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成了一条锦鲤 丹尼尔秦

第0028章 同场竞技

    “老铁666,蔡伊林都哭了!啊~啊~”

    “会怎样”

    “@季铭Lane 是我们铭儿啊啊啊啊,一个永远活在别人抖音里的人。”

    “真不愧是科班出身,在三里屯这种地方说演就演了,没有声光电,没有配音剪辑,牛逼啊老铁。”

    “《恋爱的犀牛》和《Love story》,街头,密集的人群,两个人,你眼中是我,我耳里是你,太特么浪漫了!!”

    初晴点开评论,看了好久,然后顺着传送门进到季铭的抖音里。

    112万!

    一个百万抖音粉丝的网红!

    “妈呀,可以让他带我们涨粉啊。”室友眼睛一亮:“我只有几百个粉,给拉了那么多传世名曲都不涨,大家的审美真是太堪忧了,季铭可以做一下贡献。”

    初晴压根也没怎么听,她顺着评论里的传送门,又找到了“海底捞换菜”和“共享男友”的视频,把季铭从一名中戏大二学生,成长为一代抖音小网红的路线图,给弄清楚了个七七八八女孩子在摸索男人过去这一点上,实力堪比福尔摩斯。

    她总结一下,季铭能火,靠的主要就是一个字。

    帅!

    “哧!”

    “完了,我们初晴真的沦陷了,看人家视频都能笑成痴线。”

    ……

    第二天,青春版的阵容来的很早,也很齐整,大家都想要趁着还在国话,赶紧再熟悉一下。昨天晚上回去后,演员们都觉得似梦似幻,真实感欠缺。

    一个上午,几轮对练之后,大家才确认,自己确实是涨戏了。

    “季铭赶紧开表演班。”朱曼眼睛瞪的溜圆:“最好是那种临考的,一个人收个三五万块,保他们考近中戏北电什么的。”

    季铭翻了个白眼。

    “师姐,醒醒,不要做发财梦了。”

    锦鲤当然很厉害,但一定要记得,青春版舞台上这些演员,全都是过五关斩六将才闯进国话来的,本身就是最优秀的一拨人。

    “唉,我是真想发财,穷啊,我是发现了,这世界上缺什么都行,就是不能缺钱。”朱曼伤感了:“我有个中戏同学,最近嫁了一个小老板,我头疼要给她包个多大的红包太少了,怕拿不出手,人家在希尔顿办高定喜宴呢。多了,我又拿不出来。”

    “那还有什么可犹豫的。”

    “怎么说?”

    “穷的都拿不出来了,还有什么可纠结的,能给多少给多少呗。”

    “……滚远点,师姐当初考上研究生,又考进国话,也是风光过的,不能丢人!!”朱曼咬牙切齿:“关键问题还不是这个,我这两年都包出去多少红包了,自己吃糠咽菜的,可是不见往回收啊。我都觉得我这辈子结不了婚了,更没孩子收钱的希望太渺茫,礼金都是往海里扔啊。”

    季铭还没有这个感受,不过不妨碍他帮忙出主意。

    “师姐,你今年24,明年就25了是吧?”

    “嗯!”

    “你可以办一个四分之一百岁宴!靠老公靠孩子,不如靠自己啊!三十岁,你还可以办而立之年生日会,五十岁,二分之一百岁宴,六十岁,大寿!”

    朱曼神情诡异:“这怕是不太好吧?”

    “那你继续穷着吧。”

    “我考虑考虑,如果办的话,你会来么?”

    “师姐,我还小呢,我可以跟着卢哥去蹭饭。”季铭看了眼身边的卢涛,昨天之后,他跟卢涛也更熟悉了:“哎,不过说起来,卢哥还单着呢,有车有房有京户,绝对是钻石王老五啊,师姐你们内部消化一下,不是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别打我主意啊,我一个人开心着呢。”

    “得了吧,到你这个年纪,都来者是客,母的就行了,还挑三拣四呢。”

    “我可去你的来者是客,”卢涛都被气笑了:“我正经的90后好么,季铭你别仗着年轻欺负我们这些孤寡老人哈,须知你也是有这一天的,积点德。”

    “积什么德?车来了,快走吧。”周少红走过来听了个尾巴,就把人都赶上车了。

    ……

    魔都国际艺术中心的戏剧厅没有那么大,可以容纳500人不到一点。

    这个厅19号有两台戏要上。

    一台就是国话的青春版《雷雨》,另外一台是魔都话剧艺术中心的法国话剧《禁闭》。《禁闭》是下午演,《雷雨》是晚上。

    其实两台戏都挺经典的,《禁闭》是法国话剧的世界级名作,《雷雨》更是堪称中国话剧之王不过青春版在很多人看来,算是小娘养的!

    但吊诡的是,《雷雨》的票早早卖完了,尤其国家大剧院首演好评如潮之后,最后的票也被抢购一空。但上话的《禁闭》却没有这个成绩,虽然也还不错,卖掉了七成以上。

    多少有点不舒服啊!

    季铭他们在小排练厅练习的时候,备演的《禁闭》剧组,正在讨论他们。

    “外来的和尚的好念经。”

    “一个卡司阉割版,又没有创新,跟正版剧情又都一样,也不知道有什么可看的,凑热闹。”

    “季铭,这个人是首演阵容的周冲,首次登台,一鸣惊人。”《禁闭》导演谈成点了点季铭的名字:“这次青春版他也在,还有贾平坐镇,阵容也没有那么不堪。咱们一前一后,不少观众都是看连场的,到时候好坏是很直观的,你们别松懈。”

    “有几个观众能理解《禁闭》的?”

    男猪蹄儿叫顾锐,十三年戏龄,算是上话中青一代比较出挑的。

    “那有几个观众能理解《雷雨》的?你啊这不是废话?《禁闭》牛不牛跟你有关系的呀?《奇葩说》的分数都跟论点没关系了,只看能力,能力!晓得哇?”

    “明明是只看黑幕。”

    “……而且咱们是地主,不只是要一个不相上下,要赢得漂亮,懂伐啦?很多观众都给国话的名头吓到了,咱们作为本地剧团,也要帮他们纠正一下错误观念,不是国字头随便来几个人,就很牛的呀。话剧这东西,好坏是看得出来,谁是实心的,谁是虚的,你当沪上的话剧观众都没见识的?”

    国内话剧届的三国杀版图,大约是三点五,比四,再比二点五的样子,国话35%,人艺40%,上话25%当然这是综合来说的,各自也都有自己的招牌。

    但只要去看看春晚,东北的小品,津京的相声,铁打的京剧……在文艺界,北方是握有话语权的,很多南方人对这个也是诟病已久,干脆不看春晚的也多的去了。魔都话剧届,不忿帝都的剧团,那也是很正常的派系之争,文人相轻嘛。

    “行了,反正你们记得后面就是国话的戏,加码演好就行了。”

    “放心吧。”顾锐贱笑一下:“谈导,我们要不要去邀请他们来指点指点?反正我们卖的没他们好,理所当然嘛。”

    “然后你再演砸掉,让人家开心开心?”谈成似笑非笑。

    “……开个玩笑。”

    不过,《禁闭》的三位主演和导演,还是相当自信的,《禁闭》杀A咖的《雷雨》,那是力有不逮,但区区一个青春版还是要让他们知道一下,沪上不是没人才的。

    求推,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