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无敌从满级属性开始 一尺南风

第一百七十九章 一眼万年,大帝的屁!(一更)

    “谁?”贱猫古怪的声音传来,听的杨真一愣。

    王湄绫也是意外的看了贱猫一眼,笑着再次说道:“是宿师!”

    贱猫眼里闪过惊疑不定的神色,盯着王湄绫沉吟片刻,喃喃自语说道:“宿师啊,没想到现在居然还有修炼星演宿术的人存在!”

    杨真听的一头雾水,好奇的问道:“宿师是什么人,为什么你一脸惊讶的样子?”

    贱猫撇了撇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一脸兴致勃勃的打量王湄绫。

    王湄绫深深的看了贱猫一眼,对杨真解释说道:“宿师是一种极其罕见的修炼之道,擅长推演星演术数,宿术成帝据说能够一眼万年,看穿过去未来。”

    杨真的眼睛一下子瞪得滚圆,惊疑不定的看着贱猫问道:“真有这么邪门?”

    贱猫嘿嘿怪笑,说道:“别问本尊,本尊不知道,本尊又没有见过宿术成帝的家伙,怎么会知道他们到底能不能一眼万年。”

    杨真狐疑地盯着贱猫,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越来越觉得贱猫这逼可能来头不小,现在这种状态,可能是活的时间太长,脑袋秀逗了。

    不过宿师这种修士还真是让杨真大吃了一惊,没想到这个世界上居然有如此牛逼的职业,居然能够一眼万年,那岂不是沧海桑田在他们眼里也不过是一瞬之事?

    贱猫见杨真一脸茫然,撇了撇嘴说道:“小子,不要入魔,先不说那些宿术大帝到底能不能一眼万年,就是真能,这种能力也不至于让你惊讶成这副样子吧,要知道传说中大帝的生命可不止一万年。”

    听了贱猫的话,杨真恍然大悟,原来如此,他刚才确实魔怔了,把蔚蓝星球上的时间观念套用到了这里。

    如果地球上突然出现一个能够一眼万年,看透世间万千变化的人,吓也吓死人了。

    在这里却不同,杨真很怀疑贱猫这混蛋恐怕也能够做到‘一眼万年’,这货虽然没有这个技能,可说不定真活了一万年这么久。

    时间越是久远,留下的亘古谜团就越多。

    一个小小的地球上,都留下了无数让后人争相寻求的谜团,更不要说这里了。

    想通这一点之后,杨真的神识恢复了清明。

    “咦?”

    两道轻咦声同时传来,贱猫和王湄绫两人全都一脸惊奇的看着杨真。

    “你们看我做什么?”杨真古怪的问道。

    贱猫没有回答这个问题,王湄绫却是苦笑一声,说道:“其实一开始我对宿师的话并不是特别认可,直到见了你之后,我越来越觉得宿师的话十分正确。”

    杨真眨了眨眼睛,问道:“我是有大气运的人?”

    王湄绫点了点头。

    贱猫在一旁上上下下打量着杨真,不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

    现在杨真也对他的运气有些好奇了,现在想想,他的运气一直以来好像都不错,只是麻烦有点多,这……也叫有大气运的人?

    想到这里,杨真又有些怀疑这宿师到底是不是神棍了,他这所谓的‘大气运’如果不是他天赋太高的话,恐怕早就死了好几回了,麻烦不断的大气运也叫大气运?

    杨真忽然想起了王湄绫的初衷,好奇的问道:“对了,你找我到底想干嘛?”

    听到这话,王湄绫深吸一口气,说道:“我想让你跟我们一起去海龙池!”

    这段时间,杨真耳朵里几乎全都是海龙池,大帝碑这种话题。

    在海龙池里,有一块巨大的石碑,据说是东荒大帝曾经在石碑前坐了一会儿,上面蕴含着一丝大地气息,引起无数人的趋之若鹜,全都想在其中感悟出一点东西。

    可是一年一年过去了,别说是感悟出一点大帝的东西,诸多修士连根鸡毛都没有感悟出来过,很多人再高的热情也磨灭了。

    就在众人疑神疑鬼怀疑这大帝碑到底是不是东荒大帝曾经坐过的东西时,一则消息再次传来,彻底引爆了海龙池。

    东荒大帝的帝痕出现了,虽然只是昙花一现,可仍旧有不少人亲眼所见,就在大帝碑上,盈盈之中像是血脉流转,透着一股无比玄奥的气息。

    据说看到东荒大帝帝痕的修士,无论什么修为,全都睡了三天才醒来。

    让人觉得古怪的是,这些人醒来之后,除了能够依靠记忆画出一个歪歪扭扭的帝痕之外,关于石碑其他事却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如果不是这些人都是在不同时间不同地点画出来的地帝痕,众人还以为他们在撒谎。

    万般求证无果之下,这次东海时间的万华岛,也引来了越来越多的修士,热闹至今。

    杨真听的一脸懵,这些人也真是有意思,一个什么也想不起来悟不出来的帝痕,大帝坐过一屁股的石碑,就让人像是闻到蛋缝的苍蝇一样,全都向这边扑来,这是有多无聊啊?

    这种事情,如果不是杨真身上同样出现来这个古怪的帝痕,杨真连来都没有兴趣。

    杨真面色古怪的看着王湄绫问道:“跟着你们,我需要做什么?”

    王湄绫好似感觉到了杨真的态度转变,咯咯轻笑一声说道:“你什么也不用做,只要跟着我们就好,到时候遇到的机缘造化,你也可以参与。”

    杨真一呆,这女人是把他当成吉祥物了。

    迟疑了片刻之后,杨真撇了撇嘴问道:“这个什么东荒大帝,真有这么神奇,在石头旁一坐就能留下大帝气息,还能领悟出什么东西来不成?”

    说实话,杨真对这种传说并不是很感兴趣,到现在为止,他也不过是只想弄明白身上的帝痕印记是怎么回事而已。

    王湄绫闻言一呆,欲言又止,贱猫在旁边哈哈大笑,嗤声说道:“小子,别看不起大帝,别说是在石头旁参道,就是在那里放个屁,都能让你们参悟个十年八年的了。”

    “妈的,你能不能别说的这么恶俗?”杨真没好气地说道。

    贱猫嘿嘿怪笑,说道:“话糙理不糙,你还别不信,要是宿师真的如此看重你,说你有大气运,本尊觉得你还是去一趟海龙池比较好,说不定会撞天运,领悟出一些绝学来。”

    “绝学是什么?”杨真好奇的问道。

    贱猫转着眼珠子,笑得意味深长,缓缓说道:“有一种武技,超脱世间任何品阶归类,这种东西在普通修士手中就是绝学,在圣者手中叫做神通,在帝境强者眼里……是帝术!”

    哦哟,听到这话,杨真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如果真有贱猫口中说的这种‘绝学’的话,简直就是‘大招’啊。

    现在想想,他还真没什么大招,怪不得打架的时候总觉得这么别扭。

    大帝的屁真能让普通修士参悟个十年八年的?

    想到这里,杨真嘿嘿怪笑,饶有兴趣的说道:“说不定那帝痕真是东荒大帝一个屁崩出来的。”

    贱猫一愣,嘎嘎怪笑,看着杨真说道:“那你上一世或者上一世,或者上上一世,难不成也是东荒大帝一个屁给崩死的?”

    “妈的,你特么别跑!”

    “救命啊,被屁崩死的人虐待小动物啦!”

    ……

    小树林里,王湄绫神色狂震,一脸骇然的看着越来越远的杨真和贱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