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穹顶之上 人间武库

265.依然说错的成语

    作为一个令人赞叹的小团伙中,一直以来的弱鸡,“如果咱们三个砍死一具大尖……”

    贺堂堂开口的同时已经把战刀插回背上,把陈不饿都想要的那把重剑拔出来,一边带头猫着腰往前走,一边嘀咕。

    这一阵自然他是主力。

    温继飞和刘世亨跟在他后面往前摸。

    “那要是咱给它抓回去呢?反正它这么呆。”因为太过紧张,意识混乱,刘世亨特意开了个玩笑。

    说完,他就一头撞上了贺堂堂屁股。

    走在前面的贺堂堂站住了,一旁的温继飞也站住了。两个人都怔怔地站那,扭着头,目光直直地看着刘世亨。

    “怎,怎么了?”刘世亨抬头,茫然问道。

    “你刚说……抓回去?抓回去吗?!”温继飞用气声说话,但是心跳,砰砰砰……

    蔚蓝两大梦寐以求,但是又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抓到一具活的大尖,得到一架完成的飞行器。

    “我觉得可以试试啊,平时这玩意都是受伤不能再战就开始自毁的,但是这次,它们好像不死就不会自毁……关键这只已经傻掉了,未必会跟咱们拼到死啊。”

    贺堂堂靠近一些之后又仔细看了看,黑甲的身上没有伤痕。这大概说明它刚才一直傻不愣登站这没有参战。

    “那,怎么弄回去啊?”刘世亨也有点激动了。

    怎么抓?绑,大概是绑不走了,温继飞想了想,说:“先看着,看着的同时,咱弄几块大的冰块过来,搁它背后备着……”

    “然后呢?”

    “然后它要是不动,咱就不动,等青子他们。要是动了,你俩立即从后面一左一右切它胳膊,让它倒下后没得支撑,然后,咱推冰块下去,加上咱仨,争取给它压住。”

    不砍肯定压不住,可是砍了的话……贺堂堂想了想,说:“那样它要是自毁了呢?”

    “自毁了咱也没办法,就试试吧。”

    “……行。”

    “那就这么办。”

    三个人商量完毕,摸到冰窝后方,开始从四周运大冰块,堆起来,堆了一堆又一堆,然后趴在那里,等着。

    天色越来越暗了。对比之下,山顶主舰的蓝光,开始比自然的光更盛,战场因为这种光照的变化,变得更加诡异。

    同时,主战场继续逐渐上移,上方的战斗声变得愈加激烈。

    视线中,突然出现一个身影从高处往下走。

    怎么会往下走呢?如果是伤员下来,那很正常,但是那个人的动作看起来没有任何问题,甚至在这样残酷的战场上,给人一种闲庭信步的感觉。他手上拿着的刀,还沾着大尖的血,人却像是完全没有战斗过的样子。

    近些了,也看得更清楚了。那是一个三十几岁,但是相貌依然清俊的男兵。

    可是,列兵么?男人身上作战服军章显示他是一名列兵。而实际的情况,就算是后勤人员,蔚蓝三十几岁的列兵,也是很少见的。

    男兵突然朝他们这边走来,用一种很平常的步伐走过来,似乎他也发现那具黑甲了。

    “嘘!”贺堂堂在另一侧,探身冲他摆手,“别,哥们,别。”

    男人站住,困惑地看看他。

    “这是只煞笔大尖,咱试试抓活的。”贺堂堂解释道。

    这时候,温继飞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他觉得不对,但是现在也只能装傻。

    “哦,这样啊。”男人微微一笑,然后走过来,和他们仨趴在一起,继续观察那具大尖。

    “哥们你第几军的啊?”贺堂堂问。

    对方犹豫了一下,笑着说:“第九军。”

    “板擦?”贺堂堂惊喜道。

    “是啊,所以你们也是?”

    “是啊,咱一个军的,我叫贺堂堂,你呢?”

    “我叫……叶简。”男人亲切笑着说。

    叶简啊,s级叶简,可能是最顶尖的超级战力之一。二十年前,他曾是第九军的超级新星,所有人的期待……后来,他变成了第九军的禁忌,和最大的耻辱,因为他,去了雪莲。

    温继飞:“……”我去,我说呢怎么感觉这比应该很强,又他妈怎么看怎么都不对劲呢。

    贺堂堂:“……”草!反正要死了,要不要偷他一刀试试啊?

    刘世亨:“……”死了。必死无疑了。

    “所以,你们知道我啊?”叶简看出来不对了,笑了一下,说:“那是我不对,我以为你们这么年轻的列兵,应该不会有人跟你们提起过我呢,早知道这样,我就用假名字了。”

    “别,别动通讯器。关着吧。”叶简伸手,阻止了摸向通讯器的温继飞,然后也不动手,说:“别担心,我不会做什么破坏的,毕竟我也不想被这里几万人加上5个超级围杀,对吧?”

    “我就是来看看而已,我刚还帮忙砍大尖了呢。”

    说罢,他笑着展示刀上大尖的血迹。

    “别摸刀,没用的,我很强,真的。”叶简神情看起来有些无奈,哭笑不得又朝贺堂堂说了一句。

    问题不管他多么亲切,他都可能随时要走自己三个的命。温继飞三人不敢乱动,也不吭声。

    “还有时间。”叶简抬手看了看表,说:“不如跟我讲讲第九军啊,咱军里现在怎么样了?”

    没人搭理他。

    “我听说冒出来个年轻人很厉害啊,叫做韩青禹,你们认识吗?这次听说他也在这,不过转了一圈没看到,可惜了。”

    “不认识。”贺堂堂和刘世亨异口同声道。

    “哦?”叶简转过头。

    “听说过,也看到过,不过没说过话。”温继飞说。

    叶简看他,笑起来,“你很聪明,可惜晚了。”接着他看贺堂堂和刘世亨,“你俩急了…所以,很熟啊?”

    “别担心啊,只是聊聊,我不是来杀人的。”

    …………

    蓝色的光笼罩,冰雪色泽诡异。环形阵地,真正激烈的血战,现在大部分集中在这里。

    “青子……你……”

    在一处不算太高,但是面积很大同时向外突起的断崖下,沈宜秀扭头看了韩青禹一眼,脚下顿时站住,惊惶无措的声音响起。

    他们刚又出手帮忙了三次……

    “怎么了?”韩青禹晕乎乎问道。

    此时,他已经又磕掉了两块金属块。

    “你,你在流血。”沈宜秀说。

    若只是普通的受伤流血,锈妹不会这样,但是现在的情况,韩青禹嘴角在溢血,鼻子在流血,看侧面颈后的血迹,很可能耳朵也在流血。

    “青子你没事吧?!”锈妹慌了,尤其当她发现韩青禹的眼神似乎根本没办法聚焦,整个人瞬间陷入巨大的慌乱。

    她慌乱地伸手,试着想帮他抹掉脸上血迹,但是裹着铁皮的手,根本抹不掉,只是在他脸上把血迹抹开而已。很快,一双铁手掌上全是血。

    “没事,没事,锈妹你别慌。我休息一下就好。”韩青禹坐下了,身体疼痛,意识混乱,但是体内四种源能混乱的涌动,就像是可以內视一般,浮现在脑海里……它们开始有点不受控制了。

    “嗤,咔哒,喀拉……”

    碰撞敲击的声音从通讯器里传来。

    其实韩青禹身上的通话器全区域通话一直开着,不过也只是聊胜于无,因为能接收的范围,不过200米而已。

    “有人能听见吗?有超级战力吗?……阵地失守,我们这,失守了……”英语、中文,法语、葡萄牙语,有人虚弱的在通话器里用各种语言说着。

    沈宜秀愣了愣,“你好,你……你是菜心?!”

    开战前不到一个小时,最后一架飞机从瑞士飞来。那其实不能算是瑞士的精锐小队,它是由周边几个小国一起选调精锐组成的。

    考虑他们可能配合不够好,指挥方面给他们的阵地位置,是一处断崖。这是最容易坚守的位置了。

    “我……”对面反应有些迟钝,“秀秀?!”

    “是啊,是我,还有青子呢。”

    女的就是脑子不灵清啊,这都什么时候了。

    韩青禹连忙一把把通讯器抢回来,“位置!”

    按说最大也就两百米通讯距离,就算地形原因看不到,总该能听到激烈的战斗吧?韩青禹着急同时有些困惑,大声问道。

    “在……”尹菜心话说一半,顿住了,她知道自己距离韩青禹他们应该很近,但是……那是红肩啊。

    正因为是红肩突然从冰雪下出现,战斗才一点都不激烈,因为他们的抵抗,太无力了。

    尹菜心刚到就上战场,并不知道韩青禹已经硬扛过红肩。使用在她的概念里,韩青禹过来,无异于送死。

    “先生……我,好像,要江郎才尽了。”虚弱里带着委屈和无奈,她又说错成语了,说:“你们快去找超级战力来……”

    这时间,断崖上方不远,联合精锐小队的旗帜,倒下了。

    惊呼声在四周响起,旗帜倒下的讯号被各种语言传递着……视线范围内但凡还有余力的小队,都在分人向这边增援,超级也在赶来。

    漫山都是惊呼,所有人都在看着他们头顶高处。

    韩青禹知道位置了。

    瞬时间两块金属块消融在身上。他没有去找路,二十直接腾身而起,将战刀插进冰面,攀崖壁而上。

    在源能装置的作用下,每一次战刀嵌入冰面的发力,都能让他整个身体向上飞跃,或者说蹿升数丈。

    最后一刀发力,“颂!”

    韩青禹整个身形,一下从断崖下跃升到空中……出现在正向此处汇集的,所有人的视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