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差佬的故事 萌俊

799 开战

    从管理学角度上看,良好的激励计划,能够充分激发出员工的工作热情与能力。当差跟私企不一样,大家福利都很不错,这时候拼的其实是级别跟背景。

    範家明背景很一般,但是被李sir拍拍肩膀后,彷彿就看到人生新希望,做事情非常有干劲。

    各方面都在进行情报调查时,範家明率先从一个线人那里收到消息:“有一笔军火生意可能会在澳门交易,事件订在傍晚,买家身份不明。”

    “可以确定的是……那个买家要在港岛收穫!”

    範家明迅速把消息上报给长官,危机情报中心马上开始跟进!

    最后经过调查,确定买家很快可能是“赤道”,进购武器的目的,是为了谋划抢回DC8。

    至于澳门那边的卖家?暂时没有消息。

    不过李彦明光凭直觉,就能过确定卖家是谁。

    “乾妈。”

    “你赚的钱还不够养老呀。”

    李彦明站在中心大屏幕前,抬头看着照片嘟喃两声,脑袋里勾起一番回忆。

    以前“澳门”有一个很大的军火卖家,幕后老闆是一个女人,很喜欢认养孤儿院里的孩子。

    不管是道上的大哥,还是澳门的警方,都喜欢称她一声“乾妈”。

    小时候,李彦明就是在澳门孤儿院长大的孩子,也受过乾妈一些恩惠。直到后来被一对港岛夫妇收养,他才转到港岛读中学,考警校。

    在读警校的时候,他又因为这层背景关係,被黄志诚选中成卧底,来到澳门投奔乾妈。

    短短两年时间,他就深得乾妈信任,成为集团里对得力干将。

    后来故事就很烂俗了,就是某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港岛警队把横跨两地的军火集团在九龙码头全部抓获,并且在报纸用很大版面报道。

    对了,当时负责案件的反黑组督察姓黄,他还因为这起案子拿了奖章。

    乾妈则被判十几年,再后来黄志诚也进赤柱,只剩下李彦明一路水涨船高,成为特勤队的总督察,算是妥妥的人生赢家。

    现在一提到澳门的军火卖家,他还是第一个想到乾妈。

    算算乾妈出狱应该有几年了,重操旧业的几率很高。

    没过多久,範家明拿着一份资料,符合李彦明的感歎讲道:“长官,金美华目前在澳门开餐馆。”

    “从澳门警方传来的资料看,确实怀疑可能有地下军火交易。”

    “呵,那不是可能!”

    “整个澳门除了乾妈,没有第二个人有资格碰这桩生意。”李彦明冷笑一声,语气严肃道:“不管武器扣不扣留,该抓的人绝对要抓。”

    “马上报告给李sir,我们要部署一个周密的抓捕计划,把他们一网打尽。”

    “yes,sir。”

    範家明抬手敬礼,转身拿起座机打电话,把消息往上通知。

    由于,李彦明没有交代,打电话给哪李sir,所以範家明非常机智的两个都打。

    很快,两辆警车从总署相继驶出,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抵达危机情报中心。

    有着前车之鑒,危机小组没有通知韩方的人员到场。

    没办法,谁让那伙韩国人总是喜欢骂骂咧咧,既冲动又坏事,心里没点数。

    袁晓雯倒是来的比李sir还要早,已经守在危机中心,等着李少泽的吩咐。

    看来李sir把酒店订在危机中心附近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长官!”

    “长官!”

    李彦明看见两位李sir同时到场,抬手敬礼后,拿着档案夹说明:“我们收到线报,怀疑赤道是在澳门出现,时间是傍晚。”

    “澳门警方已经联繫了,车、船全部准备完毕。”

    “现在追过去。”

    “活的死的我都要!”

    时隔一天,再度摸到“赤道”的尾巴,李文斌腰间已经挂着枪袋,丝毫不作废话。

    “是,长官!”

    李彦明应了一声,摆摆手道:“出发!行动!”

    现在是中午两点,特勤队全员前往停车场登车,李文斌也紧随其后,坐上他的配车。

    李少泽望过一眼,拍拍腰间道:“我也是带枪出门的。”

    “小袁,我们也去。”

    “是!”

    赤道可不好对付,光让特勤队做事,让人溜走不是白忙一场?

    现在李少泽要的不是兜圈圈,而是直接逮住那对“神鵰侠侣”。

    废掉“赤道”的左膀右臂后,再跟“赤道”互飙演技。

    当然,这一场抓捕行动不会接触到DC8,没有韩方专家的事情,也没有物理顾问的戏份。

    ……

    澳门。

    郊区,岸边的石澳村。

    这里为防颱风,大浪,四周都是使用大块石条磊建的石屋。

    道路旁一家不大的铺面里,金美华帮游客端上一盘小吃,“赤道”挎着肩包,推开玻璃门,走进餐馆内。

    看见很久不见的乾儿子时,她的脸上露出笑容,探手拍拍儿子脸颊道:“怎么瘦这么多?”

    “吃饭没啊。”

    “还没有。”赤道笑了笑,来看老妈,当然要吃老妈做的饭。

    金美华摇摇头,牵起他的手,带他走到旁边的一张方桌坐下:”来,等等我给你弄点东西吃。”

    “好啊。”赤道从包里拿出一袋国外的胃药,伸手交给旁边的金美华。

    他知道老妈一直都有胃病,这款胃药效果会好一点,每一次回国他都会带一份。

    金美华拿着胃药,颇为感慨道:“这么多乾儿子,就你记得给老妈买胃药?”

    “怎么,又不收我钱啊?”

    赤道扬起眉毛笑道:“收,我每一次都收钱的。”

    “喔,给你。”金美华很有默契的从围裙里掏出一个硬币,放进乾儿子的手中。

    “吃什么?”

    “猪蹄,铁板猪蹄。”

    得到儿子的答案后,金美华站起身道:“好,我去给你做。”

    当她做饭的时候撒,港岛警方的船只已经抵达澳门。正在澳门警队的接应下,全副武装沖向石澳村。

    情报上虽然是说傍晚交易,但是罪犯的傍晚,不是晚上,就是中午,哪有傻子真会在饭点交易?

    很快,金美华把一份铁板猪蹄端到到餐桌上:“吃吧。”

    旁边两桌的客人已经离开,一名员工拿着桌布,正在收拾餐具,抹桌子。

    “多谢,乾妈。”

    赤道拿起铁勺跟筷子,一边吃饭,一边跟多年不见的老妈聊天。

    金美华完全是一点一滴看着他长大的,现在手中折着纸巾,语气心疼道:“每一次回来,你都沧桑很多。”

    “呵呵。”赤道轻笑两声,嘴里嚼着猪蹄,可能是害怕伤感,并没有去接话茬。

    金美华也把话锋一转:“最近港岛发生的事情,其实我都知道了。”

    “所以我就叫手下,没什么事少去港岛。”

    “你这件事情是太危险了,你自己记得要小心。”

    赤道接过老妈手里的纸巾,擦擦嘴,没有给什么保证,只是拿出一张纸出来给她:“我是不是有些东西留你这儿了?”

    留东西,其实就是买东西的一个暗语。

    金美华戴好眼镜,开启纸条,看见清淡上面写着甜瓜、果酱、烤串等等东西数目都很多。多到她也不免吃惊,摘下眼镜讲道:“臭小子,你开战啊!”

    “呵呵。”

    赤道把纸巾揉成一团,腼腆的笑笑,把纸巾扔进垃圾桶。

    一直挂在他耳边的一个耳机里,忽然传来同伴的声音,让他忍不住神色微动,拿起挎包起身道:“我去上个厕所,不回了。”

    “好,东西我会让手下送去。”金美华手上夹着香烟,看着乾儿子从后门迅速离开,脸上露出似有所悟的表情。

    哗啦啦,五辆警车停在街口,特勤队员们迅速下车,把餐馆四周的道路封锁。

    李文斌走下指挥车,想要进入餐馆的时候,李彦明主动请缨道:“长官,我去跟她谈吧。”

    “好。”

    李文斌不知道两人的关係,但是仍旧愿意卖给下属一个面子。李彦明当即便整理好夹克,带着两名警员走进餐馆当中。

    李少泽在下车后来回四顾,拍拍旁边伙计的肩膀,指着附近几个高楼讲道:“你去那边看看。”

    “你们到那个位置。”

    “家明,你去那边。”

    不能只守着路口,不把点位看牢一点,给小泥鳅溜走怎么办?

    李少泽不仅不会犯错,而且还打算让伙计们主动去摸一摸,说不定就有大收穫呢!

    “是,长官。”

    伙计们当然不会拒绝命令,範家明点点头后,这才意思到布局有着疏漏,马上带人补上位置。

    长官不愧是长官,目光就是要比下属犀利。

    在伙计们摸查到时候,李彦明也已经走进餐厅,看着敲打算盘的“乾妈”讲道:“算是餐厅的帐,还是算军火的帐?”

    “好久不见了。”金美华一天见到两个乾儿子,论运气都可以放鞭炮了。

    一个是最爱她的,一个是她最爱的。

    她最爱的那个,也是伤她最深的那一个。

    “十几年没见了,我以为你收山了。”

    “两年前,你的餐厅开张,我都没来贺一贺,有点说不过去。”李彦明望着金美华老去的样子,也有一些感到岁月无情。

    不过,做父母的人,不管自己走什么路,总是希望儿子走正路。

    李彦明是福利院所有孤儿当中,唯一走正路的男仔,虽然是踩着她上位,但是金美化心里还是有些骄傲。

    长歎一口气后,她笑了笑道:“你那时候已经是部门主管了嘛。”

    “对啊。”

    “这要多亏你了。”

    李彦明轻轻敲击着案头,金美华有些尴尬,不想多年不见,就把气氛搞成争锋相对。于是,她擦擦手,主动出声道:“饿了吗?要不要我做点东西给你吃。”

    “坐下吧,我们直接点。”

    “三天前,港岛警方截击一宗地下武器交易。我想现在买卖双方都很着急,肯定很想拿回武器。正好我收到一个线报,有人在澳门购买一批军火,想要跟我们港岛警方开战。”

    “赤道在哪里,告诉我吧,妈。”

    刚刚想要走进后厨的金美华被一名警员拦下,这时候回过头,双目闪动的看着李彦明,没想到还能在他嘴里听到一句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