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战锤神座 汉朝天子

第八百零九章,基斯勒夫大哗变!(第二更求订阅啊!)

    谢肉节又称送冬节,是基斯勒夫的传统节日。

    基斯勒夫人在大约一千年之前从库尔干大草原开始向西迁移,越过了世界屋脊山脉抵达了如今的地区,击败了在这里游牧的乌果尔人和普罗斯文人,其中乌果尔人最终选择和冰女巫米斯卡和解效忠,而普罗斯文人就永远地消失在了历史上。

    最早,基斯勒夫人信仰的是北方三神,即熊神厄孙、太阳神达哈和雷神托尔,主神是熊神厄孙,这是非常古老的信仰,古老到在基斯勒夫人抵达之前这里的乌果尔人就信仰这三神,当然除了三神之外,治疗与安慰之神莎拉克同样受到这里人的青睐。

    谢肉节的传统是就此而来,传说中当厄孙化身为巨熊撕碎混沌之力,当托尔化身雷电轰碎混沌浓雾,当太阳神达哈照亮基斯勒夫的土地,腐化和冰雪将会散去,人们将会聚集在一起,庆贺基斯勒夫又度过了一年难关。

    在伟大圣战之时,基斯勒夫国灭,直到救世者路德维希在法沙之战后挥军北上才收复了基斯勒夫的所有国土,于是北方三神的信仰逐渐崩溃,基斯勒夫人严重怀疑他们的神到底能不能够保护他们,于是更多的人信仰了白狼神尤里克和自然之神塔尔,直到前任沙皇鲍里斯-博卡哈亲自担任厄孙大祭司并且通过神谕和力量证明了熊神没有放弃这片土地为止。

    谢肉节依然保留了下来。

    当贝利亚率领着数百人的队伍沿着林斯克河南岸抵达基斯勒夫城时,这位乌果尔军官看到的是那处于冰雪之中的博卡哈宫,那圆形如洋葱般的皇宫建筑和长达两公里的冰墙,这里就是基斯勒夫城,冰雪王国缓慢跳动的心脏。

    城市依然在下着大雪,贝利亚出示了莱恩的任命文书和通关文书之后毫无疑问得到了优先放行,这支规模庞大的商队随之入城,他们携带的大量货物令城里的市民们眼红不已,但无人敢于打他们的主意这群乌果尔人一看就是百战精锐,不仅装备精良而且人人都携带着精美的武器,不少人还配备火铳。

    尽管城内难民很多,肚子很饿,但找死也不是这种死法。

    除了两百名乌果尔弓骑兵以外,这支商队还跟着不少佣人,以及很多年轻漂亮的基斯勒夫少女,她们裹着暖和的熊皮大衣,穿着厚厚的裤子和靴子,跟在这些士兵们的身后。

    不少女孩“很便宜”,比如贝利亚身后的那个长得很漂亮的金发女孩,今年才十五岁,就被贝利亚用一大盒白面包,两公斤牛肉和一把银币就从她父亲那里买了下来,当了他的女仆。

    小姑娘是被迫的?想多了,当贝利亚稍微暗示一下,这个叫霍尔金娜的小姑娘立即心甘情愿地主动将自己卖给了这位弓骑兵将军,她家已经喝了三个月的稀粥了,而且能有机会成为将军的女仆,霍尔金娜自然是愿意的。

    就这样,整支乌果尔弓骑兵的中小军官们几乎人手一个女人,队伍顿时壮大了许多,贝利亚一方面鼓励军官们收容一些漂亮女孩,另一方面也御下极为严厉,他和伊万上将的风格完全不同,伊万上将对纪律管得比较松但一向没有任何福利,贝利亚则是有主动提供福利但对纪律抓得极为严格,一个弓骑兵被发现仗势欺人,弄了几块黑面包就想要强买强卖直接被贝利亚亲自一枪毙了,剁成了好几块扔到了雪原中喂冰原狼。

    由于莱恩和帝国方面极为良好的关系,使节团直接入住帝国驻基斯勒夫大使馆,帝国驻基斯勒夫大使卡斯帕-冯-费尔腾主动出来和贝利亚会面,这位帝国大使曾经有过很多伟大的过去,他最早是在前任帝国皇帝卢伊特波尔德麾下效力,从一个普通的长矛兵当起,直到在血松林之战中击败暗影恶兽,在诺德领之战中跟随皇帝消灭了入侵诺德的北方蛮族人,积功升任团长,然后在赫姆加特之战中立下战功,连续积累功勋被封为帝国将军,他又服役了五年之后,这位市民阶级的儿子、帝国将军被努尔的贵族小姐玛德琳女士看上,两人结婚并申请荣誉退休,定居努尔。

    可惜玛德琳几年之后就因病去世,卡斯帕一个人倍感孤独,他选择接受了皇帝的任命来到基斯勒夫担任帝国大使,大使馆内驻扎着一整个帝国步兵团和一队猎豹骑士,令贝利亚感到惊讶的是,猎豹骑士团大团长莱因哈特也在,这位长者也是老牌的传奇强者了,贝利亚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还是跟他打了个招呼。

    安顿下来之后,卡斯帕和贝利亚在大使馆内坐定,双方寒暄了一下,说了一些没营养的话题,然后慢慢地进入正题,贝利亚热情而友好地说道:“最近基斯勒夫情况还好么?卡斯帕先生?”

    “情况?一点也不好!”卡斯帕的外貌和黑心雷普很像,是个满头白发,留着地中海的小老头形象,但身高比起黑心雷普要高一点,气质也没有那么猥琐和市侩,像个真正的军人,也带着军人的习性:“最近基斯勒夫涌入了很多难民,很多,失业率居高不下,市场上空空如也,黑市上却都是高价粮食和生活用品,难民们拥挤在一起,靠着几个教会,莎莉雅女士教会、战争女神教会和公正女神教会这些教会的救济勉强活着。”

    卡斯帕说话有些过于直接,直接到令贝利亚不习惯,不过帝国驻基斯勒夫大使不是纯粹的外交官,其往往还兼任着军事参谋甚至是帝国在这里驻扎的三军统帅职责,是个说话直接的军人也不难理解。

    “这样,看来情况不太妙,卡塔琳陛下有做出什么努力么?”贝利亚立即开始刺探情况。

    “努力?”卡斯帕笑了,这个小老头摇着头:“贝利亚特使先生,我劝你,今天最好还是别上街了,如果一定要去,也千万要记得带着护卫,足够数量的护卫,今天可是发薪日,整座城市的士兵们都在众神之锤军械库那里等着发军饷呢。”

    “什么?!”贝利亚立即意识到了情况不对,他赶紧问道:“怎么回事,突然发军饷?卡塔琳陛下哪来的钱?”

    “哪来的钱?哪里有钱!”卡斯帕连连摇头叹气:“你知道的,卡塔琳陛下最近刚刚大幅度提升了关税,管控魔法矿石进出口,同时奥斯特大军远征归来,将战争缴获分润了一部分给基斯勒夫,这点整个王国的所有人都知道,宫廷有钱了,现在不发军饷肯定说不过去,可我接到内部消息,女沙皇到处都急着用钱,理所当然熊骑兵、狮鹫军团和克里姆守卫的军饷必须优先满足,因此那些克萨战士和基斯勒夫射击军,还有那些首都步兵军团的军饷只能暂时先随便应付一下了。”

    “随便应付?”贝利亚越发感觉到不妙了,他的身体前倾,追问道:“请明示,卡斯帕将军,基斯勒夫宫廷到底到底打算给这些常备军和中坚军队发多少?”

    “哎,我得到消息,每个人,十公斤大列巴,两大袋土豆,一块黄油和十五枚银币啊。”帝国大使哀叹道:“我已经命令大使馆的军队和对面街道上的尤里克神殿加强了戒备,现在我只希望,千万别出什么事啊!”

    “该死!”贝利亚立即站了起来:“谢列平!”

    “在。”谢列平立即站了起来,走到贝利亚的身后。

    “快,召集人手,拿起武器,我们赶紧去军械库!”

    “是!”

    …………我是情况不妙的分割线…………

    距离谢肉节只剩下五天了,基斯勒夫,众神之锤军械库今天久违地打开了大门,外面的士兵们一拥而入,吵吵闹闹地准备领取自己的军饷,在外面,克里姆守卫排成两队,维护者秩序,让数千人有序地入场,等待着领取自己的军饷。

    屋外大雪纷飞,屋内也没有烧炭火,后勤官们正在进行最后的检查,每个人都知道,接下来的一关会如何难过,几分钟之后,又会是一场如何的狂风暴雨。

    安德烈-瓦西里将军面色严肃而惨淡地坐在座位上,听着女沙皇的特使宣布女沙皇的旨意:“安德烈将军,今天来领军饷和配给的,是克萨军团、基斯勒夫射击军和首都几个城防营的士兵们,他们和那些波耶老爷、熊骑兵还有克里姆守卫不同,他们一向最难缠,而且基本上都指望着这份军饷讨生活,卡塔琳陛下说,这个任务只能交给您了。”

    “只有这些么?”安德烈将军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他可以想象得到外面那些士兵们现在的的期待、欢喜、兴奋,还有之后的失望、愤怒,可想而知他的任务无比艰巨。

    “我们已经几乎清空了整个国库了,每个人十公斤大列巴,两大袋土豆,一块黄油,十五枚银币,这已经是全部了,可这些军饷怎么过谢肉节?放开来吃,一户人四五天就吃完了!”女沙皇特使低声叹气:“但没有办法,只有这些了。”

    “我知道了。”安德烈将军默默地点头,他无力地说道:“请回去转告卡塔琳陛下,我安德烈永远不会抛弃和放弃我的祖国。”

    “是!”特使离开了,外面的大门打开,成群的基斯勒夫士兵们身穿着军服盔甲,排队等待领取军饷,场面乱哄哄地,克里姆守卫们高声喊道:“整齐,排队,一个个来!”

    最终,挤到最前面的一个克萨战士喜滋滋地大步上前:“那么我先来,第一个!”

    “请问在哪个军团效力,番号,叫什么名字?”安德烈-瓦西里将军咽了一口口水,表情严肃地问道。

    “基斯勒夫克萨军团第一营第三连连长,阿廖沙-康斯坦丁诺维奇。”克萨战士报出了自己的名字,后勤官开始翻阅名册,很快就找到他的名字:“请在上面签字画押。”

    “好!”克萨战士其实并不会读书识字,但克萨战士们至少是会写自己的名字的,他大步走上来,签字然后压上指纹,就算完事了。

    “发军饷。”安德烈将军点了点头,示意军需官发军饷,军需官很快就拖来了一大袋大列巴,两袋土豆还有小小一把银币。

    这位克萨战士的脸色变了,他仔细地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军饷,着急地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将军阁下!”

    “……这就是你的军饷。”安德烈将军沉闷地点头:“拿了就早点回去和家人团聚,好好过个节吧!”

    “我的军饷?!我的军饷怎么可能只有这点?你们到底打算给我们发多少?都是什么东西?”克萨战士阿廖沙追问道,他的脸上已经出现了愤怒的情绪。

    “十斤大列巴,两大袋土豆,十五枚登加,还有一块黄油。”

    “什么?你们欠了我们大半年的军饷,从去年五月份开始,我就再也没有领到过军饷,欠饷至少也有十五个杜卡特了吧?可你这才发我们多少,这些东西加起来也不足两个半杜卡特啊!”克萨战士顿时急了眼:“我已经在面包店里面欠了好几个杜卡特的债了,你现在就给我发这个?别说我一家五口人,就连还面包店的债都不够!”

    “哗!”整个排队等着领军饷的士兵们一片哗然,他们面面相觑,着急地涌上来:“什么?”

    “到底怎么回事?”

    “为什么只有这点东西?”

    “我们在前线浴血奋战,你们就这样对待我们?”

    “背叛!我们被背叛了!”

    “明明克里姆守卫和熊骑兵们都拿到了大部分的军饷,为什么我们只有这点?”

    愤怒的人群很快就挤了进来,矛头直指后勤部长安德烈将军:“你们就打算发这点给我们?”

    “不是的,诸位,听我说。”安德烈将军站了起来,他苦心和大家说:“我们已经尽力了,今年收成不好,财政紧张,所有的将军和波耶们没有一个人临了军饷,他们是从牙缝里面结余出了这些军饷发给你们,听我说,你们先拿着回去过节,之后我们再想办法!”

    安德烈将军的话确实有些道理,克萨战士们的情绪暂时稳定了下去,大家本来重新排好队,准备领钱,结果排队的队伍里面不知道谁说了一句:“你胡说!波耶老爷们有自己的领地收入,将军们有这次诺斯卡大远征的战利品分成,还有女沙皇陛下的赏赐,我们有什么?我们就指望着这点钱过生活,你们还要委屈我们!”

    “当我们不知道么?新的关税,还有诺斯卡大远征的战利品,在厄伦格拉德都堆积成山了,结果都被那些人拿去了,我们什么都没有!”

    “我们受够了,我们在前线流血,结果连军饷都不给我们!”

    “我们跟这些后勤部的家伙拼了!”

    “战士们,拿起武器,捍卫我们自己的权力!拿回我们的军饷!”

    “今天,你们必须给我们一个说法!”

    “你们既然不给,我们只好自己拿了!”

    整个军械库门口就像烈火烹油一样,彻底爆炸了,他们推开守卫,冲入仓库之中,抢夺物资和军饷,甚至冲进军械库试图获取武器,很快,军械库的守军和克里姆守卫们就和克萨军团和射击军们扭打了起来。

    一场可怕的军队哗变,就在基斯勒夫城、冰雪王国的心脏爆发。

    不远处,一个身穿着长袍斗篷的蓝衣人冰冷地点头微笑,将自己隐入人流之中。

    “变化,已经发生。”

    “时间,所剩无几。”

    “赞美,诡道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