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战锤神座 汉朝天子

第六百九十八章,宾主尽欢(下)(5300字大章求订阅啊!)

    ps:今天这章5300字,祝大家看得愉快!

    欧若拉最近的心情并不好。

    这位圣域女巫的处境如今有些不妙了,她过完冬幕节之后回到嘉兰议会准备调派人手,结果她发现,议会之内的情况又发生了变化。

    现在嘉兰议会理论上是四位圣域女巫,也就是议长玛格丽塔、长老卡莱罗娜、长老维罗妮卡和她,而在她回到议会之后,她突然发现卡莱罗娜长老居然也开始跟她对立,这下就是一比三,欧若拉已经陷入了绝对劣势。

    当然,就欧若拉本身的圣域实力来说,她不可能没有地方去,任何一个人类势力都愿意将这位圣域女巫奉为座上贵宾,提供经费和调动军队的权力,可欧若拉要的不是这个,她想要的是像在嘉兰议会一样独立自主的地位和高高在上的身份,她不想当附庸。

    而瓦米尔选帝侯显然也知道了欧若拉遭到排挤的消息,这个老色狼趁着这个机会对欧若拉大献殷勤,他主动表示你带着你的人来沃尔芬堡,我给你盖座巫师塔啊,还可以给你个女廷臣的身份啊,你可以保持自己一定的独立性。

    奥斯特领距离基斯勒夫很近,欧若拉和瓦米尔选帝侯也算熟悉,如果不是她已经接受莱恩的要求,说不定她真的会考虑一下,至于当个女廷臣这种事,欧若拉也不是完全不能考虑,对于嘉兰女巫来说,很多时候身体也是一种筹码,如果瓦米尔选帝侯的承诺全部都能做到,那给他当个首席女廷臣也不是不行。

    “嘉兰花不相信眼泪。”

    嘉兰议会议长玛格丽塔

    但既然她已经答应莱恩的要求建立军情七处了,那么瓦米尔选帝侯就可以无视了,自己的那个女婿无论是从个人能力、势力、财力、关系的亲近程度都比瓦米尔选帝侯强得多,莱恩即将成为国王了,有更好的选择,欧若拉自然不会再考虑瓦米尔的建议,但基本的礼貌还是要有的,就这样,两个人坐在长条皮质沙发上,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

    “母亲,你在这里啊?”特蕾莎和维罗妮卡一前一后地靠近,女术士端着酒杯:“您好,瓦米尔阁下,很高兴见到你。”

    “您好,特蕾莎女士,维罗妮卡女士。”瓦米尔选帝侯见到莱恩的两个女廷臣眼睛一亮,他立即感觉到自己的某个部位立即充满了活力。

    莱恩这个家伙,老婆长得漂亮,两个女廷臣也长得这么漂亮!

    当然瓦米尔最多就是在心里想想,这个老色狼一点也不蠢,他分得清楚哪些女人可以动,哪些女人不能碰,瓦米尔很有礼貌地笑了笑,对着特蕾莎和维罗妮卡端起酒杯:“真是一场令人倍感愉悦的宴会?两位女士,你们今天真美丽,我在这里祝贺莱恩,他是我们帝国的朋友,也是我的亲密朋友。”

    “谢谢,瓦米尔阁下,也祝你身体健康。”维罗妮卡很有深意地说道,随后她立即转向已经喝了不少酒的欧若拉:“欧若拉女士,我正到处找你。”

    瓦米尔选帝侯立即会意,这个老家伙笑了几声,端起酒杯,非常熟练地开始物色下一个目标:“哦,你们聊,我去那边看看,有什么好玩的节目。”

    “维罗妮卡,你是来嘲笑我的么?”欧若拉见了维罗妮卡脸色就不好看,她意兴阑珊地靠在沙发椅上说道。

    “莱恩的事准备得怎么样了?”维罗妮卡笑眯眯地拉着特蕾莎坐在欧若拉的身边:“不集中精力可不行哦。”

    “事情没那么容易,我们要做的是一件从无到有的事。”欧若拉随口说了一句:“你只管跟着莱恩远征八峰山就行了,别的你不需要知道。”

    “想好了么?从议会那边搬到这里来?”维罗妮卡没打算停下来。

    “……这和你有关系么?”欧若拉不耐烦地说道:“做好你自己的事,维罗妮卡,别来烦我。”

    “那我来烦你呢?”欧若拉话音刚落,湖神女巫莫吉安娜就出现在了几个女巫的面前,湖中仙女的第一神选脸上有些不愉快:“欧若拉-特洛维克女士,我警告你,既然你答应了莱恩帮他建立情报部门,那就请不要和山对面的帝国选帝侯勾勾搭搭,不清不楚,否则我有权力将你当场拿下!”

    “莫吉安娜殿下,母亲这只是正常的交际!”特蕾莎立即站了出来,女术士认真地解释道:“瓦米尔选帝侯和母亲是旧识,双方只是打个招呼。”

    今天的莫吉安娜身穿着一条布列塔尼亚香槟色气泡丝绸开衩礼服长裙,头戴金色的湖神花冠,身配黄金腰带,绝美的脸蛋上早已不见了和莱恩在一起时的温柔,显得很冰冷,湖神女巫一脸你当我是白痴的表情看着特蕾莎和欧若拉,显然她也听到了之前瓦米尔选帝侯的邀请,莫吉安娜碧色的眸子里满含着来自湖神的怒火,她对着欧若拉附耳低语道:“别让我找到机会,女巫,你根本不属于我们。”

    “哼!”欧若拉同样对莫吉安娜报以不屑的冷哼声:“你才不属于我们。”

    维罗妮卡笑眯眯地坐在一边吃着甜瓜看戏,而特蕾莎只能捂着脸,她实际上不是很明白,为什么莫吉安娜对欧若拉有如此之深的敌意。

    “莱恩呢?”维罗妮卡随口问道。

    “莱恩在花园那里,正在和泰格里斯阁下还有卡尔-弗朗茨陛下说话。”莫吉安娜对维罗妮卡态度就要好一些:“你要过去?”

    “为什么不呢?”维罗妮卡也确实有些无聊,嘉兰女巫在王宫之内举目无亲,无论是布列塔尼亚贵族还是帝国贵族,她都融入不进去,苏莉亚那边的贵族夫人集会也不是她待的地方,特蕾莎显然要留下来陪欧若拉,维罗妮卡见状在莫吉安娜耳边低语了几句,莫吉安娜眼睛一亮,点头表示同意。

    于此同时,布列塔尼亚的王储正在和皇帝还有高精至高**师商谈关于下一部分的计划。

    “好消息是,根据荷斯白塔的占卜和预言,目前永世神选似乎还没有找到最后一件混沌神器,主宰之冠的所在之地。”泰格里斯对着莱恩和卡尔,用着有些忧虑的口吻说道:“坏消息是,他随时都有可能找到主宰之冠。”

    “那你这个占卜就等于基本上没有任何有价值的收获。”莱恩吐槽道:“好吧,至少暂时我们还不需要面对北方的混沌狂潮,我预计登基之后一个月,就率领军队出发,远征八峰山,我们将在海门关度过冬幕节,然后正式开始八峰山大远征。”

    “需要帝国帮忙么?”卡尔-弗朗茨显然也对八峰山的财富非常感兴趣,不过帝国不像布列塔尼亚,莱恩自从来到布列塔尼亚之后花费了十几年时间南征北战,目前已经基本上清除了整个王国所有的内忧外患,而帝国不同,卡尔-弗朗茨只是随便问问,看是否能分一杯羹。

    “太多的军队对远征不是好事,补给压力太大了。”莱恩摇头:“如果有需要,我会跟你说的,卡尔。”

    “好吧。”皇帝转向泰格里斯:“泰格里斯阁下,时隔好几年不见了,凤凰王庭那里有什么新消息么,战争议会有什么动作?我们能为我们的精灵朋友做些什么?”

    泰格里斯一向喜怒不形于色,但听到皇帝的询问,至高**师的那双死鱼眼中也出现了些许无奈:“我不明白你问的是什么,帝国的皇帝陛下。”

    “直接叫我卡尔吧,现在是私人聚会时间,不要那么多繁文缛节。”皇帝很是和蔼地说道:“就是最近芬努巴陛下的凤凰王庭有没有可以告诉我们的新消息?”

    “如果你要的是对人类有意义或者有影响的消息,我可以告诉你一条都没有。”泰格里斯平静地说道:“如果你想让我告诉你,凤凰王庭在近一段时间之内发生了多少政治阴谋、党同伐异、暗中交易和互相试探,那我可以花一个月的时间和你细细描述一下,而且绝不会有任何重复的情节。”

    “噗~”莱恩闻言笑出了声,卡尔-弗朗茨听了之后苦笑不止,连忙摇头:“不用了,既然没消息那就是好消息。”

    三个人稍微沉默了一会儿,莱恩主动开口:“很好,既然没有更多的情报可以交换了,那么我们现在应该做些什么,现在才八点。”

    “八点了,该歇了。”卡尔-弗朗茨说了一个相当冷的笑话,他自己觉得很好笑,还朝着莱恩和泰格里斯做了一个鬼脸。

    “…………”莱恩和泰格里斯都斜着眼看他,莱恩心想卡尔和马吕斯关系会那么好也许根本就不是意外,两个人都擅长说这种不合时宜的冷笑话。

    皇帝似乎也发现自己的笑话有点尬,他仰头将杯中的香槟一饮而尽:“好吧,鲍里斯他们正在会议大厅里面进行战棋游戏,我这次也把我的棋子都带来了,或许我们可以去会议大厅里面下棋?”

    “……还有别的么?”莱恩和泰格里斯都显得不感兴趣,莱恩是因为水平太差,泰格里斯则是觉得人类的这种战棋游戏太弱智了,高等精灵同样的战棋游戏有厚度超过三百页的军书,前后八版规则,一个精灵从入门到熟练至少要花五年时间。

    “……呃,或者,我们可以找个地方,一起再喝几杯,然后玩牌?努尔大学最近研究出了一种全新的卡牌游戏,艾曼诺莉这次把它们带来了。”皇帝见状又给出了新的提议:“我们还可以接着聊,叫上其他人,边玩牌边聊,我有很多布伦瑞克的趣闻可以分享。”

    “我觉得可以。”莱恩点头:“至少比战棋游戏有趣多了。”

    “很好,既然大家都赞成,那我们走吧。”卡尔-弗朗茨点头,三个人准备离开花园。

    “稍等!”这个时候,打扮得花枝招展,娇俏可人的维罗妮卡端着酒杯靠近,嘉兰女巫一双肉丝美足踩着白色的鱼嘴高跟鞋缓缓靠近,她朝着泰格里斯还有卡尔-弗朗茨都打了一个招呼:“我能和莱恩说几句话么?”

    “哦,当然,听起来真是严肃!”卡尔-弗朗茨显然明白了什么,皇帝暧昧地笑笑:“泰格里斯阁下,我们先走,莱恩,待会儿见。”

    “待会儿见。”莱恩被维罗妮卡拉着往花园的角落走,两个人走到一处花圃前,莱恩笑着问道:“怎么了亲爱的,有什么事?”

    “没事,我只是想和你单独聊聊。”维罗妮卡抬起下巴,她今天饮酒不少,脸色嫣红,明艳逼人:“还有,不想让别人知道我们等等要去干什么。”

    “嗯哼,我们等等要做什么?”莱恩隐隐地明白了一些东西。

    “莫吉安娜在王宫二楼角落的卧室里面等着我们,她已经布置好了魔法阵,我们可以上去,做一些别的、特别快乐的事。”维罗妮卡向前两步,将额头顶在莱恩的下巴上:“怎么样,亲爱的,考虑考虑?”

    “哇呜,亲爱的,你这么直接的么?”莱恩低头,对着维罗妮卡烈焰红唇深吻下去。

    维罗妮卡踮起脚尖,闭上眼睛,享受了美好一刻。

    良久,唇分,嘉兰女巫轻喘着气,玩味地说道:“亲爱的,我早都不是那个害羞矜持娇羞的女巫学徒了,当然,如果你求我,我还是愿意表演一下的。”

    “所以,要来么?你可以半个小时,一个小时,一个半小时之后,再去加入卡尔陛下和泰格里斯阁下他们,或者两个小时也行?”维罗妮卡对着莱恩抛了一个媚眼。

    “或者三个小时?”莱恩做出了决定。

    “如你所愿,看你的本事了,亲爱的。”

    …………我是看你本事的分割线…………

    此时,库罗纳郊外,一支来自马林堡的队伍没有进入城市,而是选择在城外的驻扎。

    马林堡大公爵,控制整个马林堡上下议院长达三十多年不倒的范德古柏-舒尔茨只带着几个人身材特别高大的人,就这样毫无防备地在原野之上闲逛。

    舒尔茨每年都要面对至少十次暗杀,正常情况下他不会对自己的安全如此放松,更不可能扔下自己的亲卫队和“巡边者”先驱榴弹侍骑们独自行动,这实在是不合常理。

    今天却是例外的一天。

    有舒尔茨身后的这几个家伙,不可能出事。

    “也就是说,当你在马林堡潜伏了五年之后,你发现马林堡的实际统治者是一位亡灵,叫做蒙德瓦尔德-残酷者?”身穿着深绿色全身礼服,背后背着一把巨剑,黑暗天使基因原体莱昂-艾尔-庄森朝着舒尔茨说道:“很好,如果是我,这座城市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是的,庄森阁下,蒙德瓦尔德-残酷者曾经是吸血鬼伯爵、希尔凡尼亚选帝侯弗拉德-冯-卡斯坦因的下属,在弗拉德失败之后,他便进入了马林堡,暗中成为马林堡的地下统治者,当我得到陛下的启示并被送到马林堡之后,我花了数年时间进入下议院并尝试了解一切,直到发现整个议院近三成的议员都是吸血鬼,蒙德瓦尔德的血裔。”范德古柏-舒尔茨用充满着尊重和崇敬的口吻对着庄森说道:“即使拥有陛下的祝福,我也花了快二十年时间才将亡灵全部清理出马林堡的议会,蒙德瓦尔德被我杀了,那头吸血鬼暂时是死透的,暂时。”

    “那真是一件了不起的大事!”火蜥蜴基因原体,身高达到三米多的伏尔甘举起拳头,用着兴奋不已的雄厚嗓门大声地说道:“舒尔茨,做得好!”

    “很好。”人类之主,帝皇那被奇迹和光明笼罩的脸看着远方的库罗纳,他冰冷而毫无感情地吐出了一个单词。

    仅仅只有一个单词就让舒尔茨几乎流泪,能听到帝皇的圣言,三十多年的辛苦完全是值得的。

    帝皇一行人在舒尔茨的带领下进入了一个农庄之内,他们粗暴地破坏了农庄的墙壁,直接进入了农庄之内的粮仓和畜栏。

    此时已经是秋天的深夜,农庄内的农奴已经入梦,舒尔茨指着丰收的粮食,对着帝皇他们说道:“莱恩的改革被证明卓有成效,现在库罗纳已经有不少农奴赎买了自己的户籍,成为了自由民,陛下,几位阁下,你们看,仓库里面都是粮食,显然,这家人已经是自由民,因为农奴不可能存储这么多粮食,大部分的余粮都会被骑士老爷们收缴。”

    “嗯,相当原始的种植方式,和全天然的谷物成分,这样一把谷物如果在神圣泰拉,一定会引起哄抢的。”伏尔甘抓起一把谷子:“啊,真想尝尝安格朗做的麦粥!”

    帝皇也抓起了一把大麦,他皱着眉头,看着饱满的谷物颗粒,似乎在思考和追忆着什么。

    就在这时,一个小女孩的尖叫声划破了宁静的夜空,一个大约五六岁的小女孩就站在粮仓的门口,她身穿着不太厚实的皮袄,手里拿着使用粗麻布制作的布玩偶,布玩偶已经有些破烂了,可小女孩现在很喜欢这个布玩偶,紧紧地将布玩偶抱在怀里,小脸冻得通红。

    水汪汪的大眼睛惊恐地看着这几个不速之客,尖叫道:“女……女士在上!你们这群窃贼!怪物!你们要干什么?!”

    “不好了!几个诺斯卡的蛮子进入了我们的农庄!”小女孩见到这几个人身形高大,立即笃定他们是诺斯卡来的劫掠者,她作势转身就要去村落里面叫人:“不好了!诺斯卡人进村了!蛮族来偷我们的粮食了!”

    “该死!”庄森立即将手伸向自己背后的巨剑,眨眼之间就出现在了小女孩的面前。

    “不!”

    “庄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