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战锤神座 汉朝天子

第九百五十章,这里的黎明静悄悄(5600字超级大章求订阅!)

    “怎么了?莱恩?”

    “陛下,发生了什么?”

    在场的莫吉安娜、贝特朗和达武几乎一齐问道。

    “两个消息。”莱恩举起书信,骑士王想了想,接着说道:“第一,冯-茹科夫城堡失守了,除了奥列格-冯-茹科夫率领着八千人逃出了城堡朝着沃尔芬堡撤退,剩下的所有帝国军队全部战死,奥斯特元帅莫德尔自杀,就连奥列格的母亲,选帝侯夫人伊凡娜也死在了突围途中,莫特金下令进行奥斯特领全境大屠杀,整座城堡被夷为平地,屠杀一直持续到我接到情报的时候,第一天就有七万帝国人和基斯勒夫人死于屠杀中,据说冯-茹科夫家族的先祖陵墓被莫特金掘开了……看来那个传闻不是虚假的,奥列格确实在诺斯卡大远征的时候摧毁了他的家乡。”

    “混沌大军,莫特金那一路,还有多少?”莫吉安娜转过头来朝着塔列朗问道。

    “大约还有……十万人?我的殿下,我只是个送信的。”塔列朗耸肩,他尽可能地让自己看起来谦卑一点:“我花费了大量精力来到这里,请别让我难堪。”

    “陛下,如果这样,情况就十分危急了。”老近卫军统帅贝特朗从后面靠近:“如果莫特金对奥斯特领确实有如此深仇大恨,那么我们几乎可以肯定,下一个进攻的目标就是沃尔芬堡,塔列朗先生,沃尔芬堡目前有多少军队还在驻守?”

    “除了公牛骑士团的骨干和奥列格-冯-茹科夫率领的八千残军以外,那里只有三万名正在进行基础训练的新兵,他们暂时只能够听着鼓点前进。”塔列朗拄着拐杖:“我可以将他们分成三个等级,一触即溃者为上等,见敌即溃者为中等,闻风而逃者为下等。”

    “很好,我们必须抓紧了。”莱恩连连点头,骑士王接着举起了书信:“第二个消息,也不怎么样,斯提尔领传来消息,说希尔凡尼亚的亡灵有异动,最后的吸血鬼伯爵曼弗雷德-冯-卡斯坦因又复活了,斯提尔领和艾维领的军队不能动了。”

    “又一次,我们只能够依靠自己了。”达武颇为不屑地说道:“塔列朗先生,您就不能带来一点好消息么?”

    “我只是个送信的,诸位。”塔列朗颇为幽默地说道:“客观事实不会以我的个人意志为转移。”

    “那也轮不到你来送信,塔列朗,我知道你来这里是在想什么。”莱恩抬起了头,骑士王冷冰冰地看着这个高等精灵,在塔列朗终于忍不住露出了一点不自然的表情后,莱恩放过了他:“不过现在这些都无关紧要了,既然你来了,就去协助处理一下后勤军需的事情吧。”

    “是,陛下,交给我吧!”塔列朗立即躬身答应,然后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快步离开了。

    “他来干什么?”莫吉安娜总觉得塔列朗赶到这里透着一股怪异。

    “他急着来分功劳了。”莱恩冷笑了几声,复而摇头:“真是个狡猾的人,简直就跟一头狐狸一样,一旦嗅到一丁点的气味就立即扑上来要分一杯羹。”

    “分功劳?”莫吉安娜还待再说,莱恩却示意不用说了,骑士王让莫吉安娜、贝特朗和达武他们去准备一下,现在才是上午,他要花半天时间视察一下米登斯坦格周围,好完善计划。

    另一边,从伯爵城堡大厅出来的塔列朗脸色很难看,他知道,莱恩看穿了他的小心思。

    从奥苏安来的这位高等精灵,是真的喜欢人类世界,也是真的想要有一番作为的,自从他去了努尔之后,作为莱恩的特使,他长袖善舞,在努尔是真的为布列塔尼亚的利益殚心竭虑,作为帝国女爵的私人顾问和莱恩的代言人,他不仅协助艾米莉亚进行宫廷斗争不断胜利,而且也积累了大量的资源和不小的名气。

    但塔列朗很快就意识到,这些不够,远远不够,他塔列朗想要跻身骑士王的宫廷核心圈层,想要进入决策圈,或者至少要占有一席之地,远远不够,为什么不够?简单点来说,瘸子身上没有军功!

    这点可以从另一位官僚贝利亚的身上看出来,贝利亚实际上不是一位擅长打仗的统帅,他和塔列朗本质上一样都是官僚,但贝利亚身上有军功!他跟随着伊万上将一路征战,并在最重要的八峰山大远征中捞到了过硬的军功,这才找到了机会进入莱恩的法眼和展示自己的能力,也终于以乌果尔人的身份得到了骑士贵族们的认可!

    再简单点比喻,有军功在身,未来他塔列朗怎么也能有个离休待遇!没有军功,那就只有退休待遇!

    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所以塔列朗坚持一定要亲自来送信就是这个原因,嗅觉无比敏锐的瘸子知道大战在即,而莱恩已经通过无数次军事奇迹和辉煌胜绩证明了自己是多么靠谱,所以塔列朗必须赶来,必须亲自赶来屈尊送信,无论他是否参战,只要开战时他在军营里,军功章上就会有属于他的一笔!颁发纪念奖章也会有他的份!

    “好吧,让我从哪里开始?”塔列朗拄着拐杖开始寻找自己的位置,很快,他就发现了帝国的军需官和布列塔尼亚的军需官发生了争吵,高等精灵很快一瘸一拐地靠近:“先生们,停一下,停一下,我是骑士王特使,德塔列朗-莫里斯-本尼斯特,请问有什么问题需要帮忙的?”

    在高等精灵优雅的举止、谈吐,丰富的学识和对人类世界各国法律的精通、以及对人性的深刻领悟之下,仅仅花了三分钟,双方的矛盾得到了圆满解决,两位军需官甚至还握手表示了歉意。

    “军人有军人的战场,而我塔列朗,也有属于我的战场。”

    …………我是离休待遇的分割线…………

    就在塔列朗游走于米登斯坦格,靠着自己骑士王特使的身份缓和了人类联军内部绝大部分的矛盾和冲突时,莱恩和莫吉安娜也开始了自己的考察,莱恩仅仅带上了一个连的老近卫军,而莫吉安娜也只带着自己十二人规模的圣杯守卫们,就这样在米登领的冬日之下漫步,尽管是出来考察的,但莫吉安娜依然非常喜欢这种能和莱恩相处的时光,湖神女巫稍微花一点时间给自己补了一个淡妆,换上一条灰黛青丝苔纹翻领鱼尾连衣长裙,头上戴上湖神桂冠,长裙的开衩可以隐隐约约看到裹着超薄细滑肉色独角兽绒连裤袜的粉嫩长腿,一双肉丝美足上穿着乳白色的珍珠绊带高跟鞋,莫吉安娜骑着独角兽希尔法恩和莱恩并行:“冬天,米登领一直都是这样下雪么?”

    “不止是米登领,诺德也这样。”莱恩有些怀念地说道:“我当初在诺德的时候,最不喜欢的是冬天,因为整个冬天都在下雪,太冷,无事可做,可我最喜欢的也是冬天,冬天意味着农闲和训练减少,我喜欢在壁炉前面看书,顺便吃着养母做的苹果馅饼。”

    “苹果馅饼是么?我下次做给你吃。”莫吉安娜上了心,她心想自己回去要好好研究一下苹果馅饼怎么做。

    众人巡视了一下米登领军队的军营,莱恩看着米登领士兵的伙食,难受地摇头不止。

    众所周知,布列塔尼亚骑士道大军的后勤由帝国方面,而且主要是由帝国南方供给,因此普通的士兵伙食虽然算不上很好,但是大麦面包+啤酒+带肉的炖菜+少量蛋奶还是充足供应的。

    但米登领的军队其后勤帝国南方就不怎么负责了,鲍里斯的军队,尤其是那些普通的征召士兵们的伙食是黑面包+土豆+卷心菜粥+带点油水的肉汤,就这些了,而对于天生食量大的米登领人来说,一到夜里他们的肚子就叫得比森林之内此起彼伏的野兽吼声还响。

    征召兵就是这么贱,帝国贵族们将他们征召起来,管饭,却是很劣质的伙食,而对于帝国北方来说,征召兵是没有军饷的,只有完成了任务和战争目标,贵族们会发一些犒赏,再就是抚恤金了。

    而这么贱的征召兵,确是帝国拿来打头阵和扛线的主力,他们会用血肉之躯抵挡敌人的进攻,为大剑士、火枪手、炮兵和帝国骑士们拖延和顶住敌人的进攻。

    “诺德和米登领的抚恤金少得可怜,一个征召兵如果战死,家人能够领到大约五到十五个银币的抚恤金,这些钱只够买一头……或者半头山羊,绵羊也行。”莱恩对着莫吉安娜说道:“可即使如此,贵族依然很容易得到大量的征召兵,因为帝国北方贫瘠的土地注定吃不饱穿不暖。”

    “我们的抚恤金是他们的好几倍之多。”莫吉安娜却在思考别的问题:“是否我们定得太高了?可以适当降低一些?”

    “我们不能让为国捐躯的士兵们流血又流泪。”莱恩沉痛地说道:“为了祖国,他们抛头颅洒热血,骑士如是、农奴如是,所有人都如是,我作为骑士王,能做的就是将他们的身后事料理好。”

    “陛下,士兵们平时吃这种伙食还凑活,但大战在即,再吃这种伙食,明天不需要两三个小时就会开始饿肚子了。”贝特朗走到莱恩身后主动说道:“我们是否要提醒鲍里斯选帝侯?”

    “鲍里斯应该已经在想办法了。”莱恩带着众人出去。

    果然,在城镇外围考察了四十多分钟之后,莱恩他们遇到了鲍里斯一行人,白狼选帝侯正率领着十几位白狼骑士、十几位猎豹骑士以及少量的行省士兵,他们正进入一个农庄,鲍里斯注意到农庄里面养着一些牲畜和鸡鸭没有宰杀,于是立即带着人敲响了农庄大门。

    破旧的农庄大门打开,里面走出了一个中年妇女,她带着头巾,披着兽皮斗篷,身上的蓝色长袍裹得很紧,脸上皱纹密布,脸颊松弛,她的手中拿着一把草叉,直指着鲍里斯:“滚开!滚开!全都给我滚出去,你们这群下贱的狗!”

    “夫人。”鲍里斯倒挺有礼貌:“大战在即,士兵们需要营养,我们需要紧急征收你的牲畜,事后我们会按照同等价值补偿您的损失,请您……”

    “你们有牲畜!就骑在你们的屁股底下!”中年农妇的草叉连连挥动,熟练的程度让远处的莱恩不仅思考这一套下来能带走多少个杰洛特,但这位米登领农妇的彪悍程度实在是令人感到害怕,需要强调的是,她可不是面对着鲍里斯选帝侯一个人,而是面对着数十位全副武装的骑士,可她却依然保持着暴力不合作的态度:“要给你的士兵们加餐,杀你们的战马去!”

    “夫人,宰杀战马是最后的手段,我们不能这么做。”鲍里斯尝试着和这个中年农妇交涉:“我们会补偿你的损失,我向尤里克发誓,让你的丈夫和孩子出来,我来和他们说。”

    此言一出,气氛变了。

    中年农妇张了张嘴巴,她提着草叉,把头歪成四十五度,看着鲍里斯,就像看着一堆垃圾,她深吸了一口气,眼中泛出了泪花:“丈夫?儿子?我告诉你,贵族老爷,我有一个丈夫,两个儿子!可鲍里斯-托德布林格那个魔鬼!地狱来的魂淡!他为了赢得他和野兽人的战争,将他们全都征召走了,害死了他们!现在就剩我老婆子一个人了!一个人!!!”

    鲍里斯愕然。

    白狼选帝侯突然感觉他的盔甲很重,他的盾牌很重,符文之牙的重量更是几乎压垮了他,他是不是太老了,老到无法承受这种重量了。

    “选侯阁下,别和这个老婆子一般见识,我们不能在这里拖延太多时间!”这时鲍里斯的副官喊道:“东西直接拿走,以尤里克之名,我们事后会赔偿她的损失!”

    “选侯阁下?”中年农妇脸色微变,她不可思议地看着鲍里斯-托德布林格:“他们叫你选侯?难道……”

    “夫人,我就是那个魔鬼。”鲍里斯的独眼中夹杂着复杂的痛苦情绪:“地狱来的魂淡。”

    “很好,很好!选侯阁下,去死吧!”中年农妇抄起草叉直接刺了过来,但鲍里斯身为圣域强者自然不怕草叉,他直接用盾牌挑开了武器:“夫人,你的两个儿子……叫什么名字?”

    “米勒、托马斯。”中年农妇似乎已经放弃了,她恨声说道:“大儿子二十三岁就上了前线,而小儿子仅仅十七岁就被带走了!”

    “米勒、托马斯,他们在和野兽人的战争中战死。”鲍里斯轻轻点头:“我向你保证,他们的牺牲,让帝国得到了延续。”

    “他们为你效命,而你这个废物却让他们死得毫无价值,你这个垃圾,你对我的意义还不如后院里面的那坨牛粪,你给我滚!你给我滚!”中年妇女几乎是哭嚎着让鲍里斯滚出去:“不然就杀了我!”

    “听着,夫人!”鲍里斯的态度也强硬了起来,白狼选帝侯怒声说道:“你当然有让我滚出去的权力,但是大战在即,士兵们需要营养!如果你将牲畜和禽类借给我们,我向你保证,我,鲍里斯-托德布林格,一定会给你儿子报仇!”

    “报仇?那还有意义么?我知道最近的消息,帝国到处都是敌人!混沌,绿皮,野兽人,大家都说我们已经完了,米登领完了,帝国完了!”农妇反驳道:“帝国完了!”

    “不!帝国不会完!只要还有一个尤里克之子活着,帝国就将永远抵抗到底!”鲍里斯针锋相对地用自己嘶哑的声音吼道:“你的丈夫,你的两个儿子,都为了帝国献出了生命,就是为了让帝国继续屹立下去。”

    铁手套用力地锤击着选帝侯的胸部板甲,他的声音粗犷而且激动:“我也可以为此献出生命!我们所有人,都在为了保卫帝国献出生命!每一年都有数千米登领人为了保卫家园而战死,而就在前线,数百万帝国人已经死在了对抗混沌的入侵之中,我们都在献出生命,而你,夫人,你就不能将牲畜和禽类借给我们,让士兵们在战前能够吃一顿饱饭么?!”

    哭泣声在农庄中回响着,中年农妇放下了草叉,她流着泪,眼泪流淌过这个寡妇饱经风霜的脸颊上,最后被米登领的冬天冻结成一颗颗冰珠。

    “拿走吧,都拿走吧,你们看上了什么,全都拿走吧!”

    “如果你们打输了,就算是到了地狱,我也会向你们讨债,向你讨债,鲍里斯-托德布林格,你的话,我记住了!”

    这一幕让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痛苦的表情,但帝国军队没有停下脚步,他们很快就进入农庄中清点鸡鸭猪牛羊的数量,然后带走了大部分,只留下了几头母鸡。

    “如果在布列塔尼亚,莱恩,你绝不会遭到这种待遇。”莫吉安娜看着这一幕强调道:“人民非常爱戴你,一直以来都是,帝国人只会对战争感到痛苦,但我们不一样。”

    “那是因为我总是能赢和带来足够的战争红利,还有就是不过度征召平民,爱惜民力罢了,大多数情况下,战争让平民们遭受了太多痛苦,无论是来自于敌人,还是……自己人。”莱恩朝着莫吉安娜和贝特朗、达武说道:“因此,我们不能失败,就是为了这些可爱的人们,我们也决不能输,你们要知道,你们吃的,用的,都是来自于支持我们的人民,而我们将会为了保护他们而战,为了和平,为了将邪恶驱逐出这片土地而战。”

    所有人都点头。

    “当初的事情,我也做得不对。”莱恩接着朝着莫吉安娜说道:“我一定有跟你说,我当初在斯卡维尔山上费劲千辛万苦击败了四臂牛魔,最终却只得到了一瓶圣油的事情吧。”

    “嗯。”莫吉安娜本来还想讥讽一下白狼教会的吝啬,可见到今天这一幕,她却说不出话来,只能淡淡地应了一声。

    “我一直到很后面,才意识到,不是白狼教会不愿意给,而是这里贫瘠的土地和严酷的气候注定了他们无法支付足够的酬劳。”莱恩的声音很是飘渺不定:“只是为了生存下来。”

    “为了让人类在这个黑暗的世界生存下来而已。”

    视察了一下城镇外的情况,作了一番部署之后,时间过得很快,众人也抓紧时间休息。

    第二天清晨,人类大军开出米登斯坦格。

    野兽人绿皮联军已经闻到了人类血肉的气味,三方进入对峙状态。

    号角声响彻大地和天空。

    自伟大圣战后,米登领最大规模的大会战,开始了。