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穹顶之上 人间武库

377.回家(下)

    两人干脆在房间叫来了红酒,坐下来。

    这份东西确实是雪莲的内部报告,上面也确实有关于韩青禹他们几个的内容,甚至连刘世亨的都有。

    但是它并没有具体提及几人的生死情况,这是一份具有个体针对性的分析报告。

    “过分了。”突然,只扫了一眼的刘世亨喃喃嘀咕了一句,因为他发现自己那栏,除了名字,什么东西都没有。

    连贺堂堂的都有分析,说他成长很快,意志坚强,值得注意,但是世亨少爷的没有,一个字都没有,就空白。

    “连瘟鸡的都有!还这么多!”

    刘世亨有些意外,因为他在报告归属温继飞的部分,看到了中文,两个字:强谋。

    “强谋是什么玩意儿啊?!叶少。”明明应该庆幸的,但是莫名有些失落,刘世亨给自己倒酒说。

    叶简把杯里酒喝干,放下杯子,让他帮忙一起添了,探头看了一眼说:“哦,这是雪莲情报部门对他的分析。”

    “我知道,不过他也不强吧?怎么就强了?”刘世亨移了酒瓶说。

    “何止不强啊,简直很弱。”

    叶简笑着,伸手指给刘世亨看一段递进的文字。报告分析是保留旧档的,展示了情报判断的时间延续性,在它的开始阶段,温继飞名字后面的标注很简单:无视。

    然后,这个标注不断变化,直到最后,中文“强谋”两个出现,后注:高级警惕。

    “唉,不对!”刘世亨握着瓶子僵了一下,他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转头看向叶简说:“不对,既然连无视你们都给标注一个,那我这空着,是什么情况?!”

    叶简看着他,眼神悲天悯人。

    “要不,我给你加一个?”他问。

    说完,叶简拿了笔,在报告刘世亨那栏下面写了两个字,也是中文:弱谋。

    世亨少爷沉默看了会儿,放下瓶子恼火起来,“你写个弱鸡我都认了啊,叶少,这弱谋什么玩意?!非要形成对比吗?”

    似乎已经有些微醺了,叶简畅快笑起来,说:“别不高兴啊,其实你是让我有些意外的。论以一个弱者的姿态生存,以苟且求达成,以屈求不屈,你做的很好了。弱谋,也是谋。”

    刘世亨不吭声。

    叶简知道他在害怕,因为被看清楚而害怕,忙转移话题说:“至于温继飞,他本身应该是一个很弱的人,是一个骰子。但是你回忆一下就会发现,从始至终,他都是以一种强者的心态来思考和谋划各种事情的,强势而果决。同时,他也一直在逼迫自己变强,哪怕他本身是一个骰子。”

    叶简分析完了。刘世亨感觉身上有些冷,因为他突然发现,雪莲似乎远比蔚蓝更了解他们几个。

    “那么青子呢?”

    “韩青禹吗?”叶简没去看报告,沉吟一下说:“他是这份报告的支撑,是你们中一切的支撑。是温继飞强谋的逻辑支撑,也是你之前一年,以弱谋求生的逻辑支撑。”

    这段话很拗口,但是对于刘世亨来说,很容易听懂。因为他过去一年多的苟且,之所以可以苟且,前提就是有韩青禹在,不然换任何一个小队,他都得上,或者直接逃,被抓住的几率很大。

    初次之外,他当然也是吴恤和锈妹的支撑,没遇到青子的话,他俩现在可能还是两个可怜的家伙。

    “所以,他的意志和担当,默默不吭声也好,带着你们乱折腾也好,其实很强。”叶简说得很认真,带着赞许。

    刘世亨没回应,往下在韩青禹一栏的最后位置看了一个让他有些惊惶的标注:必杀级。

    “叶哥,这……”

    “担心啊?”叶简顿了顿,说:“已经改了,改成了全力争取,我改的。只不过未必雪莲的高手都会根据这个来行事就是了。”

    …………

    韩青禹四人走在树林里。

    之前老参谋的指令,是让他们先找地方躲上两个月,避过关注期。

    几乎什么都没多想,韩青禹从高原上开始往家的方向走,一路避着城市和人群,跋山涉水。

    终于,离家不远了。

    韩青禹今早已经换上了从小县城新买的深蓝色衬衫和藏青色长裤,白胶鞋,把其他东西都包起来抱着。

    锈妹还是那件大红斗篷,咔哒咔哒绕了一圈,说:“韩青青!按你说朵桑嘉措大师现在用的应该还是第三代装置,那他为什么不换装啊?”

    这是揍不服啊!韩青禹皱了皱眉头,无奈说:“因为对于他而言,装置本身的等级已经不重要了,就只是一把开门的钥匙而已,只要能打开就都一样。比如陈不饿军团长,他也还在用六代装置……”

    “哦,那他又为什么老说脏话?他不是和尚吗?韩青……呱。”锈妹接着问。

    这个问题,韩青禹就回答不了了,也不想再回答。

    “我猜是为了造业,造口业,不然他修行没有动力。”温继飞穿着衬衫和牛仔裤,笑着把话接过去说:“那家伙一看就是不想修行的,他想砍砍砍。”

    说罢,温继飞转头,“你觉得我说的有道理吗?韩蜻蜓。”

    自从“韩青……呱”出现后,关于韩青禹以后要用的名字,就彻底错乱了。

    沉默,韩青禹猛地转身,直接拎起来温继飞,砸向锈妹。

    “哐啷”,一人一甲撞在一起,朝后又撞在树上。

    站下来了,依然不屈。

    “过分了啊,韩青蛇,我可是一个骰子,万一正好是F,磕着我就死了。”

    韩青禹哭笑不得,“再乱喊我下次改用锈妹砸你。”

    “过分了啊,韩青菜。我是女孩子啊!”铁甲一边拉着温继飞后退,躲避可能到来的攻击,一边继续嚣张。

    “韩青草。”

    “……”

    “韩青…楼。”

    “欸!”韩青禹忍着笑,啧一声严肃说:“你可是女孩子啊。”

    女孩子就不知道青楼了吗?沈宜秀心里不服一下,有心继续想几个,但是一时间,想不出来了。她目光一转盯上吴恤,朝他说:

    “吴恤你也想一个。”

    “我……”穿着摘了徽记的蔚蓝秋季外套,吴恤回头,他这段时间的参与感正在变强,刚也一直听着呢,当场很认真地想了想,“韩青……花瓷。”

    突破了,扩展到四个字了。

    韩青禹身形闪动,一把拎起吴恤,砸向锈妹。“哐当!”一人一甲重重地砸在地上。鉴于他俩的实力,韩青禹下手比较重。

    “小心我孤立你们三个啊。”韩青禹说完自己笑起来。

    正这时候,温继飞拿手敲了敲他胳膊,指向山下,激动说:“青子你看。”

    山下远处是公路,路面上建了一个简易的框架,在高处写着:

    【新松县人民欢迎您】

    “到家了。”温继飞激动又说了一句。

    “嗯。”到家了,韩青禹用力点了一下头,加快脚步。

    另三个在后面追着走。

    “我告诉你,青子妈妈烧饭特别好吃,哦,锈妹你吃不了,可惜了。到时你得装机器人啊,最好给叔叔阿姨跳个机器人舞。”

    “啊?!”锈妹有些茫然:“机器人舞怎么跳啊?”更新最快 手机端::

    “就咔哒咔哒。”温继飞演示了一下,转头又交代:“吴恤,见到叔叔阿姨不许板着脸啊。”

    吴恤认真点点头,“嗯。”

    这时候,在他们前方,韩青禹停了下来,停在山头高处,说:“我们不下去。”

    他知道老参谋和陈不饿肯定安排了人保护着这里,但不知道蔚蓝联盟有没有派人在这里等他的行踪,还有最重要,他不知道会不会外面的势力找到这里。这个幕后世界,他已经退不出去了。

    不知道自己如果真的回去一趟,会不会给爸妈以后的生活造成很大的麻烦。他不敢冒这个险,一丝风险都不敢冒,这是他最珍贵的东西。

    所以,就只是回来看一眼。跋山涉水,韩青禹从一开始就想好了。

    四人又走了一小段路,终于一处在很高的山头上,在林木之间趴了下来。

    就这么远远地看着。

    公路边的那间小店,门开着,他们听不到声音,连人都看不清楚。

    人影进进出出,温继飞三个也跟着往下看。

    “那是我妈。”一直沉默的韩青禹突然小声说道,有些激动的感觉。

    下方,一个因为距离太远而显得很小的身影从们里面走出来。

    他认得出来。

    锈妹俩眼眶一下红了,远远地,咔嗒摆手说:“阿姨好。”  

    吴恤也生硬地抬手:“阿姨好。”

    “阿姨我会帮你们照顾好青子的。”温继飞热情笑着说。

    韩青禹转头看看他们,笑一下,“算了,看在我妈的面子上,我不孤立你们了。但不许乱改我名字了啊,小心我爸知道了削你们。”

    在韩青禹的记忆里,爸爸的力气很大,削他如削蒜。哪怕他现在这么强了,记忆也没有改变。

    四个人都笑起来。

    “我爸出来了!他拿李子给我妈吃呢,我妈爱吃酸的。我自己家里门口有李子树。”韩青禹指着小店门口的两个身影说。

    “嗯,叔叔阿姨过得很好啊。好像店里生意也很好。”温继飞顿了顿,“大概就是会很想你。”

    韩青禹:“……嗯。”

    偶尔一瞬间,下方的两个身影似乎抬头了。明知道他们肯定是看不见的,但就好像被他们看着一样,韩青禹有些紧张。就像他明明不准备下去,今天还换了新衣服。

    人回去了。

    入夜了,小店开了灯,亮堂堂的。

    ……天亮了,炊烟从屋顶升腾起来。

    韩青禹站起身说:“我们走吧。”

    吴恤、锈妹和温继飞都跟着站起来。

    “爸、妈,我走了。”

    “下次再回来,一定光明正大回家。”

    吴恤和锈妹招了招手,“叔叔阿姨,我们走了,我们一定再陪青子回来。”

    温继飞还是热情笑着,说:“叔叔阿姨,你们放心哈,有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