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新白蛇问仙 舒楠泽

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 返回

    彩色星云仿佛唯美隧道。

    小小白点拖着尾焰在漫漫梦幻隧道中飞行,枯燥,死寂,白雨珺半睡半醒近乎处于冬眠状态,自从注视未来之后一直未曾笑过,精致俏脸冷漠如寒冰。

    虚空中偶尔也能遇见些怪物,在感受到神兽气息后远远的就逃了。

    白雨珺现在已经懒得去注视未来。

    既然选择荆棘之路,那么,就咬牙一直莽下去。

    星云璀璨,无尽的漂泊……

    穿过唯美的星云隧道后是更广阔星河,无尽繁星犹如大阵拱卫庞大世界,一去多年,终于要回到洪荒主世界了。

    看似近在眼前实际遥不可及,又是漫长旅途,半睡半醒不知多久才来到近前,当靠近星斗大阵时首先遇见的是更多虚空怪物。

    尽是些生命力顽强的虚空流浪者,奇形怪状,非神非仙非妖非魔。

    幽灵般执着的徘徊在星辰阻隔之外,寻找渗入的机会。

    实力对某白而言并不强,白雨珺对这些玩意没兴趣,蛮横撞飞怪物径直冲向罡风屏障。

    虽然世界之力不会阻拦畅通无阻,冲击罡风层时体表温度仍瞬间升高,能量燃烧,烈火熊熊,变成火球拖曳出长长浓烟垂直向下俯冲,白雨珺很喜欢这么狂野的飞行方式。

    身为食物链顶端的掠食者就要霸气。

    云淡风轻不符合猛兽风格。

    外面徘徊的虚空怪物们纷纷避让,暗骂好一个怪物,这是真的莽。

    沿途没找到合适的传送阵,只能这样返回。

    如果有机会,白雨珺打算尝试重新激活南天门仙桥。

    洪荒大地,某些喜好天文关注星象的神仙们发现异常,很难不去注意,就算天外神铁坠地那也是斜着的,何时见过这等垂直向下的,倒也没太惊讶。

    毕竟神仙妖怪多了,难免冒出几个行为乖张的奇葩之辈。

    穿过屏障罡风层需要很长时间。

    白雨珺见到几个强行偷渡的倒霉蛋被烧成灰。

    漫长苦熬等待。

    龙气不断与罡风摩擦燃烧。

    罡风乱流忽上忽下左右前后没有定性,难以捉摸,白雨珺完全凭借直觉和昆仑龙脉做指引,期间又见到几块顽石,以及不知在罡风层里随风逐流多久的奇物,树苗,土壤,甚至五彩色碎石……

    这些神物一闪即逝,难以捕捉踪影。

    或许白雨珺气运磅礴拥有足够强的运势方能目睹,奈何无缘捕捉。

    凛冽罡风并非长久之地,停留太久没有好处。

    以蛮横狂暴姿态疾速下坠,头下脚上,当累了就撑开纸伞在前开路,犹如从九天之外坠落,此时,昆仑龙脉震荡感越来越清晰,频频示警。

    白雨珺仍旧面无表情,在漫长燃烧后终于穿过屏障!

    九天之上,飘渺玄奥的苍穹忽然坠下个拖着尾焰的身影,收起纸伞,调整身形姿态,转向厚厚金色梦幻云朵。

    金色云层位于苍穹极高处,向下还有数层云海,穿过一层层云海最后才是白云大地。

    当穿过第一个罡风层后首先遇见的是前天庭天军。

    目光扫过金云上的大营。

    数量以及士气装备等等远不如当初,居然还未崩溃。

    确切说算是残军。

    天庭巨变,各营天军成建制投入二郎真君麾下,逢魔族强盛,亿万天军御守最后防线抵御魔界入侵,千余年消耗鏖战,没了天庭补给的天军只能防守,至于各仙域争霸的雄主们完全指望不上。

    之所以聚拢在一起仍未解散,更多是因为二郎显圣真君的个人魅力。

    巡天哨兵吹响号角。

    “警戒!外物入侵!”

    大营驻守星空薄弱处,目睹有外来者穿透罡风后匆忙集结。

    白雨珺调整方向,甩动龙尾,从大营前掠过继续向下。

    略微减速,让天兵天将们看清身形。

    硕大的龙角,尖耳,以及标志性的龙尾,许多天兵天将一眼便认出白雨珺。

    “住手!是北天门镇守神将!是白将军!”

    按照以前的官职排行,某白的职务几乎等同于天王,同一阵营战斗过,自然被当做自己人。

    掠过大营继续向下,穿透一层又一层云海。

    仿佛砸穿九重天,待看见下方皑皑白云才开始减速,当然,对于身躯羸弱之辈而言依旧过快,从高空俯视大地,下方未被地狱裂缝侵蚀,是片绿色田野……

    农田里,男女老少农户们忙碌拔草灌溉。

    贫穷人家只要能动就得去田里劳作,十岁的孩子,白胡子老翁,无论男女没有闲人,风吹日晒,皮肤粗糙满手厚茧,粗布旧衣破草帽。

    裤腿挽的很高省得沾水,赤脚踩踏水车灌溉农田。

    没有所谓田园诗意,这就是现实中的旧时代绝大多数人的生活。

    踩水车的汉子感觉眼睛里火辣。

    习惯性用被汗水和泥水浸透了的衣袖擦眼睛,多流些眼泪才好受许多,再抬头时看见天空有什么东西。

    眨眨眼,认真仔细去看……

    稻田里弯腰拔草的妇人望着泥水里的天空倒影,倒影是反着的,明亮线条延伸向上……

    越来越多的人抬头,目光畏惧中透着麻木。

    火球垂直坠向远处山林,天空无风,烟痕竖在那久久存在。

    山林空地火光一闪接着是剧烈轰鸣声。

    劲风吹得树木朝四周倒伏,地面震颤,走兽飞鸟惊乱,再看落点只留有深坑,远处山峰多了个白色倩影,迎风静立,莹白长裙浓黑长发随风轻晃,背后飘带缓缓而动。

    身后,庞大气势白龙盘亘于水墨昆仑中,傲视一切。

    “到底在哪里……”

    闭眼,意识进入神秘空间领域,在这里自己是龙形本体,硕大龙目深邃瞳孔仔细在长河中寻找线索。

    “袁,公羊,黄,莫非除了黄鼠狼精之外还有个公羊妖兽……?”

    全靠自己的特殊能力去寻找,不敢大张旗鼓。

    忽略比自己还阴的嚣,各种心怀叵测之辈更能添堵,那些玩意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简称堵神。

    约莫寻了个大概方向腾空而起。

    钻入云层瞬间千里外……

    最初想依靠道门寻找来着,一想起那场血腥压抑的欢喜寿宴,很难去相信满是窟窿的铁板,如果那三个小家伙落在别人手里,想再次获得线索恐怕要更久才行,但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

    所有一切只能依靠时灵时不灵的天赋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