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退后让为师来 隐语者

第七百二十二章 不够尽兴

    “看来你的判断失误了。”唐洛看向艾萨克说道。

    “不可能!”

    艾萨克的骷髅头飞到勇者尸体旁边,盘旋几圈,突然间,他张口咬向勇者之剑。

    就在即将咬合的刹那,勇者之剑轻轻一震,发出刺眼的光芒。

    可以看到,勇者之剑上的光芒,如同流水一般,汇聚到勇者的身体中。

    勇者低垂的脑袋猛地抬起,胸膛上的伤口瞬间愈合。

    “……哈!居然这么玩,剑精啊这是!”艾萨克发出“咯咯咯”的笑声,听上去分外渗人。

    将此方世界变成自己后花园的人,并不像艾萨克所说的那样,成为勇者,而是隐藏在勇者之剑中。

    在艾萨克对勇者之剑动手的瞬间,才真正“浮出水面”。

    抬头的勇者,样貌没有发生任何变化,但气质瞬间变得孤傲,有一种俯瞰众生,睥睨人间之感。

    这种感觉在刹那间便消失无踪,勇者法斯特肯看上去跟原来没有区别。

    只不过嘴角多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仿若将一切都掌控在手中。

    “你还真是恶趣味啊。”艾萨克悬浮在勇者身边,完全没有刚才跟唐洛说好的“我们一起上,弄死他,把他赶出这个世界”的表现。

    相反,艾萨克的语气颇为熟悉,有一种跟老对手交谈的感觉。

    唐洛也没有什么“你居然说话不算数”的错愕表情。

    刚才艾萨克所说的合作,计划什么的,他一个字都不相信,更没有放在心上。

    勇者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的伤口,又扭头看了一眼惊喜万分的凯兰等人,轻轻挥手。

    身上破损的衣服就修补完毕,之后,凯兰三人消失不见,也不知道被他送到了什么地方。

    做完了这两件事情,他才转头看向艾萨克:“你是谁?”

    “呃……你的夺舍,难道没有连记忆一起夺取?”艾萨克上下悬浮的骷髅头顿时凝固在半空中。

    “呵呵。”

    唐洛没有任何掩饰地嘲笑两声。

    看这样子,艾萨克认为自己是“勇者”的宿敌,却没想到勇者根本就没有认出他来。

    完全的一厢情愿。

    不仅仅是“我没有把你当宿敌”,还是“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的情况。

    “自然夺取了。”勇者说道,“你们破坏了我一大乐趣。”

    他所说的是艾萨克干掉勇者一事。

    从目前的情况下来,将本世界当做后花园的通关者,玩法比艾萨克想的还要更进一步。

    走的是ntr路线。

    当然,苦主是勇者,他是负责给勇者戴帽子的那位。

    估计等勇者击败魔王,成功名就之后,他就会从勇者之剑中苏醒,夺舍勇者,愉快地接手勇者的一切。

    从地位到名誉,还有后宫。

    而勇者本人,多半也不会死,大概率是被封印在勇者之剑中看着这一切。

    苦主可是ntr重要组成原因,三大要素,苦主、黄毛,热兵器,缺一不可。

    而且黄毛和热兵器可以多个,苦主基本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如果没有苦主的话,ntr跟纯爱有什么区别?

    现在独一无二勇者身死,顿时感觉索然无味。

    “呵……”艾萨克非常艰难地笑了一声,还好骷髅头也看不出任何表情,“至少,我为你带来了一条大鱼。”

    “这条鱼,将来必然跃龙门而过。”

    他也没有说出自己的身份。

    勇者是真的不在意,既然如此,他又何必去自讨苦吃?

    这份被无视,被遗忘的屈辱,暂且先记下了,以后一定要加倍奉还!

    勇者扫了艾萨克一眼,没有去深究他的身份。

    没有什么印象,就证明不需要,也不值得去记住。

    反倒是艾萨克所说的大鱼,勇者有几分兴趣。

    他看着唐洛:“你是……”

    问的自然不是唐洛的虚假身份。

    “贫僧法号玄奘,大雷音寺,战斗胜佛。”唐洛双手在身前合十,身上的锦斓袈裟完全恢复原样。

    忽略已经长回来的白发,倒是有几分佛门小沙弥的感觉。

    “大雷音寺?”

    艾萨克一惊一乍,大呼小叫。

    勇者也眯起眼睛:“西方净土,灵山之上,大雷音寺斗战胜佛,不应该是一只猴子吗?”

    “法号玄奘,是唐僧,明明是旃檀功德佛。”艾萨克在旁边搭腔,很狗腿。

    勇者也不在意,似乎习惯身边有这样的角色存在。

    “大概是我比较特殊吧。”唐洛笑了起来。

    “古里古怪。”艾萨克嘀咕一句。

    勇者倒是在笑:“有趣,你是唐和尚的命格?”

    “命格啊……”唐洛不置可否,回答得模棱两可。

    “提醒你一下,命格可不是什么好东西,有毒哦。”艾萨克恶意地笑了起来。

    这个说法,跟唐洛他们发现的情况不谋而合。

    “命格原主会夺舍命格持有者?”唐洛脸色微微凛然,假装在意问道。

    可能一些称呼会不同。

    但艾萨克和勇者毫无疑问都完全理解唐洛在说什么。

    “为他人做嫁衣,当然,也不全是。”勇者说道。

    艾萨克看了他一眼,没有做声。

    提醒唐洛命格有毒的是他,可他没安什么好心,与其说提醒,倒不如说想要看唐洛不安和焦虑。

    倒是勇者表现得十分大气,直接把命格的害处点了出来。

    为他人做嫁衣,这话已经很明白了。

    “原来如此。”唐洛点头,“那么,命格是你们这些通关者弄出来的?”

    “通关者也太难听了,小鬼,记住,我们是超脱者。”艾萨克说道。

    “超脱者,超脱了什么?”

    “超脱了什么?”艾萨克重复了一下唐洛的问题,“自然是一次接一次的任务……”

    话音未落,就被勇者一巴掌拍进了地里面:“你的话太多了。”

    “哎呀,人老了有些糊涂,说的有点多。”艾萨克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委屈,“这不能怪我,就正常而言,我们压根就没法真正接触到这些小鬼。”

    勇者点点头:“的确,更不用说,这里是朕的后花园。”

    “朕……”唐洛看着勇者。

    这可是皇帝的自称,从秦始皇开始,华夏的皇帝自称。

    说起来,山海界倒是没有什么皇帝自称“朕”,基本以称孤道寡为主,还夹杂着各种乱七八糟的称呼。

    山海很大,因为是修炼世界的关系。

    不同地缘的文化发展都相近类似,却也不可能完全一致。

    山海界也没有什么大一统皇朝。

    唐洛这几个神魔行走的出现,的确有些出乎勇者的意料。

    这个世界是他的后花园,是属于他的世界、私人领地,不会作为“神魔行走”进行任务的任务世界。

    神魔行走进行任务的世界,都是无主的“公共世界”。

    还有一部分甚至是临时构成的“虚假世界”。

    当然,勇者他不像一些超脱者一样,将自己所占据的世界打造成铁桶。

    神魔行走“不小心”进来的概率也是有的。

    只是,这个不小心,到底是真的某种意外,还是其他超脱者的算计?

    “你看我干嘛?”看到勇者看向自己,艾萨克十分委屈,“你难道怀疑我把这些小鬼送进来的?”

    “不,你办不到。”一些思绪一闪而过,勇者轻描淡写,“如果你有这个本事,我应该能够记住你。”

    “……”

    艾萨克一百句脏话如鲠在喉,不吐不快,只能不快。

    “你们,包括所有的行走,都来自地球?”唐洛问道。

    除了小白龙这些被唐洛带过来的,其余的神魔行走,似乎都出自地球。

    没有出现在其它世界的神魔行走。

    “不该问的别问。”艾萨克说道。

    “没有。”勇者突然说道。

    “嗯?”

    “我在他身上,没有看见其他任何人留下的什么印记。”勇者说道,“如你所说,还真是一条可以跃过龙门的鱼。”

    他看向唐洛的眼神,透着一股欣赏。

    还在任务期间就如此强大的行走,着实少见。

    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过了。

    便是一些成功“通关”的行走,都未必有这个玄奘和尚强。

    更不用说那些连任务都无法全部完成的“大部分行走”了。

    艾萨克笑了一声,计划通。

    是的,在意识到自己降临到这个世界的分神完全不是唐洛的对手后,他就选择“改换门庭”。

    将唐洛卖给勇者。

    尽管同样不是真身,可“勇者”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远远不是他可以相比的。

    唐洛这个搅局者的出现,完全破坏了艾萨克的计划。

    那么,自然要付出代价。

    虽然就算没有唐洛出现,艾萨克想要做什么,他原本的谋划也肯定会落空,因为勇者不是世界之主,勇者之剑才是。

    但“因你失败”,就足够艾萨克迁怒到唐洛了。

    更不用说,身为超脱者,被唐洛这个还没有破壳的小鬼按在地上摩擦。

    艾萨克可以咽下勇者这口气,绝对咽不下唐洛这口气。

    两者意义截然不同。

    就好像一个初中生,可以被高中生揍一顿,但被一个小学生揍了,绝对不能忍,那是一生的耻辱。

    “就算被人‘预定’了,你难道就会放过?”笑过之后,艾萨克说道。

    “哼。”

    勇者冷哼一声,很清楚这个家伙要干什么。

    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确欣赏眼前的人才,想要为他所用。

    “臣服于我,我可以给你想要的一切。”勇者看向唐洛,直抒胸臆。

    “想要的一切?”唐洛说道,“你知道贫僧想要什么?”

    “你想要什么,朕都可以给你。”勇者之言,透着理所当然的傲然。

    和唐洛一样,他有时候也会改换自称。

    “贫僧想要自由。”唐洛笑了笑,“臣服什么的,不适合贫僧。”

    “朕可以给予你最大限度的自由。”勇者也在笑。

    “别人给的,也叫自由?”

    “呵,有些人连这种机会都不会有。”勇者看了艾萨克一眼。

    艾萨克的骷髅头静默无声。

    忍了,继续忍着,只有忍着,才能够看到“高中生暴打小学生”的场面。

    在场之人,哪个不是心高气傲之辈?

    不同的是,艾萨克经历过社会毒打,能屈能伸,知道该怂的时候怂。

    另外两个则不同。

    勇者和玄奘和尚之间的碰撞,是必然的事情,最后,会以一方的倒下、臣服作为结局收场。

    能看到那个时候,艾萨克就算“此行不虚”了,至少完成了临时定下一个小目标:揍我的人被人揍,尽管那个人不是我。

    就是这么豁达,随意。

    “如果贫僧拒绝呢?”唐洛的话让艾萨克的骷髅脑袋都开始下沉,几乎是一副“坐下看热闹”的姿态。

    打起来,打起来!

    勇者伸出手,竖起三根手指。

    “什么意思?”唐洛问道。

    “三次机会。”勇者说道,“朕可以让你提前脱离那些任务,提前接触到无尽万千世界,给你资源,让你变强,还给你三次背叛朕的机会。”

    “朕不会因为你的背叛给你任何惩罚。”

    “但三次之后,你要成为朕的一条忠犬,成为朕的狗!”

    心胸宽广?不,这是近乎于自大的自信。

    “阿弥陀佛。”唐洛喧了一声佛号,“施主既然如此不自信,又何必开此条件。”

    “嗯?”勇者提高语调,发出疑惑的声音。

    “诸葛亮七擒孟获,想必施主应该知晓。”唐洛笑了笑。

    诸葛亮给七次机会,你才给三次,你这个皇帝还不如别人的臣子有心胸!

    “事不过三耳。”勇者说道,“既然你不愿意,朕耐心有限,臣服,还是死亡?”

    “其实贫僧更想看看,所谓‘超脱者’,到底有什么本事超脱。”唐洛一直竖在胸前的双手放下,屈指一弹。

    艾萨克连哼都没有哼一声,骷髅头化作碎骨。

    不仅仅是骷髅头,连同他寄居的一缕分神也在唐洛的弹指之间死亡。

    勇者点点头:“不错,这等小丑,连旁观的资格都没有。”

    更别说在旁边煽风点火,幸灾乐祸了。

    唐洛不动手,勇者也会动手让这个家伙滚蛋。

    而唐洛能轻易灭掉对方一缕分神,让勇者又多了一分重视和满意。

    人才啊,难得的人才。

    不肯臣服,死去的确可惜。

    勇者伸出一根手指:“10%的力量,如果你能够支撑一小时,朕就再给你一个”

    “机会”二字都没有说出口。

    勇者身躯消失无踪。

    高空的云层被一道火光自下而上撕裂,涟漪自地面扩散。

    “10%,就这?”

    唐洛站在勇者原本的位置,抬头看过去,“贫僧劝你用全力,不然不够尽兴。”

    似乎要冲破苍穹的火光停住,消散。

    露出勇者半残的身躯,仅仅挨了对方一拳,便已经重伤至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