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穹顶之上 人间武库

797.佩格芒特的选择

    人类与大尖文明的战争,与一般人类之间的战争,有一个很大的不同之处,这也是让人类对未来感到绝望的重要原因之一。

    战争在某个层面上太过依靠强大的个体了。这种需要的程度,甚至接近于无数个0前面的那个1。

    在一定的等级落差之下,数量,完全无法弥补强大个体缺失所造成的困境。

    当然,这主要是对人类一方而言。

    譬如眼前的戴呃,如果人类方没有一个至少可以勉强抗衡它的个体存在,扑上去再多的人,似乎都改变不了什么。

    只要避开那七名顶级超级的纠缠,或先快速击溃他们,这具戴呃甚至可以直接一尖当关,独面蔚蓝二十多万精锐,只要源能充足,它就可以一直守在那里,一直屠戮下去。

    反过来,从大尖的角度看,人类的强大个体,目前仍处于一个防御力严重滞后的状态,一旦被大规模围攻,一样存在很大的危险。

    同时,人类强者对于中低等级大尖的杀伤效率,也一直都不够高。

    “膨胀啊,佩格!失去理智啊,芒特!”

    “忘乎所以吧!”

    山呼海啸,人间悲壮的场面中,马克洛夫的手指扣着扳机,心里不停在祈祷。

    他知道佩格一向是人来疯和容易得意忘形的性子,所以,在现在这样的场面下,也许他可以彻底忘记自己姓什么,甚至把自己当成救世主和上帝。

    这对别人大概是坏事,但是,对于佩格芒特,是召唤神的方式。

    “轰!”戴呃的柱剑,终于还是斩下来了。

    这一刻七名顶尖超级的站位,是一个蓄势待发的简易囚笼阵,而空中,那抹粉色正在快速到来。

    “当!”声破耳膜。

    源能潮涌的巨大落差,让柱剑穿透了交汇的源能场,直接砸在战刀上。

    “咔……”熊占里最强男人安东中将的整个身体,瞬间没入冰面,直至胸口,骨骼碎裂的声音不断从他身上出来。

    他的七窍甚至皮肤,鲜血喷溅。

    但是他的双手,依然向上,高举着已然皲裂的战刀。

    这一刀是硬接的。本不该,本不必。安东中将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让戴呃斩实,把源能潮涌全部倾泻出来,把刀势用尽。

    然后,就算是源能世界的强者交锋速度再快,它要完成再起,也需要一个短暂的过程。

    就是这个短暂的瞬间。

    “颂!颂!”蔚蓝两名顶尖超级决死爆发,横刀斩向戴呃头顶,预判,阻止它腾空。

    “颂!颂!”另外两名超级,舍身斩它腰部,防止它折身笔直后退。

    后方,华系亚超级战力吕神长身而立,决死的一刀,已经开始斩落。

    “铿!”

    “欻!”

    戴呃巨大的身躯还是腾空了,它似乎小看了这些人类超级,拼着腿部留下两道伤口,戴呃笔直上蹿,挥舞柱剑斩开高处的双刀。

    “轰!”空中,双刀与柱剑击实。

    人类两名超级震退。

    同时,戴呃的上升趋势受阻。

    就这瞬间,“嗖”,花帅穿着特制白色作战服的身影,从下方而起,右脚在戴呃腹部蹬了一脚,整个人在空中加速上升,同时主动少许后仰。

    双手持刀,挥刀。

    斩!

    斩它手腕。

    其实刚才有更好的机会,花帅可以斩击戴呃的腹部,但是,差距太大了,那样非但斩不死它,甚至可能斩不成重伤,不能对它后续的行动力产生实质的影响。

    所以,斩它持剑的右手腕,才是当前最好的选择,不管对于杀伤还是牵制都是。

    此时的画面,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白衣的少年,在一头身形远比自己庞大的怪物面前,近距离腾空,至它头部高度,挥刀战斗。

    “无知的爬虫。”戴呃巨型音箱似的声音再次响起。

    持柱剑的右手往回收。

    同时它空着的左手,手掌伸直,手臂陡然探出,用之如一把巨剑,笔直刺向花帅的胸口。

    “哗!”

    这一刻,现场与远方的喧嚣声止住,哀伤蔓延。

    因为,所有人大概都看见了结果。

    那一斩会斩中,不管造成的伤害大小,一定会对戴呃造成阻滞。

    但是,花帅会死,它会被戴呃的左手臂洞穿胸膛。

    然后呢?

    然后也许,佩格芒特从后方高处斜下的这一刀,可以劈死戴呃?至少重伤它。

    …………

    “劈!”这一刻身在空中,花帅略仰着头,嘴角微笑,用眼神告诉佩格芒特,劈!

    “劈!”这一刻无数的蔚蓝议员,将领,红着眼睛,等待着结果,等待南极洲被拯救。

    “花帅。”这一刻,无数华系亚军人,普通人,非华系亚人,都在小声地呢喃,念他的名字。

    “花帅。”这一刻,温继飞也在东海岸的临时通讯站前,小声喊了一句。

    一旁米拉队长的眼泪夺眶而出。

    “混账!”这一刻,身在军团会议室的徐晓红,转头不看,远在飞船上的陈不饿,木然失声。

    从理性的角度,这无疑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在目前的战场局势下,更是一个千载难逢,可能力挽狂澜,不容错过的机会。

    但是,站在感性的角度,又太多人,有太多不舍和无法抉择。

    当然,其他人的感性或理性,此时其实都完全没有意义,这一刻战场上的选择权,只在佩格芒特一个人手里。

    “轰!”空中巨大的斩击声终于响起。

    实质性的气浪,如同一团云雾,凝聚、崩碎。

    佩格芒特的声音传出,嚣张而得意,“哈哈哈哈,老子今天跟你同归于尽!”

    接着还是他的声音,只是似乎转向了,用粗糙的华系亚语说:“不用谢哈。”

    “傻比。”最后是花帅无力同时无奈的回应。

    空中的画面终于清晰起来了。

    那里,花帅的整个身形已经在远处,正在下落,他的腹部依然有一个不小的伤口,鲜血喷涌,但是并没有被洞穿,似乎也不算太深。

    他重伤了,大概会活下来。

    但是,佩格芒特……他的胸前,有一个被洞穿的巨大伤口。

    戴呃也不好过,从它的右腹一直到脖子左侧,暴露着一道巨大的伤口,红蓝色的血液正如泉水般倾泻。

    戴呃的伤口在身前。

    所以,佩格芒特刚从后方高处而来的那一刀,到底是怎么斩的?

    这一刻无数人在问。

    而答案,在现场和远方高手们的眼里倒挂金钟。

    刚才那一刻,佩格芒特选择越过了戴呃的头顶,而后头往下,整个上半身往下……

    他用腿蹬开花帅,同时翻转,战刀反撩而上。

    这等于佩格芒特团身倒立,出现在花帅和戴呃之间,翻了一圈。

    “脑残!”

    “废物!”

    “罪人!”

    “他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吗?!”

    “知道这会造成什么后果吗?”

    蔚蓝总部的机密室里,其中一个老东西,正在愤怒地咆哮。

    而其他人无声,既不反驳,也不表达赞同。

    “他……”议事会会议室里的人欲言又止。

    佩格芒特错过了一个可能挽救整个战局的机会,虽然不是全局,也不一定是决定性的,但是至少,是目前最关键的。

    这一刻,没有人能当众坦然说出,佩格芒特的选择,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

    只是他本人,似乎并没有过任何纠结,做完感觉理所当然的同时,还很得意。

    战友嘛,不就是这样啰?何况我比他们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