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古代有工厂 七世狂人

第509章 天下第一字(求订阅,求推荐票)

    李煜不方便在外久留,喝了一杯茶便匆匆告辞。

    王琛假装送送他,和刘翰等人告辞,等送到楼下告别以后,他一个瞬移回到了红杏房。

    屋子里。

    小周后还在悠闲地喝着茶,对于突然出现的王琛,她眼神里全是诧异和好奇,但是最终却聪明地一句没问,“他走了?”

    王琛嗯了一声,拉了椅子坐下,咂咂嘴道:“你刚才说有事要和我说,到底什么事?”

    小周后这回没有再兜圈子,直截了当道:“我想离开这里。”

    王琛哑然失笑道:“为什么?李先生对您不好吗?”

    “以前挺好,最近一些日子喜怒无常。”小周后挽起左手袖子,露出光洁的玉臂,只是当她把衣衫拉过关节支之后,一道非常醒目的淤青展露,她淡淡道:“他打的。”

    我靠!

    没看出来李煜还真下得了狠手啊!

    像这么大一团淤青,又在胳膊上,绝对不是随随便便碰到擦到,因为胳膊不想脸上、肩膀上之类,就算发生碰撞,一般有淤青也只会在手腕之类的,抓的嘛,既然出现在上面胳膊上,那只有一种可能性,打得非常狠。

    王琛心说小周后这么漂亮的女人李煜也下得了手?一点怜香惜玉都不懂!

    不过他知道这些事情在古代社会很正常,宋初时期女性地位还算比较高的,但再怎么高还是在封建社会,属于男权社会,或许会有一小部分男子怕老婆。可绝大多数男子在家里都是至高无上的存在,打老婆事比较常见。

    像一般农家女子被丈夫打了,最多躲起来暗地里哭一场了不得了,娘家有势力的兴许会来调节一下,毕竟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一般也不会怎么样男方。

    不过呢,越是有学识的女人,对于这种不公平现象反抗的越厉害。

    调查现代社会显示,越是高学历女性离婚率越高。一个女人,接受的教育和知识越多,对精神层面的要求也就越高,她不仅仅需要一个物质质量稳定的男人,更加需要一个精神质量稳定的老公。

    这也是为什么太平公主成为“花花公主”的主要原因之一。

    小周后在家世上肯定不如太平公主,只是人家也是真正的大户人家出身,又学识渊博,属于文艺女青年性质,如今没有程朱理学压制,自然在连番遭受到不公正家暴之后,想起了反抗的念头。

    她或许曾经想过和李煜共患难。

    她或许曾经想过在天愿作比翼鸟哪怕和李煜客死他乡,只要埋在一起就行了。

    但是,当一个她曾经寄托了所有希望的男人都给她带来恐惧,带来绝望的时候,心态彻底转变了。

    王琛意味深长地看过去,道:“我是有能力帮你,可是我为什么要帮你?”

    小周后没说话,小心翼翼地掀开衣领一角。

    王琛看的一怔,卧槽,你这么说开放的么,难道要直接脱衣服勾引哥们儿?那我到底是不拒绝呢,还是不拒绝呢?

    正当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小周后从怀里掏出一卷绿色丝绸,然后郑重地放在桌子上,“这里面是我和李煜两人多年的私人积蓄,大概价值百万贯宋钱,钥匙上次给你了,我想用这些钱买我的命!”

    要是以前,王琛也许会答应,现如今他在古代社会真的不缺钱,随随便便弄点生活用品来就能赚到这么多,他靠在椅子上,“我不缺钱。”

    “我知道殿帅不缺钱,但我相信里面的东西殿帅一定会感兴趣。”小周后很认真道。

    王琛来了兴趣,“哦?里面有什么?”

    小周后慢悠悠道:“殿帅既然是读书人,又精通书法一道,想必知道书圣王羲之吧?”

    这哪能不知道啊。

    像王羲之这种历史上都震耳欲聋的名人,只要上过学的,基本上都知道。

    王琛明白小周后不会无缘无故说这个,心中一动,顿时有些火热道:“莫不是……有王右军真迹?”

    小周后微笑道:“对!”

    王琛心脏噗通噗通直跳,王羲之的真迹这已经不是钱不钱的问题,而是实在太珍贵了,要知道到了二十一世纪为止,都没有发现一幅书圣的真迹遗传下来,有人说日笨的《丧乱帖》是真迹,但绝大多数学者、专家研究表明,《丧乱帖》为唐代摹本,证据是首行最后两字“之极”,为“僧权”二字的左半边。“僧权”是南北朝南梁武帝时期的书法家、藏书家、装裱大师徐僧权的名字,当时,内府收藏的墨宝名迹,都要经过他来押署,很多书画都有“僧权”的卷首骑缝印记。

    唐人临摹的《丧乱帖》远比宋朝以后的临摹作品更接近于原作,因为唐人有机会接触到王羲之的真迹。

    话说回来,日笨珍藏的《丧乱帖》再怎么接近原作都不是真迹。

    若是这个时候有一幅王羲之的真迹出现,会引起怎样的轰动?

    不说轰动半个亚洲吧,毕竟日笨、朝鲜、韩国、越南等地很多文化都和中国一脉相传,引起轰动是肯定的,光说咱们中国十三亿多接近十四亿人,肯定会哗然一片。

    到时自己能涨多少能量值?

    一个人一点,那就是十几亿点,往少里说,十亿点最起码有!

    要是真有那么多能量值,自己能够立刻学习机甲制作方法了啊!

    王琛咽了咽口水,追问道:“是哪副真迹?草书《十七帖》、《龙保帖》,还是行书《快雪时晴帖》之类,又或者楷书《黄庭经》那些?”

    “是行书。”小周后拿起茶杯抿了一口,眼神里带着莫名的闪动,轻声细语地蹦出一个惊天动地的名词,“这幅行书的名字叫作《临河序》。”

    什么?

    居然是《兰亭序》!?

    王琛第一反应便脱口而出道:“不可能!”

    “哦?”小周后放下茶杯反问道:“为何不可能?”

    王琛肯定不可能相信啊,那玩意现代社会科技发达到一定程度都没找到,咋可能在李煜手里,只是这些话他不可能直接说,委婉道:“据我所知《兰亭序》最后一次出现是在唐太宗李世民手里,后来陪着下葬,又被温韬盗取了他的陵墓,从此以后《兰亭序》便不知了踪影。”

    说起此事还有一段渊源。

    提到唐太宗李世民大多数人首先会想到的是他卓越的政绩,但其实他除了是一位伟大的帝王外,还是一名书法爱好者,尤其喜爱书圣王羲之的书法。其他书法家的作品在李世民的眼里都黯然失色,其对王羲之书法的迷恋和痴迷一点也不亚于今天的追星族和发烧友。

    于是李世民开始了对王羲之书法真迹如痴如醉的搜寻。上有所好,下属自然更加懂得投其所好,长安城内一时之间涌现出了各种王羲之的书法真迹,褚遂良、欧阳询等老臣也开始了对王羲之书法真迹夜以继日的鉴别。

    据史书记载,众臣共鉴定王羲之真迹多达两千多张,最后一起献给了李世民。然而在众多的真迹中独独缺了王羲之的文墨至宝《兰亭集序》,这令李世民无法释怀,于是开始了对其下落的苦苦探究。

    最终功夫不负有心人,李世民得知《兰亭集序》的真迹流落于王羲之七世孙智永的一名徒弟辩才的手中,李世民多次索取均被辩才回绝。为了得到它,李世民不惜派监察御史萧翼装扮成书生去接近辨才,才寻机取得《兰亭集序》,李世民对得之不易的《兰亭集序》真迹视若至宝,因此传言其真迹在李世民驾崩之时作为殉葬品永别于世。

    但有趣的是,五代时期历史上鼎鼎有名的盗墓者温韬在盗取了李世民的昭陵后,在他的出土文物清单上却并没有看见《兰亭集序》的踪影,因此有传言称是李世民的儿子唐高宗李治偷偷换取了《兰亭集序》的真迹,后随葬于李治与武则天合葬的乾陵之中。

    熟知这段历史的王琛怎么可能相信《兰亭序》在李煜和小周后手里。

    “那你知道温韬是怎么死的吗?”小周后依旧不疾不徐地问。

    王琛知道一点,“据说是被后唐明宗不喜所杀。”

    “那你可知后唐是何时被灭?灭了以后十代当中最大的朝廷是哪个?”小周后又抛出来一个疑问。

    说起来后唐的历史比较复杂,虽然只有短短十几年的历史,但是真要说的话,得从前晋说起,一直到后来石敬瑭以燕云十六州为代价,借辽兵攻入洛阳,这才结束了后唐,次年,南唐建立,同时,南唐也是十国当中地图板块最大的一个,王琛道:“江南国。”

    小周后颔首道:“没错,正是江南国,又被称作南唐,乃是唐朝正统,后唐虽和江南国没有太多实际关系,但在正统的作用下,不少后唐人纷纷前来相投,而《临河序》正是那是后唐宫廷大太监所献。”

    要是换成其他人王琛还会怀疑,如果说是后唐大太监,他就没什么疑虑了。

    为什么这么说?

    有人肯定会问,后唐大太监咋可能弄到后唐皇帝的宝贝呢?

    别的朝代也许不可能,后唐还真有可能,其原因后唐的太监嚣张到让人瞠目结舌,这不是说笑的,比如说后唐开国皇帝李存勖,成为皇帝之后再也没有什么追求,每天沾沾自喜,骄傲自大。他精通音律,就开始每日沉迷在歌舞之中,不理朝政,自以为天下已在自己脚下,再也不需要努力。一次他穿上戏服,在皇宫中与一众太监唱戏,连喊两声“李天下”。旁边的太监听了,不由分说上去就是两耳光。李存勖被打得晕头转向、不明所以,为太监为何打自己。太监回答:“天下只有一个李天下,为何皇上要连喊两遍?”李存勖一听有道理啊,不仅没有责怪太监打自己耳光,还给了他很多赏赐。最终,李存勖因为昏庸无道,诛杀功臣,而被李嗣源灭除。

    可想而知后唐太监嚣张的程度了。

    当然了,后唐明宗是李嗣源,此人在位七年,杀贪腐,褒廉吏,罢宫人、除伶宦,废内库,注意民间疾苦,号称小康。但后期姑息藩镇,孟知祥据两川而反;御下乏术,权臣安重诲跋扈而不能制;次子李从容骄纵而不得法,以致变乱迭起,朝政混乱,后来被养子李从珂得了朝政气得暴毙而亡。

    而李从珂为了成为皇帝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他从凤翔出发时,答应每个士兵在进入洛阳后可以得100缗钱作为奖赏。但到了洛阳后,向三司使王玫询问并清点府库情况,金钱和布帛加起来远远不够奖赏。李从珂很生气,王玫建议搜刮京城百姓的财产作为替代;执政官员建议,以房产为标准来筹措,不论士大夫还是平民,不论是自己居住还是租赁的,都先借五个月的租金。李从珂同意了。过了十几天,百姓的财产被执行的官员千方百计地搜刮,也只得到十几万。李从珂发怒,王玫等人都被抓进了军巡使的监狱。然后不分日夜地催促人们上缴租金,监狱都被抓来的人填满了,甚至逼得有人上吊、投井自杀的。到了这个时候,把所有库藏的旧东西以及各道贡献的物品,甚至于太后、太妃所用的器皿、服饰、簪环什么的全部搜刮了出来,也才又凑出20万缗,仍不够奖赏。

    小周后娓娓道来。

    王琛这才得知,大太监便是那时候私藏了《兰亭序》,最后落在了李煜手里。

    怪不得!

    怪不得现代社会找不到《兰亭序》!

    王琛这一刻恍然大悟,大家都把目光放在唐太宗、唐玄宗以及温韬身上,哪里想到几经周转之下,这幅天下第一字落到了李煜手里,而李煜又被生擒,最终死在了汴京,哪怕有盗墓贼去盗李煜的坟墓,也不可能发现《兰亭序》啊,毕竟这玩意在另一个宝藏之内。

    说真话,王琛怦然动心了,不动心都不行,这可是《兰亭序》啊,要是能够拿回现代社会,自己赚个十来亿能量值跟玩似得,说不定连续几日轰动之下,赚的更多呢!

    小周后这时才道:“殿帅意下如何?”

    王琛深吸了一口气,“这笔买卖我做了,只不过想要解救你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而且你想好离开汴京后的去路了吗?”

    小周后伊笑如花道:“我一妇道人家能有什么去处?天下之大,我又是戴罪之人,恐怕前脚走出汴京,下一刻就会被抓回去,所以后半辈子还得依靠殿帅了。”

    王琛哑然失笑道:“你的如意算盘打得挺响,还想我养你一辈子?”

    “是呀,我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殿帅您了。”小周后说着伸手抓住王琛的右手,用纤纤玉指轻轻在他手心挠了一下,“你刚才也是这般挠奴家的足心吧?”

    王琛被她勾引的心头火热,当下伸手便去揽对方的腰肢儿,“这里四下无人……”

    话没说完,小周后便轻轻挣脱,站起身微笑道:“只要殿帅救我脱离火海,奴家愿意为您扶竹吹箫、轻歌曼舞,只要殿帅想的,奴家都能做到。”说完,她微微欠身,“时候不早了,奴家先行告退,殿帅若是想念,可以来府中一叙。”

    言罢,小周后也没给王琛说话的机会,漫步走出了包厢。

    沃日!

    你这个妖精!

    勾引完哥们儿直接走?

    靠,实在太过分了啊!

    王琛很无语,同时也明白一件事,小周后故意吊着自己呢,像这种聪明女人明白一件事,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只要现在她不给,那么只要撩拨的够了,王琛一定会想办法解救她。

    虽然王琛明白这个道理,也知道小周后的心思,可是他被撩拨了几下,确实对小周后很有兴致。

    救!

    肯定救!

    到时看哥们儿怎么狠狠收拾这妖精!

    ……

    另一边。

    违命侯府中。

    小周后带着王琛写的《相见欢》回到屋中,她没有立刻去找李煜,而是先让丫鬟打热水洗了个澡。

    等到换了干净衣裳出来后,她发现李煜已经坐在小圆桌前,小周后心脏猛然一缩,暗暗懊悔没有把《相见欢》收藏起来,这要是被李煜看见了怎么办?可是她转念一想,看见了又怎么样,李煜还敢跟王琛叫板不成?再说了,再熬一段时间她就自由了,再也不用看李煜的臭脸了!

    “官人。”小周后不冷不热道。

    李煜以为她还在生气“抓奸”的事情,赔礼道歉道:“爱卿,今夜是为夫不好,你切莫生气。”

    小周后皮笑肉不笑道:“不生气。”

    不得不说李煜情商有点低,居然没看出来,相反还高兴道:“不生气就好,对了,我今日新作了一首词,念你听听?”

    小周后心不在焉道:“嗯,也好。”

    李煜清了清嗓子,直接道:“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

    原本不感兴趣的小周后一听,顿时杏目一睁,有些厌恶地瞧了过去。

    李煜还在那边兴致大发继续背诵着今晚的佳作《相见欢》,到了最后,他长长唏嘘了一嗓子,这才收尾道:“……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原本只是不喜李煜最近对自己的态度的小周后这一刻彻底讨厌起李煜来,以前她喜欢的是李煜的才学,各种优美诗词一蹴而就,没想到今晚居然……居然抄袭王琛的诗词!

    为什么小周后觉得李煜是抄袭?

    很简单,第一,她第一次听到是王琛写的,第二,词里有一句叫做“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现在尼玛是接近秋天的时候,还没到秋天呢,锁什么清秋?锁深夏还差不多!

    两个证据摆在眼前,不是抄袭是什么?

    甚至在这一刻,小周后在想,李煜以前写的那些诗词是不是都是让人代笔提前写好,然后在自己面前炫耀,唉,我怎么那么命苦,居然嫁给了一个沽名钓誉之人,小周后内心非常的忧伤,对李煜那半点夫妻之情都消失殆尽,她现在只想快点逃离这里,逃离眼前这个抄袭狗。

    如果李煜知道自己费尽心思做的一首比喻心情的诗句,被小周后这么想,一定会气得吐血。

    冤枉啊!

    天大的冤枉!

    特么他结结实实的原创啊,居然被当做抄袭狗?

    这世道还有没有王法了!还有没有天理了!

    眼看小周后依旧冷漠的样子,李煜有点尴尬,只好转移话题,伸手去揽小周后道:“爱卿,我们早点歇息吧?”

    谁知道小周后反应很剧烈,一把甩开他的手,冷声道:“别碰我!”

    “你!”李煜气得头发都根根竖起了,随即又想到今夜他没理,又想不到什么哄老婆的手段,毕竟他最拿手的诗词都没有奏效,只好软下来道:“你要是还生气,那为夫今晚睡隔壁厢房去,你早点入睡吧。”

    说完碰了一鼻子灰的李煜便站起身朝外走去。

    看着李煜的背影,小周后冷哼一声,心说你这辈子都别想再碰老娘一下,抄袭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