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无敌从满级属性开始 一尺南风

第五十八章 举世皆敌又如何

    无敌从满级属性开始正文卷第五十八章举世皆敌又如何?听到杨真的话,药老刚刚喝到嘴里的一口佳酿噗的一声就从鼻子里喷出来了,呛得连连咳嗽。

    蓝方月一脸古怪的看着杨真,对花幽月说道:“楼主,方月觉得,你就这么把暗金级别的客卿楼牌给了杨真,是不是做错了?”

    “有点!”

    花幽月无语的看着杨真,轻哼一声转身就走。

    “嗳别走啊,这暗金楼牌……暗金?”杨真眼前一亮,转头问花幽月:“你的牌子是什么级别的?”

    花幽月嘴角一抽:“黄金级!”

    “黄金级和暗金级哪个更好一点?”

    “小子,你是上天派来惩罚我老人家的吗?”药老瞪了杨真一眼:“长月楼的暗金牌子是最高级别的牌子了,几乎可以动用长月楼的一切资源,当然必须事出有因而且不得浪费和转赠,从长月楼建立以来,暗金楼牌的客卿也只不过有过五个,不用怀疑,你就是第五个!”

    杨真急忙将暗金牌子揣进怀里,喃喃自语:“对我这么好吗,花楼主不是看上我了吧,我这……第一次被人看上,该说点什么才不会被人觉得是第一次,哎哟我有点紧张……”

    楼梯口,刚刚登上一层楼的花幽月一不小心踩空了,咣当一声差点绊倒,咬着银牙装作没听见的样子。

    药老和蓝方月目瞪口呆的看着杨真,似乎再一次刷新了对杨真无耻下限的认知。

    “小子,老子活了这么多年,还从未见过像你这般厚颜无耻的人,大有前途,大有前途啊,你自求多福。”

    药老拍了拍杨真的肩膀,偷偷向楼上看了一眼,转身要走。

    “老头儿,真论资排辈你还得叫我一声大爷,别张口闭口老子老子的啊!”

    当!

    药老一头撞在了门框上。

    蓝方月实在是忍不住了,毫无形象的大笑起来。

    ……

    杨真被安排在长月楼的客卿处,成为第五名长月楼暗金客卿的消息不胫而走。

    烈火城一座富丽堂皇的酒楼里,一个喇嘛打扮的年轻男子轻笑一声,对身边的同伴说道:“长月楼似乎落寞了,居然将一枚暗金楼牌给了一个连小乘期都没有突破的人。”

    喇嘛同伴笑着说道:“那也未必,据说这杨真居然机缘巧合之下领悟了凌空虚渡,这种身法武技极其罕见,和我们喇禅寺的金蝉步不相上下。”

    那喇嘛哈哈大笑,饶有兴趣的说道:“也就是说,如果我们能早来一天,也能成为长月楼的暗金客卿?”

    喇嘛同伴苦笑一声,说道:“那是云戒师兄你天资聪颖,我就不行了,到现在都没有领悟金蝉步。”

    云戒轻笑一声,看着楼外半空云卷云舒说道:“云空师弟谦虚了,明天就是三国试炼第一场比试了,到时候见见这个杨真,把他身上的暗金楼牌抢过来就是了。”

    云空吃了一惊:“师兄要和那杨真比悟性?”

    云戒点头:“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其余四个暗金楼牌无不是个中宗师境界的人,想要从他们擅长的领域打败他们实在是太难了,这个杨真不同,凌空虚渡只不过是个蕴含着小道的天级身法武技,怎会比我喇禅寺的金蝉步更深奥?”

    云空一脸感兴趣的点了点头,说道:“那就期待云戒师兄在三国试炼中大放异彩了!”

    云戒哈哈大笑,摇头说道:“明天是神魂历练,和悟性天赋无关,杨真之事稍候再说,你且暗中将消息散发出去,到时候杨真骑虎难下,众目睽睽之下绝然不可能拒绝!”

    云空点了点头,欲言又止。

    云戒笑着说道:“我知你心中所想,这次所来门派之中,万花谷和无心宗那几人确实是个麻烦,不过你别忘了,杨真的风头太大了,几乎成了众矢之的,我们大可静观其变,逐个击破之下,谁能是我们的对手?”

    这话一出,云戒身上顿时散发出一股浩然金光,似乎有禅音洪唱,宝相庄严,让人不敢直视。

    ……

    烈火城三国试炼备受瞩目,今年的三国试炼更是热闹,先有大疆国喇禅寺、无心宗两大门派参加,后又来了水灵国万花谷龙虎相争,再加上幽阳国大宗门的青年才俊,使得这次三国试炼受期待的程度增加了无数倍。

    尤其是杨真这匹黑马横空出世,几乎引起了所有天纵之才的注意,将目光落在了他身上。

    整个烈火城一时间各种消息传的沸沸扬扬,杨真身上的赌注赔率高的吓人。

    让众人齐齐兴奋起来的是,昨天晚上,一则消息不胫而走,来自大疆国的喇禅寺天眷之才云戒,要在杨真最引以为傲的天赋上击败他,将长月楼最高客卿身份的暗金楼牌据为己有。

    这个消息一出,烈火城的所有修士齐齐哗然,全都陷入了亢奋之中。

    各种各样的消息更是传的沸沸扬扬。

    “听说了没有,那无心宗的曾碧书似乎也对杨真感兴趣。”

    “无心宗和喇禅寺同为大疆国的大宗门,当然是穿一条裤子了,只是花楼主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居然将一块暗金楼牌给了杨真,难道她不知道有人会盯上吗?”

    “花楼主是长月楼的楼主,怎么会不知道客卿楼牌的规矩,暗金楼牌和其他楼牌不一样,是长月楼客卿的最高身份,其余四个客卿全都是一方大能宗师,杨真以天赋见长,只要能够在这方面彻底打败杨真,就能够取而代之。”

    “啧啧,看来杨真要丢人了啊,刚拿到牌子就要拱手让人。”

    “那也未必,杨真毕竟领悟了凌空虚渡。”

    “这位兄台可能不知道吧,那云空可是领悟了喇禅寺的金蝉步呢!”

    “金蝉步是什么?”

    “呵呵,是喇禅寺舍利喇嘛宗师所创的身法武技,据说其中同样蕴含道意,而且是大道!”

    “嘶!”

    周围人群齐齐倒吸一口气。

    “我怎么觉得杨真好像有点可怜,他现在是举世皆敌啊!”

    “可怜吗?更可怜的还在后面,幽阳国的那些天才似乎同样觉得杨真太过招摇,对他没什么好感,所以杨真这次根本就是孤立无援,一个人在战斗!”

    ……

    长月楼,杨真吃饱喝足之后,一回头看到了欲言又止的蓝方月,愣了一下问道:“有什么事吗?”

    蓝方月没好气地的瞪了杨真一眼:“你现在还吃得下饭去,知不知道你现在的处境有多惨?”

    “哎哟我还真不知道!”

    杨真愣了,他能有多惨?

    “你……”蓝方月一滞:“丁克齐扬言要在试炼中取你性命,你现在是举世皆敌的状态,三国所有天才都在针对你,都想踩着你的脑袋扬名!”

    杨真摇了摇头:“不,不是所有人都针对我。”

    “什么?”蓝方月一愣:“还有谁会帮你?”

    杨真眨了眨眼睛:“你啊!”

    蓝方月呆了呆,轻啐一声:“有我有什么用,你是举世皆敌啊!”

    杨真哈哈大笑,长身而起,嘴角弯出一道诡异的弧度:“举世皆敌又如何?”

    此刻的杨真,哪里还有半点玩世不恭的样子,看着蓝方月一脸的自信:“有些人,不是人多就能踩下去的,他们是天才,我就是天才他大爷!”

    “大爷?”

    门口刚要迈步进来的药老听到这两个字浑身一哆嗦,急忙转身走了。

    蓝方月呆呆地看着杨真:“你……哪来的这么大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