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新白蛇问仙 舒楠泽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捉虫

    伞柄白色挂穗精致。

    墨汁印染伞面画一副圆月照江河楼阁,霎时间,立体感很强的莹白圆球银月挂空,地面一条江河奔腾,河岸边高高楼阁可摘星。

    月光照亮周围,之前阴森不复存在,某白画作出神入化。

    灰影眺望圆月似乎很怀念。

    “想不到,区区下界野龙画艺精湛,本座仍是那句话,此地你们不该来,言以至此好自为之。”

    灰影如烟消散,竟彻底失去踪迹。

    白雨珺秀眉紧皱,按理来说它应该是作为守墓用途,以鳞片龙血施加龙气制作分身,守护陵寝不受打扰,虽说龙族陨落应回归于天地,但难免有贪图留恋世间之徒。

    此地应该能够感受到龙骸才对,偏偏没有龙骸。

    更没有龙族死后形成的特殊异象,仿佛人间帝王陵寝般平平无奇,总觉得陵墓有问题,瞒得住别的神魔妖怪瞒不住白雨珺。

    真实之眼难以看透。

    双眼注视过去和未来画面模糊不清。

    毕竟是远古龙族所建,身为龙族难免受限,尤其对方种种表现似乎特别针对龙族,天赋真实之眼被压制。

    右眼瞳孔变幻努力看向未来。

    模模糊糊的,仿佛看见衰败腐朽……

    “唔……”

    阵阵眩晕头痛,似乎有什么不好东西在前面。

    短短瞬间白雨珺仿佛经历许久,对方限制了真实之眼但是没能阻碍注视过去未来,若非暗中灰影虎视眈眈,一定回溯过去看清龙墓真实,话又说回来,目前为止,好像注视过去未来这个能力并非所有龙族都有。

    旁边,猴子上蹿下跳咒骂。

    “吱,衰货。”

    猴子对灰影消失处竖起一根毛茸茸手指,可能在表达某种特殊含义,用特殊方式问候对方,猴爪皱皱巴巴全是褶子,尽显泼猴风范。

    “那东西真的跑了?”

    “在前面等着呢,先把缸里酒虫抓出来再说。”

    某白来到酒缸跟前。

    抬腿狠踢!

    咚~!

    很有趣,震动水缸或水盆时涟漪从四周同时出现,到了中心又呈圆形往四周,来来回回挺好看,声音没那么沉闷,见很好玩便连续多踢了几脚,酒缸咚咚嗡鸣。

    “莫踢莫踢……小的这就出来~”

    仨凶兽围拢酒缸。

    刷刷刷~

    一阵毛毛虫爬过的声音。

    缸沿露出个软肥小虫,三寸有余,无坚硬外壳无毛毛,身子像蚕,一弓一弓往前爬,难道就这玩意儿差点坑死俩大妖?

    “……”

    酒虫刚刚爬出来,就看见三双红眼睛盯着它。

    猴子先开口。

    “吱,白,这事儿你可别说出去,丢猴脸,俺可以违背良心承认你长得很漂亮。”

    “哈,听起来我应该很乐意。”

    白雨珺一把按住双眼铮亮的铁球,它是正宗穿山甲,对某些肉虫子天生难以抗拒,属于食谱当中最受欢迎的类型,毕竟没有外壳鲜嫩多汁,尤其浓郁酒香犹如加了调料汁。

    小肉虫子瑟瑟发抖。

    “别……别杀我……我什么都说……”

    “很好,这座墓怎么回事?埋葬的是哪条龙?”

    某白竖起刀刃打磨指甲。

    眼角盯着酒虫,它敢耍花招就一刀剁了,连角质层鳞甲都没有的玩意儿,估计会溅出很多汁。

    酒虫抬头看了眼,目光注意龙角和尖耳朵。

    “您是龙族吗?”

    “没错。”

    “尊敬的神龙殿下,这座墓是空的……”

    “你说什么?”

    酒虫再次被三双红眼睛盯住,这个消息对白雨珺来说并非太过劲爆,因为之前就对此表示怀疑,果不其然,只是疑问空的意思具体代表什么。

    “说详细点,墓主是谁,山谷中间陵寝里有什么。”

    “墓主名为嚣,但我知道他肯定没死,至于棺椁里面是什么我也不清楚,嚣假死……”

    闻言,白雨珺没来由感到阵阵威胁,远古时期有龙假死?

    这事儿渐渐有点失控。

    “你怎么知道的?”

    “这里以前不是陵墓,是龙的秘境空间。”

    隐隐有种不好预感。

    “你为什么要背叛嚣呢?”

    “小的当年被逼囚禁陵墓,多少万年了,我想出去啊……”

    小酒虫似乎找到情感宣泄出口,无尽委屈怨气疯狂吐槽,更多可能是希望白雨珺三个能把它带出去,离开这座囚笼,被困酒缸万万年只为守门,全天下可能只有龟类能做到。

    “离开可以,把前方危险全部告诉我。”

    “请殿下放心,小的全部告诉您,您是那么的尊贵高雅。”

    “少废话,说正事。”

    “是……”

    糖衣炮弹对某白无用,只会把糖衣吃掉。

    据酒虫说前面有一片沼泽,从没有盗墓者能安然通过,大部分巧合之下进来的闯入者被酒缸融化成酿酒原料,个别少数幸运儿都葬身沼泽。

    过了沼泽,就是陵墓中心。

    另外。

    陵墓内夜晚白昼与外界不同。

    当夜幕降临时危险比白昼更强,而且,只有夜晚方能进入陵寝所在,在那里,可能藏着秘密。

    既然如此,那就等天亮再过沼泽好了。

    纸伞仍旧月照江河高楼图,仨凶兽坐酒缸旁。

    习惯精致生活的白某龙点亮一盏宫灯。

    正宗天庭出产。

    当年仙娥生涯贪墨许多报损废旧宫灯,精心改造修理仍然能用,零件破损法阵残缺而已,很容易修好,只是天庭威严不允许使用残缺器物。

    小酒虫屁颠颠献殷勤。

    “尊敬的殿下,请品尝小的多年陈酿仙酒,当然,二位也有份儿。”

    三寸长肉虫子拿出一套酒杯。

    张嘴。

    哗啦啦~

    吐满三个酒杯,味道特别香。

    “请品尝。”

    “……”

    白雨珺扫了眼珍藏仙酿,没喝,继续沉浸注视未来。

    铁球看白老大没喝,毫不犹豫端起来一饮而尽,猴子同样猴急喝酒,反正白龙不喝,既然有放哨的了当然要畅饮,还别说,酒虫珍藏果然非同一般。

    很快,俩兽一虫兴高采烈互相吹嘘。

    白雨珺目光盯住酒缸。

    “小虫子,这酒缸哪里来的?”

    “殿下,此物很久很久以前原来并非酒缸,是嚣从天庭偷来的。”

    某白一愣。

    “昆仑墟神山天柱上的那个天庭?”

    “没错,里面空间能装下一座湖,你看上面精美龙纹,寻常神灵哪个敢乱用哦。”

    竟然是远古天庭之物。

    “果然最后落到我的手里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