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穹顶之上 人间武库

570.长街与枪

    /

    “咳咳咳咳咳……”

    位置很深的地下城,阿方斯急促的咳嗽声,感觉像是被呛到了一般,在偌大的空间和复杂的通道中反复回荡着。

    他不是一个有哭笑不得这种情绪的人,所以当那种巨大的失落感和荒唐感袭来,阿方斯只有愤怒,以及短时间的失措。

    “仅仅因为很记仇,所以认出来了吗?!”

    想不到,长时间精心准备的方案之一,也是最没有风险和损失的一个方案,竟然就这样,被一个完全没有道理的逻辑击碎了!后续的一切都无法继续进行。

    阿方斯当然还有其他计划,但是他开始不安了。

    因为他刚突然发现:其实一直以来,韩青禹给他的感受都是这样的,充满难以理解的部分,乃至荒唐感。

    事情从一开始就是这样了。

    那年,他们来参加试炼,韩青禹察觉了试炼场存在的阴暗隐秘,被上百人堵在峡谷中围杀……重伤生还。

    在这种情况下,按道理他应该感到惊惶、恐惧才对,应该会想先逃离,再去揭露真相。

    当任何一个年轻的士兵遭遇这些,他们都应该会那样去想,那样去做。

    可是他不!他喜滋滋跑回来跟夏尔要优胜的金属块,甚至因为过分贪婪,差点触怒夏尔……

    于是夏尔的判断出现了失误……不然,这个世界早就已经不再有这个叫做韩青禹的人了。

    后来,他的小队在高原上被设计,死伤惨重。

    他回到指挥部,没去找陈不饿告状,也没去找联盟申诉,而是直接奔袭机场……先把德尼、埃里克、夏尔三代阿方斯砍了。

    若非这样,现在埃里克也许是超级了!阿方斯也不至于因为要面对三个超级,而处于相对弱势一方。

    说起三个超级……

    他们竟然没杀西奥尔多!这其实也是不合理的,要知道西奥尔多当时差点杀了他们。

    再有,如果三年前,他们选择依靠陈不饿的保护,留在蔚蓝打那场官司,追寻真相,这件事现在大概率还在持续,他们或许也不会是今天的他们。

    可是,他们竟然选择越狱,跑了,背负罪名去亡命天涯………

    所以那群人,或者说那个人,他总是做很没有道理和逻辑的事情和选择,却最终取得很好的效果。

    这种不合理的状态让阿方斯深深地不安,因为它总是会打碎一切预想设计和确定性。

    也恰是在这个过程中,因为一次一次的选择,那群当年的小卒变得越来越致命。

    “好吧,那就换一种方式结束。该结束了,我将带着你们奉献的生命源能,去迎接末日里的永恒。”

    挥去心中的不安,阿方斯随手摘掉身上的连接管道,站起来。

    他的虚伪和对死亡的恐惧,并不代表他对自己的实力没有信心。

    换上一身黑色作战服,蒙上面罩,阿方斯独自离开地下城,在地面某间房屋黑暗的角落蛰伏下来。

    …………

    阿方斯庄园的建筑群,像是一个综合了欧陆风情的繁荣区块,有街有巷,房屋整体横直有序,但是高低错落,都有着漂亮的门窗,屋顶是阳台或屋檐。

    居中的主街道并不算很宽,但是长且平直,地面铺着整齐的石板,嵌有死铁的战斗靴踩在上面清脆作响。

    “咔嗒,咔嗒……”

    城依然像死了一样平静。

    没有谁特意去隐藏脚步声,韩青禹等人直接沿着主街道,缓步前行。

    “我走最后吧,吞噬攻击的话,应该我最有可能扛住。”锈妹小声提议。

    因为这样走,队尾无疑是最危险的,而她不单有防御最强的装甲,源能内循环系统,还有那块玉骨。

    “有道理。”走在最前面的韩青禹回头,说:“可是你爷爷会生气的。”

    “我不怕他。”

    “我们怕呀!去吧,去跟跟堂堂、菜心、小王爷站一起。”韩青禹下了指令。

    在这种时候,他的话还是有点顶用的,就像他刚才拒绝吴恤走前面,叮嘱他无论战斗情况怎样都不许追出去,吴恤也都认真接受了。

    锈妹过去站了一侧,和贺堂堂、尹菜心和小王爷四人左前后右,相隔几米把温继飞围在中心。

    “如果你们放心我的话,让我走最后吧。”西奥尔多说着笑了笑,“反正我这条命也是捡回来的,就算……”

    “捡回来的吗?”温继飞没回头困惑问。

    西奥尔多茫然一下。

    “是买回来的啊!折医生救了你,你欠了我们很多钱,我这都记着呢。”锈妹接上说。

    西奥尔多木一下笑起来。

    “没事的,我很难死。”吴恤扯了西奥尔多一把,说完站到队尾。

    队形整理完毕,八人不再说话,继续向前走去。同时没有人拔出武器,除了温继飞双手持着广场的哀歌。

    “咔嗒,咔嗒……”

    依然死寂的城和走在主街的队伍,脚步声……

    “他们肯定会进攻吗?”尹菜心问。

    “当然,因为外面发生的事,蔚蓝议事会现在应该正在开会,阿方斯没有太多时间了,而我们也已经给出唯一的机会。”

    说的是英语,韩青禹这次没有特意压低嗓门,以至于他的声音,在空荡荡的街道上扩散。

    天快亮了,将升未升的朝阳藏在云后,红白色的晨曦斜照,透在墙角、屋檐。

    “嚓!”高处一声轻响。

    “砰!”枪声响。

    一具尸体从屋顶背面翻落。

    “开始了。”温继飞说完这三个字点了一根烟,把广场的哀歌端起来,把脸微侧,埋在狙击镜后。

    队伍继续前进。

    “砰!”毫无迹象的一枪,穿透墙体。

    一具尸体在靠窗的墙壁后僵直,然后血从头侧流下来,倒地……他刚在窗口看了一眼。

    “砰、砰!”一具尸体在屋顶翻滚,然后掉落下来,砸在街边。

    这是第十一个。

    “砰!”

    这一次,枪声来自对面。

    枪响一瞬间,温继飞说:“不是。”不是的意思,这一枪不是源能枪械。

    但就这一刹,一柄几乎无声的战刀,已经从侧面巷子里切向吴恤。

    “颂!”吴恤反身、抽枪,手握枪头下缘直接横扫……

    “砰!”将来敌重重砸向侧面墙壁。

    ……这个不是阿方斯。

    同时,另一个身影贴地弹射,一柄短刀沿着地面上升,切向吴恤让开身位后暴露出来的西奥尔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