前的唐玄奘。

    戴礼还是抑制不住地感觉到畏惧。

    “分析到位。”唐洛说道,“说的不错,很有自信,但你确定你是可以活下去的那个?”

    “……”戴礼愣了一下,脸色随即难看起来。

    他们再自信,也明白跟唐玄奘为敌,是要付出巨大代价的。

    五方天帝,死上一两个可不是杞人忧天。

    “死上一两个,杨戬自然也就出来了。”唐洛语气平静。

    “圣僧当真不念旧情,要跟真君为敌?”戴礼急道。

    尽管梅山七怪是杨戬一个个打趴下再收服的,但以杨戬为人自然不会折辱他们。

    事实上留下其性命让他们跟在身边,就证明杨戬对他们还是认可的。

    唐洛说家仆,是在故意嘲讽激怒黑帝吴龙。

    梅山几妖说杨戬的家将更加合适。

    唐洛无端端杀了他的家将,杨戬肯定不会跟他善罢甘休。

    唐洛冷笑一声:“我千里迢迢来见杨戬,他连面都不肯见,哪还有什么交情?被他自己断了。如果是你们擅作主张,落贫僧的面子,用命来弥补又有何不可?”

    肆意嚣张,一股浓重的妖邪之性扑面而来。

    “妖僧……”戴礼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很多人会说唐玄奘是个妖僧了。

    “做决定吧。”唐洛说道,“是你们主动带贫僧去见杨戬,还是用自己的性命证明你们的忠心,留下故事给后人看,成就一段‘佳话’。”

    “师父或许可以为你们提笔作传。”猪八戒在旁边凑趣道。

    要知道,唐洛还有三界第一大文豪的称号在虽然是自封。

    “他们不配。”唐洛说道。

    气得戴礼香火化身都差点不稳,心中顿时有个离谱的想法。

    为什么大圣不在?

    大圣在的话,说不定还能劝说一二。

    天蓬元帅,净坛使者,就是个奸佞小人!妖僧说往东绝不往西,要杀人就给他送剑。

    三太子敖玉烈也只会“我什么都不知道,因为我只是一匹马。”

    唐洛伸手,戴礼的香火化身不受控制地飞过来,被他抓住脑袋:“怎么选择?”

    “你……”

    “五……”

    “四……”

    唐洛直接开始倒数。

    最关键的信息不说,要搞断章?

    而且还是遥遥无期的断章,腿都给你打断。

    “我说!”终于,巨大的压力之下,戴礼屈服了。

    命毕竟是自己的。

    “不过我不会直接说,这件事情,老金也知晓一二。”从这一刻开始,金大升就不是兄弟了,戴礼果断卖了他,“他亦不会帮真君隐瞒多少,圣僧想要知道,去问他吧。”

    “你以为是在玩RPG游戏?”唐洛脸色一冷,“我要得到一个情报,先去找A,A让我找B,B让我完成任务,需要用到C?玩任务链呢?”

    上半句戴礼听不懂,后面他听得一清二楚。

    “既然你们要遮羞布,贫僧给你们机会,三天内,我要见到那只老黄牛,之后此事就跟你们无关。”

    唐洛松开戴礼,没有说什么“否则”之类的话。

    戴礼心里有数。

    脸色阴沉地看了唐洛一眼,他拱手道:“好,就如圣僧所说。”

    唐洛摆摆手,示意戴礼可以走了。

    戴礼转身离开,没走两步,就听见敖玉烈在后面问道:“师父,这螣蛇怎么办?”

    “吃了吧,怎么说也是螣蛇。”

    身形一晃,香火化身一下子散开,一缕意识完全回归。

    “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

    “竖子胆敢欺我!”

    五帝庙内,赤帝化身无能狂怒,整个庙宇都在摇晃。

    外面的天空中阴云低沉,连天象都受到影响,神之怒,神威如狱。

    旁边的守卫和道士们跪倒一片,不明白天帝因何事发怒,一个个满头大汗,连抬头都不敢。

    “拆房子呢?”

    “你拆了房子我们以后怎么见面?”

    其余四帝相继出现。

    “哼。”黑帝吴龙则是冷笑不已,还有点幸灾乐祸。

    “杀了他!一定要杀了唐玄奘!”庙宇顿时安静下来,赤帝森然的声音在里面回荡,没有传出去分毫。

    “你也终于明白了那妖僧是个什么东西了。”吴龙道。

    戴礼说道:“狂妄自大,目无余子,毫无慈悲心肠,这样的人,也配成佛?”

    “哈哈哈。”白帝突然笑了起来,“不然呢,你觉得佛是什么?”

    “好了,情况怎么样了?计划成功了没有?”青帝实在不喜这些家伙一堆废话,直奔主题。

    所谓计划其实很简单。

    就是想办法挑动妖怪和唐洛之间的斗争,消耗一下他的力量。

    反正那妖僧杀妖跟吃饭喝水似的好吧,其实是杀戮,也不仅仅是杀妖。

    唐洛他们杀螣蛇,只是巧合,赤帝就干脆现身进行计划了。

    “出了偏差,妖僧油盐不进,反而要我们三天内交出那老牛。”戴礼说道。

    “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

    本来要当黄雀,结果没当成。

    “你做了什么?”青帝问道。

    赤帝将事情和盘托出,其余四人默默无语,难怪气成这样。

    换成他们在那里,表现恐怕连赤帝都不如。

    赤帝乃是犬妖出身,平日看似暴躁,实际上关键时刻最能隐忍。

    换成另一个,估计香火化身都不一定能回来一言不合,直接动手。

    “现在要怎么办?”白帝沉声道。

    “或许,我有个法子……”黄帝开口说道。

    泷泽湖畔,天空中飘起了细雨。

    一栋现代化的小楼立着,正是诅咒之屋。

    而在诅咒之屋旁边,有着一堆长长,似蛇非蛇,似蛟非蛟的白色骸骨。

    哪怕只剩下了骨头,依然有一股淡淡的凶厉气息传出。

    刘沉香赶到的时候,看着这骸骨略微有些惊疑不定,过了一会儿才看向坐在湖边垂钓的唐洛问道:“这是,那螣蛇?”

    不等唐洛回答,刘沉香又看向泷泽湖。

    微波荡漾的湖水中,似乎一修长的黑色身影若隐若现。

    那又是什么?

    “大侄子来了啊。”为唐洛撑伞的猪八戒转过头笑着说道,“嗯,这就是那条螣蛇。”

    “大侄子……”刘沉香表情维持得有点艰难。

    “我们跟你娘、舅舅都是平辈论交,你叫一声叔叔不吃亏。”猪八戒说道。

    这门关系,多少人想要攀龙附凤都攀不上呢。

    “是啊。”湖水中黑影浮出水面。

    刘沉香脸色一变:“蛟龙?”

    “不,是你敖玉烈叔叔。”敖玉烈重新化作人形,“还有一点,是真龙。”

    “瞎捣乱,害我一条鱼都没有钓上。”唐洛说道。

    “师父,这本来就没什么鱼啊,被那蠢螣蛇吃得差不多了。”敖玉烈身子一缩,叫屈道。

    “真龙?”刘沉香看着敖玉烈,有些不敢相信。

    蛟龙他见过,也斗过,甚至还斩杀过。

    可是真龙,哪怕是神仙阵营中,似乎都找不出几条来。

    敖玉烈并未在在罗泽他们面前显露过真身,因此他们也不知道敖玉烈其实是一条龙。

    “真龙没什么好惊讶的,其实也就那样吧。”敖玉烈说道,语气沧桑,好像很有故事。

    “我约了五方天帝,两天后他们会带你舅舅以前的家将碰面,他应该能告诉我们你娘和你舅舅在什么地方,你要不要一起来?”唐洛放下钓竿,看着刘沉香问道。

    湖水中,一条不知道哪里来的鱼咬上了钩,挣扎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