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新白蛇问仙 舒楠泽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再探

    “一缸老酒而已。”

    “逼急了本龙用龙炎烧干它!熔了破缸!”

    某白气恼被一缸老酒挡路,仨神兽妖兽研究半天没对策,管它啥怪物,最简单的方法效果最佳,反正自己只喝香甜果酒很少喝烈酒。

    烈酒误事,容易醉酒让自己陷于不利。

    “吱吱~烧干!”

    猴子蹦跳吵嚷。

    确实没有其它好办法,总不能喝光酒水,也许对别的神仙来说陈酿可以收藏坐等升值,对某白而言不如一汪温泉池,更没时间慢慢破解。

    铁球眼珠子滴溜溜乱转,犹犹豫豫开口。

    “老大,你说……会不会是某种妖?”

    “妖?”

    白雨珺略微一琢磨确实有可能。

    当时宝珠彩光爆发时听见一声惨叫,仔细回想,虽然嗅觉被浓郁酒香遮掩,但隐隐约约有一股特殊气味儿,很淡。

    搜索基因里的传承记忆,找到某种特殊妖怪,可能性很高。

    “酒虫?”

    传闻某人嗜酒如命。

    暴饮而不醉。

    后被人想办法缚住用酒香引诱,酒香入鼻而苦不得饮,咽喉奇痒哇的一声吐出一物,赤肉长三寸许,蠕动如游鱼,口眼悉备,白雨珺实在想不到其它离不开酒的妖物。

    “吱~你们有啥好办法?”

    “没有……”

    原本想用龙威镇住那酒虫,思索后只能放弃。

    在龙墓里混迹不知多少年的妖怪,寻常龙威已经难以震慑,待得久了难免诞生抵抗力。

    思来想去还得用火烧。

    白雨珺顶宝珠撑纸伞打头阵,俩货跟后面。

    走出岩洞。

    某白酝酿炽热龙炎准备焚天煮海!

    俏脸浮现越来越多鳞片,尖牙外露,胸口位置渐亮并往上延伸,周围空气逐渐变得灼热……

    突然间,天色以极快速度变化。

    头顶天空仿佛出现夕阳,火烧云残红,但很快开始进入黑暗夜幕!

    “小心!”

    几个呼吸后天黑了。

    伸手不见五指,纸伞升空如同月亮散发莹莹光泽,再看景色,之前仙境般山谷多了丝阴森,寂静无风,干枯树枝黝黑丛林,白雨珺第一次看见龙墓充满邪性气息。

    美眸变作竖瞳,瞬间锁定酒缸旁模糊身影!

    “谁在那!”

    而那道身影置若罔闻,低着头,沾一滴老酒仔细品味。

    噌~!

    拔刀,白雨珺和猴子铁球呈扇形站位,铁球双手弯刀,猴子金箍棒煞气腾腾,龇牙咧嘴做凶状。

    扭扭脖子,金属咔咔碰撞声中穿戴仙甲。

    “嘶!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灰色虚影抬头,露出红色眼睛……

    “这句话应该本座问你们,你们不该闯入墓地打扰安宁,既然来了那便留下罢,咦?蛇化龙?非常罕见。”

    声音仿佛透过虚无而来。

    某白冷笑。

    “罕不罕见与你何干,别以为只有你是红眼睛!”

    闭眼再睁眼,双眼冒红光,猴子和铁球亦变为红眼睛,对方是反派,那么咱也做个更恐怖的反派,去它的光明正义,谁还不是个凶兽了。

    猴子脾气暴躁,第一个忍不住出手!

    “呔!吃俺一棒!”

    疾冲,高举金箍棒狠砸。

    同一时间铁球向前一跃落地溅起灰尘,身影遁地消失,接着瞬间出现在灰影背后并以双刀连斩,配合战力更强的猴子围攻。

    灰影伸开双臂。

    两把残缺破旧南瓜锤飞来。

    爆发龙威!

    两把锤子一前一后硬撼攻击,趁二妖被龙威震慑瞬间兵器碰撞,剧烈金属铮鸣造成能量冲击。

    “吱!”

    猴子以凶悍煞气抵挡龙威。

    白雨珺须防守酒缸偷袭,见状立刻爆发自己的龙威抵抗,对方并非真正神龙,具体身份未知,所以白雨珺的龙威轻易将其压制,让铁球能够正常发挥。

    左手掐剑诀扔出四把灵力直刀,腾空竖直落地。

    落地后以灵力到为中心,特殊能量场扩散,驱散黑暗以及隐晦能量创造有利空间,一心做合格辅攻,猴子战力超强足以对战灰影。

    猴子铁球与诡异灰影快速交手。

    白雨珺扭头。

    张口。

    白炽龙炎!

    龙炎瞬间照亮黑暗,猎猎作响覆盖酒缸……

    “啊……饶命啊……”

    白雨珺停住,酒缸里的玩意儿看来是个怂货,留着兴许能问出龙墓秘密,至于那个诡异虚影,之前可能打算吓跑盗墓者,估计它也没想到进来三个二愣子,骨子里透着残暴的凶兽。

    天生缺少谨慎态度,唬不住。

    当!

    金箍棒扫中灰影。

    诡异灰影仿佛丝毫未受伤,虚晃一招逼退猴子并避开地下蹿出的铁球偷袭,向后跃起隐入黑暗,由明处转为暗处,能感觉到它此时正在阴影里乱窜,仿佛黑暗中的刺客。

    “吱?啥玩意?”

    猴子感觉浑身暴戾没使出来,滑不溜秋。

    黑暗阴影里。

    快速游走的灰色影子目光注视白龙,发现龙女那双红色眼睛一直锁定自己,随着移动而移动,明了真龙有真实之眼难以在其面前藏身。

    白雨珺指向酒缸,纸伞浮到酒缸上空,徐徐旋转,丝丝光线洒落覆盖。

    “那小虫子,你最好别给我添乱,否则熔了破缸!”

    “小的明白……”

    解除隐患,开始全力对付灰影。

    闪烁瞬间移动。

    再次现身出现刚刚猴子与灰影交战区域,弯腰,小手地面抹了一下,仔细看指间粉末,刚刚金箍棒击中灰影敲掉的,能够印证猜测。

    “龙鳞?还有点儿……血气?”

    龙血搭配龙鳞制造的分身么,看样子墓主似乎不太友好,证明当年龙族内部确实并非铁桶一块。

    好歹大家都是龙,半分面子也不给。

    远处黑暗里,灰影跃上树梢目光盯着白雨珺,似乎思考什么。

    “最后劝你们一句,打扰亡魂安息乃不敬之罪,假如现在退去可免尔等一死,否则永远留在这里陪我。”

    白雨珺甩俩刀花,笑笑。

    “晚辈只是想来祭奠前辈而已,何必大惊小怪,不如打开墓室让我瞧瞧,也好瞻仰前辈风姿,时刻鞭策我等砥砺前行不忘初心,要不开个缝也行,你看这来都来了……”

    “一派胡言!”

    灰影暴怒,什么叫来都来了?

    “本座乃上古强者!至尊至贵!威严不容亵渎!”

    “那就是没得谈喽?”

    “废话!”

    闻言,白雨珺点点头。

    “其实呢,晚辈此番是来帮你迁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