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穹顶之上 人间武库

856.最后一声巨响(上)

    刘世亨一眼看出爱丽丝归来是本能,他太熟悉那样的眼神了,更何况此刻爱丽丝的眼神里,还多了一种东西叫做心疼。

    所以他立即喊出来那句话,也是本能。

    但是事实,趁现在杀掉Ne,无疑才是最好的选择,毕竟作为更强的存在,他随时都可能再回来。

    温继飞迅速地想到了这一点,眉头皱起来。

    还好,这次他并不需要在理性和感性之间做出明确的选择,源能世界的战斗,近距离的攻杀,根本不会给出足够的时间,让刘世亨把话说完。

    “当!”

    最后一瞬间,挡住了。

    目光依然停留在刘世亨身上,但是嘴角笑了一下,爱丽丝手中战刀随之提起,快到不可思议,挡住了贺堂堂的攻击。

    只是挡住,轻描淡写的样子,然后她也不反击,向侧面退了两步,看向贺堂堂说:“不要冲动,我们来谈谈看,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因为这句话,现场所有人都困惑和迟疑了一下。

    其实这句话本身,并不特别,问题在于爱丽丝此时整个人呈现的状态,还有她说话时的语气、情绪。

    稳定、温和,平静,这种情绪状态,甚至强到可以感染别人,让整个你死我活惨烈战斗的氛围,莫名缓和下来。

    那种感觉,就像是一个温文尔雅的中年历史系教授,穿着浅灰色的风衣,踱步在春日阳光的透窗的教室里,淡淡的讲述一段尘封的历史。

    “……Ne!”刘世亨眼神呆滞,怔怔说出来,“这个,才是Ne。”

    他太熟悉这样的语调和表达了,在那座蓝色的小教堂里,两人之间曾有一段漫长的对话史,再者说,若刚才还是爱丽丝,她的实力,也不可能挡住那一刀。

    所以,爱丽丝,Ne……

    “那刚才那个是谁?还有一个,是谁?!”世亨少爷醒悟过来了,他以为是俩,但是事实,是仨。

    什么啊?现场包括温继飞在内,所有人都茫然了一下。

    爱丽丝嘴角再次微笑,不,是Ne……微笑说:

    “那是一只很古老的大尖,不过因为经历过死亡和复活,已经变态了。我也一样,我是说我也经历了一般意义上的死亡,我可没有变态。”

    这像是一句玩笑话,但是Ne用自己的表达语气,让它听起来真实而没有任何玩笑的意味。

    若一定要说有什么,大概有点儿轻松感。

    对面确定是Ne无疑了,原来这才是Ne,韩青禹挣扎着坐起来,朝对方看去。

    “青少校?”Ne住偏头,视线绕过贺堂堂,主动问道。

    “嗯,Ne先生。”韩青禹回答,同时努力在身体里,呼唤炎朽的出现……没有任何回应,在刚才的熔岩巨龙崩碎后,它像是真的彻底消散了。

    “你看,今天这个事要怎么解决才……把唯一成功实验体交给我们,你们,走!”

    一句话,前后半句,完全是两个语调和情绪。

    死大尖回来了!

    “轰!”贺堂堂源能迅速爆发,准备迎战。

    “世亨少爷,你,你还好吗?”爱丽丝缓缓迈步,似乎准备走向刘世亨,但看了看现场形势,又知道自己不能过去。

    贺堂堂僵住,而她站住了。

    “我,我没事。就是可能快死了。”刘世亨顽皮地笑了一下,浓血从嘴里溢出来。

    “对不,我……。”爱丽丝说着,眼眶一红。

    “咦,这是什么?好像感染到我了……好吧,爱情,我有很久很久,没有经历过爱情了。”Ne带着温暖的笑意说。

    “能让我自己待一会儿吗?”爱丽丝脸色一沉说。

    “放心,尼科拉暂时没办法再开口了,它意识疲惫。”Ne说。

    “我是说你,Ne先生。”爱丽丝说。

    “……好吧,原来是这样。”Ne的语气里有几分苦笑和尴尬,顿了顿,礼貌说,“可是现在,这里似乎有比爱情更重要的事情需要解决,爱丽丝你看……”

    世亨少爷:“……”

    明明不是合适的时间和环境,但是,他依然止不住地,在脑海中仔细回忆,是否有那么一次,两次,自己深情的对象,其实不是爱丽丝,而是Ne或者那只死大尖……

    那简直太让人毛骨悚然了。

    “你可以保护他们。”爱丽丝突然转向贺堂堂,说:“抱歉,我保护不了你们,但是你可以,我们不敢杀你,杀了你,我们就都会死。”

    贺堂堂:“啊?”

    “我们不敢杀你,甚至现在这里,你自杀,我们就可能都会死。”爱丽丝并没有被阻止,Ne似乎并不担心和介意她说出这个生死关键,于是,那个属于爱丽丝的状态,诚恳继续说:“请保护你的朋友们,包括世亨少爷。”

    竟然真的是这样!听到这,现场韩青禹几个都有些惊诧,而温继飞的眼神,迅速担心起来,看向贺堂堂。

    “呵呵!”贺堂堂冷笑,“想骗老子自杀?!你以为老子会中这么蠢的计么,你个死大尖,是你吧?”

    说完,手里的战刀扬了一下,特性涌动……手在半途,停住了,这次是完全主动的,贺堂堂转头目光像是一圈扫过,但其实,主要看的是刘世亨。

    “现在怎么办啊?砍不砍?”

    “有没有办法给他们分离出来啊?”

    “然后,老子把Ne和那只死大尖店都吞了。”

    “这小嫂子……你女人,就好了吧?”

    目光对视,刘世亨犹豫了两秒钟,“我不知道。”

    “你可以试试。”爱丽丝突然急切说:“你是说,你能吞噬炎朽的能量和意识,对吗?来!”

    受伤的肩膀向前,爱丽丝不顾一切,朝贺堂堂扑去。

    三者之间,Ne有炎朽,他继续了尼科拉的炎朽,包括完整的遗骨,尼科拉是炎朽,它自己,在死而复生后进化成了一只特殊的炎朽,只有爱丽丝不是。

    如果他俩被吞噬,至少百分之九十的推理概率,爱丽丝都会一起死去,因为她更脆弱……但是,她愿意一试。

    她的未来,本就必死,与其这样活着,不如抓住这个机会,搏一次。

    “他们都是炎朽。”爱丽丝的最后一句话,说话的同时回头,看了一眼刘世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