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无敌从满级属性开始 一尺南风

第六三零章 妈的,什么鬼东西?(五更)

    眼看着天机锁爆发出恐怖的耀世光芒,杨真彻底懵逼了。

    三生磐龙局的时候,天机锁一点破动静都没有,如今将天象地势改变了之后,天机锁……活了?

    还是说,这也是一个局?

    如果局中局还有一个局的话,那杨真就真要骂娘了,到底是哪个挨千刀的混蛋,居然算计到这种程度?

    这天机锁里面,到底有什么鬼东西,一层一层像是剥洋葱一样没完没了?

    “杨得草小友,你没事吧?”死影的声音传来,透着担忧的神色。

    这个老家伙虽然是个老逗比,不过很显然对杨真还是比较关心的,没有了摩罗门的桎梏之后,他的心性渐渐的恢复了过来。

    宫三河也是一脸担忧的来到杨真身边,迟疑的说道:“天机锁的禁制,好像被触发了。”

    杨真摆了摆手,说道:“我没事,管他有没有被触发,连三生磐龙局都被本骚圣破掉了,再有禁制,直接莽过去就是了。”

    听到杨真的话,宫三河一脸狐疑的看着杨真,似乎在想杨真的来历,最终沉声说道:“好,这一次老夫在前,你先恢复一下。”

    宫三河话还没说完,杨真便生龙活虎的站了起来,说道:“我没事,我们走吧。”

    看到杨真甩甩胳膊蹬蹬腿,就这么大步流星的向着天机锁走去,宫三河的下巴差点掉在地上,和死影面面相觑之间,两脸的懵逼。

    “这就好了?”

    两人异口同声,旋即苦笑一声,摇了摇头跟了上去。

    身后的丁纯现在早已经见怪不怪了,一开始他还有存在和杨真比一比的心思,现在已经没有这种心思了,杨真这种妖孽,很显然不是他能比的。

    温玉凝在身后全程看着杨真一路莽过来,如今看杨真的眼神越发的好奇起来,只是她性格比较恬静,一直跟在众人身后,连说话都很少。

    天机锁闪现过一道耀世光芒之后,渐渐平息下来,杨真等人走近之后,才发现天机锁的四个柱子,比想象中的还要大的多,看上去就像是天柱一般,一眼望不到头。

    在四个柱子中间半空之处,有无数条巨大的锁链,看不出什么材质,只是如此长时间丝毫没有半点老旧风化的样子。

    无数的粗大链子中间,拴着一个模样古怪的建筑,这便是天机锁的所在之处。

    杨真和宫三河等人对视一眼,纵身一跃,脚下筋斗云蓦的爆发出一团气浪,向着天机锁冲去。

    宫三河和死影也是纵身而起,身后跟着丁纯两人。

    一直到进入那个古怪的建筑之中,杨真才愕然发现,这天机锁并不是一个锁,而是一个类似于秘藏之类的存在,其中广袤无比,在外面看上去并不大,里面却别有洞天。

    站在天机锁内,杨真等宫三河和死影四人上来之后,转头问道:“该怎么走?”

    众人茫然的看着一望无际的建筑内,到处都是七拐八拐的小路,像是一个迷宫一般,面面相觑之下,全都哑口无言。

    没来过啊!

    五人有一个算一个,全都第一次来天机锁,鬼知道这里面有什么危险,怎么走?

    杨真深吸一口气,转身看着四人说道:“你们四个都没有主意了?”

    听到这话,宫三河眼前一亮,喜声说道:“你有办法?”

    杨真并没有回答宫三河的问题,而是转身看向死影和丁纯两人,两人摇头表示没办法之后,又看了看温玉凝。

    温玉凝一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走!”

    杨真叹息一声,走了两步捡起脚下一个烂木头棍子,说道:“既然你们都没有办法,那本骚圣就勉为其难,施展一种我们村大多数人面临艰难抉择的时候,都会使用的一种方法吧。”

    听到杨真的话,四人全都是眼前一亮,尤其是宫三河,哈哈大笑说道:“杨小友果然来历非凡,这种情况下,你们……你们村竟然大多数人都有办法?”

    死影惊疑不定的看着杨真,这次倒是没有说他那一对眼珠子的事情,只是这对眼珠子此时滴溜溜转个不停,显然是想看看杨真口中这种方法,到底是如何的神奇。

    丁纯和温玉凝两人也是瞪大了眼睛,丝毫不敢大意的看着杨真。

    一路上走来,杨真手中的手段层出不穷,这是两人深深体会到的。

    现在听到杨真口中的这种办法,两人自然很是感兴趣,就算无法学习,见见总是可以的,到时候吹牛逼也有资本。

    当然,这只是丁纯自己的想法,温玉凝一个女孩子,只是单纯的好奇而已。

    面对宫三河的询问,杨真点了点头说道:“这是概率学的问题,比较深奥,跟你们说了也不懂,看好就是了。”

    说完,杨真将手中木棍举过头顶晃圈,口中一本正经的念念有词:“公鸡头母鸡头,不是这头是这头,呔!”

    这一声呔,吓了四人一跳,眼角抽抽之间,眼看着杨真嗖的一下把手中木头棍子扔了出去,在空中转了好几个圈,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走这边!”杨真随手一指,指向木棍所指的一条路,正中路口中心!

    四人面面相觑:“???”

    哔其娘之,这是什么手段?

    一点真元波动没有不说,看上去还是如此的不靠谱。

    这种方法,就是杨真口中,一般时候轻易不会使用的法门?

    他们村的人,都是这么做事情的吗?

    杨真根本就没理会四人的表情,抬脚便向着木头棍子所指的那个方向走去。

    反正每条路看上去都一样,走哪条不是走?

    况且这种办法不是没有科学依据的,最起码曾经有一个砖家证实过,这种办法可以让自己心里更踏实一些。

    杨真的心现在就很踏实,一副就是这条路的样子,看得宫三河等人差点都相信了。

    宫三河和死影对视一眼,两人一脸的茫然,这么一愣神的功夫,杨真就已经走进了那条选出来的路中。

    “杨……杨小友,等等老夫。”宫三河急忙追了上去。

    虽然不知道杨真这种近乎诡异的手法有什么依据,不过一路走来,宫三河也算是明白了,他们就跟着杨真见见世面就对了,反正杨真这小子什么手段都有,而且层出不穷,总是让人震惊到怀疑人生。

    看看死影那个老家伙吧,虽然一脸懵逼,就一点都没有怀疑,第一时间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活像一个尽忠尽职的狗腿子。

    宫三河撇了撇嘴,看了丁纯和温玉凝一眼,两人同样一脸的茫然。

    这条路比杨真想象中还要长,而且歪歪扭扭不知道通往了哪里。

    不知道走了多久,别说宫三河等人了,就是杨真都走的有些骂娘了,前方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阵幽幽的声音,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哭,又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笑,吓的杨真头发都竖起来了。

    “妈的,什么鬼东西?”

    宫三河和死影也是一副毛骨悚然的样子,面面相觑,齐齐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