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王牌自由人 爱开大差

第681章 沈一鸣被气得Rap起来

    分身微操那么累的操作,让一位高达26岁高龄的老人来操作,两位解说怎么看都像是在透支自己生命打出的操作。

    而在江洵进一步清洗中,仅剩的玩家,算上他自己,总共七人。

    影之舞凝结出来的分身往四面八方的位置散去,江洵使用了群体操作的模式,利用分身卡墙改变自己走向位置的小细节,将分身们分开。

    江洵提前为最终决战做出了准备,他不想让自己真正的本体位置被人找到。

    回归到解说的上帝视角,一切远比选手们看到的要清晰的多,瓦尔这边再次处理掉了一位选手,是在江洵解决掉尼克没多久后。

    很快,这次大混战就只剩下了五人。

    沈一鸣、江洵、瓦尔、卡卡、国王。

    发出一次全屏的公告,所有人的小地图上立即标识了一个红色的小点,这个红点就是敌方单位的位置。

    这是很重要的信息。

    所以众人在听到公告后,都是紧盯着小地图上的标识。

    红点!

    漫天遍野的红点!

    小地图上的红点甚至可以用病毒来形容。

    实在是太多了。

    “是那个家伙!”另外四个人直接锁定了唯一的罪魁祸首,仅剩下的人内,只有江洵是打分身体系的,也只有分身体系的人可以在这种地方上做出迷惑人的行为。

    只是值得他们推敲的是

    江洵放这么多分身的原因是什么?

    不过,江洵这样的做法,也是扰乱了其他玩家正常找人的思路,一瞬就内,另外四个存活着的选手们有些茫然地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神秘战队的卡卡反应最快,他往所有红点中正在移动的红点进行挪移。

    他的判断很准确,是人,总该会动的,而分身不可能一直处于被控制的状态,不然的话,怎么会出现那么多不会移动的红点?

    卡卡的判断的确是很清晰且精准切入局势要害的,但是,这并不能给卡卡带来太多的便利之处,他就算是知道红点那些不能移动的是分身,也没有任何的用处。

    因为他仅限于知道这些分身是用来干扰视线的,却不知道对方是干扰哪个视线的。

    他的理解里,他认为江洵是为了干扰其他人的视线而使用的分身。

    毕竟江洵使用出来的分身,对于他来说是友方单位,友方单位在小地图中提示出来是绿颜色的,换句话说,江洵制造出来的分身是干扰不了自己判断,却能干扰其他存活选手们的判断。

    江洵可以处于一个完全知道另外四个人位置的优势视野状态。

    其他四人却不能知道江洵准确位置的信息领先状态。

    卡卡是很聪明。

    想到了江洵其中的一个点子。

    但他所能预料的地方,也只能停留在这一点了,分析到这里,都能证明卡卡的游戏智商不差,只是江洵这个人更油,油到让人吐,令人发指的地步。

    他不单单是要让分身给他做信息上的干扰,还保护了自己的本体所在位置,而本体更是藏在了一个不可能被人发现的绝对安全区域,更为重要的一点,全程利用分身操作的江洵,竟然还能造成击杀和大量伤害。

    这意味着江洵在一个死不掉的状态下,还能难缠到可以终结这次混战。

    卡卡要是在上帝视角,自然能分析出这些更深层的内容,可是他并不在上帝视角,而且他要是完全能理解江洵的思路,礼貌点评价恐怕只能用‘老奸巨猾的狐狸’一词。

    粗俗一点。

    江洵这打法,就是脏狗。

    将猥琐流派的宗旨发挥到了极致。

    猥琐流派的主要宗旨,在不死的同时造成大量伤害,就算是造成不了大量的伤害,也要尽可能地把对方给限制住,让对方处于无用的状态。

    江洵这一套摆明了的猥琐到底路线。

    而这种猥琐套路很有可能会出现的一种情况,那就是江洵赢得了这次四十人的混战,而最终几个决战的人,连江洵本体的影子都见不着。

    这剩下存活的四个人,在没有充足的情报下,也不知道江洵这个人这一场脏到了这样的地步。

    瓦尔还是抱着很积极的态度在找人。

    他行动很快,沿途一路找着红点击杀,有些分身是二次、三次制造出来的,战斗力很低,一碰就碎,小地图上的红点,一点一点被瓦尔清掉。

    江洵呢?

    他看着自己的红点分身被清掉。

    然后再召唤出一批分身,继续分散自己的站位,一路摆扑出去,继续迷惑自己的对手,当然江洵自己也不消停。

    他先把沈一鸣给处理了。

    主要是沈一鸣离他的距离较近,加上这个人也在主动找他开战,江洵只能选择优先干掉他,终结了沈一鸣的疯狂杀戮。

    沈一鸣被干掉后在现场就和江洵情感互动起来了,在江洵的隔壁桌当场来一段Rap,差点没把自己的键盘给砸了。

    “你这一套太赖皮无耻下三滥了!”沈一鸣中指竖了起来,“无限连招体系,还全分身微操打我侧身、背身这种极高难度才能转身的视角,有本事你和我拿同样的角色再单挑啊!”

    “单挑的事情,下次再说,先等我打完了。”江洵掠夺走了沈一鸣阵亡后的技能池,他从中挑选了一个技能出来,“这次我表演赛夺冠,你也有出一份力的,到时候分你100美金,请你吃顿饭。”

    “喂,你这家伙过分了啊!说话给我注意点!”沈一鸣有种怒掐江洵领带的冲动。

    被人干掉当成肥料,贡献了一个技能,也能叫出力?你这家伙存心就是来嘲讽的吧!

    “你干掉四个敌人了,给我分担了一些压力,不然的话,我要杀的对手太多了。”江洵想了想,说道。

    “靠,这种给别人当了嫁衣的感觉更不爽好吗?老子不仅是送了你一个技能,还帮你杀了四个竞争对手啊!裂了,我真的裂了!”沈一鸣做出‘痛哭流涕’的虚伪表情。

    “那我请你吃两顿饭呗,3000美金,分出来200美金请大伙儿吃饭也无所谓的。”江洵抬高自己的价格,“你演技太低级了,下回要多练练演技。”

    “靠,我这不是演,我是真的很伤心啊!我是被自己人亲手淘汰出局的啊!”沈一鸣接着补了一句话说道:“我把你当兄弟,你居然把我给反补了。”

    “先动手的是你好吧?本来我是打算晚点处理你的,你先跑过来送死,我也没办法的咯。”江洵无奈地耸了耸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