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战锤神座 汉朝天子

第六百三十二章,黑心雷普(察觉)

    “丁宁丁宁丁宁丁宁~”

    “细细地描绘~”

    “丁宁丁宁丁宁丁宁~”

    “演唱这乐曲~”

    “那就是新宝岛!”

    “怨~”

    就从那天的金色微笑音乐厅的假面舞会之后,整个努尔都陷入了《新宝岛》带来的狂热之中,人们疯狂地追捧着这首歌和那充满着魔性的舞步,紫色灯光之下,尽是努尔人一起唱歌跳舞的身影,这首歌的热潮蔓延至整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无论是大贵族、市民亦或是贫困窟的穷人们,人人都争相学习那种菱形交叉舞步。

    只有居住在努尔的矮人对此表示了严正抗议,顽固的帝国矮人工程师们并非不想赶时髦,但是在有学有样地尝试了一下之后,气急败坏的矮人们就发誓他们一定要把这个大艺术家范-达克霍姆找出来,用矮人啤酒灌到他失去意识为止。

    而掩盖在《新宝岛》狂热之下的,则是内芙拉塔和莱弥亚姐妹会的行动,就像她许诺的一样,她开始了对混沌教派,行乐者协会的清洗。

    第一周,就有三个行乐者协会在努尔的据点惨遭内芙拉塔毁灭,前后四百多人横死当场,莱弥亚的女王将这些邪教徒的祭祀、邪神徽记和作案证据全部放好,令人无话可说。

    然后,她正式开始了全面行动。

    第二天,又有一个行乐者协会据点沦陷,三十多个混沌教徒被抓住,帝国女爵艾米莉亚立即派出人手,对他们没收所有财产,并集体火刑。

    就这样,在绝望之中,行乐者协会的色孽教徒们发现自己陷入了无助和群龙无首的情况之下,轻柔女士已死,无人来领导这个混沌邪教,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个一个据点和暗桩被连根拔起,内芙拉塔实在是太了解这些色孽教徒了。

    当行动进行到第二周的时候,大鱼开始出现。

    努尔将军冯-伦德斯特伯爵和斯特罗斯纳侯爵被内芙拉塔证明是色孽教徒。

    起初艾米莉亚根本就不相信,在小女仆的眼中,前者是一位忠心耿耿的将军,后者则是一位出色的建筑学大师,内政达人,在努尔享有盛名,她一度怀疑内芙拉塔是有意栽赃陷害。

    然而,铁证如山,内芙拉塔不仅收集了所有证据,甚至还用亡灵魔法让这两个大贵族以为在做梦,现场表演了一番他们是怎么通过各种禁忌的仪式取悦色孽的。

    艾米莉亚对此无话可说了。

    代号为“肃反行动”的计划正式实施,大诵经师卡斯米尔九世亲自率领努尔大群军队、战斗牧师和猎魔人出动,将这两个家族毁灭并抹除了所有痕迹,没收全部土地财产,通过仪式净化和焚烧了一切,他们的名字被从努尔的历史上抹除了。

    而就在完成任务的一刻,内芙拉塔和她的手下们就像凭空蒸发一样消失,这让本来想顺便解决掉这个吸血鬼女王的莱恩有点失望,不过他也没有太多遗憾,内芙拉塔的精明程度不会让她犯下这种低级错误。

    当问题解决之后,时间已经来到五月份了,努尔的天气已经开始热了起来。

    此时的选帝侯宫殿之内,大约下午四点左右,阳光明媚。

    选帝侯宫殿庭院,帝国女爵艾曼诺莉、穆席隆公爵夫人苏莉亚以及几位女性大贵族一起陪坐,女仆长西尔维娅侍立在苏莉亚身后,莺莺燕燕,笑声不断,或许努尔最近发生了一些不太好的事,但这些女性大贵族们可不在乎那么多,她们刚刚上来的时候还缅怀和表示了遗憾,但是随着艾曼诺莉女爵取出了金钥匙打开自己的小宝箱,取出了来自震旦的茶叶之后,什么混沌邪教和刑场的集体火刑瞬间就被女人们扔得远远的,她们开始喝起了下午茶,有说有笑,主要的讨论离不开《起风了》、《新宝岛》和那位已经消失了的大艺术家范-达克霍姆。

    艾米莉亚颇为悠闲,帝国女爵穿着自己喜欢的公主长裙和蕾丝衬衫,由于在努尔滞留时间较长,莱恩实际上已经开始教导小弗雷德里克读书和掌握灵能,以及在内政方面提供建议。

    努尔本来就有市议会,艾米莉亚只是负责把关和签字,自己男人现在就在努尔,艾米莉亚的心里也有了底气,身体也得到了滋润,最近心情显然非常好,她端着下午茶,微笑道:“苏莉亚姐姐?”

    “怎么了?”苏莉亚则是穿着标准的女性布列塔尼亚大贵族服饰,白色丝绒外套和蓝色百褶裙,裙下是裹着黑色丝袜的一双大长腿,女骑士和艾米莉亚穿的都是同样一种丝袜的,来自于帝国最高级的丝袜品牌“wolford”,这种丝袜不仅弹性和材质都是顶级,而且还有有奢华刺绣的蕾丝,在优质的、柔软有弹性的薄纱背景上绣有两种色调的玫瑰花纹。

    当然,价格也贵到了令人咋舌的程度,据说一条wolford丝袜在贵族圈内就要卖100-150金马克,这个价格别说努尔市民了,就连小贵族都受不了。

    即使如此,wolford还是有价无市。

    仅有极少数人知道,这个品牌的幕后老板似乎就是艾曼诺莉女爵和苏莉亚公爵夫人,是两位在旧世界极有权势的女人一起出资建立的。

    “你们……是不是打算离开了?”艾米莉亚有些小心翼翼地说道,她在苏莉亚面前总是显得气势不足,各种意义上,尤其是每次苏莉亚一挺腰,艾米莉亚马上就会下意识地低头看一下,然后一张清丽动人的小脸瞬间就垮了下来:“我注意到你们已经在收拾东西了。”

    “我们到帝国也五个月了,差不多该回去了。”苏莉亚端起一杯布列塔尼亚红茶,她优雅地用手指捏着茶杯的把手,低头轻抿一口红茶,和嘴巴齐平,然后再放下,一整套礼仪下来无懈可击,她做完这一套动作之后,在场的所有女性大贵族们这才移开目光,然后有模有样地想要模仿苏莉亚的动作喝茶,因为这是努尔最新的流行。

    努尔的大贵族圈子内不太喜欢莱恩,但几乎都喜欢和欣赏苏莉亚,待在努尔几个月,长袖善舞的公爵夫人已经征服了整个努尔宫廷。

    “看着苏莉亚夫人喝下午茶的样子,你会发现她和她的灵魂都带着茶香。”

    努尔宫廷言论

    “唔……不考虑再住一段时间么?我可以带着你们去打猎踏青、然后野餐。”艾米莉亚明显不舍得,她主要是不舍得莱恩,当然也有些不舍得苏莉亚。

    艾米莉亚原来和苏莉亚之间的关系很亲密,不过在各自有了孩子之后关系就稍微降温了一些,苏莉亚对艾米莉亚和她的儿子小弗雷德里克有淡淡地防备感,而艾米莉亚也始终对自己不是夫人有些怨气。

    “不了,也差不多该回去了,莱恩之前在穆席隆交代了很多事已经基本完成,他要回去继续主持沿河工业带的开发各大庄园的建立。”苏莉亚放下茶杯,朝着坐在末位的一个衣着华丽的女人笑道:“奥利弗那边的事也办得差不多了吧?”

    “是的,苏莉亚夫人。”这个女人身穿着昂贵的丝绸衣服,但是明显有些惶恐不安和兴奋到了大脑充血的程度,她到现在都不敢相信她自己居然真的有一天能够置身帝国女爵的下午茶会!这可是整个旧世界所有女性最高规格的集会!

    她正是奥利弗的第二任夫人,奥利弗的夫人心想这场下午茶会能让自己炫耀一辈子了,听见苏莉亚问话本就激动难耐的她差点站了起来:“奥利弗他……基本上办完了事。”

    “基本上?”苏莉亚微笑着追问了一句:“大概还要多久?”

    “大概还要两三周。”女人失礼的样子让周围的女性大贵族们都皱起了眉头。

    “那我和莱恩差不多就再待三周。”苏莉亚点头,公爵夫人实际上也有点想回家了,努尔固然富丽堂皇,但她还是喜欢当女主人。

    艾米莉亚脸上的表情有些凝滞住了,她花了一分钟思考了一下,这才有些黯然地点头:“我知道了,苏莉亚姐姐。”

    莱恩只能再待三周么?

    那我要抓紧时间了。

    …………我是塑料姐妹花的分割线…………

    五月下旬,旧世界,边境亲王领。

    边境亲王领是一片贫瘠而荒芜的土地,由于黑色山脉的阻隔,帝**队想要抵达这里必须翻越黑色山脉或者经过黑火隘口进入艾维领的大平原,因此帝国历史上在失去了这个行省之后就再也没有尝试收复这里,改在黑火隘口驻扎数目庞大的军队来防备绿皮可能的入侵。

    之后,这里就变成了一片新的无主之地,最早是一些帝国的落魄贵族在这里建立了一些定居点,然后便是布列塔尼亚的少量骑士们,这些骑士们在赤炎大远征中没能赶上最后的决战,当他们抵达边境亲王领的时候,阿拉比国王贾法尔已死,因此骑士们痛苦地发现没有东西可以献给他们的女士了,于是部分没那么虔诚的骑士决定在此定居,他们渴望荣誉和财富。

    再之后,很多雇佣军、罪犯、盗贼、流浪者、冒险者和逃奴们纷纷前往边境亲王领定居,逐渐形成了现在的规模。

    事实上边境亲王领确实是一片荒芜而危险的地区,然而这里也并不像很多人宣传的那样极度危险,矮人城塞巴拉克-海门关牢牢地矗立在黑水河的入海口,这座壮观的城塞抵挡了绝大部分南方的绿皮骚扰,让边境亲王领的人类居民们能勉强保住自己的领地不被绿皮淹没。

    可当塔木可汗选择绕过海门关,直接朝东边境亲王领发起进攻的时候,这里的居民们绝望地发现,这片土地现在末日降临。

    当混沌大军们出现在边境亲王领的疆域之内时,库尔干人、食人魔们还有混沌矮人们都对这片土地的“富饶”感到了惊讶和狂喜,一片脆弱的人类国度!无数的奴隶和祭品!

    整支混沌大军几乎瞬间就分解成了数以千计的小型战帮!他们狂呼小叫地毁灭着所见到的一切,这支在漫长远征中士气低落的军队终于像见到了羔羊的饿狼!它们嗜血的双目已经盯紧了自己的猎物,现在,是时候享受这一切了!

    边境亲王领的人类居住地是一团散沙,许多大型居住地也不过就上千人和两三百的军队,而且实力不足,还严重缺乏精良的武器,仅仅两周时间,混沌大军所过之处,所有路过的人类居住地全部化为废墟和瓦砾,数万人类就此丧生在混沌的刀锋之下,而少数俘虏则被混沌矮人“抓获”,准备运回黑暗境当奴隶。

    然而,在深入边境亲王领之中,混沌大军终于遇到了一点小小的阻碍,一点微不足道的麻烦。

    一个男人,一个边境亲王,一个臭名昭著的恶棍,一个无耻的败类,率领着自己的雄鹰佣兵团和铁甲骑兵队们成功击溃了进攻自己领地的一个小型混沌战帮。

    这场辉煌的胜利让他的名字响彻整个边境亲王领。

    他就是很有名的“黑亲王”利特伯德,一位传奇巅峰的强者。

    然而,众人很少这样叫他,他们更愿意叫他“黑心雷普”。

    这个男人身上有着无数最恶劣的品格,爱慕虚荣,傲慢,恶毒,偏执,虚伪、残忍和无耻,多达十几次的背盟经历让旧世界无人愿意相信他的承诺,因为他实在是太过卑劣,他的眼中只有黄金,为此他可以做出任何事。

    但无可否认的是,黑心雷普超凡的武技和悍不畏死的勇敢让他无数次在战场上存活,而他在战略和战术的天赋让他时常赢得胜利,在花了几十年的时间之后,黑心雷普成功地在边境亲王领搞到了一块土地并宣布建立“王国”,他不仅自封“黑亲王”更是恬不知耻地宣称自己是卡尔-弗朗茨皇帝的私生子并要求所有边境亲王向他效忠。

    卡尔-弗朗茨皇帝在得知这件事之后哭笑不得,因为黑心雷普今年已经快要七十岁了,皇帝才四十多岁,但帝国没空理会边境亲王领的杂毛们,在见到黑心雷普送到布伦瑞克那价值数千金马克的“贡品”之后,皇帝和他的廷臣们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予理会,随便封了黑心雷普一个边境男爵头衔,也算是招安了。

    胜利来得快,去得更快,黑心雷普很快就发现,他那微不足道的胜利引来了混沌大军的注意。

    五月底,在布满硝烟的战场上,大地和群山正在混沌大军的威能之下颤抖,覆盖了视线尽头的黄绿色污浊之流正在逐渐靠近黑心雷普的军队。

    黑心雷普尽其所能地抵御着混沌大军的进攻,他和他的铁甲骑兵队两次集团冲锋打退了混沌大军的步伐,但当他杀出重围的时候,这个臭名昭著的佣兵头子发现整支一百多人的铁甲骑兵队只剩下他自己从混沌军阵之中杀了出来。

    这位已经秃成地中海的佣兵男爵环视着周围一圈,发现自己已经被许多混沌勇士包围了,通体重甲和面具之后,是库尔干人狞笑的面孔。

    “天呐,这简直就是地狱。”黑心雷普疲惫地喘着气,连续作战几个小时,他和他的坐骑已经疲惫不堪,但这不妨碍他那恶劣的幽默感,佣兵男爵咧开嘴:“但老子可是地狱之子!你们这些狗娘养的混沌玩意,休想将老子留在这里!”

    挥出两剑,黑心雷普强忍着身体的疲惫感将迎面冲来的两个混沌勇士直接砍杀,他将已经被劈成两半的盾牌扔掉,啐了一口:“敲你妈!混沌狗东西,你妈死了!不对,你们都是没妈的狗杂!”

    坐骑勉强驮着黑心雷普冲出重围,此时,他的雄鹰佣兵团排成紧密的阵列,迎击混沌大军的步伐,雇佣军们望着一眼看不到尽头的混沌大军瑟瑟发抖,可依然在使用着火枪和弓弩射击。

    “真晦气。”黑心雷普低头暗骂一声,他知道这场战争不可能赢,但他还有事要做。

    混沌从南边来了!

    必须想办法将消息通知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