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穹顶之上 人间武库

420.放逐之地

    在过往听闻所有的描述中,不义之城的含义,即是没有道德。它收容一切肮脏与恶,背弃与贪婪,混乱无序,血腥残酷。

    那是一座属于罪恶和放逐的城市。

    它被建在一片宽广的荒漠里,没有城墙,也没有守卫和防御。看起来任何人都随时可以来,也随时可以离开。

    “但其实,所有的进入和离开都在视线的注视之下。”刘一五略嫌郑重和正式说:“只不过那双隐在幕后的眼睛,绝大部分时候都不会给出反应而已。”

    “阿方斯绝对不敢踏足那里。因为那里有一个可能比你更想砍死他的人。”他又说道。

    如果一个人只是想砍死阿方斯,那没有任何意义。所以,贺堂堂问:“他很强啊?”

    “那年军团长开会途中路过不义之城,下飞机杀人,他出面硬接过军团长一刀……站住了。”

    刘一五说。

    所以,他很强。

    在以冲击力为主要实力判断依据的源能世界里,“接刀站住”是一个绝不能被轻视的概念。

    所以就算不是全力爆发,他能正面硬接陈不饿一刀,并且站住,依然是足够震撼的表现。尤其是现在,在人们见过或听闻喜朗锋顶的那一刀后。

    “我们不知道他是不是比阿方斯强,也许还差一点吧,但是那里是他的地盘。”刘一五继续说道。

    不义之城没有名义上的主人,但是人们习惯上会将那里杀手榜的第一人,视为它的地下主人。

    是杀手榜负责维持那座罪恶城市仅有的秩序,以他们的方式。

    “那他为什么要杀阿方斯啊?”锈妹关切同时有些期待地问道。

    “不知道。相关的猜测有很多,目前最被采信的一个,是说他是当年那艘‘开拓号’轮船上唯一的幸存者。那艘船当年曾随阿方斯的船队前往南极探索源能的存在,最后触礁沉没,船上无一人归来。后来有人说那其中可能存有隐情,只是已经不可能追溯了。”

    刘一五这么说。

    所以继续探讨显得很没有意义和必要,对于韩青禹等人来说,他们只要知道那个人确实曾经两次刺杀阿方斯就好了。

    “那他叫什么呀?”锈妹接着好奇问。

    “束幽。”

    “女的呀?”

    “不,男的。”

    “华系亚人?”

    “不,西方人。其实按发音应该叫做索尔尤才对,当然那肯定也不是他的真名。在那里的华系亚人渐渐把他叫成束幽,除了顺嘴之外,可能还因为传说中,他是一个很漂亮的男人。”

    当刘一五用漂亮形容一个男人的时候,他把目光投向韩青禹……

    韩青禹不漂亮,他毁容了。

    “我会先留着它。”

    韩青禹指了指自己脸上的伤疤。表面意思是不做治疗,但其实是蜕皮修复的问题。不过就算蜕皮,折秋泓应该也有办法先留住这倒疤。

    他已经决定去不义之城了。

    那里有很多可以抢的金属块和源能块。

    那里大概率有朱家明口中去向不明的永生骨拥有者。

    那里……

    那里,会让他们死,或进步。

    另外,从刘一五能在短时间内口述这么多不义之城相关信息的表现看来,上层对此肯定也早有准备。

    至于他们本身,辨识度最大的肯定是韩青禹这个曾经的高额悬赏对象,不过他毁容了。

    然后锈妹也已经改了装甲。不义之城一样有存在全甲战士。

    再就是武器。只要把包括病孤枪、蓝光柱剑和骑士长剑这些标志性武器先放起来不用,他们就应该有足够的时间隐藏身份,度过缓冲阶段。

    “好。”刘一五点头,“不过我需要提醒你们一点,束幽不是盟友,他一样可能杀你们。”

    这都还没去呢,就招惹上杀手榜第一了?!贺堂堂一下跳起来:“为什么啊?!”

    刘一五:“没有为什么,我只是随口用他举个例子而已。”

    贺堂堂:“……”心说:我去你大爷的,随便举个例子你都能用最强的举,难怪红肩被你吓死了。

    “如果一定要有为什么,就只因为那里是不义之城,那里任何人,任何理由,都可能对你们出手。尤其是在花帅离开,城内华系亚势力转入弱势防御之后,你们的处境,并不会太好。”

    刘一五说到这的时候,语气里卖关子的意味很浓。

    大家等着他说下去。

    “姜上将会跟你们一起去!一方面给你们一定的保护。另一方面,正好那边我们的势力最近被压得太惨,也很需要一个高手坐镇。”

    这件事刘一五说出来的时候,眼神里有一种土匪似的兴奋,就好像有人开着坦克,扛着火箭炮准备去银行。

    但是现场:“……”

    “怎么你们几个一点都不兴奋?”等了几秒后,刘一五困惑问。

    贺堂堂:“怕看不住啊,总不能每分每秒都跟着吧?晚上睡觉呢,轮班守夜?”

    沈宜秀:“是啊,弄丢了要赔吗?要赔的话,随便赔一老头行吗?我爷爷反正也没事做。”

    “我不认爷爷的。”韩青禹小声说。

    “而且万一姜上将情况越来越严重,突然哪天忘了我们是谁,起床尿个尿,就把我们全砍死了。”温继飞瑟瑟发抖。

    “过分了啊!”声音从旁边传来。

    姜龙池在,只是被忘掉了……

    上来,照头一人呼了一巴掌,“啪啪啪,duang”,老头苦笑着说:

    “每天见面的人,我肯定不会弄错的,我也没有乱杀人的习惯。另外放心吧,只要有吃有住,我能在一个地方安静呆很久。”

    他看了一眼韩青禹,现在是意识清楚的时候,姜龙池很清楚这个人不是自己的孙子,自己没有孙子。但是某种亲切感,依然莫名的存在,毕竟这小子连名字都是他取的,而且据说小时候家里农忙,家人经常会把他扔到庙里玩。

    老头在一个地方很能待这一点,韩青禹是相信的。

    “就怕路上就把你弄丢了啊。”他小声嘀咕说。

    “滚!过去是船。船!我还能跑到海里去啊?!”老头吼着,照头又是一巴掌。

    既然这样,韩青禹说:“那我们去收拾行李。”

    “不急,先去总部把年过了吧,顺便把伤养好,你,还有吴恤。”

    刘一五说话的时候,吴恤从门外走进来。

    他能下床了,出来找他们。

    “千万别叫啊,别抱我……”吴恤很怕他们激动,然后叫啊,抱啊什么的,那样场面会很尴尬,他不知都怎么应付。

    这么担心着,吴恤沉默看了看屋里的人,往里走,“pia”一下摔倒在地上,自己平静站起来,装没事继续往里走,在韩青禹几个旁边坐下来。

    “这么不关心我吗?”他想着。

    …………

    “青子我想到一种可能。”锈妹突然说。

    铁甲站在那里折红斗篷的画面很有趣。

    韩青禹偏头看看,问:“什么?”

    “你说有没有可能是你小的时候,有一天,你爷爷从山上捡来一个大蛇蛋,给你吃了补充营养……你把折医生说的源兽给吃了。你是蛇……”

    “duang!”韩青禹照头就是一巴掌,说:“少给我胡说八道。”

    这个猜测画面幼稚,但是逻辑上太合理了,比如他正好会蜕皮,他们家祖祖辈辈折腾蛇……可是韩青禹接受不了啊,他一个抓蛇的,吃蛇的,卖设的,怎么看待自己是蛇?

    “过分了啊,锈妹!”温继飞在旁帮腔一句说:“蛇精跟咱们葫芦娃可是死对头。”

    “早知道就真的叫血葫芦小队了,突然真的有点葫芦娃的感觉。我是说这次去,我们几个,再加上姜上将。”顺口又说了一句,温继飞笑着,把衣服折起来,塞进包里。

    屋里几个人都笑了一会儿,说还真像。

    韩青禹默默忍耐,数完金属块放好,转头看了看屋外刚走进来的朱家明,“对了,小王爷你确定那边有咱们要找的人吗?”

    “确定,他们没别的地方去。”朱家明说着递过来几张纸。

    “那些人的名字和大概特征,我都写在上面了,另外画的像你们也可以参考,应该不会差太多。”

    “嚯哟,才华横溢啊,小王爷。”温继飞凑过来,看了看纸上的毛笔字,再毛笔画像……栩栩如生。

    “哪里。”朱家明客气一下,覥着脸笑着说:“那啥,那这次我就不跟你们一起去了,我伤还没好,去了还要麻烦你们照顾我,而且我晕船。”

    屋里,锈妹一边打包,一边在窃笑。朱家明不想去不义之城,这段时间已经表现得很明显了。

    与他相对,折秋泓则是很想去,不让去就天天来蹲。问她理由,她说因为韩青禹或吴恤很可能死在那里。

    “这个我收了。”韩青禹低头把那几张纸折好,小心收起来。

    朱家明激动点头。

    “这样万一你路上死了,也好有个备份。”

    朱家明:“……”

    “收拾行李去吧。”

    屋里就这么一边收拾,一边闲聊。

    直到,“吃饺子了。”

    屋外有战士过来喊。

    “好的,马上来。”温继飞应完低头看表,然后转头看了看屋里几个人,说:“过年了,先吃饺子去。”

    “好。”

    吃完饺子,他们就该出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