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穹顶之上 人间武库

899.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

    蔚蓝高层们没有再多说哪怕一个字,誓师出征仪式按照流程进行完后续固定程序,就宣布结束了,结束得比所有人想象的更快。

    也许,蔚蓝官方也想再多留一点时间,给远征的战士们去做告别吧,向他们的家人和朋友告别,向蓝星告别,也暂时向人类告别。

    他们就要离开了,这一次远征是真的远,远到他们要彻底离开蓝星。

    因为通常人们说“离开这个世界”,并不是一个吉利的说法,所以今天,每个人都刻意避讳了这个短句。

    华系亚人对于“吉利”这件事的心理执着,在一名年轻的华系亚科研人员信誓旦旦保证066出去一定能找到佩格芒特,而最终,第066号太空探索飞行器真的成功找到佩格芒特后,开始在全世界越来越深入人心。

    时间下午三点,差四分钟,插在宪法广场地面上的那把死铁长刀,在一声轻啸中飞走了……

    老兵们的身体姿态随之松弛下来。

    四周围观送行的人群开始鼓掌,随意呼喊和交谈。

    在人们共同的潜意识里,似乎这才是仪式结束真正的标志。

    …………

    誓师仪式结束后散场的情况,是几乎完全无序的。

    所有战士自己随便走,时间还很够,他们甚至来得及去一趟酒店、餐厅,或者陪老婆和孩子逛个街。

    这是蔚蓝联军历史上第一次出现这样几乎完全没有约束的情况。

    因为……

    “没关系的,反正他们每个人都知道集结地点在哪里,这里的每一条街,也都有我们设置的指引点。还有,别忘了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军队经验丰富的老家伙。”

    仪式结束后纷乱的广场,克莫尔议长站在高台边,耐心向一位熟悉的官方记者解释道。

    其实,在仪式开始前的核心高层内部讨论上,克莫尔议长关于“散场安排”这件事,还有另一个,更真实的说法:

    “如果有人最后时刻反悔了,决定不去,决定离开……我们就用这种方式,让他们可以默默地离开吧。

    “这本来就不是他们的义务,他们过去的人生,都已经为这个世界做得足够多了。”

    为此,蔚蓝专门准备了一张候补名单,以免最后出征人数不足。

    …………

    现场,韩青禹一行人从克莫尔议长背后走过,准备离开。

    因为他们的出现,高台下正和议长大人对话的那名官方记者,立即转过头来。跟他一样站在高台附近的所有记者,都转过来,而后,扛着设备蜂拥而至。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app】书源多,书籍全,!

    不管是蔚蓝官方的记者还是民间媒体的,全部挤在一起,比试嗓门,大声地提出自己的问题。

    蔚蓝并没有安排仪式后正式的采访环节,所以,想要从青少校和溪流锋锐核心团队口中得到点什么,他们只能这么干了。

    “请问青少校,你的伤势已经完全恢复了么?”

    “你变得比原来更强了么?”

    “请问温少尉,我们听说青少校原本并不同意你参加这次远征,这是真的吗?”

    “如果是,请问你为什么最终会出现在名单上?”

    “你对自己可能在火星战场出现的,源能感知完全失灵等危险情况,有没有足够的认识和把握?”

    “你对出任远征副总指挥这件事怎么看?火星战场将以你,还是叶尔格纳上将为主导?”

    “你们有把握回来吗?对吗?”

    “吴恤中尉,吴恤中尉……算了。”

    这都什么问题啊?温继飞脸上保持微笑,停下来摆了摆手,但是没有开口回答其中任何一个问题。

    至于韩青禹和吴恤,他俩连看都没看记者群这边一眼,顾自继续往前走去。

    几个人里,只有杨铁雨联络官没怎么被记者们问到,当然就算被问到了,她也不打算回答他们,她知道青子一向都挺烦这些事的,尤其是对那些总是喜欢乱写乱说乱猜的原社会媒体。

    “可是,为什么艾希莉娅要这样瞪着我呢?就好像看到仇人一样。”

    锈妹当然还记得艾希莉娅,过往来说,她们其实可以算是朋友,只不过现在艾希莉娅不认识她了而已。

    此时,艾希莉娅就站在记者群的后方,也不上来提问,就那么眼睛红红地,咬牙切齿地,远远瞪着她。

    伊万则扛着摄像机,在一旁,一边开心地笑着,一边认真的工作。见锈妹目光看来,他特意笑得很是灿烂和亲切,撇开摄像机,对这位蔚蓝的杨联络官点头致意了一下。

    “咦,怎么伊万又莫名其妙这么开心啊?”

    “他认出我了?!不可能。”

    “……算了,反正堂堂说他们也要参加远征的,回头再说吧。”

    锈妹想罢,远远地对艾希莉娅摆了一下手,转身去追韩青禹和吴恤。

    “贺堂堂少将。伟大的肾击者。吃尖的恶魔。狩猎炎朽的神。……”记者群突然疯狂地喊起来。

    他们当然不会就这样放弃对青少校和温继飞少尉的提问,有人一路追着呢。只不过暂时,他们中的一部分人,主动将希望先转移到了他们认为唯一比较有机会的贺堂堂身上。

    贺堂堂少将果然停下来了,表情温和而亲切,感觉应该很好说话的样子。

    记者们欣喜若狂。

    “请问贺堂堂少将你为什么要戴帽子……头盔啊?那个骑士式头盔,是死铁做的么?”欣喜中,一名嘴快的记者抢先发问,或因为急了,问了个明显一点都不重要的问题。

    一旁的其他记者们有,些郁闷,但是也没办法,只能耐心等着贺堂堂回答完这个问题,再做提问。

    他们没注意到的一点是:贺堂堂少将的表情,一瞬间垮了。

    “老子戴头盔怎么了……你知道战场统计,有多少战士是因为头部遭到重击牺牲的么?”

    “我不能戴么?!”

    “你管的着么?!”

    贺堂堂少将三连反问。

    可是……可是蔚蓝明明解释过,说头盔阻止不了大尖源能攻击的伤害啊,说是那种对于头部的力量上的冲击,有没有头盔差别不大。

    一些记者还在想。

    另一些,已经发现贺堂堂少将不对劲了。他带着突然而来的火气,反问完那三句话,直接转身就走了。

    “妈的,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贺堂堂少将一边走,一边郁闷地想着,他现在更强了,可是他的头发……

    此时前方,韩青禹、吴恤、温继飞和锈妹,眼看着都已经快要走出广场了。

    依然有上百名记者在追着他们提问。大概心里的认知或潜意识,都觉得只要他们还在广场里,提问就不算是打扰。

    “请问……”

    “请问……”

    又是一箩筐的问题石沉大海,然后,另一箩筐继续砸过去。

    “请问,温少尉,嗯……温少尉能谈谈你对这次火星远征的看法吗?”

    一个笼统而模糊的,再普通不过的提问。

    提问的记者倒是努力大声的喊了,只是竟然中途还停顿思考了一下,温少尉估计连听都没听清。

    意外的一幕出现……温少尉的脚步,停住了。

    前方韩青禹三个似乎有些困惑,也跟着停下来,转回头看他。

    然后,温继飞少尉转身,面向记者群。

    “温少尉……”好不容易逮着机会了,记者们又是一阵疯狂地上前和提问。

    “等等……等等。”

    温继飞不得不用手势,加上严肃的表情和眼神,让他们先安静下来,然后,嘴角和眼睛缓缓都微笑起来……

    偏着头,他好不容易,才在记者群里找到了某个身影。

    “你好。”距离有些远,温继飞少尉主动抬手打了一个招呼。

    在他的视线方向,那条直线上,觉察应该不是自己的各国记者们,纷纷迟疑着让开,让出来一条通道……直到一名东方面孔的年轻女记者的身影,完全出现。

    “嗯,你好。”目光对视,那名年轻的华系亚女记者似乎紧张慌乱了一下,而后,很正式的回答。

    “刚才是你在提问么?对不起我一开始没看到你……我的意思是,我好像没有完全听清,你能把问题再重复一遍吗?”

    温继飞说话的过程中,另外一部分从远处疯狂赶来的记者,也全都到了。到场,即被提醒安静下来,不要挤,于是都老实站在那里看着。

    至于不远处的青少校三个,他们会合了贺堂堂后,并没有过来。但是站在那边,一边看一边地小声交谈的样子,似乎也都对这一幕饶有兴趣。

    “嗯……好的。”女记者似乎是努力回忆了一下,才想起来自己刚刚问的是什么,有些紧张说:“我想你……”

    “是么?”温继飞笑着问。

    女记者见状,连忙正了一下脸色,表情眼神都严肃起来,很职业说:“我想请温继飞少尉谈一谈对这次火星远征的看法。”

    这真是……一个一点都不怎么样的问题啊!在机会这么难得的情况下,问得太笼统,太容易回避了啊!记者们郁闷想着,但还是都举起来自己的设备,准备记录。

    因为温少尉的状态看起来,明显就是一副准备认真回答的样子。

    “关于这次火星远征……”他真的认真回答了,开口顿了一下,似乎在用心思考,然后才继续说:“关于这次远征,我好像没有什么好谈的。”

    记者们:“……”

    温少尉这是,生气了故意耍人玩么?

    那名华系亚女记者:“……”更新最快 电脑端::/

    她看起来似乎突然有些头痛,抬手揉了揉脑门,表情看着郁闷又无奈的样子。

    “抱歉,现在,除了恋爱,我真的什么都不想跟你谈。”温继飞少尉说话同时,向前伸出右手。

    “谈恋爱,可以么?

    “我们大概还有四个小时,可以逛街,约会,吃饭。”

    “我也可以让游乐场开放,让电影院为我们准备一场电影,还有爆米花和可乐。”

    温少尉说完了,站在那里等着,像一个刚表白完的少年。

    搭档林丫默默从姚悦的手里拿走了她的话筒和录音设备,那东西的同时,用屁股撞了她一下,提醒她赶快回过神来。

    终于,“好呀。”

    姚悦笑起来说,然后快步跑过去,牵住那只手。

    任那只手牵着她,带她奔跑离开广场,以及现场完全陷入呆滞的记者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