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退后让为师来 隐语者

第七百六十五章 弱者,没有资格

    黑死病,真正的称呼应该是鼠疫。

    在十四世纪,被叫做黑死病的瘟疫席卷整个殴洲,让当时的殴洲人感受到了什么叫做残忍。

    哈默林的花衣吹笛人,则是一个有点恐怖的童谣故事。

    在故事中,一个叫做哈默林的小地方,老鼠泛滥成灾。

    一个吹笛人用笛声控制老鼠跳海,解决了鼠灾。

    但那个地方的居民却选择毁约,没有支付相应的报酬,于是,花衣吹笛人在夜晚,将小镇的孩子全部带走。

    据说只留下了一个孩子因为腿伤没有跟上。

    用笛声操控老鼠,操控人类。

    常规认知中,花衣吹笛人的能力差不多就是如此。

    而加德纳召唤出来的吹笛人战灵,还有一项极为可怕的杀招,就是“黑死病”。

    那些“老鼠”,携带着猛烈无比的黑死病病毒。

    就连超凡者、战灵也无法幸免于难。

    酒吞童子“吞”下了不少老鼠,此刻发病,极为剧烈。

    而平田美,则是已经进入弥留之际。

    全靠平田的世界吊住性命。

    秦无双、关羽、秦琼、诸葛亮四个情况要好一些,时不时咳嗽两声,竭尽全力抵抗着黑死病。

    这是战灵的能力,并非是真正的病毒。

    所以,抵抗是有效果的。

    但这样一来,他们暂时被废掉战斗力不说,更不敢随意轻举妄动。

    黑死病在不知不觉中入体,目前还被压制着,一旦爆发,平田美和酒吞童子就是最好的例子。

    “你不是很嚣张吗?”

    风水轮流转,现在轮到加德纳嚣张了,他开口。

    弹簧腿杰克一个弹跳,来到酒吞童子面前,一记鞭腿踢过去。

    酒吞童子抬手,勉强挡住弹簧腿杰克的攻击。

    纤细的手臂上,留下一个深可见骨的伤痕。

    被击中倒下的同时,酒吞童子另一只手朝加德纳伸出。

    水流之声响起,清澈的酒水凭空出现,卷向加德纳。

    看上去没有什么杀伤力的样子,可加德纳哪敢让这酒水近身?

    开膛手杰克化作的黑雾卷起他,在场上到处逃窜着。

    酒水不断地追击,一阵阵酒香弥漫。

    弹簧腿杰克双脚形成一阵阵残影,疯狂攻击着倒在地上的酒吞童子。

    皮肤血肉被撕裂,一个个深可见骨的伤口不断出现。酒吞童子很快就变成了一个破烂的布娃娃,可就算如此,他也没有死去。

    相反,酒水持续追击着加德纳,没有丝毫放慢速度。

    “杀灵主啊蠢货!”

    加德纳的咆哮声传来。

    弹簧腿杰克一脚踢向平田美,攻击却穿透了平田美的身躯。

    她的身子变得虚幻起来,就像是一个幻影。

    无法被触碰。

    “一起!”加德纳说道,“一起先解决了平田美,解决了她,我让你们痊愈。”

    “真的假的?”孙泓云轻轻咳嗽一声,比起其他人脸上时不时闪过的痛苦之色,他看上去非常云淡风轻。

    咳嗽也很轻微。

    当然,他还不是场上状态最好的。

    状态最好的是吕布·唐洛,连咳都懒得咳一下,一点都不给黑死病面子。

    “平田美背后的那个战灵,你也不想面对吧?”加德纳说道。

    别看他刚才骂的酣畅淋漓,心中对那个不知名的战灵却充满了忌惮。

    酒吞童子的实力,绝对不弱。

    如果不是吹笛人的黑死病,他的两个杰克,就算用咒令强化了捆一起也不会是对方的对手。

    在场的战灵,可以真正跟酒吞童子对抗的,恐怕就只有那个白发吕布。

    就算是关羽、秦琼也不行。

    这一点,加德纳看得很清楚。

    那么,能够让这样强大的战灵俯首称臣,愿意为奴为婢,平田美的另一个战灵,又是何等实力?

    那条黑色的小蛇,还有平田美的身份,让加德纳有了一点猜想。

    另一个战灵,不会是八岐大蛇吧?

    “联手吧!”加德纳邀请着几人。

    “滚!”秦无双用一个字回答。

    “你看到了……有人不同意。”孙泓云轻笑,“让你先退场,其实也不错。”

    “两位将军!先剪除此獠!”

    “是,主公!”

    关羽、秦琼二人看向不断闪避的加德纳,战意升腾,恍惚间,一阵杀伐,金戈铁马之声传来。

    马蹄声响起,虚空中两匹骏马跑出。

    来到关羽、秦琼身边,没有停留。

    两人一跃而起,直接上马。

    对于战场猛将来说,人马合一,才是他们战斗力最强的时刻。

    “你们不要命了!”

    加德纳咆哮着,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会选择攻击他。

    “呵。”孙泓云笑了起来,“有本事你杀了我们啊,现在就已经是你的极限了吧。”

    “就算我死了,黑死病依然会盘踞在你们身上,将你们杀掉!”加德纳说道。

    变相承认了,吹笛人的黑死病暂时还杀不了他们。

    目前顶多是控制,哪怕是平田美,也借助平田的世界吊住性命。

    看上去最凄惨的酒吞童子,被打来打去,时不时吐血,可就是死不掉。

    黑死病来得如此猛烈,想要杀掉他们,却偏偏棋差一招。

    临门一脚没法踏进去,这场你死我活的战斗,最终的赢家肯定不会是加德纳。

    “不,黑死病杀不了我们。”孙泓云非常肯定,还看了唐洛一眼。

    这位连咳嗽都不曾咳嗽一下。

    “……至少,它会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加德纳声音软了下来,“让我走,我帮你们解除黑死病。”

    他选择退让。

    “不,不。”孙泓云摇头,“弱者,是没有资格谈条件的,你的下场只有死亡。”

    “杀!”

    关羽和秦琼的咆哮响起。

    两人说话间,这两个猛将已经暂时将黑死病压下,重新获得强大的战斗力。

    过后黑死病的爆发会比现在更加猛烈。

    但那个时候加德纳已死,吹笛人也不会继续存在太久时间在追杀下,一个失去了灵主,实力不断衰减的战灵活不了多久。

    届时黑死病就是无根之水,要不了他们的命。

    “回来!”

    加德纳召唤回弹簧腿杰克,和开膛手杰克一起保护自己。

    酒吞童子这边压力骤减,酒香浓烈几分。

    关羽、秦琼骑着战马在场上不断穿梭,再加上酒吞童子的酒水。

    将加德纳三人彻底压制住,哪怕化身黑雾也无法逃离。

    “啊!”

    刀光闪过,一声惨叫响,弹簧腿杰克再度被砍掉一条腿。

    青龙偃月刀上的龙型气息顺着伤口蔓延,刀光从弹簧腿杰克身体内部迸发,将他的身躯撕裂。

    同时,秦琼长锏洞穿弹簧腿杰克的面具,高礼帽飞起。

    掉落到地上。

    这次没有什么鲜血,弹簧腿杰克化作一团雾气,直接消散。

    代表着战灵的彻底死去。

    “啊啊啊啊!”加德纳发出困兽一般的嘶吼声。

    吹笛人的笛声骤然响起。

    一群“黑死病患者”的身子都凝滞了一下,黑死病病毒在咆哮,在沸腾。

    加德纳手臂手背上的灵咒令,完全消失。

    剩下的几枚全部加持给花衣吹笛人。

    “呵。”唐洛笑了一下,抬手轻轻一挥,“葛亮,动手吧。”

    “咦?”诸葛亮一愣,感觉到身上刚刚沸腾的黑死病像是烈阳下的冰雪,迅速消融,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奉先你怎么做到的?”

    “身为主将,不精通一点防疫能力,又怎么能够带兵打仗,百战百胜呢?”唐洛说道。

    “……有,有道理。”诸葛亮觉得此话极为有理,就跟军师需要冲锋在前,掌握战局一样,天经地义,合情合理。

    诸葛亮问道:“那我们打谁?”

    “全部。”

    “一网打尽?”

    “对,一网打尽。”

    “气吞万里!”诸葛亮扛起诸葛连弩,扣动扳机。

    霎时间,“箭墙”横空,将所有人都笼罩进范围中。

    箭墙落下。

    关羽双手将青龙偃月刀舞得密不透风,弩箭被尽数弹飞。

    秦琼也不逞多让,长短双锏横扫、点出,星星点点的寒芒,弩箭或者被打成两段,或者被击中倒飞而出。

    加德纳和开膛手杰克就没有这么好运了。

    随着几声闷哼。

    黑雾徐徐消散,露出加德纳的身影,原本就受伤不轻的身子,更是被两根弩箭洞穿。

    一在右腿,二在左肩。

    右腿和左臂几乎只剩下一点跟身子相连,开膛手杰克完全附身在加德纳身上。

    黑雾在伤口附近翻滚,保证加德纳的“肢体完整”。

    秦无双则是依然用那枚大盾挡下所有弩箭。

    酒吞童子在被弩箭击中的瞬间,化作一滩酒水消失,在另一边和原本追击加德纳酒水融合,显现出完整,伤痕累累的身躯。

    平田美同样依靠平田的世界,护住了自己。

    受伤最严重的,不是别人,而是孙泓云。

    他可以说被弩箭完全钉死在地上,只有胸膛的一小部分和脑袋还算完整。

    其余的地方,几乎可以说是支离破碎,不复存在。

    可没有任何鲜血流出,孙泓云脸上也没有半点痛苦之色,相反,他转头看向唐洛:“原本我以为,你看得出来我把你留在最后的打算。看来你不懂我们之间的默契。”

    “弱者,没有资格谈默契。”唐洛把孙泓云的话稍作修改,直接送还。

    “不知所谓,既然你这么先相似,成全你。”

    随着孙泓云的话,夜空中,闪过一道极为暗淡的光。

    一个微型导弹从天而降,袭向唐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