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成了一条锦鲤 丹尼尔秦

番外2 《山海:大荒行纪》 上

    杨如意大量铺垫下去之后,就不用她再多做什么了,各种自媒体洗版一样出现:

    “传季铭已经向初晴求婚!”

    “最浪漫的约定:柴奖夺金后,初晴终于接受季铭求婚!”

    “初晴获聘柏林爱乐乐团,传和季铭在柏林购置爱巢。”

    “……”

    这些还算是比较克制的,更不靠谱的也有:

    “小肚微凸,夺柴奖后,初晴疑似怀孕。”

    “外媒称初晴琴音里蕴含着璀璨的母性光辉,季铭疑将奉子成婚。”

    “最强星二代来袭!”

    可能是涉及到人生中重大的好事,纵然季铭身边人一般不会跟他求证八卦,这一次也没忍住。尤其是一班中老年妇女,比如国话的周少红,白枫,还有陈舒、文晏她们。

    真的吗?

    有了?

    几个月了?

    现在就要孩子了?

    知道男的女的么?

    除了她们之后,很多已经为人父母的圈内人,也感觉跟季铭多了一个共同话题啊,上来就是“这刚出生的小孩子啊……”

    季铭也是一头冷汗,求婚确实是求了,但还没扯证。至于孩子,那更是不在计划中的事情。无论是他,还是初晴,接下来几年时间,都必然要为事业做出一些让步。季铭自己就不用说了,通过《遇仙降》《默》这两部大获成功的艺术片历练,天成文化正在涉足更广泛的影视制作投资,特效商业大片《山海》系列,已经正式开始推进,尽管对外的消息非常少,也非常谨慎,但是在影视投资圈高层内部,这个初定三部的系列,被放到了很高的位置上。

    用一个非常俗的对比方式,那就是中国的《魔戒》和《加勒比海盗》。

    它的投资之大,也是季铭以前的作品没有的包括《流浪地球》这样影史第一的大片,投资上来说,也算不上顶尖的。《山海》是季铭第一部大演员、大制作、大投资、大预期的作品,也是很多人更熟悉的方式,那种投资回报率动辄百分之几百几千的,只有赌徒才会去追求。

    这一次,老东家喜田影视都只能沾个光,除了季铭的天成文化,其它接洽的投资方全是巨子,互联网那几家,央字头的也有,业内合作过的,诸如光线、京城文化、中影……都明确表示,参与第一,份额不论有一位分量极重的大人物,从中影一把手退二线的,就说:“有一点大会战的意思了,从《英雄》开始的中国商业大片格局,能不能出现一次新的飞跃,可能就要看这部片了。”

    说是大会战,其实比大会战还要来的更加广泛一些,这一次季铭也将引入欧洲的投资商,《默》在欧洲掀起席卷之势,中国戏剧在沉闷的欧洲市场终于撬开了一道并不算特别窄的缝隙。季铭个人的号召力,也足以让许多欧洲投资者愿意在商业片领域对他下注毕竟欧洲的商业片市场,向来是好莱坞的逐鹿之地,欧洲本土制片商也没什么搞头。

    一片平波之下,汹涌澎湃的暗潮,几乎让所有人都为之屏息凝神。

    这个时候季铭如果说他要去当奶爸了除非老天爷要给他安排一部奶爸文了,不然没法排除会有人给初晴送麝香香囊、红花沉香之类的,玩一把宫斗。

    更何况,除了新电影之外,季铭在音乐剧领域的铺开也处于关键时间段,尽管因为一些原因,计划稍稍推后了一阵,但也正好给了他们一个比较长的时间,来对演员整体艺术水平来做一个培训和提升。已经定名为“寂静湖音乐剧团”的剧团,可以在这段时间内,初步建立属于自己的艺术特征和表演风格,作为国内少有的非官办非喜剧大型剧团,想要持续走下来,靠一部《默》肯定是不行的,靠凌乱的碰运气也肯定是不行的,在一个相当高的艺术水平基础上,创造出属于剧团本身的、独一无二的表演风格和气质,才是寂静湖剧团走向百年经典的必由之路。

    《默》的喧嚣之后,这几个月的沉淀长远来看,其实是很有益处的,而且反正季铭有钱,也不急着找饭吃。

    季铭的忙碌不必多说,初晴其实也差不多,柴奖的含金量是很高的,尤其她还是横跨俄系德系的演奏家,在欧洲颇受认可,一些顶级艺术机构接连重点推荐,再加上大众范围内,有季铭帮她加持一些商业价值,可以说她也是古典演奏领域排名很靠前的明星级演奏家了。

    在国内那就更是如此,圈子本来就小,而且封闭,她身为吕大师的弟子,豪门央音的嫡系,又是第一位夺得柴奖金奖的国内演奏家,再考虑到她本身的颜值,她对象的影响力这些盘外因素,说她是国内目前最炽手可热的演奏家,也不遑多让。

    这样一个背景里,她也确实没法就此准备去当一个新妈妈。

    于是当全世界都在讨论他们的崽子的时候,两位当事人却知道,季铭这些崽子现在只能出身未捷身先死了。

    ……

    阴霾散去,阳光普照。

    常年蹲守天成文化的娱乐线记者老陈,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新鲜的空气,感觉格外甜美,不知道陶同学当年在美国下飞机的时候是不是这个感受……

    “老陈,老陈,你看那边儿。”

    “咋了?”老陈下意识把镜头怼过去:“看见谁了?”

    “朱什么炎来着,就是接替高筱松的。”

    “马爸爸家文娱公司的大老板?”

    “对呀,哎呀我天,”老陈的同事眼睛越来越亮,用力一挥手:“终于让我们蹲到一个大新闻了。”

    老陈也是精神为之一震,要知道蹲天成文化完全就是一次赌博,很多工作季铭不一定会放在天成做的,他来天成的时间也不多,大多时候杨如意总管一切,天成三巨头现在在业内也是慢慢名声响亮起来了,基本上能处理所有的事情。

    随着蹲到的人物越来越多,老陈和同时的心脏也是砰砰砰地狂跳起来。

    他们终于意识到业内时隐时现传了很久的,季铭的新电影项目,终于要露出眉目来了。过去几个月,因为大家合力封锁,一个真料都没让爆出去过,但是似是而非的传言却是拦不住的,有说投资十亿的,有说各类大神出演,从上古港台女神,到当下顶流巨星,通通都被猜过一轮,还有说冲击单片百亿票房,冲击全球影史票房榜的……怎么耸人听闻怎么来。

    作为圈内人,老陈是有点不屑的,很多东西并不是投钱就做得到的,也不是一个季铭可以做得到的,老外不买账那就是根深蒂固的刻板印象,跟我们不愿意去看非洲大片一样。

    可是,巴巴文娱朱总之后,企鹅影视吴总,中影的喇董,以及奇异果、鹅视频的头头,还有他们熟悉的光线老王,京城文化老宋,再加上文化广电线的领导,甚至还有他们没认出来的某省的一位高官,某市的一把手……但看着就很有气势的样子老陈不得不去想,难道那些传言都是真的?

    而且他现在也有些担心了,这么大阵仗,不知道能不能报啊赶紧给社里打电话汇报,台里让他们先拍,但暂时别外传,等命令。

    季铭那边很快就接到某大报主编的电话。

    这么随意定的一个时间,都能被拍到季铭问了一声杨如意,杨总管没怎么思考,就点头了。《山海》肯定是一个常规的项目,大量的关注和讨论是无法避免的,这么大的阵势,也不是天成能够完全控制的,所以按照节奏,这会儿开始造势,时间正好。

    于是国家万物复苏之始,一篇独家即时报导,就把娱乐圈,财经版块,文化传媒各领域,炸成了漫天烟花。

    “……如此多的业内重量级人物,齐聚天成文化,季铭本人也时隔多月现身。这不能不让人响起此前关于季铭新电影的传言。

    本报记者总结之前的各项传言,假如它们属实,则大概可以勾勒出这部新片的轮廓。这是一部关于传统古典神话的特效商业系列大片,投资巨大,参与者众多,包括A里文娱、企鹅影视,几大主要视频平台等。预计还将有国外投资者,有零星传言,国际流媒体巨头奈飞也将参与投资,但目前没有实证……

    电影确定将由季铭主演,还将有一众新老知名演员参与,其名下的天成文化主投主控,国际化顶级制作班底……对标《魔戒》《加勒比海盗》《哈利波特》等西方系列电影。

    毫无疑问,这是季铭对商业电影的一次全新尝试,在实现了众多票房和艺术的纪录性成就之后,他寻求一条可复制的商业道路,不再依赖黑马式的成功,以大投资和强班底为基础的制作模式,将有更大合理性来诞生可观的票房。除此之外,在《默》成功出海,于海外狂揽数亿美金票房和极佳口碑之后,季铭将这一探索扩大到了商业片领域,国产电影走出去的长期命题,季铭已经完成一半,而且成绩斐然,能否借此新片一举功成,想来也是无数国产电影人的内心期待。

    ……”

    沉寂数月的娱乐圈,迎来了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猛料,虽然怀疑者甚众,毕竟所谓国产特效大片确实让人五味杂陈,但总体来说,千言万语,积极消极,都汇成最后一句话:

    “我还是愿意相信季铭,也衷心希望他能够做到。”

    平时对国产电影相当苛刻的影视大v“西瓜看电影”:

    “……看到这个消息,一言难尽。其实我真的不希望季铭做这种电影,他做《遇仙降》那种清新气十足的电影很好,做《默》那种近乎炫技式的直扣内心的电影更好,包括《流浪地球》这样的科幻片,《哪吒》这样的国漫,其实都很不错可是国产特效大片,这实在是一个巨坑。

    中国特效大片二十年,包括《画皮》《寻龙诀》这些尚算不错的,《功夫》那样别出机杼的,乃至程凯歌大导演《无极》《妖猫传》这样争议十足,就没有一部片子能说我做出一个高峰来,没有!时至今日,说起国产特效大片,还是《英雄》,不是因为它好,而是因为它早。

    所以当我听到有一部新的国产大片要做的时候,我第一反应就是,浪费钱,浪费时间,浪费生命,除了跟好莱坞抢国内市场这一点还有意义,其它全是白给。

    但是,季铭,竟然是季铭。

    哪怕理智告诉我,季铭也不可能一己之力改天换地,但感情上,我确实愿意期待季铭能够创造出新的奇迹来。毕竟,他创造的奇迹已经不少了,连拍艺术片到欧洲狂揽几个亿欧元票房都做到了,能做到其它事情,似乎也不奇怪。

    所以我应该会准备一张票,不为国产,不为特效,不为大片,只为季铭,希望他不会让我失望。”

    “+1,多年不看国产,为季铭准备一张票,算是感谢他拍出《默》。”

    “呦呦牛哔了,季铭得当面谢你这张票了,切。”

    “不知道哪儿来的优越感,季铭的存在本身,不就打脸了你们对国产电影的态度么?他就是国产电影人啊,他做的电影就是国产电影啊,他就是从这片土地上诞生出来的啊。”

    “明明被打脸了,还不忘装个哔。”

    一场常规大战,就此展开……

    不过坦率的说,把季铭的成就和国产电影的水平等同起来,对于国内电影发展,恐怕也未必是好事京沪发达了,不能说整个国家都发达了,是吧,平均来说,还是比较穷的

    京师大的传播学教授谭伟,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也是明确点出:“现在说国产电影走出去已经答完一半卷子,恐怕是言之过早的。目前来说,欧洲观众,或者是海外观众,对于《默》这样的华语电影的认同,并不是真的对华语电影改变了态度,而仅仅是对季铭改变了态度所以是季铭冲出亚洲,走向世界,并不是国产电影走向世界了。我们应该要清醒的认识到这一点。

    当然,通常来说,这也是一个合乎规律的发展过程假设果真一切顺利的话。季铭这样的领先者、探路人,以自己惊人的天赋和号召力,撼动了西方人的刻板印象,使他们开始能够接受不同文化,不同肤色的影视故事,进而真正的,主动地接受华语电影。这个过程,还必然伴随着我们国力的增加,影响力的增加,这都是基础,就像我们的影视剧出口到东南亚、非洲还可以,但是去欧美就很难,而欧美他白种人的影视剧到国内来,也未见得水土不服,这就是强弱之势,大家本质都是更愿意接受强大一方的东西,没办法的。

    现在就是看季铭能不能够提前一步,在我们的国力和影响力还没到那一步的时候,就能提前推动西方观众的改变,这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情,其实包括《默》也都是很神奇的,我们做研究的人讨论起来,都觉得很不可思议,它为什么能够在欧洲那么受欢迎,那么得到认可,很多理由可能都不是那么有说服力一些专家的预估,这种情况也许十年二十年,甚至三五十年之后出现,才比较好理解。

    所以,归根到底,可能还是季铭个人的能力和际遇太传奇了。也期待他能够走的更远,带来更多的惊喜吧。”

    这种讲法,倒是很得人心,中国人还是认这种英雄叙事的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啊。

    “其实讲来讲去,就是季铭这个人间BUG啊。”

    “没什么道理可讲,有谁能跟季铭一样呢,为了拍个电影,能把舞蹈学到顶尖舞蹈家的程度,我的导师,也是很著名的英国舞蹈家,看了《默》里那段《寂静湖》之后,问我季铭是不是中国最好的舞蹈家之一,我说他是个戏剧演员,为了拍电影才学的舞蹈,我老师根本不信,说我太夸张了。季铭的水平,在他这个年龄,哪怕打小开始一天练十几小时,都是不可思议的成就。”

    “真的是,为了唱个音乐剧,不也是顶尖歌唱家了?”

    “话剧、音乐剧、电影……那就更不必说了。这种人间BUG,生来就是为了打破不可能的。”

    “作为季铭的粉丝,我前面看到他结婚生孩子什么的新闻,完全不生气,就期待他赶紧生几个崽崽出来,小小年纪到时候就才华横溢,让老外眼珠子都掉出来,而且他跟初晴的孩子,肯定是好看的不得了,妈呀,感觉世界都要美好起来了。”

    相对于这些各种各样的的,专业领域的,学术领域的讨论,吃瓜群众们倒是乐见的很反正你尽管花钱,烂片的话,不让你赔死算我输!!

    “其实还是钱花的少,那些号称几个亿投资,根本都被明星拿走了,导演拿走了,真的花在特效上的钱,花在剧本上的钱,没那么多。这一次季铭自己投资自己演,片酬就省下了,而且他一贯重视剧本,又中外皆通,不会犯那些低级错误,再加上季铭的审美又冷艳高贵,五毛钱特效他自己都看不下去,所以完全值得期待啊。”

    “就是,老外的工资水平比我们高多了,花一样的钱,我们能做的事情比他们多好几倍呢。季铭的电影能在外面搞个几十亿票房,成本高点也能承受。”

    “玛德,终于让老子等到一部真正的国产特效大片了?老子又要见证历史了?”

    “想看想看。”

    “季铭拉着刘然他们一起拍呀,古代神话,无非就是封神、三皇五帝、山海经、西游、白蛇等等了……有很多角色可以找他们呀。”

    “《魔戒》里面那种精灵族就很好啊,男俊女美,绿叶和他爹,更是人间绝色,我们的传说里头也有啊,比如鲛人,比如九尾狐什么的,搞一个出来,想想就激动。”

    话题迅速蔓延,从报道里“古代神话”四个字,大家的猜测层出不穷有了猜测,媒体就有了话去问人。

    刘然作为季铭圈内好友,很早就被问到,会不会出演,有没有接触。

    其实是有的,而且基本上定了,刘然也正在安排档期,但这话还不能说,刘然就露着他的虎牙,一脸单纯地笑答:“等我去问问他,龙套总能给我安排一个吧。”

    “所以是会参与是么?”

    “龙套也算参与是吧?送盒饭呢?哈哈哈。”

    人家虽然年轻,当太极打起来也是老手了啊。

    除了刘然之外,胡旭,易千、张成,乃至覃健次、楚萧、祖儿、李澜……这些合作过的,甚至接触过的,比较熟悉的年轻艺人,也都是被问及。相对来说,那些常规的顶流们会更尴尬一点,因为跟季铭确实不太熟悉,季铭也很少有机会跟他们合作但媒体又不会放过他们,还是会去问,会传播,甚至编造,而他们回答起来却是比较困难。

    断然否认?可是内心又还有点期待,万一一否认,把可能性给否掉了咋办?

    含糊不清?怕被骂蹭热度。

    不予理会?明天说不定就被传过气了。

    总之很复杂。

    除了这些影视圈中人,影视文化领域的上市公司,最近最常被问到的一个问题“公司是否参与季铭新电影项目是否有机会参与?是否会对业绩有正面影响?”

    能参与的,比如光线,当然就摆明车马“从《哪吒之魔童降世》开始,和季铭保持良好合作关系,就进一步合作抱乐观态度”。业绩压力巨大的京城文化,也是难得直起腰杆“公司跟季铭合作多部作品,双方均十分满意,就新的影视项目合作情况,也保持密切的接触,值得期待。”

    不能参与的,就扯呗“相信随着相关项目的推进,行业大盘将有机会升温,公司也将受益于行业整体回弹。公司目前也在推动传统神话题材的影视剧项目,预期将受到更大关注。公司将争取更多和包括季铭在内的头部艺人的合作机会,提升业绩。”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在这个消息的带动下,影视文化领域的复苏,倒也艰难又坚定地开始了。

    ……

    天成文化。

    “各位老板,你们这样说,真的是让我心惊肉跳啊。”季铭听了一波各大公司老总的吹捧,杨如意该介绍的也介绍过了,轮到他说话,他说得倒也是实话:“做这个项目之前,完全是考虑到天成还缺少盈利性较强的可持续项目,所以在系列商业电影领域做一些尝试,我是完全没想到会引起这么大的波澜,好几天都没睡着觉了我。”

    “应运之事嘛。”中影的喇董还文绉绉的呢:“所以季铭你也应该当仁不让,大家都信任你,也都会尽全力帮你,没有不成功的道理嘛。”

    “您这话得让季铭今天也睡不着了,”企鹅的吴总这会儿装起季铭的熟人来,毕竟双方合作过两部片了:“这个压力,我想一想都觉得后怕呢。电影这种事情,做票房出来或许还不是最难的,难的是口碑,观众看到东西之后怎么说怎么评价,那是控制不了呢。而且口碑这个东西,建立起来得三部五部片子,但倒塌却只需要一部烂片,甚至一部不够好的片子都能产生巨大的伤害,要花几倍力气去弥补。

    季铭今天的信誉,看着很惊人,但也真不是牢不可破的。”

    京城文化的宋总也是赞同:“得小心行事啊。”

    “成败都是常事,”光线的王总看着季铭:“反正我看重的也不是季铭的声誉什么,我就相信这个人,这个人做电影的态度,你的能力,你的专注,我相信,不论这一次是成是败,终究你是会成功的。所以季老板啊,只要你愿意,咱们以后合作的机会肯定很多,这一次才是个开头嘛,没必要太大压力。”

    “季老板的电影王国,就算要塌,也不会塌在一两部电影上,我们对您有信心。”

    “您尽管放手做,成了我们谢您,不成就当为以后的合作出个门票钱,这点担当我们是有的。”

    “……”

    大小老板们真是人又好,说话又好听。

    喇董瞥了一圈,心里也有些咂舌,他当然是坐C位坐老了的,难免不自觉地想要打压一下冒头的,倒也不是蓄意要干什么。但大家对季铭的认同程度,还是让他颇为心惊。

    一如外界猜测,《山海》三部曲实际制片总投资高达40亿以上,超过5亿美金,这意味系列全球院线票房至少要达到15亿美金,也就是100亿元以上,再加上其它盈利窗口的利润一起,对投资者来说才有比较可观的赚头。

    这样大的项目,对于行情并不景气的影视制作行业来说,绝对不是小事,大家能够如此托付给季铭,近乎由他一人而决,实在让喇董内心复杂莫名。

    什么叫权力,这就是真正的权力了超越级别、职务、资历等等因素,一拳一脚打出来的天下。

    “那就先谢谢各位的信任了,”季铭场面话说过之后,倒也不慌:“电影在三到五年内制作完成,投资来说也不是一步到位,各位的压力不会有想象中的那么大,当然,我是希望,各位手上的投资份额,不仅不会给大家带来财务上的负担,最好还能成为各家公司的压舱石。”

    何其自信!

    这份投资权,能保你们公司的最后一滴血。

    这会儿当然不会有人觉得他狂妄,越狂妄越让人放心啊,季铭也确实需要进一步坚定他们的信心:“主要特效制作还是以国内班底为主,但是会吸取一部分国际领先团队的人员,这样性价比上会更高,而且国内的计算机工程师水平,我是认为不逊色于任何国家,差的可能是美学基础,这部分我们会另组团队。

    此外,世界观的推导是个重中之重,神话研究,考古,服饰文明、行为学……等等这些复杂的领域,我们会有一个强大的团队,外面都说我们要做古代神话,这当然不错,可是我觉得还是应该更有企图心和使命感一些,不仅仅要使用这些文化瑰宝,也应该丰富它,具现化它,要发挥创造力,创造出一个大家没有见过的,只存在于无数中国人想象中的神话世界。

    它拥有极致精微的细节,丰富迷人的结构,吻合想象又超越想象的外相,清晰明了又古朴厚重的故事链条,它必须有浓重的史诗性,说服力十足的行为逻辑,还要有贯穿古今中外的情感共鸣……事实上我跟京大方面将推动把前期准备工作,作为一个国家重大社会科学基金项目来上报,用最高标准的学术精神来推动这项工作。

    当然,电影终究要回归到故事和观众,这就考验我们的剧本创作能力了,我会带队来做剧本,这几个月我也努力学习了很多成功商业电影的剧本逻辑,应该说还是有些心得的,再加上编剧团里,来自国内外的其他经验丰富的老师,剧本这一块,我们还是很有信心。

    那么具体制作来说……”

    季铭泛泛而谈了接近两个小时,从世界背景到技术框架,从剧本到拍摄,从专业到市场……几乎方方面面都谈到了,甚至都不用其他人提出疑问,他们想到的季铭都讲到了,他们没想到的季铭也讲到了这几个月的休息时间,季铭显然在锦鲤的协助下,已经把工作做到了再无法寸进的厚实程度。

    让所有人叹为观止。

    这就是能力!

    一个项目,成败是无法预测的,但有些项目一早就能拿到巨额投资,有些项目却颗粒无收胎死腹中,不同的就是前期工作的说服力季铭的《山海》系列,显然在这一步上已经进无可进。

    很多人从此刻开始,心已经放下了大半,倒不是说笃定能赢,而是说工作已经做到这个程度,再要失败也非战之罪,命数使然也。

    休息了一会儿之后,杨如意接手打开了一个绝密文件,这是三部《山海》的暂行梗概:“第一部暂时定名《山海:大荒行纪》,第二部《山海:青丘神族》,第三部《山海:中央之国》。主角元是生活于大荒之中的人族,他与神鸟凤凰等一同成长,但随着时间过去,阴翳和黑暗降临,大荒之中的神兽灵物开始异变,或是长出很多手臂,或是龙首人身,或是虎身犬首,性格也变得暴虐诡异……凤凰指引元去往大荒寻找圣人,第一部就是这一路的行纪。第二部围绕青丘狐国,是一次局部的攻防,以及对幕后扭曲山海世界的黑手的进一步追索……第三部为元在众人和青丘狐国的帮助下抵达中央之地,两军对垒,联合青丘狐国、大荒圣人、海内外百国之民,同大BOSS‘天地之负面’大决战的故事,建立中央之国,使海内外,山南北,大荒东西具归和平……”

    在座的大部分是中国人,个别老外对照着指环王的世界观,也能听个大概故事本身并不复杂,也不能复杂,一部商业特效大片,故事一复杂基本就完蛋了,尤其它还有出海计划。

    重要的是流畅,要吻合观众很多既有的印象比如青丘神族当然男俊女美,神兽凤凰不能是黑乌鸦……

    “……从我们的哲学来说,阴阳相生,这个大boss是天地之负面,那它应该是不会彻底灭亡的?”宋总想了想:“这是为后续的可能性留一条尾巴?”

    “说这个,太早了。”

    宋总笑着点点头:“也是。”

    其实这些具体的东西,他们固然感兴趣,知道的越多当然就参与感越大嘛。但是也很少有人会觉得它们非常重要和关键,毕竟相对于季铭,他们不认为自己对内容的控制能做得更好,不然也不必要让季铭主控了。

    “关键还是要做出好的画面来,”喇董这会儿也放下心防:“我看国内外的差距,很大一部分还是在画面,人家老外做出来的那些怪物啊,堡垒啊,看着确实有质感的多,这方面钱还是要舍得花,也得有人有够高够严格的眼光,这方面季铭你是当仁不让。”

    “都吐槽五毛钱特效嘛,哈哈。”

    “气人不是五毛钱特效啊,”喇董摇摇头:“是拿五千万做出了五毛钱的特效,那就是审美趣味低下,再加上我们的神话太玄乎了,不像老外比较简单,就拿龙来说,你看《魔戒》也好,《权游》也好,就是一个喷火的会飞的巨兽嘛,可是我们的龙呢,神龙见首不见尾啊,又是腾云驾雾,又是御水司雨,还有四海龙王,再加上那个九不像的外型,太复杂了。而且很多动画形象,游戏形象都搞烂了,怎么做出来一个有质感又有说服力的龙的形象,就非常非常难了。”

    包括季铭,大家都是点头,古代神话是个瑰丽的宝库,但是被涂抹太多,难度早就到地狱级了,《山海》系列成功的关键之一,其实就是能不能说服观众,他们做出来了一个足够高级和有观赏性的神话世界来。

    一味玄乎是不行的,一味漂亮也是不行的,一味古怪凶恶更是不行的……要玄的让人心领神会,要美的重如千钧不轻浮,要古怪的高深莫测,凶恶的高贵冷艳……难之又难。

    其他人想了几个圈,得,交给季铭吧。

    季铭看着那些眼光,得,交给锦鲤吧。

    一尾巴抽死你。

    这场众大佬一个不拉,持续一整天的沟通会,可以说高效的不得了,上层一定,下面做事就顺畅很多了,人力物力,关系人脉都轰隆隆地运作起来。

    季铭是统管一切,杨如意就是办事的秘书长,天成三巨头另外两位,唐凡是负责沟通内外的副秘书长,林冉是主管作战建设的副秘书长,其余各单位都有一个副总在秘书处充任委员……组织架构顺利搭成,对外发布的信号也清晰明了。

    甭管有多少强龙在这池水里泡着,负总责的还是天成,季铭领着天成三巨头,全力推动这个堪称是国内影视制作史上的航母级项目。航母之侧,百舸争流,影视行业竟有潜龙出渊的复兴之兆。

    ……

    “哎呦呦,我简直是冒着生命危险过来的,”谭子阳一脸紧张啊。

    周鑫切了一声:“那你人生可真够摇摇欲坠的。”

    周鑫那部《绝代双骄》前些日子播出了,平台很牛哔,央八,只是水花不大,连主角都没什么动静,甭说他一个不知道几番的新人。不过周鑫反而是看开了,用他的话说,付出了那么多,身心俱毁,最后换来的也就是几圈涟漪,何必呢,还不如慢慢爬呢,好歹作为季铭的室友、好友,很多人还是愿意给他个面子的。

    尤其现在季铭举着影视圈的王旗,多少公司都在他旗下奋勇争先。

    甭看他们是四十亿的预算,带动的可远远不止,比如和京大、京师大、历史研究院等合作的那个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就有三个多亿的资金,再加上横向上投入的配套,这就是五个亿起。

    再比如实景搭建选择了中部某省,剧组投一部分,本地也要投一部分,毕竟后续带来的利益应该是很可观的不说中国版的迪士尼、环球影城,就诸如新西兰《指环王》的拍摄地,多米尼加的加勒比海盗拍摄地等等这些,带来的旅游收益,和城市形象提升,都是让人垂涎欲滴的。

    然后还有国内几乎所有的特效公司都在争取参与项目,他们也要自行投资确保竞争力。

    更不要说项目进程对二级市场的连番刺激,带动的资金出入堪称海量。

    王旗级的项目,能带动的资本风暴,是连最顶层也无法忽视的就业、消费、投资、GDP……

    周鑫那两个小角色,只能算是被旗帜最边缘带到的一点点涟漪,他认识到这一点之后,其实也很难再去执着什么,翻江倒海的,其实只是浩瀚海洋旁边的一个小水窝子罢了。

    谭子阳不理周鑫,看着季铭:“你这次真是搞大事了,表面看着动静没有那么剧烈,但水底下太深了。我都不敢告诉别人我要跟你吃饭,不然你信不信,今天整个局,一定都是笑脸上门的不速之客。”

    季铭怎么能不信呢,摇摇头:“身不由己啊,别人一定要给它赋予各种意义内涵,很多时候也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了。现在就期待着这一波过去,大家平常心了,咱再回到属于自己的位置上。算了,不说我了,我都说厌了,你呢?现在在组里?”

    “没呢,之前不是重新开工嘛,急匆匆找了个组,一直待了好几个月。完了之后,现在暂时还没进组,也没那么多组找我。”谭子阳挺知足的,行情不好啊,他还能有工出,甚至能往上一步一个脚印,不容易。

    相对于周鑫原地盘旋,谭子阳从中戏时代就开始的攀爬,也算是硕果在望了,圈内的口碑渐渐树立起来,而且是属于能扛戏的角儿一部好作品里,得有门面,比如大咖,比如流量,也得有扛戏的,所谓圈内中坚演员,就指的这些人。对他们来说,步步为营下去就是戏骨,造化到了就是名副其实的一线好演员,磨炼几十部戏,再拿个分量十足的奖,或者几个深入人心的角色,这条路也就走的不冤枉了。

    一直不说话的王玮,看着富态了不少,他幕前基本不上了,这两年来也是渐渐有些想法:“之前做了一个片子的配音导演,感觉也挺有意思的,还做了部广播剧的策划,很多东西都非常新鲜,以后要是机会好,说不定我也能做一部自己的动画电影呢,国漫崛起嘛,哈哈。”

    大家为王玮终于生出一丝事业之心干了一大杯。

    不容易啊,差点就要回家继承万贯家财了。

    “哎你跟你那傍家儿怎么样了?还摽一块呢?”谭子阳挺随意地问了一句:“姓陈是吧那个?”

    王玮嘿了一声:“你是不是就等着我们分呢?你是不是对我有想法啊?一万年单身狗。”

    “……”

    看来还真在一块,挺长情,不错。

    大家大大小小都在这个圈子里混着,沉沉浮浮,季铭在上头,很多风景说给其他三个人听,都觉得高处果然高。他们在下面,说起平常圈内人的甘苦,也让季铭平添几分地气渐渐的,大家又像回到了中戏校园那会儿,出了门高高低低,进了门抢厕所争辣条,都是一样的人。

    “老姚的戏要演了,你知道不?”谭子阳突然想起来。

    姚成铎进了人艺,发展的也很不错,之前他估计犹豫了挺久,还是跟季铭提了,演了个新戏,在人艺不算是什么大戏,但算是他第一部主角话剧,意义重大,请季铭有空的话去看看。

    季铭打算去的。

    “你们去吗?”

    那仨全都摇头,才知道原来只是个话题谭子阳倒是想去,但他行程不合,也不能为了看戏特地改日程。周鑫、王玮和姚成铎,也就是泛泛之交了,抽空去看,似乎是没必要。

    “你要去啊?那约着一起去看看也行啊。”

    “行啊,到时候约着呗,我还要去人艺看看演员,”季铭透露了一个大消息,《山海》开始选角了,在堪称巨量的前期工作之后,这部举世瞩目的大作,终于要开始驶入快车道了,选角,开拍真人演员戏份,然后就全面进入后期制作,可能是一年,或者再多一点时间,《山海:大荒行纪》就能跟观众见面了。

    揭盅时刻,分外激动。

    “去人艺选?”

    “不只是人艺,希望从各个剧团都找一找,看看能不能找到最适合的特效演员。”

    “效法老版《西游记》?”王玮最先意识到,问了一句。

    季铭笑着点点头:“既然有这个条件,就利用起来,与其找些关系户,不如去各团请些中青年的老师,无论是表现力还是靠谱程度,肯定都要好得多。”

    “那肯定了,你也不想想,有几个人可以到这些国字头、央字头、京字头的团里挑三拣四的?”

    季铭就笑:“到时候把老姚也挑出来,让他演个乌龟。”

    “哈哈哈哈。”

    一阵无良大笑,远在人艺彩排新戏的姚成铎,觉得背后一阵发寒,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跟撞了鬼似的。

    ……

    季铭还真不是说笑,接下来一段时间,他走门串户的,话剧、戏曲、歌舞……全都没错过,对着演员表,到处盯人,盯上了就软磨硬泡把人请来。除此之外,央音、中音、歌舞剧院的作曲们也是被他筛过一遍初晴说他在搞简约版的“集中力量办大事”,季铭倒是理直气壮,那些人给他安上这么多重大意义,连带这么多关系,他也是不用白不用,反正也不是他自己的人情,反而还能给自己攒几笔人情债来,何乐而不为。

    等他拉着队伍进组,已经是九月中旬了,寒来暑往拍摄了足足六个月后,电影进入全面后期阶段,上映档期既没有赶在暑期档,也没有放到春节档去,而是定在了国庆档于是诸邪辟易,把大好的一个国庆档自动自发给腾了出来。

    ……

    季铭和初晴有差不多两个月没见了,虽然初晴两天前还在视频里见过季铭的模样,但是当在家里看见真人的时候,她还是感受到季铭身上气质的变化。

    一方面是来自于电影内容的,作为元的扮演者,季铭前往大荒的路上历经生死,看遍玄奇,很多情节和设计哪怕出自于团队之手,由季铭亲自敲定,但是当他自己去经历一遍的时候,还是颇有穿了一次的感觉。那是一种历劫之后,获得新生的蓬勃和锋利。

    另一方面当然就是监制了一个如此巨大的项目之后,那种沉凝下来的气势和把控力。

    这个男人,终于彻彻底底地成为一个强者了如此中二的评价,初晴都不好意思说出来。

    “还以为你要明天才回来呢。”初晴给他收拾了两件衣服,送他去洗一洗风尘。

    季铭接过来,斜靠在卫生间门框上,注视着初晴,她也沉淀了很多,如静水深潜:“本来是明天的,徐导演想儿子了,那就过两天再去谈后期的事儿。”

    《山海:大荒行纪》最终请了两位导演合作,加上深度参与的季铭,其实算是三个导演。

    一位是大导演徐皓峰他能答应,也挺出乎大家意料,国内武侠电影的宗师级人物,不太好请的。季铭请他,其实是希望动作设计能够更贴地一些,也更中国一些。而且,大荒之行,也是一次江湖之行嘛。

    第二位是来自德国的沃尔夫冈,这位欧洲的中坚导演,曾经为彼得·杰克逊当过多年副导演,也曾经执导过怪兽电影,技术经验丰富。

    初晴不多问这些事儿,季铭有时候愿意说,她就会听,有什么奇怪的就问,有不懂的就摇头,听累了就关视频休息,下回也不会记起要继续谈。

    “进去洗吧。”

    “等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