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差佬的故事 萌俊

717 给李sir的中指

    梁笑棠在东星担任六年的龙头,当初更是在骆驼的威压下,强势上位。单论起对东星的掌控力,还要胜过当年的骆驼。现在利用金钱攻势配合,很容易就硬得一批叔父辈的主持。并且东星十八个堂口,其中有十个支援他。

    剩下八个堂口,飞机已经扑街,等于是空下一票。紧接着,还剩下七票。除掉“阿乐”之外,六票里面有三个是“五虎”,还有三个则是与“林怀乐”关係匪浅的大佬,属于很难争取到的对象。不过为了确保最终胜利,梁笑棠还是打算试试。

    他的目前情况是:叔父辈八票,堂主十票,一共是十八票。

    林怀乐的目前情况:叔父辈二十票,堂主七票,一共是二七票,双方略差一票。

    不过这还不算完,现在东星连站出来选的日子都不到,双方便已开始打擂台,各自拿出筹码拉选票。

    新界的一座酒庄。

    “恐龙。”

    “威叔。”

    梁笑棠站在门口,看见两辆车子停好,连忙快步迎上。等到车内的大佬下来后,他立即带着笑意上前拥抱住“恐龙”。

    作为湾仔堂口的大佬,“恐龙”因为被警方杀人立威,起诉判监半个月。由于没有抓到实质性的证据,所以刑期很短,现在已经从荔枝角放出来。

    这不,今天刚刚出监,梁笑棠便安排好酒宴帮他接风洗尘。与他一起来的人,除开一直支援梁笑棠的堂主、叔父辈,还有几位支援林怀乐的大佬。

    众人刚刚坐下不久,梁笑棠便开口感慨道:“恐龙啊,你知道吗?前脚你刚刚被抓,后脚阿乐就跟抓你的警察好上了。”

    “你们还是结拜兄弟呢,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话。”

    “龙头,你别说了。”

    “恐龙”端着一杯白酒,抿下一口后,吧唧嘴道:“这件事情我早知道了,我会支援你。”

    “好,等我连任后,我会湾仔开三家酒吧。”

    “到时候,你来做老闆。”

    这意思就是三家酒吧的出资由梁笑棠来出,三家酒吧的收入,则是进入“恐龙”的口袋。

    “恐龙”一听便面露喜色,将白酒杯一饮而尽:“多谢Laughing哥。”

    梁笑棠拍拍他的肩膀,一幅自己人的态度讲道:“我知道你上次军火被警察抄掉,堂口账户损失很大。等我连任龙头后,轻轻鬆鬆就能帮你抹平。但是换作林怀乐上位,肯定会查你的账簿,所以我这次是救你的命啊。”

    “明白,明白。”

    “恐龙”连连点头,满脸信服。

    毕竟三间酒吧只是“小利”,账簿的问题,才是真正迫使他跳反的原因。

    梁笑棠将目光一瞥,再度又转向“威叔”讲道:“威叔啊,你是儿子就是被那群差佬打死的,邓伯说的说,你怎么想?”

    “我怎么想?当然嘴上是是是,心里妈卖批。”

    “我一把老骨头怕个屁,邓伯就是老糊涂了……”

    中区的半岛酒店。

    林怀乐穿着一身西装,与另外四人一起并肩走进包房。

    “请,请。”

    林怀乐坐在主位上,面带笑意的看向四人。那四个人里有三个是叔父辈,一个是堂口大佬。虽然平时都跟Laughing称兄道弟,摆明车马支援他。

    但是根据林怀乐都了解,这四个人或多或少,都曾经在生意上跟Laughing有冲突。只不过是碍于“Laughing”势大,所以敢怒敢言而已。

    只要拿出足够的利益,相信拉到这四张票不是问题。

    随着众人坐好,守在门口的保镖将门闭拢,一名侍应生端着红酒,上前给宾客斟倒。

    等到五杯红酒斟好,林怀乐率先举杯,非常热情的说道:“陈叔,林叔,赵叔,还有平头哥,咱们一起干一杯。”

    “好啊,乐哥。”

    大家既然坐在这儿,心里就是有一些想法,可以坐下来谈谈事情。如果一点想法都没有的话,他们四个人根本不会答应林怀乐的邀约。

    叮叮,五个玻璃杯碰在一起,五人各自浅饮一口。林怀乐放下酒杯后,拿起餐巾擦擦嘴角,目光扫过桌上:“陈叔,听说你游艇卖掉啦?”

    “唉,别说了,儿子在澳洲读书太费钱。”

    “哈哈哈,钱是小问题,主要是有些伤疤消不掉的。”

    林怀乐说话的时候,将眼神瞄向一旁的屯门大佬“平头哥”。果然,平头哥脸色骤变,十分难看的摸着玻璃杯,把脑袋微微放低。

    “平头哥”之所以叫作“平头哥”,最简单的原因,就是他一直都习惯剪平头。但是在他剪平头之前,都是留着一头港式中分。

    直到有一天在酒吧里得罪梁笑棠,被梁笑棠一个啤酒瓶爆头认错,在后脑勺留下伤疤后,他才改名叫作“平头哥”,同时也把港式中分换成内地流行的平头。

    现在听见林怀乐的话,“平头哥”摇摇头歎气道:“习惯咯,有点伤疤也没什么不好,长记性嘛。”

    “何况,这件事情都过去多少年了。那时候我还是一个四九仔,Laughing哥还在西区当堂主呢。”

    “乐少,你叫我们来不只是閑聊吧?”

    “平头哥”点破主题后,陈叔、林叔、赵叔三人紧接着应和道:“对啊,阿乐,有什么事直说吧。”

    “如果是想要我们的票,没问题,关键是你要有钱,比Laughing给的还多。”

    林怀乐嘴角含笑,手指轻扣案头,突然从桌子上起身,走到餐厅旁边的一面墙边。

    他一手扣住木板推动滑轮,唰的一下,将墙壁隔板的内层推开。四个人放眼望去,只见隔板内侧,一层层的堆满钞票,全部都是清一色的淡金钢笔,十分扎眼,让人目眩神迷。

    “这这这…这里面有多少钱?”

    “平头哥”摸摸脑袋,没想到脑后那个伤疤,还有自带财运的效果。

    林怀乐则是拿出一叠港币,扔到餐桌上:“两亿不连号港币,你们四个人平分。”

    “麻烦到时候投我一票。”

    他早就知道想要拉到四个人票,手上又没有对方的把柄,肯定需要大出血一次。所以他直接拿出高达两亿的巨资,摆好阵张给他们四个人看看。

    这种视觉冲击力,可是要比嘴上说起来的,更加震撼几十倍。

    一面墙的钞票,这可是整整一面墙的钞票…

    他们四个人平分的话,一人也有五千万,将来无论东星怎么发展,他们都能够非常舒适的过完下半生。

    互相对视一眼,“平台哥”率先端起酒杯,从座位上起身说话:“好。”

    “乐哥,咱们乾杯。”

    “乾杯。”

    林怀乐走回餐桌前,叮叮叮,四个人的玻璃杯碰在一起。

    再过一个月又到农曆的十二月十五号,那时候才算正式开始竞选话事人。不过眼下,双方拉票的同时,都保持着没有动手的默契。

    毕竟树大招风,现在谁动手,谁就是给警队抓人的理由。完全就是给警队送人头,傻子才会去做。

    不过梁笑棠到是很有意思,居然在拉票的时候,主动抽出时间,打电话约李sir出来见面。

    两个人一通电话,便再度约在西区的废弃水厂。

    这一回由于是梁笑棠主动约人,所以他早的时间比较早,蹲在水池旁,叼着一根烟,静静望着浑浊的汙水。

    等到门口传来脚步声后,他才扭头笑道:“阿头,午饭吃没?”

    “拖你的福,吃到撑。”

    “东星的海底名册带了吗?”

    李少泽目光深邃,手中抛着一个车钥匙,上下打量着梁笑棠,其实也想不通他怎么敢来约自己?

    自从上次谈完之后,他可是一点不乖。

    现在逼到林怀乐出场打擂台,是不是看形势不对,带着“海底名册”来投降了?

    李少泽笑了笑,要不是知道对方是个狠人,没有这种认怂的性格……否则还真会考虑,再给梁笑棠一个回到警队的机会。

    总督察没有了,高级督察还能给他留着。

    梁笑棠心里也能察觉到两人间的暗涌,随手把一个白色的档案夹抛到李少泽身上:“海底名册没有,但是有其他好东西。”

    “嗯?”

    李少泽开启档案夹,赫然发现里面是林怀乐、东莞仔、师爷苏,以及十几个人东星大佬的罪证。其中资料、照片一应俱全。

    呵呵,把这些东西拿给他,但是还希望他来帮忙除掉林怀乐?

    李少泽脸色一变,拿起档案夹指向对方,大声怒吼道:“梁笑棠,你是来玩我的吗?”

    梁笑棠面无惧色的走上前方,盯着李少泽片刻,嬉笑的敬礼道:“sorry,sir。”

    “你不抓就算了,我只有这点能力。”

    “先撤,社团工作忙,混口饭吃不容易。”

    敬完礼后,梁笑棠直接走向门外离开,只留给里面一个背影。

    李少泽望着这个背影,目光一凝,视野範围内出现一个满脸花斑的黑色猴子。搞笑的是,这个猴子手中的还拿着一根龙头棍挥舞。

    似是察觉到目光,黑色猴子转过身看他,毫不客气的竖起一根中指。

    梁笑棠站在门口的身影,一样将中指竖起:“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